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

更新时间:2020-06-30 10:02:20

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

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 风萱华 著

连载中 夜寒轩,许安然 古言幽默搞笑穿越题材古代古装

经典小说《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是风萱华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夜寒轩许安然,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为A国皇家特工的许安然,医毒双绝,前途大好,谁想到一记惊雷炸响,她竟穿越成了大梁国许尚书府受虐的三小姐,我去!渣男渣女还真不少,时刻想着陷害她?来!来!来!姐让你们组团上!一双巧手更是能开锁,能绣花,能救人,能惩恶!妖孽王爷挑眉一笑:“我以江山为聘娶你为妻?”许安然没心没肺地笑道:“本小姐不稀罕!”“但是本王稀罕你!”某爷长臂一挥,毫不矜持地道。

精彩章节试读:

“刚才我们都做了什么?”许安然似笑非笑地看向魅影和幻月,别有深意地问。

“一路繁花似锦,当然是赏花观柳,还能做什么?”魅影浅淡一笑,一脸会意地道。

“嗯,知我者,你们也,不错。”许安然眉眼带笑,满意地点点头,有了她们,对她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果然如她所料,大约一刻钟的光景,二夫人的贴身丫鬟玉兰便急三火四地赶了来。

“三小姐,二夫人和老爷唤你去一趟!”玉兰趾高气昂,一脸的不屑。

“知道了,退下吧!”许安然眼皮子都没撩一下,冷冷地回了一句。

玉兰不由地一愣,这,这三小姐今儿是怎么了?徒然硬气了不少,往昔可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性子,这“万蛇涧”里死里逃生出来的人,还真是有股子说不出的邪气。

瞧着玉兰贼目鼠眼的离去,许安然不由地暗笑,她这缕异世幽魂,岂能让她们这些鼠辈欺负了,等着瞧,有账不怕算,一个一个来,谁也别想逃过去。

“小姐,我们跟着你过去。”魅影和幻月一左一右英姿飒飒地。

“嗯,我们走。”许安然满意地点头道。

三人刚踏进观梅阁,就听到二夫人艾氏与小儿子许元昊的哭声,还有许尚书不耐的叹息声。

许安然回眸看了看两个丫鬟,示意她们在门外等着,而后莲步轻移撩起珠帘,款款而入。

“父亲,二夫人,唤安然来可有事?”许安然福了福身子,谦卑有礼地。

“逆女!你看你做得好事,今儿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许尚书暴跳如雷,不容分说地骂道。

许安然佯装一脸不解,委屈巴巴地看着许尚书,翦水秋眸中闪着晶莹的泪花。

“爹爹,安然做了什么,惹您生这么大的气?但是安然差一点命都没了,也没见您生这么大的气啊!”许安然泪眼朦胧,一脸怔忪地看着许尚书。

“……”许尚书本来怒火中烧,听许安然一说,心中有愧,顿时或企业消了不少。

“你小贱蹄子,你竟敢怂恿昊儿射伤自己的眼睛,他还是个孩子啊,你怎么就这般恶毒!”艾氏眯着厉眸,脸上满是风起云涌,口不择言地骂道。

“艾姨娘,您这话从何说起?您哪只眼睛瞧见我怂恿元昊了,还是您哪只耳朵听到了?”许安然眸光清冷,毫不畏惧地迎向艾氏慑人的目光。

“你还敢狡辩,就是你,你说那玩意能打鸟的,那玩意一点也不好玩,打到眼睛好疼!呜呜!”许元昊一手捂着眼睛,一边跳着脚骂道。

“元昊,我的好弟弟,好孩子是不该说谎的对吗?姐姐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去打鸟,又何时怂恿你打伤自己的眼睛,况且你又精又灵,十个猴都不换,会被别人怂恿了?”

许安然弯下~身子,眼里闪着魅惑的光芒,幽幽地道。

许元昊不由地想起了她身边的丫鬟很厉害的样子,况且许安然确实没有让他偷着捡起那个弹弓。

他看着许安然不同于寻常的眼神,透过珠帘又瞧见两个很厉害的丫鬟,不由地支吾着,不敢再冤枉许安然了。

“元昊!到底是不是安然怂恿的你,你手中的那玩意,到底是谁帮你做的?”许尚书一看许元昊吞吞吐吐的一脸心虚的架势,不由地蹙眉问道。

“这,这东西是我在地上捡到的,我讨厌她,所以才说是她怂恿得我,我就想让她挨打!”许元昊可不想让别人说他不是傻孩子。

刚才许安然还夸她很精很灵的,他绝对不能说自己捡了许安然不要的破弹弓,那自己的脸面何在?

许元昊小大人似的仰着头,一脸的倔强,并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何不对,反正他是许府最得宠的孩子,他一贯是欲所欲为。

“混账东西!你怎么能冤枉你三姐!还不快点给你三姐赔个不是!”许尚书老脸一红,自认理亏地骂道。

许安然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弦外有音地道:“他还是个孩子,这赔不是就免了,不过小孩子三岁看到老,说谎可不是个好习惯。”

“元昊,到底怎么回事,你,你不是说,你受了许安然的怂恿才拿着拿弹弓射伤自己的吗?”一旁的艾氏不依不饶地逼问道。

“艾姨娘,您这话几个意思?对簿公堂还得讲究个人证物证呢,怎么仅凭小孩子的一句玩笑话,你还定我的罪不成?那好啊,姨娘不如报官吧,反正随意往安然身上泼脏水,安然可不会接受的!”许安然眸光一凛,眼中数道寒芒射向艾氏。

艾氏徒然心底一颤,恍惚间觉得许安然那眸光阴冷无比,像是来自地狱的索命修罗,令人不寒而栗。

“胡闹!一家人就不能安静些,总是吵吵闹闹的!”许尚书一看艾氏母子要吃亏,连忙转移话题,道。

“父亲,元昊的眼睛不过是轻伤,医治及时是不会影响视力的,若是再耽搁下去,那可就不好说了。”许安然睨了一眼许元昊受伤的眼睛,眼球完好,只是周遭充血,看起来甚是吓人。

闻言,许尚书顿时来了精神,对许安然的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弯,陪着笑脸道:“安然啊,你这意思是,你能医治好元昊的眼睛?”

许尚书知道许安然的外婆是祖传的中医,许安然的母亲却弃医习武,好在许安然是医武都有涉猎,虽然没听说有多精,但是在府上还是比较被认可的。

“安然啊,刚刚都怪姨娘不好,没弄清事情的原由,错怪了你,姨娘给你赔不是了。”艾氏倒是能屈能伸的性子,满面堆笑,虚情假意地道。

许安然心里冷笑,许尚书吃她这一套,原主也吃她这一套,但是她对艾氏这一招可不感冒。

“赔不是就免了,下次姨娘开口之前多用盐水漱漱口,不然气味太浓,让人反胃。”许安然鄙夷一笑,骂人不吐脏字地道。

“你……”艾氏气得咬牙切齿,但是为了儿子,她只能忍了。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幽默搞笑
  3. 穿越题材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