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史上第一宠婚

更新时间:2020-08-21 19:39:27

史上第一宠婚

史上第一宠婚 天下飘红 著

已完结 祁御泽,米小小 言情总裁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史上第一宠婚小说,主角祁御泽米小小的都市小说史上第一宠婚全文阅读:“您的早餐,请开门。”一声很有礼貌的女声,温和自然。...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呦,这就心疼上了?瞧你一夜春风、神清气爽的,啧啧,那药,恐怕得两份呗。”商于海意味莫名地撇嘴挪揄道。

“嗯,一份外敷,一份口服。”祁御泽忍了忍,不想那丫头因为这些疏忽恨上他,还是明说了。

“我真小瞧你了,你果然不是个随便的人,因为你这厮一旦随便起来压根儿就不是人。”

商于海觉得心里有些不忍,那妞儿昨晚该受了多大委屈。

“我这段时间忙于演习,可能顾不上她,你先好好照顾着,别掉以轻心,随后把她的资料给我递过去,对了,她上哪个大学?”

祁御泽仿佛听不出他的讥诮,大步走着交代着。

商于海脸上终于有了丝真实的笑意:“嘿嘿,随后资料给你不就知道了,这妞儿能搭上你,也是她的造化。”

“谢了。”祁御泽抬手拍了他的肩。

“咱哥俩谁跟谁啊,再说,你舒坦了,我这日子也会舒坦很多,嘿嘿。”商于海笑着拿出电话,低声吩咐了几句话,就到了餐厅……

米小小听得房门关定,这才睁开有些干涩的眼睛,慌忙起身,却发觉这四肢百骸好像被拆开重组一样的难受。

这男人的体力和耐力好的惊人。

她恨恨地揉揉几乎断了的腰,开始在床上轻轻做些有助于恢复的小运动,她第一次有些痛恨自己的柔弱。

不过,即便她能一拳揍翻这个男人,她敢吗?

亏得她还这么用心吸引他,私底下努力地在说服自己,这不是卖,因为他们俩,男未婚,女未嫁,而且都连固定的异性朋友都没有。

显然她又开始做白日梦了。

那样一个具有英雄气质的钢铁一般的男人,哪里是她这样的灰姑娘能奢望的,连商于海这样的人物都用尽心思、一掷万金地来曲意逢迎,她恐怕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送人的礼物。

敲门声响起来,她慌忙探身去抓地上的衣服,拿手里看看,哪里还能穿。

只好无奈地奔到浴室,换上一套浴袍,走近门边问:“谁?”

“您的早餐,请开门。”一声很有礼貌的女声,温和自然。

米小小抬手扒拉扒拉头发,低头看看身上裹得还算严实,探头看看猫儿眼,这才拧开了门。

一个身材微胖的三十多岁的女人推着一个高大的餐车进来了,直奔餐桌而去,餐车上的食物都用各式的容器覆着,热腾腾的香气溢出,刺激得她空荡荡的胃咕噜起来。

她尴尬地抿抿唇,关好门,跟了过去。

女人把食物一样一样地摆上宽大的餐桌,从餐车下边一格里取出两个盒子,打开放在一边的矮几上:“这是您的衣服和鞋子,请签收!”

米小小迟疑地接过笔,签上自己的名字。

女人把签单放到自己工作服的口袋里,又弯腰取出两盒药,拿出一支递给她:“这个是口服的紧急避孕药,请你现在吃下去。”

“现在就吃?”米小小难堪地红了脸。

“嗯,这个是外敷的药物,你的伤口如果严重的话,我们有专门的医疗师帮你处理。”

女人说着又递给她另一盒药,见她发愣,转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水。

“外敷?什么伤口?”米小小疑惑。

“摩擦严重的话,会有炎症,可能会影响到走路。”女人的话很委婉,米小小眨巴眨巴眼睛,愣了半晌,才搞明白她的话,顿时脸烫得无地自容,昨晚的事情一瞬间就好像人尽皆知一样的恐怖。

她掩饰着复杂的心思,看清说明书,把仅有的两粒药丸取出,接过女人递过来的水喝下去:“谢谢!”

药丸很小,不涩不苦,可是,心底的苦涩却开始蔓延开来,这是防止她用怀孕来讹诈他吗?太可恶了!

她狠狠地咬紧了牙关,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

女人职业性地对她笑笑,探手为她拉开座椅,开始一样样地摆上精致的餐具,细心地给她的餐具里盛粥布菜。

浓郁的香味也驱散不了她心底的孤凄,她怎么能不去在意?她从来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落到这样屈辱的境地。

“呃——我自己来,这样,我——不太习惯。”

米小小在眼泪失控之前,出声支开了那个女人。

“那好,我先下去了,需要收拾房间你可以按铃叫我。”

女人礼貌地点头,转身离开,在她看来,不过是又一个飞蛾扑火的年轻女孩脆弱的伤春悲秋罢了。

不知道昨晚她赚了多高的价码,至少就她所知道的信息,单是会馆这些天就损失了上百万的收入,而这个女孩子昨晚让这里无数吃青春饭的女孩子津津乐道以至失眠。

……

米小小看她离开,觉得心痛得撕裂一样,身上的伤口几乎无法忍耐,当即就一拐一拐地进了浴室,简单地洗了澡,看着药物说明书,委屈得眼泪吧嗒吧嗒落着涂药。

然后坐在餐桌边,开始恶狠狠地吃东西,筷子叮叮地敲击到盘碟,好像戳着那个男人的腹肌一样解恨!

可是,为什么委屈的泪水好像开了闸门的洪水,总是一不小心就涌了出来,米小小胡乱地擦擦,说服着自己:

“这不是侮辱,这是很正常的保护女孩子的程序,你可以当这只是做了一个噩梦,醒来了你照样还要照顾妈妈,还要高考,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可是,心底却明明白白地知道,只是过了这一夜,一切就无法和原来一样了。

这种宠物一般可笑可怜的羞辱感,远远比父亲的巴掌打在脸上更痛,她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

必须好好休息一下,这脸才能见人,身体才会有精力离开。

她难受地离开餐桌,拿起遥控器,开了对面墙上的大型液晶电视,上边是昨晚新闻的重播。

她强迫自己躺下,却怎么都无法入睡,昨晚的一切历历在目,那张冷硬夹杂着热烈的野性面孔,塞满了她的脑海。

爬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画面,借以分散注意力。

忽然,她骇得几乎被口水呛住——

只见画面上出现了祁御泽的镜头,他面对着镜头坦然自若,那种掌控一切的自信,让他的脸显得顾盼神飞、丰神俊朗——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总裁
  3. 婚恋题材
  4.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