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一个小道爷

更新时间:2020-08-14 07:19:58

一个小道爷

一个小道爷 于酒余欢 著

连载中 叶素,文业 古言仙侠热血爽文

主角是叶素文业的小说叫《一个小道爷》,它的作者是于酒余欢创作的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熟睡不知多久方才悠然转醒,却听到周遭有人嬉笑之声,慌忙起身,看那剑匣依旧安然无恙的平躺与身侧这才稍加安心,但看自己周遭,衣服已被褪去,纱布覆盖,念之那向西北方向而去的鬼婴咬牙起身,但胸口的剧烈疼痛让他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精彩章节试读:

都说多情人最是无情,此话放在唐怀周身上也算是“幸不辱命”,年轻时浪迹花丛多情至极,模样清秀,又是天下成名已久的大侠。谁家姑娘不依着窗口多看两眼?不愿与他斟酒递茶?就是这般多情浪侠也难过美人关,与那狮王堡一眼相中了堡主之女,后死缠烂打终迎美人欢心。

成亲之后,妇人日日操持家务,久而久之玉手也厚茧遍布,窈窕身材也走了样,人老黄珠,第一胎生子,唐怀周以大业未成为借口,说服妇人堕胎,这妇人爱之深情之真,于是也就听了唐怀周的话。这天下美人那可是层出不穷,唐怀周嫌闺房糟糠之妻,相中身侧那貌美丫鬟。在妇人第二胎待产之时,与那丫鬟喜结连理,喜烛正燃。而妇人却未有人悉心照料,那弄婆于心不忍,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妇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可是那子嗣却是没有保住。

来魂把命藏,血染红罗帐,白翁气存断身亡。出生时夭折腹中的胎儿,大喜之日身亡的喜人,命数未尽却惨死的老叟,自古以来,这三煞是为修道之人禁忌,修为底的小道压根不敢招惹。而这世间又有这么一处地方,是那鬼脉专为夭折婴孩所设立。

谓之落婴山。

山有其名,是以婴灵躯体堆砌而成的山体。无论夭折也好,还是堕胎也罢,这无法降世的婴孩接回至那落婴山。

婴灵之气,至纯至净,那夭折的孩童若是心存恶念,那至纯至净之气便会化作至阴至邪之气,滋生祸端!故而,那落婴山环刀转动不休,将那想要登山复仇的婴孩砍做两段。但婴灵并不会那样死去,因此落婴山随处可见断手断脚,随处可闻婴孩啼哭。

所以落婴山被称为“三凶之一”,甚至连鬼脉中的罗刹夜叉,无法受得那其中的惨烈怨气。

老妇张口平静的诉说着似乎说的不是他的故事,但听的凌云大骇:“我娘她是个忠于可笑爱情的傻瓜,第一次我并不怪她,只是心疼我娘不愿让我尽个孝道。你即是道门,也应知晓堕胎之婴,身负孽障,断然无法再走往生路投胎为人。唯有爬出那落婴山,你可知我为了爬出落婴山所受了多大的苦楚?我以为我可以在世为人,却不想又遇到我娘这个可怜人,登山时的满腔希望随着在次夭折而化作悲愤。两世为人,两世不能为人,只因他的无情心肠。如此,那我便不做人,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两世鬼婴?其概率不过万分之一,凌云的手掌有冷汗落下,但依旧说道:“那你娘呢?她爱你,也爱这个家,你娘什么都没有做错,你为什么连她也要加害。”

老妇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漆黑的眸中多出一分悲悯楠楠道:“我娘这个傻瓜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守着这个寂寥的宅院,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小道士,我不愿杀你,你还是快些离去的好。”

凌云沉默许久摇头道:“我同情你的遭遇,但你已杀了十三人,早已堕入魔道。若是不除你恐怕这天下也会为你所害,我即是道门中人,又如何不闻不问,任你继续加害他人。”

老妇很平静,平静的像看着一个死人,忽而宅院土地颤抖不止,裂出道道沟壑,凌云眉头一皱高高跃起,手指掐了一个剑决,喝道:“天地得以一生,凡物得以一灵,万谷得以一清,天地法道,道生灵清!”

最后一字罢,似有不知名的力道将那崩裂的土地向着中心聚拢,凌云转身,一拍剑匣,匣中八杆长剑化作八道星雨直冲那屋内两世怨婴而去。灵剑所过之处,激起尘埃无数,那梁木,竹窗皆化作齑粉。

道道星雨夹着白虹,那是凌云的修为所化。

当年青城老祖共筑灵剑一十三柄,把把皆为天下利器,刚猛无比,摧枯拉朽,与妖皇欺天那一战十三柄其出,开山,裂海,断云,当世无敌!一向以剑为傲的天剑堂剑三太爷亦被当日之竟骇到说不出话,若非青城老祖以命相护,怕是那其余高手断然无抽身可能。

可惜的是,那一战之后十三柄灵剑净毁其五,后人在难看到十三柄齐出的壮观场景。青城门赐凌云老祖当年剑匣,又何尝不是指望凌云重塑青城门当日雄风?

八道白虹在凌云的催动下与老妇打做一团,但凌云的冷汗也更加浓郁,御剑除妖邪说出来为天下美谈,但若非自身修为已达道门顶峰,御剑除妖也不过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荒唐行径。

凌云掐着剑指的双手颤抖不止,他抿嘴苦苦支撑,而那两世鬼婴似乎也知晓凌云不能久撑,灵剑虽来势凶猛,但致命的利剑皆被他一一躲过,未伤及要害。凌云的身躯早已油尽灯枯,但看两世鬼婴纵然负了伤但仍旧不足以消灭它,心思一转八柄灵剑不在一味的抢攻。

而是稳稳的矗立与天空八方,将那两世鬼婴困守其中。

凌云手腕轻翻,剑指已然更换指天踏地喝道:“诸天气荡荡,吾道日兴隆,三六将,普化尊,赦而天雷落凡尘。”

天地有法,万物有序,凡人也好,精怪也罢若是修行道一定的关头,上天必定降下天雷,若撑的过则可位列先班,若撑不过轻则修为尽失,重则尸骨无存。

而世间邪凶层出不穷,修道之人若以自身修为无法胜的过,便可以特地之法赦天地之力助之除去邪祟。自然向天借力,自当也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而那修道之人广结善缘,积攒功德,也正是因为要以功德相扣。若非如此,向天地借力所要付出的便是施法者的寿元。

但引来的天雷与修道者自身修为息息相关。

凌云借天地之力召引天雷,那三千尺上忽而闷雷震震,被困于剑围之内的两世鬼婴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口中漏出獠牙,对天长啸。刹那间,天地骤然寂静,一道白光由那天垂破空而来,似要裂开这苍茫大地!璀璨的白光,映出凌云视死如归的脸,也映出那两世鬼婴凝聚起的不菲鬼气。

它竟要硬抗天雷!

凌云大骇!

白芒势如破竹的向着两世鬼婴而去,鬼婴也嘶吼着丝毫不退,霎时间,天地骤然寂静,白芒落下,激得尘埃四起,那浮与空中的两世鬼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它的脚下却有一偌大深坑。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那云层中的闷雷之声才姗姗来迟。

凌云半跪与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早已是强弩之末,之所以不倒下是因为鬼婴未除,那浮空的八杆灵剑竟浮动不休,似感受到凌云荡然无存的真气,凌云咬牙将灵剑收回匣内,刚想坐下调息,却只感觉脚下的土地颤抖不止,而萦绕与院内的森森鬼气也丝毫没有消退的景象!

凌云瞧了一眼那诺大的深坑,顾不得早已乱做一团的体内真气,在深坑的四周撒上些许黄符踉踉跄跄的推门而出,复行不到百米,忽而身后传来一道滔天怨气,凌云躲藏与山间大树之后,口中那一抹嫣红竟抑制不住,透过缝隙瞧到那浮与上空的鬼婴赤目獠牙,完全堕入了魔道之态。

那鬼婴晃了晃脑袋,然后想着西北方向急驶而去,凌云心下微动,他知鬼婴要去杀谁,但残破的身子让他在难寸进一步,忽而眼前一黑,静躺与山间不知死活。

这熟睡不知多久方才悠然转醒,却听到周遭有人嬉笑之声,慌忙起身,看那剑匣依旧安然无恙的平躺与身侧这才稍加安心,但看自己周遭,衣服已被褪去,纱布覆盖,念之那向西北方向而去的鬼婴咬牙起身,但胸口的剧烈疼痛让他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时一道男声响起:“这位兄弟你受伤非轻,这是要往何处去?”

凌云转头,只看龙虎山特有的一抹青衫道袍格外显眼,男子微笑着,一侧有一个小姑娘不知疲倦的往篝火里扔着柴禾,目光炯炯的盯着那架与篝火之上的野鸡,眸中充满了贪婪。小女孩身侧是一满是英气的女子,充满怜爱的瞧着小姑娘。凌云定定心却也未搭话自顾自的背起了剑匣。

这时,男子声在起:“这位兄弟难不成是青城门高徒?我乃文业,师从龙虎山,我不止一次听家师说起这青城剑匣,相必兄台你就是凌云道人吧!”文业看凌云满是狐疑随即讪笑道“凌云兄弟不必慌张,文某途径到此,想要找人家要杯水喝但院内却一片狼藉,在林中发现兄弟你负了伤。敢问此处发生了何事?”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仙侠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