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萤火夜雨江湖谭

更新时间:2019-09-27 18:20:38

萤火夜雨江湖谭

萤火夜雨江湖谭 鱼神棍 著

已完结 陈直,静琳 仙侠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萤火夜雨江湖谭,萤火夜雨江湖谭免费读,陈直静琳,鱼神棍

精彩章节试读:

同一时分,京城里灯火阑珊。

“主人你们也回来的太晚了点,在外面吃过了么?”

“遇到了一点麻烦,为了绕开没有直接回来。”逍遥生接过淑仪拿来的木牌,看样子是安排了房间了。

淑仪轻笑,将温好的杏仁酥酪端上来:“主人还是这么小心。”

“耶……淑仪姑娘,回答你的人是我啊,怎么就成了你家主人小心了呢?”逍遥生憋着笑,一脸的等人上钩的模样。淑仪看他这样子,也做鬼脸道:“还说呢,自然你除了注意,主人来决定咯!”

“唉!”逍遥生装作苦恼的样子摇头说,“不得了不得了,眼里就只有你们主人一个了,龙皇教导得真不错。”

“那是!”少女也非常耿直,惹得大家都撑不住笑。

“小心驶得万年船,淑仪……”龙皇轻轻翻动酥酪,还是没什么食欲地放下了。

淑仪上前帮龙皇脱下披风,晾在chuang边的木施上。刚刚淑仪要帮陈直拿斗篷的时候陈直还愣了一下,然后自己赶紧要把披风脱下,手忙脚乱的,纱制的斗篷看起来经不起这折腾。淑仪嗔怪道:“你倒是轻点儿,我来拿又没事,还能吃了你不?”

陈直闹了个大红脸:“不……没有……没什么。”

“他不是怕你吃了他,是怕他吃了你。”紧达莫汗倒是难得插了个嘴,就是后果嘛——陈直听了这话直接就红着脸奔出去!

逍遥生被夺门而出的陈直一推,胳膊肉夹在门缝里了:“嘶!这孩子,不是吧?刚刚还吐着血呢!”

“啧,淑仪都还没这么失礼啊……”龙皇一说,一旁的淑仪连忙用木盘遮住自己的脸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紧达莫汗一脸无辜:“我说错了?”逍遥生看他的表情仿佛吃了个绿头大苍蝇似的:“你说呢莫汗大侠?”

“你一叫我大侠,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哗啦啦往下掉!”紧达莫汗将手里提的两坛酒拍掉木塞,“来来来,喝酒啦喝酒啦!”

这群人没发现他们已经把陈直默认成小孩子了,也算是人在江湖闯荡了几百年的任性吧。

逍遥生看见龙皇进房之后并没有马上安寝,而是坐在桌边有意无意地扣着桌子,就知道他是有事要办。今日并没有见到玉染,还弄得抚仙楼大乱,龙皇的计划可能会乱套,希望最后能一切无事。

“莫汗,走吧,要喝回去喝。”两人勾肩搭背横杠着出去了,因为喝了一天,这位酒狂终于有点醉意了。逍遥生一边扶着他,一边还不忘要把门带上。

“主人,请过目。”淑仪见人走,便将门锁好,拿出一封信给龙皇。

龙皇接过书信,封上只写着“女史玉染谨奉”,他皱眉道:“玉染那边有没有被影响?”

“看样子是没有,只说是时辰到了您没有去。”淑仪伸手在龙皇的茶杯上触摸一下,似乎已经太凉,便要换茶。龙皇见此挥手说道:“不用了,收下去吧。”

“是,另外……”淑仪欲言又止,看向紧闭的窗门外。

“此间并无六耳,直说无妨。”

淑仪凑在龙皇耳边低声道:“玉染姑娘说,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位庄公子时常来找她,而且是只带着一个僮仆,也从不带任何朋友去抚仙楼。但是,此人出手十分大方,所使之物也绝非凡品,令她觉得似乎有其他势力徘徊在抚仙楼附近……”

“抚仙楼啊,这些年,要不是玉染和秀彩对我尚有帮助,我都快放弃这里了。”龙皇听见这样的话,心中十分不屑。

淑仪笑道:“这都是主人珍贵的产业,说放弃就放弃不是您的做法。”

龙皇冷哼:“珍贵的产业?唉,不要被这些废物拖累才好。”

少女嘟了嘟嘴,突然搬了凳子坐下说道:“主人又开始自说自话了,主人不听么?那淑仪就不讲了。”

“嗯?丫头还藏着话不说啊~”龙皇听出她的意思,想是玉染已经自己调查过并且已有结果了。果然淑仪接着就说:“玉染姑娘因为担心机要暴露,所以暗中查证。这位公子,正是当朝排行第二的皇子,至于姓氏,是因为用了皇后的姓氏之故。今日之所以没有来,是因为玉染姑娘说要惯常礼佛。”

“庄后啊,哼!二皇子是因为什么而时常去玉染那边?”龙皇冷笑道,“礼佛?抱病都不一定能推脱客人了,还礼佛?胡言乱语不需要章法,真是太方便了!”

“淑仪也问过送信的丫鬟,小丫鬟透露了一些很有趣的事。”

龙皇无奈笑叹道:“听你此言,我算是真正确认了一件事。”

淑仪好奇地问道:“什么事?”

“唉!”龙皇摇了摇纸扇说,“就是,我,的确把你宠坏了!”

“呃……”淑仪有点哽住,不过她立刻又笑道,“主人就是这么疼小孩的嘛~”

龙皇以扇掩面,苦笑着催促道:“快说快说,丫鬟说了什么事情?”

淑仪讲了当时小丫鬟来送信时自己是怎么套近乎才得到这个消息的。原来玉染自从到了抚仙楼中之后便将楼中绝大多数丫鬟换成了自己的人。当然这种培养线人的方式,也是从龙皇那里学来的,能够培养出与原来的人近乎相同的行为性格外貌,唯一不同,便是所培养的人真正服从的主人。

“主人,玉染姑娘俨然是将抚仙楼变成了自己的所有物了。”淑仪的笑容之中隐隐有些怒气,“竟然敢在主人眼皮子底下偷天换日,真是好大的胆子!”

龙皇对此倒是很淡定:“我的确是需要十分听话的下属,但是,如果她有这份能耐,我不介意再次驯服她成为我的一大助力。再说了,这次她能够这么快就探查到二皇子的信息,离不开线人的帮助。你接着说吧。”

“嗯,”淑仪自己倒了杯茶,也不着痕迹地帮龙皇换了热茶,“丫鬟说玉染姑娘是在宝相寺与二皇子初遇,当时,二皇子正好在大殿之中见到了上香的玉染姑娘。”

龙皇挑眉道:“祈福?皇家不是有大相国寺以供皇家子弟祈福?”

“是呢,但是当时玉染姑娘并不知道这就是二皇子。二皇子假称他是扬州富商之子,从此与玉染姑娘来往频繁。淑仪听丫鬟的说法,这位庄公子的真实身份,除了刺探之人与玉染姑娘,应无其他人知道。”

淑仪顿了一下,喝茶稍息。龙皇沉吟半晌,又看了信中的说法,询问道:“那之后二皇子是不是每个月定期会去宝相寺上香祈福?”

“是,而且是初一、十五之外的日子,每一次都一样,是每个月的初六。玉染姑娘曾经问他为什么是初六,二皇子并没有回答。”

“玉染信中所言,也未提及这件事。”

淑仪问道:“会成为永远的秘密吗?”

“不会,”龙皇冷笑道,“要猜这种事不需要费多少脑筋,既然已经得知他是二皇子,不如从这里猜猜看了,淑仪?”

“我么?”淑仪嘟囔了一下,随即说道,“嗯……是生日么?”

龙皇一听,刚好一口茶呛住:“咳!咳咳咳!”拦住慌忙站起的淑仪,他用丝帕擦净茶水后缓了缓气,“皇子生日还自己跑去寺庙祈福,哪里来的空闲?”

“但是,如果这个二皇子,只是一个长得很像的人?”龙皇听了倒吸一口凉气。淑仪见自家主人这幅表情,觉得自己肯定是说对了,非常高兴,又说道,“此人装扮成二皇子,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此人是皇子影卫,替皇子在皇城外祈福;二是,此人与二皇子没有关系,只不过太像二皇子,使得玉染姑娘得到错误的信息。”

“淑仪……”龙皇轻挥纸扇,表示不必言语,哭笑不得地说,“你的猜测几乎全是谬误啊!首先,如果是皇子影卫,那么在宝相寺祈福的反而极有可能是真皇子;二,如果此人与二皇子无关,玉染的情报错误,那她现在也早就没机会送这封信了。”

“主人,这是为什么?”

“因为的确是有一股势力盯着抚仙楼,而且我断定这股势力已经渗入其中。”淑仪还想说什么,又被止住,“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处理,你注意自身安全就是。另外,这个时间……哼,我想应该是庄皇后的原因。”

“主人要去确认一下么?”龙皇饮茶的时候,淑仪小心地托着茶碟问道。

“不用特地去,三个方式,玉染、献寿,或是别有居心的人。”说罢挥手。

龙皇将盖碗随手放在茶盘上,对正要离开的淑仪说道:“小丫头,今天见到那名书生,感觉如何?”

“主人怎么突然提这种事情?”

“不要紧张,只是一问,你不可能跟着我孤独一生啊淑仪。”

淑仪似乎是犹豫什么,半晌后突然急急走向龙皇,深深福礼说道:“主人看着淑仪自小到大,倾力教导,关爱有加。如今却……要弃淑仪于不顾么?”

“……啊!”龙皇愣了一下,上前扶起,“这是怎样说?你也懂得我看着你自小到大,如今你也算是适时之年,如果对任何人心怀恋慕,不要压抑自己。”

淑仪斩钉截铁道:“淑仪不愿在错误的时间遇到正确的人,也不愿在正确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

“不如说是在等待不该等待的人。”

“这……”被龙皇一语说中心事,淑仪红着脸收拾好杯盘,行礼出去。

龙皇看着淑仪的背影,微微笑道:“不试看看怎么知道呢?你明白该做什么的……”

窗外人影顿了一下,随即走了。

猜你喜欢

  1. 仙侠
  2. 玄幻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