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四海来归

更新时间:2019-11-05 10:43:50

四海来归

四海来归 南方墨者 著

已完结 张凡,佚名 玄幻题材

四海来归是讲述了主角张凡,佚名之间的故事,故事内容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张凡是三流魔门——道阵魔宗唯一幸存的弟子,机缘巧合下他发现了上古阵道宗的遗迹,获得阵道宗传承的他踏上了阵修之路。修仙派系林立的修界各大修仙势力盘踞,看他新建小门派如何在夹缝中强大起来?那些强大的宗门如何在他的手中一一灭亡?修界风云莫测,太古封印解除,妖邪复苏,天地颤抖,毒门修士毒霸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张凡不是个轻言放弃之人,只要有一丝的可能他就绝不会轻易放弃,更何况既然知道石碑下面可能埋藏这绝世佳酿他一个酒鬼又岂会这样善罢甘休。

张凡盘膝而坐调息着,心中却在想,究竟是那个前辈将东西留在这里,这样的香醇酒香至少要万年以上才有的,纵观整个修界天华境界的不死高手早就已经绝迹,那么寿元五千多年的游道高手绝不会有这些东西,唯一的解释这些东西很可能是宗门前辈高手遗留下来的。

“美酒!我的美酒啊!”张凡立即眉开眼笑的交道,干劲十足的用心思考着下去的办法。按照目前的情况用暴力绝对行不通,要想顺利的取到埋藏在下面的美酒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一把神兵利器将树根斩断,李随云记得老头子手上有一把匕首是一件难得的宝物,削铁如泥绝不在话下,这区区的岩石峭壁想必也不难对付,只是老头子陨落他的宝贝也不知道要去那里挖了。

张凡摇了摇头,就算吝啬的老头子答应借宝物,但是要从这里离去必定要经过石柱上清修的老人,估计又会被他扔回来。阵道宗的奇怪规矩闭关不足一年不准出关,美其名明月这是锤炼人的道心,很多同辈中人都认为这是在坐牢,在张凡看来这个是完全有必要的,强者闭关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没有忍受孤独的心如何成为强者。

“算了,我另外再想办法吧!”张凡留意到这块石碑上似乎还有字,说不定看完了就能知道下去的办法,想到这里张凡将石碑上的泥土清理干净,赫然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文字,看字迹是太初前的古文字。张凡看的是一头雾水,不过这个石碑似乎和阵道宗有着莫大关系,即便看不懂内容但是上面刻画的大多都是张凡在宗门内看到的符号,这次出关之后一定要去藏书阁好好的学习一下太初前的文字。

张凡无奈的回到峭壁前,看着上面被神兵利器划得沟壑纵横的峭壁,张凡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脸上立刻绽放了灿烂的笑容,他怎么把给忘了。

后山除了是闭关修炼的场所还是的所在地,每个踏入御空境界的高手都需要在后山上剑锋上选取属于自己的神兵利器,剑锋所在之地正是位于峭壁之巅上的某个山峰之上。张凡运起真元身形一闪不断拔高向崖顶飞去。

崖顶完全被云雾所笼罩,给人一种与天相接的错觉,飞行了半天张凡已经渐渐的感觉体力不支身上的真元已经无法满足飞行的需求了。他停了下来用手搭在峭壁凸出的岩石之上休息着,趁机向储物袋中取出一颗丹药服下,这些从石室内得来的东西很管用,丹药刚刚下肚,一股暖流就从丹田处传遍全身,体内奇迹般的恢复了少许真元,张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干脆往上爬去。

这座看似普普通通的山峰似乎也在不断的长个一般,张凡花了五天五夜还望不到头,在这期间他饿了就吃生的肉渴了就喝石壁上留下来的水,从这种高度望下去整个紫霞山都变得那么的渺小,周围的空气全都变得异常的寒冷,张凡只能把丹药当成取暖的工具实在冷的受不了就服下一颗丹药。这个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终于看到了一把巨大的石剑插在山崖上,这就是剑锋上的所在地。

张凡看到这个画面之后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身手顿时灵活了许多,快速的向上爬去,他已经累的实在飞不动了,灵靴消耗真元太大好不如一路爬上去,还可以节省些力气。

刚刚到达崖顶,迎面袭来一股森寒的气息,气息中透着古朴的杀气,有种让人产生灵魂深处的颤栗,这不是上面的寒冷照成的,而是一种强大的剑意,除了剑意之外还弥漫这忧伤的气息,放佛来自洪荒穿越了沧桑直冲张凡的心灵深处,让人忍不住哀伤和惊叹。

张凡没有受到这些负面印象有多深,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在此处取一把神兵利器把下面该死的石碑凿开,没有镜台长老的许可他也不会动用这里的一草一木,从小在阵道宗长大的他早就把这个没落的门派当成自己唯一的家园。

张凡放眼望去全是剑,这里是剑的海洋,令人眼花缭乱,各种各样的兵器入石三分,神兵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灵光,由此可见这里的任何一把兵器都比他身上的好上百倍,看的张凡目不暇接,张凡不知道的是,阵道宗的分为两大部分一种是兵器的坟冢,另外一种是收藏神兵利器的地方。

张凡不知道的是,这里并不是他所认为供修士取剑的剑锋。而埋藏上古遗留下来的废弃兵器的钝器崖。

钝器崖是专门埋藏各种钝器的所在,是门派的禁忌之地。所谓钝器并不是因为它们无用,而是这些神兵都有各自的主人,有的人飞升了,有的人陨落了,这些神兵没有了主人都自我沉睡成为一块废铁,由于这些兵器威力巨大一把把偏偏桀骜不驯不服管辖全都被高人镇压在此,这个钝器崖已经俨然成为阵道宗最令人忌惮的存在。

张凡走到离他最近的一把武器面前,这是一把通体火红的宝剑远远的看过去就像一道燃烧的火蛇煞是耀眼,宝剑插在岩石之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剑身下方有一块古朴的石碑,石碑上书写着关于此剑的生平记载:剑名血烈,天外寒铁组成,用九阳神火淬炼九千九百九十九年而成,吸收无数火源精华,遇水化龙,遇火重生,威力无匹,昆仑山论剑会,排名第十五万七千一百九十八位,已崩。

张凡看的肉疼不已:“这么好的兵器给我用多好啊,怎么就已崩了呢!”

但是就在他留意到宝剑祭炼的时间时,张凡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祭炼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是什么概念,这把剑的主人生前绝对是一位天华境界的绝顶高手,这种早就脱离生死轮回的盖代强者居然也会有生死的一天,徒留一把绝世的神兵一直沉睡在此,否则此剑一出必定轰动整个修界,这样的绝世神兵在太初居然只是排名十几万名开外不得不让人哀婉叹息,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讽刺,太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张凡十分的好奇,短短的几天太初就已经带给他太多的震撼。

猜你喜欢

  1.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