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谋妃嫁到:陛下,请止步

更新时间:2020-03-26 12:15:30

谋妃嫁到:陛下,请止步

谋妃嫁到:陛下,请止步 绯棠梨 著

连载中 萧胤,苏朝阳 宠文古代古装言情

甜宠新书《谋妃嫁到:陛下,请止步》由绯棠梨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胤苏朝阳,内容主要讲述:苏朝阳不由皱眉,今日见婉嫔是个和气好相处的人,这一出又所为何?转念一想,长姐在信中千万交代,宫中任何人都不能相信,她确实不该因婉嫔示好,就没了防备心。...……

精彩章节试读:

纳兰茜一本正经:“那可不成,法海心多坏。”

吕莹莹取笑她:“雷峰塔是法海用来镇白素贞的,说起来是帮凶。”

“可陪白素贞渡过二十年的又不是法海。”

“……”吕莹莹和苏朝阳跟不上纳兰茜的思路,笑的泪都出来。

没会儿,各宫陆续送来赏礼。

木荷来说,宫里的婉嫔到门口了。按照规矩,本该是她去见婉嫔,三人连忙起身去迎。

行礼后,婉嫔仔细打量着苏朝阳:“好个漂亮的人儿,本宫这宫里头冷清许久,先前纳兰来了,这会儿你也来了,往后能有人陪本宫说说体己话。”

婉嫔长相虽不是让人惊艳的貌美,但圆脸蛋配上一双细凤眼,别有一番风情。

说话也细细柔柔,叫人听着舒服。

“谢娘娘抬爱。”

苏朝阳谢过了,领了婉嫔送的礼,请婉嫔入内去坐。

婉嫔与她们三人的都不熟络,随意拉了些家常,便起身回了。

“这位婉嫔娘娘看起来很好相处。”吕莹莹有意无意感慨一句。

苏朝阳问她:“你在你宫中可是受了委屈?”吕莹莹与柔嫔住一个宫里,柔嫔是个急性子,她略有耳闻。

吕莹莹眼眶渐红,没忍住掉了泪,她忙拿出帕子拭去泪水:“瞧我,这本该是苏姐姐大喜的日子。”

“她欺负你了?”纳兰茜为人仗义,见不得吕莹莹受欺负。

“不是欺负。”吕莹莹摇摇头,“她谁都不待见,我倒还好过些,其他两位因是常年不受宠,没少遭白眼。”

纳兰茜劝解吕莹莹:“莹莹,等你被封婕妤,你就能有自个的宫殿了,不必与她再住一起,自然也不用受她的气。”

“但愿如此。”吕莹莹低声应着,眼中有着向往和期待。

午膳,孝文皇太后赏了菜,吕莹莹和纳兰茜都在这用。

若不是纳兰茜被宣侍寝,纳兰茜还不愿回去。

吕莹莹也不打扰苏朝阳,先行回去。

两人走后,苏朝阳确认了木荷与秋罗还有小凌子确实是爹娘托人打点好的心腹。

她差木荷去洗衣房找刘嬷嬷到永巷,木荷走没多久,小凌子匆匆入内,说是瞧见婉嫔的贴身宫女在潇湘馆外头鬼鬼祟祟。

苏朝阳不由皱眉,今日见婉嫔是个和气好相处的人,这一出又所为何?转念一想,长姐在信中千万交代,宫中任何人都不能相信,她确实不该因婉嫔示好,就没了防备心。

萧胤想让她查出真相,却不想她惊动任何人。想来是暂时不想打破后宫平衡,希望她能拿到确切的证据,才让她光明正大调查。

同时,亦是忌惮着她,看她本事如何,野心如何。

爹说过,萧胤是个有野心的帝王,不可能一直活在孝文皇太后的压制之下。他提拔多方势力压制孝文皇太后,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收回所有权力。

苏家与她还有长姐,也不过是萧胤宏图中的一枚棋子,若行错一步,便会成为弃子。

她不能犯错,为了自己,为了苏家。

想罢,她交代了秋罗和小凌子几句。

秋罗和小凌子出门后,一唱一和搭起戏。

大概意思,苏朝阳想去环贵妃原先住的宫殿瞧瞧。

榴花听完了,回去告诉婉嫔。

秋罗见榴花人走远,让人备轿。

苏朝阳上轿,先往环贵妃住的玉芙宫。

玉芙宫已经被大火烧的只剩残垣断壁,当年环贵妃先一把火烧了玉芙宫,宫人们赶去救火,却不知环贵妃去了城楼。

兜转几个来回,玉芙宫过去不远便是永巷,这一条宫道上的宫殿大多无人居住、年久失修,荒凉安静的渗人。

再走远,只听见脚步回荡的声音。

轿子玉芙宫前停下,秋罗扶着苏朝阳下轿。

宫人掌灯,明亮灯火却照不开眼前这一片漆黑。犹如一头张着嘴的巨兽,要将所有吞噬。

宫门红漆已落,玉芙宫牌匾随着风摇荡,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秋罗上前将门缓缓推开,灰尘迎面扑来,门后结满了蜘蛛网,里头杂草重生,花盆七倒八歪,红墙碧瓦被大火熏过的痕迹。

苏朝阳扇了扇灰尘,迈步入内。

听着秋罗说当年玉芙宫如何热闹的光景,她哀上心头,万般惆怅。

那场大火带走了真相,也带走了长姐。

旁人都说长姐发了疯,火烧宫殿最后自尽。她不信,在收到长姐的信后,更确定了她的怀疑。

如今能指望的也只有找刘嬷嬷,从刘嬷嬷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回过神,她示意秋罗将宫人打发。

宫人们抬着轿子走远,秋罗领着苏朝阳冲宫殿一处塌陷处往永巷去。

苏朝阳不忍回头多看,生怕抑不住情绪。

本是打算明儿个再来玉芙宫,恰巧婉嫔的人监视她,她也就顺水推舟,让其他人都知晓,她迫不及待想要看长姐住过的宫殿。

至于他人如何看待她此举,那就说不准了。

再者,她若不先来看自个姐姐住过的宫殿,倒叫人心生怀疑。

两人到了永巷,更是冷清。

偶尔还听见嚎笑和哭喊声,阴风阵阵,灯火闪烁,渗人非常。

等了约莫两刻钟,秋罗担心有变:“莫不是木荷被人发现?”

苏朝阳顿感不安:“走,去洗衣房。”

正说罢,木荷匆匆朝这跑来了。

见她神色凝重,苏朝阳一怔,真出事了?

木荷到了跟前,低声道:“刘嬷嬷不见了。”

苏朝阳一怔,眉头紧锁,哪能如此巧合。

若幕后黑手早知刘嬷嬷有问题,为何要留刘嬷嬷到如今。

有可能……是她暴露了刘嬷嬷。

苏朝阳不由脊梁骨一寒,话似是从她喉咙中挤出来:“去找。”

刘嬷嬷不能有事,否则线索就断了。

她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前两人,除了她就是秋罗和木荷、小凌子知晓此事。

木荷记起一事,拿出在刘嬷嬷那找到的香囊递给苏朝阳:“这是奴婢在chuang铺下的暗格找到的。”

香囊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面上带着灰。

虽心中有疑,苏朝阳还是接过香囊,打开一瞧,里边有方帕子,帕子上绣着棋盘,棋盘上落着黑子白子。

她认得这针脚,是长姐所绣!

苏朝阳有些激动,长姐不会随意绣一副棋盘。

起初看上去,并无异常。但仔细看了几回,棋盘上的纵横交错,似乎是这宫中宫道。

她先前看过整个宫殿宫道,她指尖落在黑子上,这是永巷,她们所处的位置。

按照棋盘上的路线,穿过永巷,还得继续往前,最后三颗白子所在的地方是终点。

她将帕子和香囊收起,随口一问:“永巷后边,那是何地?”

印象中,宋岚给她的地图并未标出那是何处。

木荷和秋罗闻言,两人仔细想了想过后,脸色瞬间惨白。

“西五所。”木荷和秋罗心中惊惧。

她们入宫多年,关于西五所的传闻,她们听的不要太多。

西五所是琅琊国历朝以来的冷宫,据说那里每一块地砖下就埋着一个人,但凡是失宠的后妃,犯事的宫女,皆被抓到那里活活弄死。

到了前朝,孝文皇太后的时代,将西五所变成了她的私人裁判所。在那里,拷打、残害杀死敢挑战她权力,威胁到她的人,死在西五所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后妃们被做**彘,宫女被活剥皮。

后来陛下登基掌权,将西五所这个人间炼狱彻底关闭。随着后宫新老交替,西五所渐渐淡出后宫视线。

苏朝阳对西五所有所耳闻,她说道:“你们先去找刘嬷嬷,我回宫里等你们消息。”

木荷与秋罗见苏朝阳问了西五所,不知何意。作为下人,也不好揣摩主子心思。应声后,两人一前一后去找刘嬷嬷。

苏朝阳稍等片刻,才按照长姐给的地图寻往西五所。

不管木荷带来的东西是不是诱饵,她必须走一趟,因为这是长姐留下的线索。

她特意提了西五所,亦是在木荷和秋罗心中埋下疑虑。

她身边的人,有人不可信。

永巷尽头,高墙挡住了去路。

摸索许久,她绕到一座废弃的宫殿里,找到暗门。从暗门出来,只见一道大门挡住去路。

上边上了锁,她只能翻墙过去。

过了这道门,往右走,又是一道门,不过这道门没上锁。

她不敢推门,侧身从半掩的门中过去。

往前数百步后,穿过月门,令人作呕的怪异臭味扑面而来。

她拿出帕子,遮住口鼻,继续往地图上的三个白子位置靠近。

“哐当哐当……”

隐约的声响伴随着风而来,苏朝阳停下脚步,仔细去辨别那来自风中的细微声音。

好像是铁链敲打在地上的声音,又好像是鞭子抽在上边的声音。

她跟着声音,转眼间来到一座阁楼前,阁楼门窗都被封死。

二楼灯火通明,宫人打扮的倒影落在窗户上,她手中执着长鞭,随着每一次的挥动,影子摇曳。

哐当声响起落下,鞭子重甩,每一下犹如敲在苏朝阳的心上,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惊悚无比。

苏朝阳对了一眼地图,长姐所标出的终点就是这里。

里边的人是谁?

苏朝阳心猛地一揪,顿时头皮发麻,她双手紧握成拳,压下脚步往门边靠近。

此时,二楼传来叫骂声:“小jian蹄子,真以为有苏家给你撑腰,能横着走了?自不量力,苏家算个什么东西。”

猜你喜欢

  1. 宠文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