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愈心医妃

更新时间:2019-11-05 20:36:36

愈心医妃

愈心医妃 樱桃罐头 著

已完结 邑王,淳于静 古言腹黑宠文

小说主人公是邑王淳于静的小说叫做《愈心医妃》,本小说的作者是樱桃罐头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一个堪称华佗在世的神医毒王,居然叫一个男人莫名其妙就给耍了。她被丢到陌生的时空不说,还撞进了他的王府,他说:“如果不想暴毙,就跟着本王,听本王的安排。”她看不透他,只能做权宜之计,结果成了他的王妃。但她可不是随遇而安的人,她说:“你不说出抓本神医来这儿的原因也没事儿,本神医自会去查,当心我休了你!”可是这之后阴谋风浪一波接着一波,她为了自保,只好与他“夫妻同心”、一致对外。在这

精彩章节试读:

那身影就在树下不远处,玄紫色的长袍和夜色交融在一起,衣袂纷飞。这是个倾城绝世的美男子,月光将他的轮廓刻画得如玉精致,渡上一层**的玄光。

可雪无声的表情却很不好,他正盯着明月看,那眼神,就和他看严华公子时是一样的,极尽的排斥。

淳于静有点诧异,瞅瞅雪无声,又瞅瞅明月……

雪无声终于将目光挪到淳于静脸上。

“你,快下来!”

淳于静问:“怎么了?这是明月姐姐,我刚认识她,她唱歌很好听!”

“你快给本王下来!”雪无声猛地喝叱起来。

淳于静不高兴了,“下去就下去,你凶个什么!”对明月赔笑道:“不好意思啊明月姐姐,我要回去了!”然后一个起身,轻轻点过一片梧桐树叶,借力飘了下去。

雪无声大步踏过来,赶紧把淳于静接住,将她放下地,但他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梧桐树上的明月。

“你和淳于静说了什么?”

月姬眨巴眨巴眼,“邑王,你和小静妹妹原来是认识的啊,怪不得她问我你带兵打仗的事情呢。”

“本王劝你最好从实招来,否则休怪本王无情。”

明月更不解了,“邑王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和小静妹妹随便聊聊而已,对吧小静妹妹?”

淳于静也觉得雪无声的态度有些莫名其妙,她道:“明月姐姐说的是实话,如果王爷是来找我的,我跟你回去就是了,别干扰明月姐姐唱歌。”

雪无声厉了淳于静一眼,那眼眸如刀,让淳于静心脏一抽。又听雪无声对明月道:“你的手段本王再清楚不过了,你骗得了淳于静,却骗不了本王。”

明月脸上的笑容有点皱了,既无辜又气愤,她狠狠一笑道:“我没有骗小静妹妹,我还跟她提了下‘神仙散’的事情呢。”

一听这三个字,雪无声霎时就爆发了。方才还是月下的翩然公子,此刻却成了森然的修罗,风在他的四周形成了风刃,将他簇拥着,发丝飞舞开一副缭乱的画面,眸眼似血般泛着红光!

“雪无声?!”淳于静惊叫。

下一刻,雪无声突然掌力大发,内力随着掌力扑向明月,似惊涛骇浪一般,惊起了轰然一声巨响!

天!偌大的一棵梧桐树被炸成十几块,残枝断叶重重的摔了一地,整个宫苑的土地都跟着颤抖起来。

满地的灰尘扬起,在沙尘中,只见一个橘色身影跌了下来。明月惊叫着,重重砸在了地上。

“明月姐姐——!”

淳于静赶紧冲了过去,只见明月摔在了一段枝叶上,捂着腰部,痛苦的sheng吟道:“小静妹妹,我……我好疼,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哎呀你别说话了,我给你看看!”

淳于静的职业习惯上来了,她摸出几枚银针,扎了明月的多处穴道,减轻她所受的冲击创伤。

施针施到一半,雪无声就冲了上来,硬是把淳于静拽开,冷冷对明月道:“这次就饶过你的性命,要是再设计害人,本王绝不手软!你最好记住本王的话,月姬!”

淳于静正在反抗雪无声,当听到“月姬”两字时,怔住了。

原来明月就是月姬娘娘啊,记得雪无声一直很抵触她,可是也犯不着这样吧!

“喂,雪无声,我觉得你真的有点过分了!你不应该——喂,你干什么拉我走,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淳于静的抗议丝毫入不了雪无声无动于衷的耳,她被他牢牢勒着纤腰,连拖带拽,迅速的飘走,

淳于静很是担心月姬,她狠狠推着雪无声的%膛。

“放我下去,快放我下去!”

“……”

“雪无声你太冷血无情了,竟然那样对待一个女子!我要去给她治伤,我是大夫啊!!”

“……”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要是再不放我下来我就——”

淳于静话还没说完,却突然感到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的痛,接着全身的皮肤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同时啃咬。淳于静当即惨叫了一声,剧烈的jing挛起来。

“淳于静,怎么了?!”

雪无声发现不对劲,赶紧落下地来,瞥一眼淳于静蜡白蜡白的脸孔、鼻翼上挂着豆大的汗珠。

她现在十分难受,又像是置身在烈火之中,又像是被冻结在冰冷的水里。剧痛从肚子里上升到脑中,仿佛一千个恶魔的诅咒声同时在脑袋里叫着。每一寸肌肤都在被割开,然后瞬间愈合、再割开、再愈合……

“我……我中毒了……”

淳于静颤抖着掏出一枚验毒针,扎在自己的手上,只见验毒针刹那间变成了黑色。

淳于静将针移动到了鼻子前,表情一变。

雪无声忙问:“是什么毒?”

“是七——”淳于静本要说什么,却改口道:“不是什么厉害的毒。”

“那你能解毒吗?我们先回王府,你需要什么药材本王会用最快的速度找齐。”

淳于静点点头,雪无声赶紧将她横抱着,纵身而起,连飞过几幢宫室,却感受到怀中的人儿呼吸越来越弱。

雪无声猛然反应过来,淳于静的内力消耗得太厉害,她本来就没什么内力!

思及此,雪无声当即落在这屋顶上,扶着淳于静坐下,右手掌按在她背上。

一股温暖充实的气息被送入淳于静的体内,就像是往干涸的土地上送来大股水源。随着雪无声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被淳于静吸收,淳于静总算恢复了力气,毒药所引起的剧痛也被压制下去了。

可是突然间,只见雪无声闷吼一声,一口血喷出%腔。他整个人瘫下来,顽强的单手撑地,又咳出了好几口血。

淳于静一惊,看到他脸色发青,唇色发黑。

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是……不……是‘胭脂斩’……怎么可能?!”

淳于静又拔出一根验毒针,验看了雪无声的血。

他竟然也中毒了,是胭脂斩!怎么会这样?

淳于静不禁狠狠敲了额头,却一眼瞥到自己的手掌上,有一条浅浅的伤痕。

奇怪?这是什么时候受得伤?由于伤得很浅,只渗出血丝,她一直都没有感觉到……

蓦地,淳于静浑身一颤。

是自己大意了!太大意了!

月姬!

月姬刚才的那樽酒有毒!但毒药不在酒里,而是涂在酒樽上,月姬事先就已经把解药擦在她手心里,却在将酒樽递给她淳于静时,偷偷将她的手掌划破,毒药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渗入她体内了!

怪不得月姬身上的花香那么重,是为了掩饰毒药的味道。这么说来,月姬一早就知道她淳于静是郎中,能识别毒药……真狠,真狠!

自己太大意了!还以为自己只是中了七星海棠,没想到还同时中了胭脂斩!七星海棠第一次发作时会耗干中毒者的内力,而胭脂斩此毒不会在中毒者体内显现,却是会传到为中毒者输送内力的那个人身上!

七星海棠加胭脂斩,简直就是一记绝杀,一箭双雕,不费吹灰之力!

淳于静已经懊恼到极点了,真后悔自己没有将雪无声的忠告放在心上,轻信了月姬。

最可怕的人,不是那些佶屈聱牙、锋芒毕露的,而是像月姬那样,亲近友善的毫无破绽,却从一开始就已经将一切算计得妥妥当当,然后扮猪吃虎,甚至让你上当后还懵然不知的想维护她。

“月姬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淳于静激动的叫着。

雪无声捂着%.口,连说句话都会疼的撕心裂肺:“她在逼我……逼我就范……成为她的……男宠……”

淳于静全身一抖,却天旋地转的想着:不!她不仅是想和你暗通款曲,也想将我这个“王妃”斩草除根,她还给我下了七星海棠!此毒每日发作一次,一日比一日痛苦,七日过后,魂散天际!由于这毒是由七种毒花粉末制成,每种的用量可以随意搭配,而每种毒花都对应一种解药,解药药量必须和毒药药量恰好匹配。也就是说,除了下毒者外,七星海棠便是无人能解了!

淳于静只觉得眼前都黑了。

七天!自己只剩下七天的寿命,还是生不如死的七天!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浑身都是冷汗,身子瘫软,狼狈的扑到雪无声的怀里。

“雪无声,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我知道胭脂斩不会要命,却是一种寒毒。只要到一个很炎热的地方,毒性就能很快散去!这附近有没有那样的去处?!”

“……咸阳宫的后面,就是一座大型炼剑炉……”

“好,我这就带你去!”

“……恐怕去不得。”

“为什么?!”淳于静惊疑。

雪无声道:“因为……你信不信……月姬早已安排好了人……在那里堵截我们……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手……”

淳于静此刻的感觉如同在被凌迟,心肝脾肺都冷透了。

天哪,怎么会有那样一个女人,只是为了将一个男人奴役在枕边,竟然布置出这么一张天罗地网!

“淳于静……”雪无声气若游丝的声音传入耳中。

淳于静忙说:“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雪无声听了这话,似乎欣慰了少许,他说:“你听好……在咸阳城南门百里之外,有一片山峦……那里有一个天然的火炎洞……如果你无法带我过去,也不要勉——”

话还未说完,淳于静已经架起了他,足尖点着屋顶,如影子一样飞了出去。

只见月色浓重,雾华重重,那相依在一起的两道身影,如乘奔御风,缓缓消失在远空之下。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宠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