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众神让路

更新时间:2019-09-28 12:17:34

众神让路

众神让路 鬼子 著

已完结 徐清哲,燕涵 宠文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众神让路》是由鬼子创作的玄幻小说,主角是徐清哲,燕涵的小说故事内容精彩绝伦,题材新颖。讲述了:“帝国的勇士们,为了帝国的荣誉,为了家乡妻儿的平静生活,你们愿意流尽你们身上最后的一滴热血么吗?”军团长骑在英俊的战马上振臂高呼!“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几十万大军高声回应,那气势足可震撼天地!“现在,在你们的对面,敌人,将要践踏我们的国土,掳掠我们的百姓,我们该怎么做?”“杀!杀!杀!”“帝国的勇士们,跟我一起,砍掉敌人的头颅,冲啊!!”“杀啊!”几十万的大军,数十万的战马,奔跑着冲向对面的敌人,有力的步伐犹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徐厚生早早的起chuang,昨天因为起晚了就没去见韩虎,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再迟到了,这样想着,徐厚生下chuang开始洗漱,为去见韩虎做准备。

不一会,徐厚生走出房间,先去给徐清哲请了一个安,然后便直奔韩虎的住处走去。

“师傅,弟子徐厚生因前日饮酒致使昨天没能来见师傅,还望师傅海涵,今日弟子前来,是想请师父教授弟子一些本事!”徐厚生在房门外,双手抱拳显得甚为恭敬。“嗯,昨天的事情军座都已经和我说了,没关系的,你也不必如此。只是从今日开始你便算是正式进入我的门下,以后像昨天那种事情切记再勿发生!”韩虎沉声道。“是!弟子谨记师傅教诲!”徐厚生微微弯腰,向房间施了一礼。

“嗯,你进来吧!我有话对你说!”听到韩虎的话,徐厚生答应一声,伸手开门进入房中。徐厚生进来后,看见韩虎正在打坐,便四下打量了一番韩虎的房间。韩虎的房间布置更是简单,一张chuang、一张桌椅,一把椅子。还有一盏煤油灯,这就是这间房里的布置。徐厚生暗自奇怪,按说一般的军人总是会崇拜一些前朝或者开国的名将,是以就把他们的画像挂在屋里做为观赏但是在韩虎的房间里却并没有发现这些。

徐厚生进屋后四下打量一番后,韩虎便招呼他坐下,徐厚生拿过那把唯一的椅子,放在chuang前,坐在韩虎的对面。

韩虎仍旧打坐,眼睛也不睁开看看徐厚生,好像他就知道徐厚生坐在哪里一样,出声道:“生儿,我先来问你一个问题,你在半年之前来提那石锁而石锁纹丝不动,为何那天却是那般轻松?你只是通过这半年的苦修就做到了么?还是你遇到了什么别的机缘?”

徐厚生见韩虎这么问,也是一阵诧异,想了半天理了理头绪,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道了出来。听得韩虎是一阵阵惊奇,不禁为这半年来徐厚生苦修所下的辛苦而暗暗点头。当听到徐厚生之前最多也只是能举起九百斤左右的重量,而在得到那本功法以后却在一天的时间将力量提高到了一千二百斤以上的时候,不禁对那本功法产生了兴趣。

“生儿,你说的那本《练体录》现在可还带在身上?能否借为师一看?”一本功法对于一个人来说那是何等的重要,就算是亲生父亲、亦或者是老师想要观看也得经过本人的许可,否则就会被人视为有窃取之心。

“徒儿每日都带在身上,这本功法有许多弟子不能明白的地方,还想请师父为弟子指点呢!”说着徐厚生在怀里拿出了那本《练体录》递给韩虎。

韩虎接过来看了一眼便是大为震惊,“这书上所说必是一个那样的高手的毕生体会,看来一切还真的是‘缘’呢!想不教他都不行了。”韩虎苦笑的摇摇头,徐厚生还当韩虎对这本功法里的所说不屑一顾,忙解释道:“师父,这只是弟子偶然所得,此功法具体如何弟子也不知道,只是这上面所说具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弟子便练习一二,如果师父觉得这本功法所说是无稽之谈,弟子从此不再修炼便是。”

韩虎听到徐厚生这么说,再次摇头苦笑:“傻小子,师父没有说这本功法不好,而是。。。。。。为师问你,你是否真的愿意成为一个骑马挎刀,上阵杀敌的将军?”

“弟子愿意!师傅有所不知,每当看见义夫骑上战马身穿战甲的摸样都是一阵喜欢,况且义夫年事已高,日后定是难在上战场了,但是义夫戎马一生,肯定对兵营生活充满不舍,所以我也只有参军一途,以求日后义夫心里能有个安慰。”徐厚生诚恳的回答让韩虎一阵安心,得子莫过此,虽说徐清哲、徐厚生二人并非亲生父子关系,但是徐清哲四十多岁的时候才有了这么一个义子,对其当然是疼爱有加,而徐厚生也并非是知恩不报之人,所以他们二人虽没有血缘,但是这份感情却是比亲生父子关系查不了多少。

“生儿,现如今有一种修炼之法,修炼至大成之时,可令你遨游九天,可下五洋,别说是当一位将军,就是移山倒海偷天换日也不在话下,你可愿意修炼?”韩虎说道。

徐厚生听到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事,心里一阵激动,道:“不知师父说的是何种修炼之法?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事?”或许是因为韩虎说的太过**人,徐厚生竟是有些不敢相信。

韩虎微微一笑:“我说的修炼是一种逆天的方法,虽说到大成之时能够移山倒海,但是却要经历天劫,如若无法度过天劫则是要魂飞魄散,消失于三界之中。在很久以前,这种修炼之人有很多,人们称他们为修真者。而到了如今修真者却是少的可怜了。”说到这,韩虎不禁一阵伤神。突然韩虎头一抬,正色道:“生儿,利害关系已经和你说清楚了,你可决定好了是否要走这条修真之路?其实你这本功法便是一本修真的入门功法,十一改变人的体质,为将来的修行打下基础的。”

徐厚生微微一惊,不禁疑惑道:“既然是让人改变体质,为何那日我修炼会感觉全身发冷呢?”徐厚生没有直接回答韩虎的问题,而是提出了心里的疑问。开玩笑,听韩虎的说法,修真之路一个不好可是要形神俱灭的,岂能不打听好了?

“你那日会出现那种情况,是因为你第一次吐纳感受到了里面的妙处便忍不住加快速度,产生急躁心理所致。修真者最忌急躁,不禁会令自己的修为难以寸进,更是会让你在修炼之时走火入魔!”韩虎也不着急让徐厚生回答,而是耐心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师父,弟子愿与师父学习修真之法!”徐厚生听到韩虎的解释放下心来,毫不犹豫的答道。

“哈哈哈~好!日后我修真界又多了一颗新星啊!”韩虎高兴地大笑!“对了,生儿,其实你王师傅也是一个修真者,而且我们俩还是结拜兄弟,只不过大哥他注重心法修行,而我则注重**的修炼,算一算日子我们如今也结拜了已有五百年之久了!”韩虎不禁感叹时间过得之快。

徐厚生恍然大悟,“难怪师兄说他跟了师父已有百年之久而不见老态,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师兄跟师傅学的也是修真之法呀!”想到这,徐厚生不禁问道:“师父,照你这么说,修真之人都可以长命百岁么?”

“那是自然,我们修真之人有时候有所顿悟,一个打坐就是几百年过去了。我们在修炼的时候体质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变得与普通人不同,所以我们的寿命会很长,而且也看不出老态的样子,修炼至大成者不出意外,一般都能活个几千年,要不修真之路也不会被人们认为是逆天之路了!”韩虎答道。

韩虎说完,见徐厚生呆呆的望着自己,弄得自己莫名其妙。“生儿,你这样看着师傅做什么?”

“啊!没有~师傅说的太过骇人,徒儿一时听得呆了,望师父恕罪。”徐厚生被韩虎惊醒,赶忙说道。“师父刚才说修真者有移山倒海的本事,不知道师父能不能给弟子演示一番呢?”毕竟年纪还小,对于一些事情总是充满好奇之心。

“臭小子,你还不相信师父的本事么?这样吧!移山倒海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别人可是不好,你现在帮我去倒杯水吧!回来后为师给你演示为师的绝技!”

“是!师父!”一听能见到师傅的演示,徐厚生欢快的答应一声,就要起身去倒水。但是。。。。。。无论徐厚生怎么用力,却都无法再椅子上站起来,就是连手臂都无法抬起来!“师父,这。。。。。。”徐厚生求救的目光抛向韩虎。“哼哼~臭小子,让你敢怀疑师傅的本事,这就当是给你的一个小小教训,起来吧!”随着韩虎“吧”声一落,徐厚生就感觉好像有什么枷锁在身体上哪走似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试着站起身果然站了起来!“恕弟子愚昧,不识师父的大神通!”徐厚生说着就要跪下去,但是却感觉双膝被什么拖住一样,怎么也无法跪下。“不要动不动就跪,师父活了将近一千年了,对这些繁文礼节早已没什么兴趣,以后你还是不要对我下跪了。其实也不能怪你,现在的修真者大多集聚在一处仙地,在外界活动的少之又少,及时在外界活动也是隐藏的极好,不被外人发现。这也算是修真界的一大悲哀吧!”

听了韩虎的话徐厚生不禁疑惑,“按师父所说,修真者可以活几千年,师傅怎么又说如今修真者很少呢?”徐厚生不禁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这一切都是源于3000多年前那场跨位面之战。。。。。。哎~算了,现在和你说你也不会懂得,日后待你修为有所长进我再说与你听吧!”韩虎似是对于此事不愿多说,而打断道:“生儿,你的那本功法简直就是修真入门功法的极品,本来为师还想赠与你一套功法,不过现在看来是用不到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为以后打下好的基础,你可明白?”韩虎问道。

“徒儿谨遵师父法旨!”说着对韩虎行了一礼,韩虎既然不允许他行跪礼,他倒也听话。

“嗯~今天你就先回去吧!为师有些累了,明日你再过来,到时候我再给你详细讲述修真细节,你下去吧!切记今日我对你所说不可向外人提起,就是军座也不行!”韩虎似是真的累了,连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

“弟子明白,弟子告退。”徐厚生恭敬地施了一礼,便退出韩虎的房间,一路直奔自己的卧房走去。

今天韩虎对他讲的一切都太过的震撼,是他以前闻所未闻的,是以走路的时候都是在回想着韩虎对他说过的话。。。。。。

“吱吱吱~~~”小猴的叫声让徐厚生回过神来,抬头看见小正在前面等他!走过去,抱起小猴在它脑袋上给了一记爆栗,“你个小懒虫,舍得起来了啊?!”小猴被他说得不好意思,深深地把头低下,见它这幅摸样,徐厚生不禁莞尔,也不再说它,抱着它走进房中。躺在chuang上休息了。可以说今天韩虎告诉他的一切都让他的小心脏跳了有跳,精神也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躺在chuang上不一会便睡着了。小猴见他刚说完自己,这会他却又躺在chuang上呼呼大睡,不禁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拍拍**转身走了。

十一章 修真

第二天一早,徐徐厚生便早早的起chuang,洗漱完毕,急匆匆的就去找韩虎了,今天韩虎答应他要开始传授他修真之法,一时间徐厚生激动不已。

“师傅,弟子徐厚生前来求见!”到得韩虎住处,徐厚生站在门外深施一礼高声说道。

“嗯,进来吧!”韩虎低沉的声音在房中响起,徐厚生得到允许,推门而入,只见韩虎依旧是在打坐的模样,徐厚生不禁暗自猜想“难道师傅自从我昨天走后就一直这样坐着,一动不动么?”

韩虎似是能看透人心一般,开口说道:“为师这几日发现自己的修为又要有所增进,而且在功法上好像也有了一丝新的明悟,不过现在这种明悟尚且不明显,所以师傅过些日子要闭关一段时间,争取早日领悟,以便修为更进一步。在此之前,我先为你讲解一下修炼时主要注意的一些事情,以及修真者等级的区分,还要指导你一次修炼,以便我闭关时你不至于荒废了时间,记住我这次闭关是死关,所谓死关也就是说这次如果不能明悟我就绝不出关,在这段时间里不可以有任何人来打扰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以后你就不要回去你的卧房了,你就在这里住下,一时方便修炼,绝不出关,在这段时间里不可以有任何人来打扰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以后你就不要回去你的卧房了,你就在这里住下,一是方便修炼,二来也是替为师守好关,不让任何人打扰到我,你可明白?”

徐厚生对韩虎所说的懵懵懂懂,但是大致的意思还是明白的,遂脱口而出:“弟子谨遵师父法旨!“

“嗯!那我就先来为你讲解一下咱们修真之人的等级区分:我们修真者共有七个等级,分别是:固本、培元、结丹、返璞、元婴、合体、渡劫,每个等级都有前、中、后期之分,以区别进入每个等级的时间早晚或确定距离下一个境界还有多久。所谓固本就是普通人经过一些修行之后具备了成为修真者体质的标志,这个阶段比较容易,只要有一本好的功法再加上是师傅的指导,大多数人都可以做到;培元则是精神力的修炼,如果想要把一种功法修炼至大成,没有良好的精神力是万难做到的,如果精神力过于脆弱会导致修炼之人被功法反噬,轻则修为尽失,成为一个废人,重则丧命形神俱灭,所以这‘培元’阶段也是被人们认为能否成为一个修真者的重要标志,而且到了培元期便可以进行一些浅度冥想在初期功法的修炼上冥想的作用很大,到了培元期还可以内视,内视是每个修真者日后坚定自己修为的唯一方法;结丹期则是自身在培元期的精神力转化为实体,凝结成一颗金丹的时期,到了结丹期也算是正式的进入了修真的殿堂,但是每个人资质不同所结金丹也不尽相同,一般都是体现在金丹的颜色和体积上,资质高的人所结金丹都是颜色金黄,犹如黄金打造的一般而且体积很大,资质弱的人结出的金丹则是发暗而且体积要小得多,结丹期也被人视为评定一个人日后成就高低的标尺,所结金丹大且颜色纯者日后大多数都成为高手,而所结金丹下且颜色发暗者日后定都难有作为,更有甚者终其一生精力也是在无法突破,所以我建议你在培元期时应多注重精神上的修炼;返璞期顾名思义就是返璞归真,到了这种修为则是不再急于功法上的学习,而是要把你之前所学融会贯通,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这一境界也可以说是为以后打基础的时期,谁能在这一时期把所学融汇的好,谁的力量以后就越大,所以,当你到了这一境界时,切记不可急于求成;而且在这一境界时,你通过内视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你的金丹会出现一些变化,你的金丹会慢慢变成一个小人的模样,而当金丹彻底变**形时便进入了元婴期,而这个小人便是你的元婴,这一时期才可真正的被称为修真高手,拥有移山倒海,翻云覆雨的本领,不仅如此,还可得长生,一般来说到了这一时期只要元婴不死,肉身便不灭,你的李师兄如今便已是元婴期的高手了;合体期则是元婴与**的融合,这种融合不是武林高手所说的合二为一,而是在你慢慢修炼的过程中元婴会渐渐的强大并且渐渐拥有自己的意识,你需要让你们各自的意识彼此相通达到完美的契合,合体期的高手大多数都会选择闭关,因为在元婴意识刚刚形成的时候它会产生反叛的情绪,如果你能压制住它的这种情绪你的修为会更上一层楼,但是如果你控制不住或者在控制元婴的时候出现差错,轻者修为倒退,重者元婴逃离则会使人成为痴呆而且不会活过五年,这也算是修真者的一个劫;当你成功控制了元婴与它融合后,就进入了渡劫期了,所谓渡劫期就是在这一时期会应九九天雷的天劫,能度过便可飞升,不能度过便是魂飞魄散,不再存于天地之间,所有的修为也都毁于一旦。修真之路也是逆天之路,一路艰辛,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所以你日后修炼定要倍加小心,切不可毛躁、急于求成,脚踏实地才是正途。如今我要闭关,不知何时才能出关,这本功法便送与你,当你把《练体路》修炼完毕便可修炼这本功法,如果在修炼中遇到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就去找王兄,让他帮你指点迷津,如果你修炼完了这本功法我还没能出关,你只管跟着王兄修炼便是。”说完在怀中拿出一个卷轴,徐厚生接过道了声谢,低头看向卷轴,也不见卷轴表面有字迹,是以也不知道这本功法的名字是什么。

韩虎见徐厚生接过卷轴,又道:“现在你把《练体录》上的那套吐纳之法再做一遍,我为你指点一番,而后我便要闭关去了。”

徐厚生点了点头,当即盘坐在地上,回想着《练体录》上所说,慢慢的吐纳起来,起初并没有什么感觉,徐厚生暗自奇怪,正准备加快速度,只听韩虎大喝一声:“刚才为师跟你说过的话都抛在脑后了么?你怎的这般毛躁!!!”韩虎话音一落,徐厚生便感觉身体不适自己的了一样,别说吐纳,就是想开口说话都是办不到。韩虎平静了一下情绪,“为师刚才和你说过修炼之时最忌什么?”徐厚生见韩虎动了真火,不敢抬头,低着脑袋小声说道:“最忌毛躁。”“哼,亏你还记得,那我问你你刚才在做什么?”“弟子刚刚并无任何感觉,与那日在山上完全不同,所以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还望师傅见谅。其实弟子有一事不明,在弟子初得此功法时便已经试过了一次吐纳,按说这本功法让人强身健体,为何在弟子那次吐纳时浑身发冷,并且晕倒了,不知道是为什么。”徐厚生那日在山顶练习吐纳而晕倒,在他心里成了一个疑惑,按功法以及韩虎所说,这本功法都是让人强身健体的,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令徐厚生百思不得其解,今日终于问了出来。“哼~出现这种情况还不是因为你毛躁的关系!你的身体尚未蜕变,怎可能承受住那么大的能量,虽说你感觉少,但那也是天地间最纯的至阴至阳之气,而且你现在也不懂得调理之法,当然会出现那种情况!‘修真之路最忌毛躁’,这句话不知是多少前辈以身涉险总结的经验,你小子居然敢不听教诲!”

徐厚生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做错了,忙道:“师傅切莫生气,弟子记下了,以后再也不会毛躁,而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

听到徐厚生这么说,韩虎才微微点头道:“《练体录》之所以让人每日日出与日落之时进行吐纳,是因为在这两个时间乃是天地间阴阳之气最浓郁的时间,以此来用阴阳之气调和身体机能,从而达到改变体质的作用。我想你之所以能够在最后关头将力气提高到足以提起一千二百斤的重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随着时间的增加,这种效果会慢慢变小直到消失。以后你要按《练体录》所说,勤加修炼,不可偷懒!但是也不可急功进取!你可记住了?”

“弟子明白!”徐厚生朗声说道。

对于这一点韩虎还是很放心的,那半年没人督促,没有老师指导,徐厚生尚且能够坚持自行锻炼,更何况如今呢?只是毛躁这个毛病令人放心不下。“看来以后得提醒王兄才是,可不能让一颗好苗子这么毁了!”想到这,韩虎说道:“好了,为师把该交代的已经交代清楚了,在我出关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就看你自己和王兄的了,你自行修炼吧!我去也!”

说完,之间韩虎的身体慢慢变淡,直到消失。徐厚生看的呆了,不禁想到,“为什么这么一个大能却要留在义父身边做一个副官呢?”

想了半天无果,徐厚生摇摇头,开始修炼起来。。。。。。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玄幻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