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邪皇盛宠:特工狂后

更新时间:2020-08-21 23:38:01

邪皇盛宠:特工狂后

邪皇盛宠:特工狂后 舒漠 著

已完结 千月夜,牧凌绝 穿越题材热血爽文

千夜月穿越至冷宫废后身上失忆了,只记得自己要保护最大的BOSS,从而成为了牧凌绝的侩子手,帮牧凌绝四处暗杀,征战天下。直到夺回山河后,她得知了所有的秘密,然后恢复记忆和牧凌绝发生的剪不断的情感纠葛,最后成为真正受众人敬仰的一国之后!2221阅读网为大家提供邪皇盛宠:特工狂后在线阅读,邪皇盛宠:特工狂后(千月夜牧凌绝)是作者舒漠最新完成的穿越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善云心地善良,哪怕经历了这么多事,依然不会将人往坏的地方想,尤其苏玉对牧凌绝也算是惟命是从,更是有什么就说什么。

“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善云说着去检查千月夜的伤口,她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身上有这样多的疤痕,每一道疤痕都像蜿蜒的蛇一样附着在千月夜的身体之上,加上泡在水里,折射出来的影像,让善云的心有些忐忑。

“你在害怕?”苏玉试探道。

“我一直厌恶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因此对于这些剑伤什么的没有多少好感,至于害怕……”善云露出不好意思的笑意,“的确是有一点。”

她的笑容如同出生的婴儿一般,清澈无比,干净的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哪怕是苏玉,看着心中也为之动容,与她险恶的内心形成鲜明对比。

“既然如此,你先出去吧,这里我一个人能够应付的了。”苏玉见她神色有些慌张,挤出一丝笑意。

“有劳玉姐姐了。”善云亲切的点点头。

玉姐姐。

苏玉看着她,心中生出一丝情切,这个称呼已经许久没有人叫过她,如今再听到仿佛隔世一般。

让她不自觉想起死去的弟弟妹妹,那些枉死在夜天行手上的人命,她要一条一条的让夜天行还回来,也让夜天行尝尝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

“玉姐姐!”善云走到门口,回过头来,想了一下道,“我还是在这你陪着你吧,出去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

“你若是害怕,就在旁边看着,这里交给我就是了。”苏玉一边负责千月夜,一边与她聊天。

既然不能杀了千月夜,那她就让千月夜受尽折磨。

“玉姐姐,千行哥哥是不是喜欢月姐姐?”善云随意的问出这句话,苏玉的手一抖,衣袖中的匕首差点没有滑落下来。

“我不清楚!”苏玉的声音陡然冷下来。

善云缩缩脖子,不再开口,气氛凝固住。

一个时辰之后,苏玉将千月夜从药浴中浮出来,善云看着她熟练地动作,想要上去帮忙,却被千月夜身上的疤痕所震慑,怎么都没有办法迈开脚步,等苏玉安顿好千月夜,她这才敢走出这里。

她出去之后,转身往牧凌绝的房间而去。

“怎么样?”牧凌绝看着她,话语温柔。

“凌绝哥哥,你为何让我去试探玉姐姐,我觉的她是好人!”善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善云将每一个人都想成好人,不然也不会如此的轻易信任牧寒峰,牧凌绝笑了笑:“没事,我只是想如果她喜欢夜天行的话,正好可以撮合他们二人,也算是成全了一对神仙眷侣。”

“可是夜哥哥不喜欢玉姐姐,他喜欢月姐姐。”

“你怎么知道?”牧凌绝的神色陡然一变,吓的善云往后退了一步。

“我能够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善云本想将那天夜天行向千月夜表白的事情说出来,对上牧凌绝的眼神,只好将话咽下去。

心中思索着千月夜到底有什么好,能够让牧凌绝心动。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牧凌绝下了逐客令。

善云从小就清楚他的脾气,如同从前一样嘱咐了几句,退出去。

牧凌绝目光看向天空,明日就是月圆之夜,是解除女巫封印的日子,这段时间,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绝对不允许自己分心。

他想了一会,往千月夜的房间而去。

千月夜泡完药浴,已经醒过来,身体虽然还未全部恢复,却也不似之前疼痛难忍,看到牧凌绝,千月夜的神色多少有些不对,想转过身去,已经迟了一步。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牧凌绝一改往常的冰冷,话语中多了一份温柔。

千月夜心中苦笑,这样的伪装,到底有些拆强人意。

“你放心,明天我一定会救出夜寻欢的,如果皇上没事,我先睡了。”千月夜躺下闭上眼,心却安静不下来。

牧凌绝慢慢走到她身前,思索了一下,手附着在她的脉搏上,这些日子千月夜表现的太过于坚强,他一直想知道千月夜到底还能撑多久,可是在他看到千月夜倒下的那一刻,他的心也在痛。

“皇上,我身体不适,还请不要为难我。”千月夜裹了裹身上的被子,生怕这个时候牧凌绝对自己用强,她不想再做他的床伴,做一个没有感觉的木头人。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身体是否康复,并没有别的意思。”牧凌绝将她的胳膊小心放回被子当中,“你睡吧,我守着你。”

对于牧凌绝的转变,千月夜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场景她之前有所期待,希望牧凌绝眼中能够有她的身影,可是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已经放弃了,而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她心中清楚,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她闭上眼,哪怕睡不着,也不想再去面对牧凌绝。

牧凌绝的手为她理了理耳边的发丝,丑陋的面容,依然没有办法挡住她坚强的内心。

“月儿,听说你醒了……”夜天行端着吃的进来,看到牧凌绝,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冷笑道,“你怎么在这,难道非要将月儿害死才甘心?”

“这句话好像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心中应该清楚她的身份。”两个人身上都如同怒火在燃烧,容不下彼此。

千月夜睁开眼,见他们如此,对着夜天行道:“你这么晚来找我所谓何事?”

“我怕你饿,所以给你带了些吃的。”夜天行将千月夜最喜欢的枣糕放在桌子上。

千月夜心中生出一丝感动,她喜欢吃枣糕,只是偶然间对夜天行提到,没想到他竟然如心细,为自己寻来,只是不知道是否还是原来的味道。

“多谢!”千月夜笑着道,目光落在牧凌绝阴沉不定的脸上。

这段日子,牧凌绝越发的喜怒无常,无论做什么都很难顺应他的心意,这一点在千月夜心中凝聚成一个疙瘩,不知道到底做些什么,才能够看到他露出笑意。

牧凌绝冷眼扫过他们,直接走出去,背对着千月夜:“记住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这样你会死的很惨。”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夜天行厉声问道。

一句话的时间,牧凌绝已经走远了。

“你在哪弄的这些枣糕?”千月夜故意转移话题,不愿意让气氛这样尴尬下去。

“别管怎么弄的,你尝尝,看看好吃吗?”夜天行拿出一块递到千月夜的嘴边,这个时候的千月夜卸下了昔日的倔强,就像是一个需要关怀的孩子。

“我自己来。”千月夜讪讪的笑着,将枣糕接过去,这么大,她还从未让人喂过自己。

“明天解除封印你有信心吗?如果不行就再等等。”夜天行看着虚弱的他继续道,“我怕你的身体吃不消。”

“你难道不想早日与你娘团聚?”

“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有事,已经等了这么久,我不介意再等一个月。”

一句话让千月夜不知该如何是好,有时候她真的希望日子就这样过下去。

原来有人关心的感觉,这般好。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这么晚了,你先回去,明天见!”千月夜虽然留恋这种关怀,但是她心里清楚自己对夜天行的感情。

夜天行离开的时候,见苏玉也拿着事物往千月夜的房间而去,而且苏玉与他撞到,脸色多少有些慌张,事物更是洒落了一地。

“发生了什么事?”夜天行的手不经意间触碰到苏玉,一股凉意从苏玉的手上传来。

“没事,晚上天气寒冷,所以身体多少有些不适。”苏玉将食物胡乱的捡起来,别过脸去,不愿意与夜天行对视。

“既然如此,那晚上就别出来了,如果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办。”夜天行对她依旧是一副若即若离的样子,苏玉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她原本以为夜天行对人就是如此,原来总是有个人是例外。

“不用了,等救出女巫大人,我想我也就该离开了。”苏玉的脸色略微有些伤感,得不到的她不愿意浪费时间。

“你要去哪,难道又要我到处找你吗?”

“呵,你找我做什么?”苏玉反问道。

之前夜天行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她,而今她的眼睛已经复明,不需要任何人保护。

夜天行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些天他的心思全部都放在千月夜身上,此时才发现自从苏玉的眼睛复明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一并拉远了。

“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做朋友?”夜天行道。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苏玉看着他,“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喜欢我吗?”

“你说什么?”夜天行吃惊道。

“没什么,只是一个比方而已。”苏玉知道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苏玉,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最为真爱的妹妹。”夜天行还想继续说下去,触碰上苏玉难看的脸色,只好到此为止。

妹妹!

有时候苏玉真是觉得这是最让她厌恶的称呼。

这也是她给夜天行最后的机会,看来夜天行是彻底被千月夜所迷惑了。

夜天行走了之后,她将手中的食物重新整理好,往千月夜的房间而去,她就不信千月夜的命有这么大,每次都能够逢凶化吉。

只是他知道了可会恨我?

她在心里这样问自己,心中还是对夜天行抱有最后一丝幻想,脚步也在门口止住,犹豫着该如何做才是正确的。

猜你喜欢

  1. 穿越题材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