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邪王专宠小毒妃

更新时间:2019-09-06 14:44:08

邪王专宠小毒妃

邪王专宠小毒妃 云九 著

连载中 司马玄,南宫夭夭 宫闱情仇虐恋情深重生复仇

小说主人公是司马玄南宫夭夭的小说叫做《邪王专宠小毒妃》,是作者云九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将门嫡女,也是狼族最后一人,倾尽全部,助心爱之人登上帝位,换来的是心爱之人与亲妹妹的背叛,连自己的亲生儿女也惨死。一朝重生,回到十四岁,继母亲妹恶毒无情,渣男故技重施,她欲单枪匹马斗恶人。但是,那七皇子,天生桃花眼,迷倒万千少女,腹黑纨绔,却偏偏钟情于她。且看二人携手,如何颠覆万里江山?“要娶我容易,江山为聘。”“好,天下归你,你归我。”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夭夭知道无论去得早晚,这一顿责骂都是要挨的,所以,她便收拾妥当了再去。

等到了老夫人的院子,里面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不过,当她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那笑声戛然而止。

“夭夭给祖母请安。”南宫夭夭放眼望去,这府里的女主子都聚齐了。

南宫震夫人,连同两个姨娘,还有她们各自的女儿。

依照她们的座次来看,还是南宫绾绾最受宠,她依偎在老夫人的身边。

“这么半天才来,你眼里还有我这祖母?”老夫人厉声质问。

“祖母,我方才在收拾院子,弄脏了衣裳,所以来晚了一些。”南宫夭夭道。

前世她回到府上的时候,并没有受到这些刁难,因为她那时候把南宫夫人当做她最亲的人,对南宫夫人是绝对的服从。

而南宫夫人也没有过分为难她,因为要利用她代替南宫绾绾出嫁。

今生,是她设计让南宫夫人被迫接她回来的,想必,南宫夫人会想尽各种办法整治她。

先是当着南宫震的面说住所的事,如今是借老夫人的手惩罚她。

依照南宫震的习惯,今日下朝回来早了很多,想必也是南宫夫人有意而为。

老夫人闻言,这才仔细打量了南宫夭夭,一身素衣,未戴任何的首饰,也未施粉黛,素面朝天的。

“南宫夭夭,你这是诅咒谁死呢?穿得这么素净,哭丧着脸!”老夫人脸色微怒。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穿得素净,脸上没有时刻带着笑容,也是她的错?

这将军府里的上到老夫人,下到伙夫,哪个不是用嫌恶的眼神看着她,对她避恐不及,她为何要拿笑脸对这些人?

“祖母,我在庄子上九年,没有得过一个铜板,哪里有银子买花花绿绿的衣裳?我天上不爱笑,这没办法。”

南宫夭夭语气淡漠,她前世爱笑的,看着谁都爱笑,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以为她真心对待别人,也能换来别人的真心。

结果,她的真心在南宫夫人和南宫绾绾眼里就成了利用她的工具,那她为何还要对这些狼心狗肺的人付出真心。

至于老夫人,前世的时候,即使她嫁入了皇家,成为了皇子妃,老夫人也一样瞧不起她,觉得她是一个粗鄙的乡下丫头,上不得台面,连提起她的名字都觉得是辱没了将军府。

“祖母,孙女看姐姐的确是受苦了,车马劳顿,兴许是姐姐为了早一点见到祖母,还没有来得及换好看的新衣裳。祖母,您别生姐姐的气。”南宫绾绾声音软甜,如果表象就是事实,那她真的是一个找人喜欢的柔顺女子。

“绾儿,她要是有你千万分之一好,祖母就不会生气了。”老夫人斜视着南宫夭夭,“你没听见绾绾替你求情,还不快谢谢绾绾?”

南宫夭夭冷冷地盯着南宫绾绾。

南宫绾绾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她眼底的嘲讽和天牢里那张面目可憎的脸相重合。

南宫夭夭紧紧地揪着裙子,咬着牙,她怎么可能给杀她孩子,取她性命,背叛她的南宫绾绾说谢谢?

“祖母,孙女和姐姐是亲姐妹,孙女为姐姐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一家人,不用说谢谢。”南宫绾绾道。

老夫人闻言,更加愤怒,“即使是一家人,也要有个规矩。南宫夭夭,我的话你都敢不听,是么?还不快给绾儿道谢!”

“祖母,我没有做错事,妹妹也没有帮我什么,我为何要道谢?”南宫夭夭反问。

“南宫夭夭,你反了!”老夫人震怒。

南宫绾绾连忙给老夫人顺着气,还不忘提醒南宫夭夭,“姐姐,你就给祖母服个软吧,祖母年纪大了,别惹祖母生气了,好么?”

“是啊,夭夭,不就是一声谢谢嘛,你就顺着你祖母吧。”南宫夫人也说道,“如果把你祖母气出个好歹来,你爹爹又得生气了。”

“我什么都没有做,祖母怎么就生气了?”南宫夭夭问。

“你个不孝女,没有教养的东西,去祠堂给列祖列宗认错,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错了,什么时候再出来。”老夫人冷声道。

“老夫人,奴婢愿意替小姐受罚,我家小姐身体单薄,受不得这个苦。”小茴跪下求情。

“你们两个一起滚去祠堂!”老夫人厉声呵斥。

小茴还想求情,被南宫夭夭拉了起来。

老夫人看她不顺眼,随便找个借口就处罚她,求情也没有用的。

“祖母,我自出生,便像猪狗一样被关着养,无人教我礼仪、诗书、女工,我的确是没有教养。但是,我的一切,又是谁造成的呢?”南宫夭夭说完,任凭身后的辱骂声飞扬,她径直去了祠堂。

她在五岁的时候,因为太好奇那院子之外的一切,便擅自跑了出来,寻着热闹声而去,到了花厅,正好是老夫人的寿辰。

她的突然出现,如一个脏兮兮、没有经过训练的野猴子,让老夫人丢尽了脸面,于是,她就被丢到了庄子上去了。

如今,她重新回来,老夫人不借机惩罚她才怪呢。

祠堂阴森,连空气都是冰凉的。

南宫夭夭跪在光滑地板上,地板的寒凉透过膝盖,瞬间窜遍了全身。

“小姐,反正没人看着,要不,您在旁边歇一会儿。”小茴道。

南宫夭夭摇头,“小茴,你记住,我们今天受的所有痛苦和侮辱,总有一天,我都会让他们加倍还回来。”

“奴婢相信小姐。”小茴一脸崇拜,自南宫夭夭从昏迷中醒过来以后,就和以前变了一个人一样,小茴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就在这时,小茴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叫了一声。

她们主仆二人从庄子上一路走来,还是昨天吃的东西,方才劳累半天收拾院子,岂料,还没有得歇一会儿,就被罚到了祠堂来。

而祠堂之外,南宫夫人和南宫绾绾陪着南宫震正在吃晚饭,全程不提南宫夭夭,仿佛没有她这个人一般。

就在南宫夭夭主仆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时候,一股香味传了进来。

小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晕倒在地。

南宫夭夭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缓缓摘下面具,露出的是她熟悉的俊朗的面庞,司马煜。

“南宫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司马煜一身紫衣,妖娆、放荡不羁,他将食盒放下,丝毫不顾形象地席地而坐,微笑着面对南宫夭夭。

“七殿下,你来做什么?”南宫夭夭问,难道司马煜是去买吃食的时候顺道来祠堂嘲笑她,这种事,司马煜真做得出来的。

“给你送吃的。”司马煜边说,边从食盒里把盘碟端出来。

猜你喜欢

  1. 宫闱情仇
  2. 虐恋情深
  3. 重生复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