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愿你深情不被辜负

更新时间:2020-05-22 00:37:31

愿你深情不被辜负

愿你深情不被辜负 苏果 著

已完结 沈叔衡,依旎 言情总裁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愿你深情不被辜负》是一部作者苏果写的一部精彩都市小说。主角沈叔衡依旎,故事情节描述:跟男票去他家里见家长却遭到对方父母的反对?一定要分手?为什么?依旎揣着这令人忧伤的问题回了沈家。传闻中的沈家长子沈致庭权势滔天、专情如一,而她不过是寄宿在他家的佣人女儿。“沈家这趟浑水你蹚也得蹚,不蹚也得蹚,由不得你!”一场宅斗,她被逼无奈接近他,试着想用一汪深情打动他,没想到得到的依旧是冷漠和薄情。然后,那十年前瞧不起她的沈叔衡,怎么突然变脸要追求她?“我喜欢你,我要与你在一起。”一向吊儿郎当的他突然变戏法的从身后捧出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天色渐暗,已是向晚的黄昏,雨也停了。

D市是北方的一座海滨城市,从D市机场到沈家沿途经过一片碧蓝的海岸线。

在夕阳柔和的光线照射下,海面笼罩了一层薄如蝉翼的金光,那金光流苏一般从天际倾泻下来,披在大海上,带来一种漫无边际的壮美,加之落日的点缀有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悲壮。

依旎的眼睛一直望着窗外,一脸的心事重重,郁郁寡欢,因在纳兰家的冷遇,因诸多无奈她必须回沈家,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有个好心情。

身旁的沈云初倒是一副很快乐的样子。

沈云初是先生沈扬和太太秦琴最小的孩子。

沈家有三个儿子,长子沈致庭,次子沈仲远,三子沈叔衡,沈云初是第四个孩子,也是沈家唯一的女儿。也就格外娇惯。

云初也刚刚大学毕业,比依旎退校早一个月。她跟管家哑叔一起来机场接依旎回家。

云初挑她学校里的新鲜事逗依旎开心,依旎开心不起来。话题一转,云初说:“我们搬家了,你知道吗?”

依旎的眼睛一亮,仿佛很高兴,抖擞起精神来,说道:“是吗?什么时候搬的?家里没有人告诉我。小纯也没有说起过。”

云初诡秘的一笑,说道:“家里人都让保密呢,要给你惊喜,可我就是忍不住,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更忍不住了。还有一个小时就到家了,这也算惊喜吧。”

依旎笑着说道:“对,对,算惊喜。”继而,她陷入沉思之中。

沈家搬进了新别墅,这的确有点触动依旎敏感的神经。

她忽然记起在她八岁的某一日,当时也是沈家搬迁不久,她第一次踏进那栋在当时极为豪华的别墅时的情景。

情景历历在目,是个周末,从早晨开始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依旎的爸爸依晨明早早就起床。

他告诉依旎今天沈致庭从美国留学归来。他去机场接致庭,依旎自己在家吧。

那时依旎的哥哥依小纯在武术学校住校学习,直到十八岁,他长成了一个一米八的帅小伙,从武术学校毕业,成了先生沈扬的贴身保镖。

依旎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爸爸,这一去再就没有回来。

依晨明那时是沈家的管家,沈家的吃喝拉杂碎都由他一人掌管。

那天他把沈家上上下下打点完毕,然后去机场接沈致庭。

返回时沈致庭坚持要自己开车,依晨明就坐到了副驾驶上,结果在机场高速上刹车忽然失灵。

汽车追尾,在追尾的刹那间依晨明毫不犹豫的扑到致庭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猛烈的穿透,方向盘插进依晨明的后背,状况目不忍视。

依旎看到沈致庭心里就别扭,那别扭从她的姐姐依小若的死开始,她对他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逆反心理。

毕竟依家两条人命因他而亡,在依旎的心里抵触他,以至于小小的她懂得敬而远之。

依旎八岁踏进沈家别墅的时候,脸上的泪珠已经被太太秦琴擦掉,也是夕阳西下的时间。

别墅在当时也是新建不久,在晚宴之前,为了让依旎忘记悲伤,秦琴建议他们与依旎拍一张照片。

证明从即日起,依旎正式进入沈家成为跟沈云初一样的大小姐了。

拍照的时候,依旎、云初、仲远、叔衡在后面站成一排,老夫人梁瑛琦排正中间,她是先生沈扬的母亲。依次先生、太太。

依旎的前面坐着致庭。

当时依旎看到致庭坐到她的前面心里很是不情愿,担心他挡了她的镜头。

那时致庭的个头已是一米八十八,依旎便翘起脚跟,这样她的个头在照片上比云初高出一点点。

那天,依旎笑得有点勉强,带着几分明媚的忧伤。

长大以后,致庭曾对依旎强调过,那次车祸不是他的车技不好,而是汽车的刹车突然失灵。

依旎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奇怪,如果不是致庭说谎,那就该是人为的破坏,好好的刹车怎么会失灵了呢。

更让依旎奇怪的是沈扬绝非平常之流,有些死亡案件即便查不出凶手,得罪了谁沈扬自会心中有数。

依旎这次回沈家打算查一查多年前的死亡案件和沈家的诸多谜团。

“想什么呢?这样投入?跟你说话都没有听见。”云初带着疑问的眼神凝着依旎说道。

依旎如梦初醒,有点不好意思,自我解嘲的说道:“回家,有点小激动。刚才你还说了什么?”

云初抚摸着自己粉色的指甲,指甲上面雕刻着精致的黄色玫瑰花。她叹息着说道:“马思朦失踪了。”

马思朦跟依旎一般大,是致庭恋爱多年的女朋友。

依旎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说道:“闹着玩儿吧。”

云初依旧抚摸着指甲,说道:“起初以为闹着玩,但不是。搞不懂他们,或许明天自己就冒出来了。”

依旎有种不详的预感,马思朦真的失踪了。看来沈家这趟浑水她是蹚定了,真是由不得她。

回沈家!一路走着,依旎心情沉重。

一路熟悉的景象,熟悉的沿途风光,这些景物都像一个触及人软肋的意象,忽然间有疼痛的感觉,原来十二岁那年被冤枉的阴影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她。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总裁
  3. 婚恋题材
  4.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