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夫君娇宠无边

更新时间:2020-08-01 09:04:09

夫君娇宠无边

夫君娇宠无边 叶书歌 著

已完结 晏寒,陆星晚 古言幽默搞笑古代古装

《夫君娇宠无边》是作者叶书歌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夫君娇宠无边》精彩章节节选:“没事的,就是磨东西磨久了。”她随意的解释了两下,再度将碗拿起来放在他面前。...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院子里,陆星晚便立即拿了毛笔与宣纸坐在书案边。

铜雀见她蹙眉咬着笔头只觉得疑惑又好笑,“夫人在想什么呢,如此认真?”

闻言,她回过神,将笔头换了一边咬,纤长的手指摩挲着头上的木簪,再度陷入沉思。

做些什么又新奇又营养呢?

半盏茶以后,陆星晚眼眸一亮,似是忽然想到什么,当即拿好毛笔蘸了蘸墨。

铜雀见着缓缓凑上去,定睛一看,平展的眉头当即拧紧,有些欲言又止。

“哪里不妥么?”

察觉到她的神色,陆星晚抬眸问道。

“夫人,您这字迹……”

要知道,京中谁人不知尚书府嫡女写得一手好字,温文尔雅,擅琴棋与书画。

眼下看着宣纸上勉勉强强成型的字迹,铜雀越发觉得,传言什么的果真不可信。

陆星晚明白她话中意,笑呵呵的说道:“字不就是拿来看的么,看得懂就好了。”

“夫人说的也有几番道理。”铜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应着。

“不过夫人这写的都是什么呀?”铜雀看上面又涂又画的,着实没看懂。

陆星晚刷刷的写了一堆后才将毛笔放下,拍了拍手将宣纸拿起来抖了抖,看着满满当当的字迹,她有些满足。

“这些都是营养品,拿来补身体的。”

她说着就越过铜雀,一路将宣纸折好,一路往小厨房走去。

一个时辰后。

望舒准备到了她的院子,看见陆星晚忙前忙后的准备,他莫名觉得心底生出一股暖意。

陆星晚将碗筷摆好,一回眸就看见那熟悉的身影。

“快过来。”

她熟稔的招呼着,见他不动,以为是不合规矩,连忙走过去。

“我说了罩着你,府里没人敢说闲话的,你跟着我进来就好。”

望舒点头应下,随着她入内。

只见红木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菜品,让人应接不暇,香气也随之迎面而来。

“夫人做这么多,真是折煞属下了。”他客气道。

“怎么会。”陆星晚随后一一介绍,“你看这道菜,以良肉为主,山药为辅,香气扑鼻,其汤汁乃上品,鲜而不腻,最为大补。”

话落,她又指向旁边的瓷盅,袅袅烟气上窜,“这个是以山鸡为主,炖了整整一个时辰,滋补且营养。”

“这个呢,”陆星晚笑了笑,“恐怕你没见过,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新品。”

闻言,他定睛看过去,只见白色的瓷碟里装着糊一样的东西,色泽暗淡。

“这是何物?”他着实没见过。

“玉米糊,里面还加了碎成粉末的五谷杂粮。”

陆星晚说着拿着勺子舀了几勺,正要说话,却社看见他蹙起的眉头。

“你这手怎么回事?”望舒的眼神落在她手掌内。

闻言,她将手掌收了收,嘴角勾起笑意,“没事,你先尝尝这个合不合口味。”

望舒直接拿过她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随即抓过她的手。

映入眼底的是一片淡淡的红。

“夫人的手是经历了什么?”虽这么问,但他心底隐隐约约已经猜出些什么。

陆星晚被他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难免有些尴尬,连忙将手抽回来,轻咳了两声。

“没事的,就是磨东西磨久了。”她随意的解释了两下,再度将碗拿起来放在他面前。

“你先尝尝看。”

见她如此坚持,望舒也只好拿起勺子从里面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怎么样?”

陆星晚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眼底隐约浮出一丝期待。

望舒慢慢的品了品,“属下虽从未吃过这等食物,但味道谷香中带着几分甜,却甜而不腻,属实是用心了。”

“我原本还担心你会不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没想到你品味还不错。”

陆星晚听闻他这样的评价心里自然是十分开心的。

“冬日天冷,饭菜凉的快,你抓紧着时辰吃了,可不能浪费我一番苦心。”

话音落下,望舒在杌子上坐下,拿起筷子,“那属下就不客气了。”

他说着夹起山鸡胸脯那块的肉,慢慢吃了起来,陆星晚一旁看着总有一种欣慰之感。

陆星晚坐在一旁转了转眼眸说道,“望舒,你明日应该没事儿吧?”

闻言,他摇了摇头,“夫人有何事尽管吩咐。”

“嗯……”她的指尖轻轻在脸上敲击着,“我一人在这院子里太无聊了。”

“夫人的意思是要属下陪着说说话么?”

陆星晚摇了摇头,“那倒也不用,你明日可否陪我去一趟街上。”

“嗯……我想买一只小动物养养。”

“小……动物?”望舒凝眉不解的问道。

“就是活物。”

闻言,他点了点头,“只要夫人吩咐,属下随时都可以出发。”

“那就这么说定了。”

陆星晚合上手掌,一想到往后孤单寂寞的院子里就要有小动物,心里万分激动。

“咳咳咳--”

望舒喝了一碗盅汤以后,忽然就猛烈的咳嗽起来,因为没来得及拿出巾帕,嘴角顿时染了些许红,不由得刺眼起来。

“你怎么又咳血了?”她皱紧眉头,眼底一片担忧。

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这次伤势颇重,一时半会儿估计是好不了的。”

望舒拿出巾帕,将嘴角的几分血迹擦了个干净。

方才若不是他克制着,这血也不会就这么一点。

但是一切都还在计划中。

“你伤在哪儿了?”陆星晚有些焦急的问。

“后背。”

他的声音因为咳嗽的原因显得有些沙哑。

“夫人可否帮属下拿些药来?”

闻言,陆星晚直接站起来往外疾步出去,“你在这儿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望舒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不解,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神色微动。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陆星晚就匆匆回了院子,手里还拿着一个木箱子。

俨然就是他屋子里装药品的箱子。

没想到她速度这么快。

“夫人放这儿就好,属下自己上个药。”

他隐约感觉到身后的伤口可能裂开,可能是因为最近几日活动有些剧烈。

“你转过去,我帮你上药,否则你晚上自己上药也很艰难。”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幽默搞笑
  3.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