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微信杀机

更新时间:2020-08-14 12:28:06

微信杀机

微信杀机 张墨爱吃鱼 著

已完结 周然,顾飞 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主角是周然顾飞的小说叫《微信杀机》,它的作者是张墨爱吃鱼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回想起十二岁那一年,血腥的那一夜,周然仍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哥哥,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刚鱼肚白,旭日缓缓地向上爬着,宣示着又是晴朗的一天。合肥的生活节奏要比上海慢很多,街边上零星几个晨练的男人在绕着圈慢跑,汗水浸透了他们的衣衫,汗水挥洒在路上,享受运动带来的愉悦。

店长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躺在悬崖边上睡觉,黑暗中突然出现一双手,推了他一把,将他推下深渊,真实的失重感,让他猛然惊醒。

确定那只是一场梦之后,终于松了口气,但眼前的景象却吓了他一跳。

顾飞正坐在酒店的桌子前,拿着店长做的口供,借着宾馆灯管有些闪烁的台灯,拼命地做着笔记,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浓浓的黑眼圈像亡灵的印记,神情有些癫狂,现在整个世界对他来说,只剩下“微信杀机”四个字。

这种情况,店长也只见过一次,那就是为了破郑雨欣案子的时候,他简直疯了一样,连续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之后,他的性情大变,从热血青年变得冷漠寡言,把自己藏在厚厚的盔甲之中,也从此告别警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出来,也拒绝放下。

店长突然想起来王勇曾经对他讲的话:“看好顾飞,他太聪明也太偏执,是一把双刃剑,既能卫道也能伤人,如果他走的是正路,我们无异于多了张王牌,如果他要犯罪,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狡猾最残忍的恶徒。”

店长本来还有些迷糊,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他轻轻地走到顾飞身后,喊了一声:“顾飞!”

他见顾飞没有反应,又在他的后背拍了一下,说:“顾飞,醒一醒!”

突然,顾飞猛地抬起头,手上的笔因为力气太大而折断,他开始大喊:“为什么是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的动机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店长见顾飞有些崩溃,他用力的按住他的肩膀,害怕他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不过顾飞显然没给店长反应的时间,他一头栽倒在床上,不知是晕过去还是昏睡过去。

上一次,他整整睡了一个星期,这次他只睡了一天一夜。

顾飞醒来之后,神智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甚至忘记了前一天他干了什么,店长一脸苦笑,自然也不愿再提,他担心他会想太多。

顾飞简单地洗了把脸,更罕见地刮了胡子,由于睡眠充足,黑眼圈与眼中的血丝也消失不见,整个人看起来俊秀了许多。

店长打趣地说:“没想到你也会刮胡子呀?”

顾飞面无表情地回了店长一眼:“如果你吃饭的时候不想吃到胡子上,自然就会刮了。”

店长愣了一下,分不清顾飞刚刚是不是讲了一个冷笑话,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顾飞知道他在笑什么,本想绷住脸,不过店长的笑声实在太有感染力,终于在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容。

一丝,就够了!

笑过之后,两个人的感情好像又拉近了一些。

洗漱完毕之后,店长问:“我们下一步要干吗?”

顾飞沉声道:“回上海,去周然的老家。”

店长先是有些愕然,他还天真的以为顾飞已经死心了,没想到他却越来越来劲,他说:“别傻了,那一天曹然然的话你又不是没听见,周然脑袋有问题,他在小说里把自己写成了苏珂,把人家的女朋友写成了自己的女朋友,还不清楚吗?他就是个疯子,是个变态,他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写小说而已!”

他想起来顾飞发狂的情景,有些后怕,他知道顾飞和周然其实是一类人,一个受打击后变得冷漠,一个受关注后变得自信,同样都是设计犯罪的奇才,今天的周然会不会就是明天的顾飞?店长不敢再想下去。

顾飞却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地想破案:“一个疯子的脑袋是不会那么清醒的,我跟他谈过话,他的思维极其严谨,说话不露一点破绽,就算他是疯子,也是个天才,他的背后有一个真正的凶手,而这个人甚至可以让周然用生命去守护。之前我毫无头绪,可曹然然的话,却给了一条重要的线索,那就是他的哥哥。”

店长不明所以地问道:“我倒觉得他的哥哥没有什么问题,在钱包里放自己哥哥的照片怎么了?只能说明他们兄弟感情很好而已!”

顾飞摇头否定:“他没有放父母的照片,唯独放了他跟他哥哥的合照,说明在他的心里,哥哥的地位是要高于父母的,如果说他可以为了另一个人放弃自己的生命,我觉得那个人就是他的哥哥!”

虽然店长的心里还是不太认同,但也没再说什么。

“你查查他老家的位置,我们这就过去。”

此时,顾飞的手机铃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王勇的名字。

顾飞本想着直接挂断,可又怕错过案子的最新进展,思前想后还是接听了电话。

他还没有说话,电话另一头就传来了王勇的声音:“你小子现在在哪呢?快点来警局找我!”

顾飞冷冷地说:“我现在在外地休假,没时间管你。”

王勇在另一头怒骂:“别给老子说那些没用的,实话告诉你,周然跑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话音刚落,他就挂断了电话,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周然躺在冰冷的病床上,缓缓地睁开了眼,盯着苍白的房顶,这里不是牢房,却是地狱,每天都有人在这里离去,周然想想,其实他早就应该死了。

每天医生来为他检查身体的时候,都会惊叹地称他为“神迹”,大脑被打伤,还能这么快恢复的人,他们还从没见过。周然也觉得自己是个奇迹,也许是自己的命太硬,阎王都不敢收吧!

回想起十二岁那一年,血腥的那一夜,周然仍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哥哥,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对周然来说哥哥就是他的全部,他知道,哥哥也是这么想的。世界如此大,他们却只拥有彼此。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事情,他竟然为自己即将代替哥哥去死而感到兴奋,他想,那应该就是他人生最好的归宿吧!

白天的时候,王勇来过病房,狠狠地盯着他看,可周然一直在对着他微笑,最后王勇涨红着脸,瞪了他一眼,说道:“别给我耍花样!”

之后,他就离开了。

“为什么要耍花样?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结局呀!”

他笑着笑着,却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顾飞怎么好久没有出现过?

那一天,顾飞明明引诱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怎么一直都没有行动?

他应该已经行动了,而他的行动线应该是……

周然心脏猛地跳动一下,他越想越怕,越怕就越想,额头冒出一排冷汗。

曹然然的名字跳入他的脑海,并火速匹配上了一张斯文的脸。

如果他找到了曹然然,一定会破坏他的计划!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闻书林正跟几名警察在病房外面闲侃,从足球讲到股票,从股票聊到女人,正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听到病房里,周然的叫声。

他马上冲进病房,没发现什么特殊情况,松了一口气,然后恶狠狠地质问:“你想干什么?”

周然脸上带着无害的笑脸,说:“我想去趟洗手间。”

闻书林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去吧去吧!把手铐戴上!我跟你一起去。”

周然没有反对,戴上手铐,在闻书林的陪伴下去了洗手间。

他清空了洗手间里的人,确保稳妥之后,才让周然进入。

在洗手间,周然突然觉得头痛欲裂,闻书林急忙扶住他,没想到,周然突然发力,用手铐狠狠地勒住他的脖子,闻书林拼命挣扎也于事无补,他的力气渐渐减小,最后无力挣扎瘫在地上。

顾飞的脸上多了几分不安,带着店长火速奔往火车站,他知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周然一心想要认罪,现在却突然逃出来,一定是他知道我们干了一件,他最不想让我们做的事,因为干了那件事之后,就有可能知道某件,他最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他害怕我们知道真正的答案,也就是说我的判断方向没有错。王勇现在打电话过来,但以他的性格一定是没有办法之后才会通知我。我推测,周然一定会制造一场混乱,当所有人都觉得他一定会浑水摸鱼逃出医院的时候,他会返回自己的病房,躲在床下。等警报解除,他们认定他已经逃走,将搜捕重点放在整座城市的时候,中间会有两个半小时的空档,他会趁这段时间,打车到上海邻近的城市,之后再从那座城市辗转到合肥,相信现在周然已经到了。以王勇的办事风格,事情起码发生了24个小时以上,不然他绝对不会给我打电话!周然现在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他要杀了我,我死了之后,就再没有人会替他辩护,那他就死定了!但到了那个时候,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真相。”

店长听完顾飞的分析之后,有点发愣,问道:“你怎么那么了解周然?”

顾飞淡淡地说:“因为我跟他是一类人。”

出租车司机听他们说的话,觉得十分新奇,简直像是听评书一样。

突然,一辆车向顾飞他们乘坐的出租车猛冲过来。

两人随着出租飞出好远,在车内晃荡,早已头破血流。

周然下了车,戴上一副手套,手上拿着一把枪,一步一步地靠近顾飞……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惊悚恐怖
  3. 灵异精怪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