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乡捕相公乡道妻

更新时间:2019-12-03 15:58:17

乡捕相公乡道妻

乡捕相公乡道妻 满江红叶 著

已完结 周举岩,宁松萝 宠文古代古装言情

主角是周举岩宁松萝的小说叫《乡捕相公乡道妻》,它的作者是满江红叶创作的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看到眼前的情形,也不禁有些为难,当然是他们出来的太晚,已经没位置了。...

精彩章节试读:

看周举岩的表现就知道他已然有悔过之意,所以宁松萝也算大人有大量,决定放他一马。

当然,她不会承认是三年之约的约束。

在她看来,未来很重要,就是这三年时间,微微有些难熬。

“松萝……”

被好友拽了衣服,宁松萝方回神。

看到眼前的情形,也不禁有些为难,当然是他们出来的太晚,已经没位置了。

如今的稻场之中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硕大的稻场早挤得满满当当,没有立锥之地了。

虽然杂耍班早有准备,搭好了高台,方便人们观看,无奈宁松萝和渚紫笋身高不够,早被前面不知道多少道墙严严实实遮住了。

更为让他们的气愤的是,就近的屋顶也已然没有了位置,就是上去了,也无出头之日。

实际上这也不奇怪,毕竟山村娱乐少,天黑了人们就都没事干了,这好容易来个杂耍班,人们的热情自然是空前高涨。

可事到如今她们要这么办,难道要灰溜溜回去不成?顿时,两个小丫头的心情都不好了。

而就在此时,二人同时感觉身体一轻,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然到了树上。

这棵大树就在稻场边上,但笔直而枝丫甚少,到能承载人重量的枝丫,离地面有好几丈之高。

村里人会爬树的不少,但晚上爬那么高,所以人们还是理智的选择了放弃,而正因为如此,才给他们留下了地方。

就是这上树的方式有些特殊:就这么“咻”一声上去了,简直不要太拉风。

而等二人都到树上,方注意各人身边都多了一人。

宁松萝这边的当然是周举岩,而渚紫笋身边的则是猎户。

周举岩有这么好的功夫,自然让宁松萝惊愕,但显然比不上宁松萝八卦的心。

好友竟和猎户在一起的?看渚紫笋波澜不惊的眼眸和她和猎户说话的亲昵,就知道他们的事情已然好久了。

看来回去要动一动私刑,好好审审这丫头,问问他们到底结识于何时。

当然,只不过是一闪而逝的念头,因为宁松萝自己此时已应接不暇了。

说实在话,她还是第一次这么靠近周举岩。

感受着周举岩的呼吸,闻着周举岩身上的味道,她竟莫名觉得安宁,就算是这么奇特的方式上树,她都没觉得惊奇。

而处于这个氛围之内,她竟有种想投进周举岩怀抱的冲动,莫名觉得他就是她的港湾,可以任凭她自由遨游。

“停!”好在终究理智占据了上风,她马上将注意力转到稻场,铜锣声响,显然杂耍已然开场。

第一个上来的是个红脸膛五短身材的汉子,手拿着一把宝剑,先朝村民拱手,然后突然砍向旁边的一个树墩:

“锵!”

树墩被砍下一块儿。

“真家伙啊?”村民开始议论。

而宁松萝也将注意力彻底的转了过去,开始聚精会神看表演。

不过,汉子并没有到此为止,而是将剑尖竖了起来,一点点送进口中。

场上顿时鸦雀无声,而宁松萝紧张的也已经手心出汗了。

宝剑一点点送进去,直到直露剑柄,然后又一点点拿出来,宝剑完好,汉子嘴里业务一丝伤口。

“哗!”人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而宁松萝也下意识拍手,而忘记了她的位置和别人不同,别人是站在实地上,而她的双脚则是悬空。

“啊!”

等宁松萝反应过来显然已经晚了,她重心一偏就栽了下去。

完了!

这时候,宁松萝的头脑反而更加清明,但身体已不受控制的下落中。

“救…”宁松萝下意识叫,但“命”字还未出口,就身体就已重新到了树上,只不过换了个枝丫,而她则不折不扣在周举岩怀中。

“别误会,我只是预防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不知道为什么,周举岩的解释让宁松萝的心里莫名有些空,就好似自己的东西突然被别人拿走,让人心伤莫名。

“谢谢啊!”作为一个有礼貌的人,宁松萝自然不会忘记道谢。

“应该的,不用!”周举岩眸光轻闪,脸皮稍稍有些红,好在天色昏暗,宁松萝看不太清:“抱歉啊,我今天有些冲动。”

周举岩一边说,一边将目光投进场中,好似在看表演,又好似若有所思中:“你不是我的物品,我不该对你有所规定。”

“不,是我错了。”此时的宁松萝早已清醒:“我们不合适不假,但外人看来,我们终究是夫妻,所以我会注意。”宁松萝目光坚定:“为了曲径山,也为了你。”

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后面这句话她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好!”众人叫好声声,将二人的的目光都吸引到场中。

场中的中年汉子刚表演完“%.口碎大石”。

与此同时,场中铜锣再响,一只身穿红色小坎儿的小猴子正捧着个铜碗朝人们讨赏。

而场上显然也没有闲着,而是上来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

和他一起上场的,还有一根一丈八尺的杉木桩,上面二十四柄利刃,把把刃口朝上。

男子就在众人的惊愕中,试了刀刃的锋利,并光明正大的脱了鞋,一步步走了上去。

“哇!”

众人连带宁松萝都很担心,唯恐男子出个什么意外。

可男子一步步上去,又一步步下来,抬起脚板,安然无恙。

节目就这样进行着,时而欢乐,时而紧张,但都将村民的注意力抓牢。

“咣咣咣!”

就在此时,铜锣又响,班主走上了台和众人拱手,并将之前上台的都叫了上来,众人躬身施礼,将台上各种器物收拾好,并将火把熄了,谢幕下台。

“结束了!走吧!”众人也都回转。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此时,有人竟上了台。

只见此人身材高挑墨发中斜插一珠钗,并不说话,而是朝众人躬身一礼。

月光洒下来,给她着了一层银色光彩,悠悠站起,好似月中之仙。

“还有表演啊?”宁松萝不禁惊奇,而原本已经想回去的,不少人又回还。

而此女子更没让大家失望,先让大家看一下她手中的瓷片,随便拿了两个放在自己的脚底,就这么走上了旁边的石壁。

“那是瓷片吗?”

有人提出异议。

而就在此时,女子快速将脚上的瓷片换掉,往下一丢:

“啪!”摔得粉碎。

“不会就这两枚是吧?”众人显然还不死心。

于是女子就这么走几步两块,走几步换两块儿的走上去又走了下来,而换下的瓷片无一例外都摔的粉碎。

“好啊!”众人疯狂鼓掌!而女子悠悠含笑盈盈一礼。

“果然最好的压轴。”众人一边回转一边感叹。

“等一下!”就在此时,女子开口了:“看了表演怎能不给赏钱?”

……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