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春城何处不飞花

更新时间:2020-06-30 16:56:44

春城何处不飞花

春城何处不飞花 春雷炮 著

已完结 俞景阎,许念一 短篇美文总裁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热门小说《春城何处不飞花》是春雷炮所编写的短篇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俞景阎许念一,书中主要讲述了:俞景阎让许念一堕入了地狱,他恨她悔她。最后却对她偏执成狂,想以囚为笼,以囚为爱!

精彩章节试读:

  下了一夜的雨到天刚破晓的时候终于停了,但太阳依旧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天气阴阴沉沉的,令人胸口发闷,似要酝酿着狂风暴雨。

  俞景阎带着手下的人在外面找了一整夜,依旧没有许念一的任何下落,他的脸色比今天的天气还要阴沉,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内心的焦急,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头萦绕不散。

  “俞少,还是没找到。”属下已经沿着这条街找了不下六七遍,没有俞景阎的允许,他们不敢停下。

  俞景阎没说什么,他靠到车门外摸出了一颗烟点上,尼古丁的作用稍微驱散了一些他心头的不安与焦虑。

  “俞少,”没多久另一个手下跑了过来,“有一个不好的消息。”

  俞景阎感觉自己的心轻颤了一下,但开口依旧平稳,“你说。”

  “昨天晚上南街口发生了车祸,”属下稍微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些犹豫,“有一个年轻的女人遇害了,根据他们的描述,初步怀疑有可能是许小姐。”

  俞景阎正在吸烟的动作突然停住了,手里的半截烟已经掉落到地面上。

  “消息可靠吗?”俞景阎的声音有些沙哑。

  “不好说。”手下低着头。

  “去看看。”俞景阎说完后立刻上了车。

  一路上他都在安慰自己,这也许是哪个不靠谱的市民胡乱编造的谣传,自己也只是去象征性的查验一下真伪,许念一一定是不想认他,所以才想了一个最糟糕的主意逃跑了。

  但到了医院的时候,他的心脏还是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手心也微微出了汗,原来这就是紧张的感觉。

  医生带他们来到一个病床前,缓缓拉开了盖在床上的一块白布。

  许念一就这样安静的躺在上面,脸上的血色已经褪尽了。

  俞景阎此刻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俞景阎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悲伤的神情,他的身体逐渐有些颤抖,他想伸出手再摸一下许念一的脸,但胳膊却沉重得抬不起来。

  俞景阎就这样在这里站了很久。

  韩诺也已经得到了消息,赶到了病房内。

  “念一!念一!”韩诺声嘶力竭的,扑到她的病床前。

  他看了念一一会儿,转头看向俞景阎,眼神凶狠。

  “俞景阎!如果没有你念一就不会这样,我要你偿命。”韩诺的眼里带着杀气。

  俞景阎依然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好像没有听到韩诺的话。

  下一秒,韩诺一拳落在俞景阎的脸上。

  俞景阎就这样硬挺挺的受了韩诺的这一拳,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变,但是疼痛好像刺痛了他麻木的神经,他的眼神逐渐变得猩红,相映着嘴角留下的一丝鲜血,让人看了感到不寒而栗。

  “念一,对不起。”沉默了这么久,俞景阎终于沙哑着开了口。

  “俞景阎,都到了这种地步了,道歉还有什么用!”韩诺扯着他的衣领,“念一她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俞景阎终于不再认韩诺拉扯,从他手里扯出自己的衣领,从腰间摸出武器,上膛,抵在韩诺太阳穴。

  “许念一是我的妻子,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变。”俞景阎的语调里是压抑的愤怒。

  “俞景阎,你杀了我啊!”韩诺冷笑了一下,“你就当着念一的面打死我。”

  两个人一直僵持不下,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俞少爷。”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打破了病房里紧张的气氛。

  警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带了几个警察强行将两人拉开了。

  “两位少爷,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凶手绳之以法。”他不想自己管辖区内再出什么差错了。

  俞景阎看了他一眼,脸色有所缓和,“那你来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法医送来的报告显示,许小姐死于昨天夜里,虽然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雨,将一部分犯罪痕迹冲刷掉了,但我们已经找到了肇事车辆,司机已经弃车逃跑,我们还在追捕逃犯。”

  警长说完后俞景阎沉默了片刻。

  “所以凶手还没有抓到?”俞景阎的表情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我们会尽快……”警长还没说完,被俞景阎抬手打断了。

  “凶手我会亲自抓住,这个案子你们不用管了。”俞景阎的眼神充满杀意。

  “这……”警长有些为难。

  俞景阎并没有理会他,径自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从医院离开后,俞景阎回了家。

  “俞少,有什么吩咐。”他的属下已经在一旁等着他发话。

  “你带上两队人,封锁全城,不能让一个人逃出去。”俞景阎眯了下眼睛,“一个人一个人的排查,找不到这个人所有人都别想休息。”

  “是,我这就带人去办。”属下刚要退下去,豆豆就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

  “俞叔叔,你怎么才回来,”豆豆不太高兴的站在他面前,“我娘怎么还没来接我。”

  俞景阎看着眼前的豆豆,心里又狠狠的揪了一下,他呼吸一窒,眼眶有些发红。

  “把他也带走。”俞景阎现在心里很乱,他最不想在这种时候见到豆豆,“带到孤儿院去,找几个人看着。”

  属下立刻抱起豆豆往外拖,豆豆被吓到了,哭了起来,“不要,我要找娘,你们放开我。”

  一直到了门外,豆豆都哭得声嘶力竭,俞景阎关上房门不再去听。

  他来到许念一住过的房间,颓然的靠着床瘫坐在地上。

  这个房间似乎还留有许念一的温度,这也许是他现在能够到的,离念一最近的地方了。

  他拿过柜子上放着的许念一的旧照片,抱在怀里,眼泪终于缓缓划过脸庞。

  “念一,我一定会帮你报仇。”他将许念一的照片贴在自己胸前,靠心脏最近的位置,双眼猩红的吓人。

  接下来的几天,俞景阎一直都待在许念一的房间里,床边堆了许多空酒瓶,他整个人都没有清醒的状态,总幻想着睡醒一觉一睁眼,许念一就又会站在他的面前。

猜你喜欢

  1. 短篇美文
  2. 总裁
  3. 婚恋题材
  4.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