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美人红妆绕指柔

更新时间:2019-11-06 16:19:11

美人红妆绕指柔

美人红妆绕指柔 一枚铜钱 著

连载中 君长离,许红妆 宠文古代古装言情

《美人红妆绕指柔》是一枚铜钱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君长离许红妆,书中主要讲述了: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都把每个人写的活灵活现。很久没看到这么吸引我的小说了,值得推荐,很棒

精彩章节试读:

许红妆得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见他终于静下心来紧张的心情也跟着松了一些,从怀中取出自己干净的帕子,又取出一把小刀对着那肚脐上方两寸处逐渐发黑起来的小点轻轻划出一个十字。

小刀锋利,一触着肌肤就划出了口子,很快,那黑色的血珠子冒了出来。

帕子覆在血上反复擦拭,直到黑血散尽许红妆才洒了止血粉。

“轰。”刚刚收拾好此处伤口,本是一片天气的空中不知何时暗了下来,此时那一声带着一声的响雷响彻天际,只消一眼的功夫就淅淅沥沥的落下了雨。

院外梧桐被雨水打的**,微风带着雨打在大开的窗子也淋湿了窗上的纱绢,更是带来了一缕缕夹着湿意的冷风。

许红妆飞快地帮君长离穿上衣服,拉过薄被盖在他的身上,起身去窗子处仔细关上门窗。

转身要回chuang榻处坐下时又停了步子,疑惑的看了眼躺在chuang上好像是歇息了的人想了想:我帮他已是仁至义尽了,现下还照看他做什么?

若是不抓紧时间回去怕是才是一件大事,之前她消失的那处也足以叫人心中恐慌,凭着章氏和太师对她的疼爱怕是都要急坏了。

许红妆想到那样的场面也觉得心中不好受,不敢再等下去的就直接开了门走出去。

守在一旁的良风见她出来立即迎了上去,“姑娘想要些什么?”

许红妆头也不回地道:“回家。”

“可是殿下。”良风心中一惊,着急跟着,“殿下未有跟着姑娘呢。”

“无妨,回去一事统不过是件小事,只是要劳烦小哥借我一把伞了。”许红妆停了步子对良风施足了礼数,又殷切道:“我已有好些时间未有归家,若是再不回去,怕是我的父亲也要急坏了。”

“可是……”良风看了眼君长离的房内,看回来时点了点头,“那属下这就去准备,请姑娘等我一会儿。”

这般的回答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许红妆再道了声谢就果真站在原地等了。

没多会儿时间良风从府门的前处跑进来,“姑娘,跟属下来。”

许红妆惊诧的看了眼自己身后的方向,旋即扯着裙摆朝良风快步走了过去,“你怎么从前处来的?”

良风回道:“属下刚刚是去后门取马车。”

府门口,停着一辆看起来很是豪华的马车,若是坐到里头定是暖和的很。

许红妆下意识的抗拒,“此处离我府上也不是太远,怕是用不到这马车。”

而且坐着这马车回去,若是被旁人认出这是王府的马车,那她岂不还是糟糕了?

“姑娘莫怕,这马车不是王府的马车,是属下从外头买来以防万一的。”良风听到她的话连忙解释道。

像是怕许红妆不情愿,便补充道:“姑娘若是拿着一把伞回去,怕是也不大成体统。”

“我倒觉得我撑着伞回去更加好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红妆就已经想好了自己要怎么做,在良风自顾困惑时候直接夺了他手中的伞柄就跑进了大雨里。

莫大的雨声中带着她细微的嗓音,“你主子只要吃两副回元散就好。”

良风记住了回元散,刚要转身回去就见得那女子重新跑了回来,似是有些急,面色已经有些红润,她喘着气道:“记着,这两日不要碰姑娘了。”

不要碰姑娘了?良风想要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一抬头那女子又重新跑回到了风雨里,素色的身影在一层层的雨幕中渐渐的淡却了,直至虚无。

夏日的雨比起其他时候总是要来的猛烈许多,跑回到太师府时鞋子已经**,连着下半段的裙摆都湿淋淋的。

管家开门见到许红妆时惊的眼圈泛红,但也忍着没有哭而是着急的引了她进去,一边大声道:“三小姐回来了!”

当是时,府上乱了起来,没多会儿时间许月笙拉着章氏一同从屋里走了出来。

章氏刚刚哭了歇下,听到这话就立马挣扎着爬了起来,见到自己女儿时又是没忍住的滚出了两行热泪。

许月笙也没多好,吸着鼻子,红着眼睛。

到底也都是关心着许红妆,见她一身衣服实在糟糕就连忙叫人带她去梳洗沐浴。

一顿热水澡后郝太师也被人给唤了回来,此时四人坐在一处房间里,许红妆身上还披了一张毯子。

堂前屋檐往下滴着停了不久的雨水,院中青树叶上也挂着不少的雨珠。

“这几日,何处去了。”安静了不长的时间后郝太师率先开口问道,他这两日为了去找许红妆也算是历经磨难,一双眼厚重了些,连着胡渣子都变长了。

许红妆看他这般就知道他这几日没有好过,嘿嘿一笑道:“我这几日出了趟城,听说不远处的城镇上有一场花戏可以看。”这理由自是回来的时候想的,也正好不远处的邻京镇这几日是热闹的,所以用这样的理由不算过分。

“为何不说?”郝太师语气缓和了一些,但也是信了。

“我说了。”许红妆说到此处有些激动的正坐起来,一边把手中揉的皱皱的纸张递出去,“父亲你看,这是我离开时写下的纸条,因为一时着急给顺手带着了。”

这纸张也自是不可能是事先写的,而是刚刚在王府里抽空写的,此时入了水倒是也不知是真是假。

郝太师看了那被水浸湿的纸张,又看了眼自己女儿头发未干的模样终是心疼地道了句:“没事便好,先擦干头发休息一下。”

浅浅叹出一气,郝太师收了心中所有的疑问出了这屋子。

章氏也因此而得了一些空的坐在许红妆的身边,手上拿着干帕子替她擦拭那未干的秀发,口中不住道:“妆儿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许月笙也道:“是啊,回来就好。”又好奇的坐到许红妆的身旁,试探道:“你是不是不想嫁给殿下才故意用了这样的法子?”

在许月笙的心里她一直是觉得许红妆这几日不回家就是为了不嫁给那个殿下,毕竟这个殿下为人如何他们已经是知根知底了,若是再嫁过去的话显然是很不合适。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