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和狐妖有个约会

更新时间:2020-08-14 12:04:04

我和狐妖有个约会

我和狐妖有个约会 于酒余欢 著

已完结 陈风娇,胡茜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主角叫陈风娇胡茜的小说叫做《我和狐妖有个约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于酒余欢创作的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帅哥,能让我插个队吗?”女孩对着最前方的王安轻轻说道。...

精彩章节试读:

“爱屋蕊八帝儿~来厮狗~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巨大的音乐仿佛是自己被十几台巨大的音响围在正中央一般,我看着那刚刚见过的女子恨不得扑上去问个清楚,可是我又有些不敢确认,或者她们两人只是长的有点像,又或者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呢。

那男子双手抓在她的臀部捏了一把,耳语了一番两人嬉笑着向着门口走去。

我见此想要跟上去,却不想我的胳膊被王安所抓住。

“胖子,干嘛去呢?”王安兴奋的跳起来“抽筋”舞,胳膊和腿还顺边了。

“你跟我来。”我一把抓着王安就向着他们两人离开的地方追了上去。

王安一路上乱糟糟的,不满的小声嘟囔着,我跟着他们两个走进了地下车库。在我将我的所见告诉王安之后,王安一挽袖子把“爱屋蕊八帝儿”忘的一干二净,看着那一辆在晃动的车就要冲去。

“你干嘛?”我问道。

“你干嘛?”王安转过头不解道“捉奸在床啊!”

“别冲动,咱们都是学生,我给箫力打个电话说下看他怎么说。”

箫力并没有接电话,一连打了好几十通都没有人接,我的心也烦躁了起来,这小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一思索对着王安道:“这样,你看看他们去了哪里,我去箫力那边一趟,我心里有些不放心。”

这是实话,此刻我的心乱七八糟,堵的不行,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

等我刚到箫力的屋子门外,王安的消息打来了,语气很是焦急道:“他们现在进了酒店了。”

我敲了很久的门,门里面才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

打开门,只见箫力盯着鸡窝一般的头发,一张白纸一般的脸色开了门,打了个哈欠道:“胖子,你干嘛?能不能让我睡一会?”

箫力没事,我的心也放下了,向着里面看去只有箫力一人问道:“嫂子呢?”

箫力挠挠头看了我一眼道:“你小子已经有胡茜了,想干嘛?”

“滚犊子。”我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箫力很是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你看这是谁?”我拿着手机拍摄的照片放在箫力眼前。

箫力无精打采的双眼睁开了,闷不做声。

“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一切都过去了……”我看的十分不忍安慰道,谁知安慰了一般他忽然放声大笑。

我靠,受刺激疯了?他看着照片身上的抖动越来越大,忽的猛的跳了起来,吧唧一下亲在了我的脸上。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我顿时感觉阴森可怖,这小子一定疯了。

“胖子,我真是太谢谢你了。”箫力笑道“我特么正愁找不到踹了她的方法,这下总算有正大的理由了。”

“啊?”我长大了嘴巴。

“你不懂。”箫力揽过我的肩膀道“这小妞什么都不行,就那床上的功夫厉害,可是你看看你箫哥已经成什么样子了?为了我的生命健康我也不能在跟她继续交往了啊,你可倒好,给我找到了她出轨的理由。”

“可是,你就不难过吗?”我小声道。

“难过什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我特么可不想年纪轻轻就精尽人亡!”箫力拍拍胸膛咳簌两声说道。

“可是王安还在酒店门口堵着他们呢。”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特么的算什么事?到头来当事人都没放在心上,从头到尾紧张的只有我和王安?

“把他叫回来,今天晚上哥们做东,请你们吃大餐。”箫力说着就拿着洗头膏向着洗漱的地方走去,还哼着小曲。

给王安打过去了电话告诉他箫力的原话让他回来,谁知王安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在去警察局的路上。”

“怎么回事?你动手了?”我一下子惊叫起来“你等着,我去给你解释解释。”

“不是,不是。”王安道“你听我说完啊,那个男人从楼上掉了下来摔死了,我是被当做证人被拉去做笔录的,没什么大事”

“你说,一个人好端端的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来?况且那酒店的窗户那么高,他没那么无聊爬上去吧?”王安拖着脑袋,手指在桌子上敲打。

“你够了啊,又跟你没关系”箫力这几日精气神回复的挺好,推了王安一下说道。

“你就不觉得奇怪吗?”王安向我问来。

我颇为无奈的点点头道:“对对,十分奇怪。”

“那个男人死之前很是惊恐的样子,而且……”

“而且他的身上充满着花香。”我们其他三个人摇着脑袋接出了他后面的话。

“我说王安,这都过去十几天了,你都不能不想这件事?”赵力军说道。

王安摇摇头没有说话,依旧一副思考者的样子看着窗外。

叮铃铃,午饭的时间到了。

四个人勾肩搭背的向着饭堂走去,正在打饭的王安忽然头一转向着身后看去,下意识的我也回头一看,只见那个女孩缓缓的走来,牛仔裤勾勒出较好的身材,箫力一见淫笑起来。

我推了箫力一把,箫力这才恢复了正形,这个女人正是箫力的女友,在那一日过后箫力便跟她断了。

这小子现在身体刚好,淫心又起来了。

“帅哥,能让我插个队吗?”女孩对着最前方的王安轻轻说道。

“啊,好好。”王安手足无措。

“谢谢。”

吃饭途中我们都拿这件事取笑王安,只见王安脸色铁青,我看出了他的不对小声问道:“你怎么了?不会被勾了魂吧?”

王安看了我一眼同样小声道:“在那个死去的男人身上的花香就是那个女人身上的味道”

我面容僵了僵,道:“别瞎想。”

不过同时我心里也打起了鼓,周思归的话传进了我的脑袋。他说在这个学校有三只妖怪,以胡茜为首,可是胡茜已经不在……

不可能不可能……

随即摇摇头,那两只妖竟然能与人类和平相处这么多时间应该不会伤害人类。

吃着饭菜的我陷入了自己的沉思,王安也思考者他猜不透的事情,只有对面的箫力两人相互打趣。

为了保险起见,当天深夜等他人都睡下之后我偷偷跑进厕所里面给赵玉辉打过去了电话。

“怎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慵懒。

我问道:“你和殷道长去了哪里?”

“来了皖地,有些私事”赵玉辉很是了解我的样子道“有什么事说罢,你一向是用得着别人的时候才打电话的类型。”

“嘿嘿,知我者玉辉也。”我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样子认真道“听着,我们学校里面……”

紧接着我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赵玉辉,赵玉辉听罢鼻孔传出来一道粗气道:“你是不是智商被狗吃了,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妖给你杀,现在的姑娘们谁还没有个化妆品呢,别听风就是雨。”

“我也希望这是我的草木皆兵,只是我心里堵的不行,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一般。”

“你小子不是能够开阴眼吗!你自己瞅瞅去呗。”赵玉辉说道。

“别提了,我可能不是学道的料,我看过,什么都看不不出来。”叹了一口气道。

“你不是觉得她是妖吗,那好,明日就是十五”赵玉辉道“如果她是妖肯定还会出现觅食,而你那个朋友就是她最好的补品,你找一些炉中木撒在你们的门口,如果她真的去,必定会沾上炉中木,此物被阳火所烧,可保你们无忧,第二天你在用一面镜子就可以看到她的真身。”

炉中木说的就是柴禾烧完之后的灰,姥姥在世的时候每年给死去的长辈送完灯之后便会抓一把柴灰撒在门口,说是不让那些游魂野鬼进了家门,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试一试,这也算是一个土方法。

“能成吗?万一她不来哪?”

“如果是妖肯定会来,你放心吧”赵玉辉打了个哈欠道“你自己看着办,如果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就在跟我打电话。”

挂下电话摸着稀疏的胡渣陷入了沉思,第二天我便在后厨搞来了一些柴灰装了方便面袋满满一袋子,夜深之后,走廊静悄悄的时候我将那柴灰在门口撒了一层。

宿舍里面的三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我的下铺跟本睡不着,如果那个女孩真的是妖,该怎么办?我这个菜鸟连阴阳眼都不能打开要是她兽性大发怎么办?

不过好在还有好的一方面,她不是妖,一切都是我的多想。

我心里竟然盼望着她不要来。

心里刚刚这样想罢,只感觉鼻腔之中传来熟悉的味道,双眼不自觉的眯起来,这股香味弥漫在宿舍的四周,令人昏昏欲睡。

“噔噔噔!”这时,在寂静的楼道上传来了高底鞋落地的声音。

那一道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要睡过去的我听到这个声音瞬间精神,一时间喜忧参半。

那皮鞋的声音在我们宿舍门口停了下来,我看向门口

紧接着,只听一道女声惨叫传来,立马翻身下床,一把掏出口袋里面我唯一能画出来的符咒打开了门。

门口空无一人,地上的柴灰表面有被人践踏的痕迹。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