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席少的千亿狂妻

更新时间:2019-12-03 16:59:09

席少的千亿狂妻

席少的千亿狂妻 米粒儿 著

连载中 席漠,司如歌 言情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席少的千亿狂妻》是由作者米粒儿最近创作的都市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不得不推荐。《席少的千亿狂妻》精彩节选席漠才发现,无论二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后,她一直都在受伤。...

精彩章节试读:

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医院铁盘子里的玻璃碎片,再往前她晕倒在chuang上的脸。

好像从她出狱之后,就在不断的受伤,昨天孟医生才刚刚告诉他,司如歌的腿好得差不多了,今天又发生了这样的事。

若是刚刚他能早一步发现她……冲出房子,急匆匆的四处游走,边走边叫司如歌的名字。

太阳当头,将他的头上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眼睛忽然被一抹黄色吸引住,往事涌入脑海。

“漠哥哥,万一咱们待会儿走散了怎么办?”

那是五岁的司如歌,和他商量的第一次逃出去的计划。

“没关系,如歌,咱们要是走散了,你就用向日葵的花瓣,在你过的路上撒,这样我就能顺着花瓣找到你了。”

“漠哥哥,你真聪明……”

但那次他们才刚刚跑到门口,就被抓了回去,陈霸捂着一根棍子,眼看就要打到司如歌的背上。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挡过去,棍子敲在肉上的沉闷声,让司如歌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呜呜,漠哥哥,你起来啊,你会被打死的……”

“我不痛,我不会让人伤害如歌。”

回忆闸口一打开,席漠的脑袋一阵翻江倒海的剧痛,他**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

他怎么忘了,他许诺过不会让人伤害司如歌,可到头来,世事变迁,伤她最深的竟是自己。

他晃了晃脑袋,深吸一口气,重新站起来,仔细的朝着有向日葵花瓣的路走去。

花瓣到一处栏杆边上就没了,心中一紧,席漠连忙翻过栏杆,但泥泞地湿得不堪,他刚刚踩下去,一下子就朝着坡下面滑去!

他眼疾手快抓住一根树枝,半截身子吊在外面,下面是一条离公路并不远的河流。

席漠皱紧了眉头,慢慢移动自己的身子往上面爬,身边忽然传来声响,席漠猛地转头,那片深色的草中隐约发出女人细碎难受的**声,他连忙探出了头,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司如歌?是你吗?”

司如歌的全身受到大力冲击,整个人如同飘在天上,她只觉得难受,朝着外边滚动了一**身子。

山坡本来就滑,她这一滚动,直直将自己送到了坡边,席漠大吃一惊,下意识就扑过去拉住她的手。

这一下拉扯,径直将两个人都带了下去。

两人顺着山坡一路滚到河里,司如歌意识不清醒,刚下去就呛了一口水,之后脸色脸色憋得通红。

席漠猛地将她的唇压向自己,一只手扣住她的腰,拼了全力将她往水上带。

全身湿漉漉的躺在草坪上,席漠头发滴着水,嘴唇紧抿,看着她额头上的伤口,和那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脖子上的青筋都开始暴露。

半晌,他哑着嗓音,轻轻拍打她的脸:“司如歌,司如歌?”

司如歌全身疼痛难忍,只觉得有一个怀抱抱着自己,便下意识的往那个怀抱靠过去,嘴唇颤抖着喃喃:“冷,我冷……”

身体被扣得更紧,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自己头上传来:“别怕,我在。”

席漠的手机掉进了水里,现在暂时联系不到外面,只能将希望寄予他们能发现上面的车,也能发现他们掉下去了。

但司如歌的伤口还在流血,当务之急是先为她止血。

他撕掉自己的衬衣,虽然是湿的,但也顾不了那么多,将她头上的伤口包了起来。

司如歌一直在喊冷,但是这个时候,显然没有东西能让他们取暖。

席漠垂眸思索了几秒,毫不犹豫将她抱到一棵大树背后,脱掉了她和自己衣服,然后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贴在自己的身上。

也许是终于解除到了温暖,司如歌舒适的蹭了两下。

下一秒席漠就感觉下腹某个部位在发热发烫,喉结滚动了一两下,只能深的把她的头压进自己的%膛。

也许是压得太紧,司如歌又开始喃喃:“难受,头好晕……”

他心下一惊,连忙放开她,只见她原本苍白的脸又变得红扑扑的,将手伸到她的额头上一摸,心里暗骂一声,又发烧了!

他又气又急,双手捏住司如歌的脸:“你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瘦骨嶙峋弱不禁风,动不动就发烧,只有在拿刀子的时候好像才有力气。

双脸被捏,司如歌难受的打掉那两只手,迷迷糊糊又钻进席漠怀里。

“她们老是抢我的衣服,把我埋进雪里,雪真冷啊,我以为自己就要冷死了,她们又把我拖出来,用烧着火的棍子打我,我又很烫……”

席漠全身一僵,抓着她背的手竟然不自觉的使了劲,直到听见她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才惊觉自己竟然抓破了她的背。

背上一道道凸起的伤疤,丑陋不堪,他现在才发现。

像一条条蜈蚣蜿蜒在背上,难怪,难怪她总是穿高领的衣服,连夏天也不例外。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着,连跳动也有点困难,席漠的手颤抖着,去摸她背上的一条条疤痕。

为什么不说?这么痛,为什么不吭声?

她身上几乎没有哪一片肌肤是完好的,或轻或重,简直不像个女孩子的身体,有些伤痕已经泛出淡淡粉色,是很久以前的,但有些伤痕却才刚刚结痂。

席漠才发现,无论二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后,她一直都在受伤。

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重量压在她的唇上,席漠恶狠狠的吻上她。

司如歌被吻得难受,下意识想推开他,却只感觉那双手把自己禁锢得更紧,像是要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

席漠狠狠抓着她的腰,听着她破碎的**,只感觉%.口的大气出不来,面色涨得通红。

他想生气,想骂她,骂她为什么不照顾好自己,硬生生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可一瞬间又软了下来。

把她搞成这个样子的,不就是他吗?

席漠将脑袋埋在司如歌的脖颈间,身体和她还交合着,司如歌的呼吸逐渐加重,席漠抬头,又一次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明明知道她现在这么虚弱,自己却还要……

一只手拉上她的手腕,忽然被她的另一只手伸过来抓住,模糊的言语中带着一丝恳求。

“不要打我了,漠哥哥很快会来接我的……”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婚恋题材
  3.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