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狂歌趁年少

更新时间:2020-01-22 02:05:01

狂歌趁年少

狂歌趁年少 洛水河图 著

已完结 苏晨,翎茵 热血爽文都市题材

主人公叫苏晨翎茵的小说是《狂歌趁年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洛水河图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世如谜的苏晨,从小在峨眉山长大的,由于偷看了师姐妹们洗澡,被赶下山去。可惜天理不容啊,之前看过那么多次你们怎么就无动于衷?一剑在手,天下我有,一针在手,生死难求!医武双绝,这么好的男人到哪找去?免费当医生,免费当保镖,但仅限于我苏晨的女人!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翎家魔女!

  “谢谢,谢谢你,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连晓芸激动的说道,饶是平时冰冷坚韧的她,也忍不住情难自已,奶奶从小对她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连晓芸格外珍惜奶奶。

  “不用了,萍水相逢就是缘,我们也该走了。”苏晨眉头一拧说道,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施针之时耗费了大量的精气。

  连晓芸推拖着想要给苏晨钱,但是都被他拒绝了,翎茵便是载着苏晨回了宾馆。

  等到苏晨跟翎茵走后,连晓芸才猛然一跺脚,刚才怎么忘记向苏晨要一个联系方式了呢?万一以后奶奶再犯病该怎么办?

  “咳咳——”老太太咳出了一口黑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活神仙,真是活神仙啊,没想到我竟然还活着。晓芸,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个年轻人,好好谢谢他。”

  老太太喃喃着说道,她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但是苏晨却硬生生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在老太太眼中,苏晨已经被当成了赛华佗,活菩萨。

  连晓芸眼中含泪,拨通了那个她极不情愿的电话,电话接通,冷冷的说道:

  “今天,我奶奶差点就离开了人世,如果你还有一丝人情味的话,我希望你不要让自己后悔一辈子。钱什么时候都可以赚,但是我奶奶,只有一个。”

  电话那头,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苦笑一声,还没等他说话,便是被挂断了,心中无比的酸涩,在整个南阳市手握重权,只手遮天,却唯独连自己的家庭,都管不好。

  一路上,翎茵都没有说话,苏晨给她的感觉,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没想到他的医术竟然如此精湛,尤其是那套行云流水般的针法,更是看的翎茵眼花缭乱,年纪轻轻,就有这等医术修为,绝对是天才。而且他的来历也是让翎茵产生了极大的好奇,等妈妈回来一定得好好问问她。

  “翎茵,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跟师叔说,我知道你很好奇。这针法叫做鬼门十三针,我想你应该也听过,不过我并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苏晨的话,让翎茵一怔,旋即沉默着点点头,她不便多问,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或许是苏晨有难言之隐。鬼门十三针,这是医道之中的至高宝典,据说已经失传,但没想到会重现在苏晨的手中,这个师兄,有着太多的神秘。

  路不远,不一会的功夫,就到了苏晨所在的宾馆。

  “今天谢谢你,翎茵。晚安。”

  苏晨微笑着转身,背着那个土的不能再土的军用背包,消失在翎茵的视线中。翎茵神色微怔,旋即淡然一笑,才刚认识一天,自己怎么就被这小子的事情吸引了。甩了甩头,清醒了不少,启动车子,也回了自家小区。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白色的倩影,缓缓的行至宾馆之前,目光幽幽,抬头望望天,走进了宾馆之中。

  苏晨洗了个澡,直接倒在了chuang上,刚才施针之时,着实消耗了不少的精气体力,若是寻常的病,或许苏晨就不会如此了,但是那老太太可是都已经在鬼门关跟前转悠了,苏晨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却是相当的疲惫,只是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呼呼——”

  外面风声一动,苏晨的脸色变得谨慎起来,有人!是谁在跟踪自己?

  白影一闪,房间内的灯被瞬间关掉,借着月光,苏晨隐约看到一道身影迅速朝着自己逼近。掌风凌厉,甚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应该是个女人。

  苏晨虽然刚才消耗不小,但是却依旧十分的警惕,在峨眉山上他装傻充愣,但是下了山,他还怕谁?苏晨冷笑一声,手腕连动,拳掌并至,两者瞬间交手,呼啸交错,在房间之中开始了大战,哪怕现在的苏晨是拔了牙的老虎,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靠近的。

  就在两者对掌的一刹那,苏晨起身而至,一记揽雀尾,将那人便是扔了出去,倒在了大chuang之上。闷吭一声,旋即,那道身影弹跳而起,再度前冲,直接一个侧踢,苏晨回脚踢去,两者各自退后了几步。苏晨眉头一皱,他并没有下杀手,这个女人实力不弱,但是哪怕自己身体欠佳,也足以对付她了,最要紧的是,她使得竟然是峨眉的功夫。

  “你是谁?”苏晨沉声问道。

  还不带话音落下,那道身影再度出击,迅雷不及掩耳,力求在短时间之内克制苏晨。他虽然很吃惊,但是那名女子更加的震撼,她没想到苏晨之前在峨眉山上之时,竟然都是装的,他的实力竟然这么强。自己一出手就是全力施为,可是在其眼中,似乎竟然不堪一击,举手之间就破掉了自己的攻势。

  “喝——”苏晨见对方不说话,顿时也火了,大喝一声,双手盘住女子飞踢而来的腿,以四两拨千斤之势,将对方甩了出去,不过这还不算完,苏晨趁势追击,一拳打在了那女子的肩膀之上,一口鲜血喷出,女子翻个身,迅速从窗户跳了出去,那可是三楼啊!

  苏晨并没有去追,当他走到窗沿之时,那道白色的身影已经几个跳跃,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处幽静的胡同处,白衣女子背靠着墙,眼中含泪,喃喃着说道:

  “对不起爷爷,孙女无能。不过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蒙蒙亮,苏晨便早早的起了chuang,在峨眉山上之时,他就坚持着每天早起锻炼的习惯,况且每日工程巨大,挑水砍柴,耽误不得。如今即便清闲下来,苏晨也没耽误了晨练。沿着所在街道,苏晨足足跑出了五公里才折返回来,但是身上也只是有些微热而已,远没有出现寻常人那般汗流浃背的状况,可见苏晨体力值相当的强悍,昨晚的消耗,也已经恢复了。

  苏晨吃过早餐之后,看了看表,已经八点了,估计这会回春堂也已经开门了。当苏晨来到回春堂的时候,只有秦守江跟几个护士在,翎茵不知道上哪去了。一大清早,已经有三个人,在这里挂起了点滴,见苏晨来了,秦守江也不说话,自顾自的忙着,倒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护士,过来跟苏晨打招呼,看上去挺和蔼,长相也很秀美,不过跟翎茵比,那就相差甚远了。

  但苏晨从不以貌取人,况且人家小姑娘主动搭讪,总不能冷着一张脸,跟秦守江那样吧?苏晨不傻,在进入回春堂第一眼就跟秦守江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友好,他也没必要自取其辱,况且这回春堂也不是他开的,而是自己师叔的。

  “谢了,姐姐,对了,我师叔春姨回来了吗?”苏晨接过小护士李楠给自己倒的水,笑着问道。

  李楠摇头,她也不清楚,只不过是回春堂的一个小护士而已。不过苏晨给她的感觉,可比那个只知道在翎茵姐跟春姨面前献殷勤的秦守江要强多了。

  “做好你的本职工作,李楠。”

  秦守江冷哼着说道,不屑一顾的看着苏晨一眼,不知道哪来的土豹子,攀亲带故就想近水楼台,看他也不是什么好鸟。

  李楠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很是可爱,冲着苏晨无奈一笑,继续去干活了。苏晨也懒得理他,秦守江应该是看他跟翎茵在一块,心里不舒服了吧?小肚鸡肠,这种男人能有什么大出息?苏晨心中冷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回春堂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紫色套装的女子走了进来,容貌跟翎茵竟有六七分相似,唇红齿白,双眸闪烁,却比翎茵更加妩媚,高挑靓丽的姿态,如同俯瞰众生的女王,冷眼扫过,给人一种压迫感,看上去有比翎茵也大不了几岁,苏晨心中一震,师叔竟然这么年轻?而且漂亮的跟翎茵的姐姐一样,真是没天理啊。

  就连李楠都是冷不丁浑身一颤,显然是颇为畏惧眼前这个女王。

  “师叔,您就是春姨吧?”

  苏晨笑着走到了紫衣女子跟前,带着一丝敬意说道,毕竟师叔是自己的长辈,长得年轻漂亮,说明人家保养的好,但是礼数还是要有的。

  李楠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默默的替苏晨默哀。

  紫衣女子脸色顿时间垮了下来,冷若冰霜,死死的盯着苏晨,咬牙道:

  “你叫我春姨?我有那么老吗?混蛋,你怎么会在我家诊所?连老娘都敢调戏。”

  苏晨瞬间凌乱了,难道是自己认错人了?这人不是师叔?

  秦守江冷笑着,双手环%,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道得罪了翎家魔女,我看你怎么收场。就连他平时都不敢触这个翎家魔女的眉头,可见翎芝的恐怖。

  “额……我在等我的师叔翎咏春,不知道您是?”

  苏晨挠挠头,不好意思说道。

  这个女人气场十足,尤其是那双堪比手镯的大耳环,与她那双钻石般的明眸交相辉映,俏脸之上满是寒霜,*前起伏不定,甚是壮观,显然气得不轻。

  “翎咏春是我妈,你说我是谁。”

  翎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的,这小子也太不会说话了,张口就叫姨,自己哪里长得像姨了?平常都是自己欺负别人,还从来没有人能欺负她。

  苏晨苦笑一声,他可不知道自己这师叔竟然两个女儿,但是这女人跟翎茵的差距也太大了吧?虽然自己不否认她的姿色绝不在翎茵之下,但是这性格差异,实在让他不敢恭维。一个如邻家小妹,聪明可人,一个如火爆女王,冷若冰霜,俨然就是俩极端。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还没等苏晨说完,翎芝的火爆小宇宙就彻底引燃了,论起粉嫩的拳头,冲他打来,苏晨刚要闪躲,翎芝的拳头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苏晨定睛一看,一个温婉如玉的中年女子,轻松的握住了翎芝的手腕,低沉道:

  “闹够了没有。”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2.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