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爱你不过是场空

更新时间:2020-03-31 19:28:36

爱你不过是场空

爱你不过是场空 余浅 著

已完结 陆琛, 傅清清 言情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主角叫陆琛傅清清的小说是《爱你不过是场空》,本小说的作者是余浅所编写的短篇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傅清清舔了舔干涩的唇,整理了下刚刚被扯乱的头发,刚要开口就听见陆琛冷声而道:“故意伤人罪致人以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傅清清,你准备好坐牢了吗?”...

精彩章节试读:

醒来眼前一片苍白,静窒了好几秒傅清清才回过神来,她惊坐而起,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中,周旁空无一人。

想起昨夜种种她胆颤而害怕,何云鹏会不会已经死了?

还在怔忡着,忽然门被外面砰然而撞开,一道身影疾步冲过来就朝她挥来巴掌,是她反应快往旁边一躲避开了。

随即便听见泼妇咒骂声:“傅清清你这个jian女人,竟然敢打破云鹏的头,借了你熊胆是吧,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话落巴掌**地朝着傅清清劈头盖脸而打,手劲十足。

拼着被挨到几下重掌,傅清清用力朝那粗壮的身体撞过去,把人撞得趔趄而退,踉跄着摔滚在了地上。

这悍妇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大姑子何秀英,也就是何云鹏的姐姐。

何秀英没想到这傅清清突然有一天会反抗,以前都是被她打骂从不吭声的,所以一下懵住了:“你居然敢打我?”

傅清清昂扬着下巴,一脸不屈地回瞪。过去是她一直隐忍压抑,如今她已经有了何云鹏出轨的证据,也就豁出去用不着怕谁了。她要离婚,何云鹏再也不能拿小雪儿来威胁她!

何秀英终于反应过来,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去就揪住了傅清清的头发,“jian人,你敢打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眼看那掌就要挥下来,傅清清做好了吃疼的心理准备,不管不顾地扭头去咬何秀英的手,只听见惨叫声从头顶传来,她越加的不松口了。

长久压抑的愤恨终于有了发泄的出口!可是以为即将面临的疼却不曾到来,而何秀英的惨叫声不断原本只当是被她咬的,可当她抬起头时却发现有一只手从何秀英身后伸来,牢牢捏住了那欲打下来的手。

她怔了怔,松开了口,侧转过头便看见了何秀英那身后之人,整个心神震颤起来。

昨夜那难道不是梦吗?真的是陆琛?下一秒便见何秀英的身体被丢甩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后却见她捧着自己的右手腕翻滚哀嚎。

到这时傅清清才明白原来刚才的痛苦惨叫不是因为她,而是陆琛把何秀英的手腕给折断了。

医生和护士闻声赶来,病房里一团乱,但最终归于平静,就只剩她、和陆琛两人。

傅清清舔了舔干涩的唇,整理了下刚刚被扯乱的头发,刚要开口就听见陆琛冷声而道:“故意伤人罪致人以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傅清清,你准备好坐牢了吗?”

傅清清脸色一白,刚刚心念间升起的那些错乱了的情绪顿时一消而空,急声分辨:“我无心的,是因为……”忽而想到什么,又询疑出声:“何云鹏没有死吗?”

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刚刚即便是何秀英怒气冲天地来打她,也没提到过“死”字,只斥骂她把何云鹏的头给打破了。而陆琛也说她是故意伤人,并不是杀人,所以……

下一瞬,陆琛无情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他死没死与你会坐牢一点都不冲突,区别在于你被判刑的年数是多少了。”

“不,我不能坐牢。”傅清清激动地摇头,她坐牢了小雪要怎么办?她妈妈的身体也不好,一个人没法兼顾带孩子的。可她刚这么念转时,陆琛就又给她沉重一击:“倒是有一件事可以肯定,法庭是一定不会把孩子判给一个要坐牢的母亲,你说这是不是很有趣?”

傅清清的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她双手环住自己低着头说:“我是无心的,是他经常打我又想对我施暴,我才抓起东西打他的,我是自卫。”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留意陆琛的眸中闪过厉色,但在转眼之间又归于冷清,只凉薄反问:“证据呢?”

一听说“证据”她立即惊抬起头,抓着陆琛的胳膊急声说:“我有证据,我拿到了何云鹏出轨的视频录像,而且把他昨晚对我施暴的过程给录音了。”

陆琛低眸扫过一眼她的手,因为用力而指骨都发白了,冷冷地低问:“那东西在哪?”

傅清清整个人倏然僵住,她左右环看,这病房里没有一点属于她的私人物品。昨夜她以为把何云鹏给打死了,恐惧淹没了神智,慌急之下根本没有拿手机和包。

所以东西都还在家里!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婚恋题材
  3.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