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更新时间:2020-08-21 21:24:49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 锦书 著

已完结 安凛夜,李阮殊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主角叫安凛夜李阮殊的小说《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是作者锦书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今天感觉怎么样?”拎着刚买的粥,李阮殊走进病房说道。...

精彩章节试读:

李阮殊焦急的推开李老太的病房门,却被一病房满满当当的人吓到了。

她完全没有准备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她形同虚设的父母,还有妹妹。

对于她来说,爸妈只是她学校试卷上家长签字一栏,李老太太造假的名字,实在是陌生。

“阮阮!”李老太太看到她安然无恙,本来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终于露出笑容。

“你没事吧?”李阮殊因为从小被李老太磨练跟她说话僵硬很多。

“我当然没事,倒是你,没事去哪么偏远的地方,出了车祸搞成这样!”李奶奶脸上担心的表情褪去,换上那副冰山脸。

李阮殊就知道她给自己好脸色超不过两秒!

“您都好好活着我能有什么事,我就怕到最后您说是我克的你。”李阮殊不甘示弱地说道,她们祖孙俩相依为命,但是相处方式跟别的祖孙不太一样,虽然平时针锋相对,但是关键时候还是会关心对方,这或许就是相爱相杀。

“况且,我这次为什么出车祸,你不是最清楚吗?这桩该死的冥婚不就是你安排的吗?”李阮殊哼了一声盯着李老太冷声说道。

“冥婚!阮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一直在一旁激动的看着李阮殊的李爸爸听到这两个字一脸忧心地问道。

“这位大叔你谁啊?”转过头看着眼前跟跟她长的十分相像的爸爸,李阮殊故意说道。

李爸爸李妈妈炙热的表情一愣,两人尴尬起来,其实两人心里明白,孩子是怨恨他们。

“你是我姐姐,我是你妹妹,这两是你爸爸妈妈。”忽然坐在李老太窗边的少女起身干脆地说道。

看着眼前十七八的小姑娘,李阮殊忽然轻笑一声,这就是他们后来生的孩子,自己的亲妹妹。

“你可不是我妹妹,你是你爸妈捧在心里公主,而我是家里的扫把星,你怎么可能是我妹妹?”她自嘲地说道,双手紧紧握着没有一丝温度。

“阮阮,爸爸你知道你对我们陌生,之前是爸爸妈妈疏忽你。”李爸爸一脸伤情地说道,而李妈妈早就在一旁泣不成声。

“我知道你们觉得我是扫把星,怕克了你们,这么多年,你们有没有一次,就那么一次特意回来看看我?现在在路上看见我是不是都认不出我的样子啊?!”李阮殊眼睛热热的,但是在她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情之后她实在是没有眼泪了。

“阮阮!怎么跟你爸爸妈妈说话!”李老太声若洪钟地开口呵斥道。

听着老太太的话,李阮殊不禁笑了出来,好像听到多滑稽的事。

“现在您说他们是我父母了,难道就不怕我克死他们啊?”

李老太太被她的话气的瞪着眼睛,李阮殊并不在意,反正她对自己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

“以前没到过年,您把我送到庙里时候其实我都会偷偷跑回来,隔着窗子看你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过年,你们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吗?!”

“你-你不是去了乡下的姑奶奶家嘛?”李妈妈一听,脸色惊讶地说道。

“是我骗了你们,阮阮,你要怪就怪我吧。”李老太太开口说道。

“阮阮,当初你出生就是天煞孤星的命运,会克死家人,我一个孤老婆子没什么,但是你爸妈不行,她们还年轻,我怕你会连累他们,就说你去了乡下姑奶奶家,这也是为什么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我让你去娘娘庙的意思。”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李妈妈痛苦的哭喊,最后干脆跌坐在地上。

听着自己母亲的呼喊李阮殊倒是不觉得什么,反倒是看到李老太的内疚不可思议的笑了。

“阮阮,你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也用不着你。”萧旖旎见气氛不好连拉带拽的给她拽出去。

李阮殊也不想见到爸妈,跟着萧旖旎走出病房,猛地回头却正好看到墙角沙发上孱弱的身影,那人正好也看着自己,那不是刚才旖旎撞到的什么集团的总裁吗?

他怎么会在老太太的房间?

李阮殊恢复的很快,很难相信她伤得那么严重会恢复的这么快。

她还是担心李老太,李爸爸李妈妈工作很忙,来不了的时候就请了护工来照顾李老太。

正好趁着他们不在的时候李阮殊就去照顾李老太。

“今天感觉怎么样?”拎着刚买的粥,李阮殊走进病房说道。

护工见是她,冲她微微一笑。

“李阿姨,您看您多有福气,儿子媳妇孝顺,连孙女都对你那么好。”护工说完便走出病房。

“这是山药粥,你最喜欢的,赶快吃吧。”

李阮殊一脸自然的把粥递给李老太。

“真没想到有一天你还会照顾我。”李老太笑了一下说道。

“这有什么,这些年你不也是这么照顾我,虽然你对我苛责点,嘴巴毒了点,但是最起码你没让我露宿街头。”李阮殊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是听了她的话,李老太却红了眼眶。

“你干什么?!”看着老太太感性的样子,李阮殊很不厚道的一脸惊讶,她在老太太身边待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个铁面的老太太感性过。

“得了,您还是像以前那样对我吧,我好不习惯。”她笑了笑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老太太冷冷瞪了她一眼道:“哼!你就是贱皮子!”

听到老太太的粉刺,李阮殊叹了口气苦笑道:“得,又回到解放前了。”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是她的心里却很庆幸,还好老太太没事,还好自己回来了,还好一切都回归到正轨。

回到病房,压抑的安静向她席卷而来,这几天她一直让自己忙碌起来,让自己没时间去想在中阴间发生的事情。

她不敢想那悲伤的记忆,不敢想那个对自己那么好,却让自己受伤最众的身影,更不敢去想那个被拘走灵魂的孩子。

那一切的一切都想一把刀,横插在她的心上短短的功夫她就体会到,失去,背叛,怀疑,那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傍晚十分,李阮殊去看李老太,恰好路过妇科,脑海里忽然萌生了个想法。

从她醒来到现在总是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个梦,光怪陆离,但是每每想起她又痛彻心扉,想要检验之前的事情究竟是不是个梦,再做个检查就好了,李阮殊想着挂了个妇科诊。

大医院的医生见多识广,所以当李阮殊想查查自己是不是生过孩子的事情,本以为医生谁觉得自己疯了,但是没想到那一声很淡定的给她开了检查单子。

血液,造影,加起来总共十三项,一连串检查做下来,李阮殊都已经疲惫了。

“你没有怀过孕。”医生看了化验单,又帮她检查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道。

“啊!怎么可能,大夫是不是检查结果出问题了?”李阮殊再次觉得简直的日了狗了,上次说突然说自己怀孕,雷的她外焦里嫩现在又说自己没怀过孕,这是搞笑那嘛?!

“你确实没有怀过孕,而且我刚才给你检查了,你还是处女,姑娘是不是太长时间没男朋友,产生幻觉了,我这里有个做心理医生的朋友,要不你去看看吧。”那大夫推了推眼睛,柔声说道。

李阮殊脸色一下冷了下来,本来对这个温温柔柔的女医生印象还挺好的。

“大夫,我并不是欲求不满!”冷声说完,李阮殊拿着一大叠化验单走出妇科。

她边走边看着手里的化验单,难道自己之前真的是做了个梦?

她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化验单完全没注意,明面撞到人家身上。

“对不住!对不住!”她赶紧说道,抬头看到那人的脸时却愣住了了。

安凛夜!只见那人脸色惨白,薄唇毫无血色,一脸怏怏毫无生机的样子,对于她的道歉那人不为所动,甚至看都没看她便匆匆上楼。

看着那人孱弱的背影,李阮殊不禁眯起眼睛,她是天生阴阳眼,所以对于灵异的东西非常明感,那个人的情况很特别。

李老太太住的心脏病科跟妇产科是一层,心事重重的走进老太太的病房,李阮殊却发现,老太太坐在床上也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连李家压箱底的明月宝鉴的书都拿出来了。

“老太太,怎么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纠结啊?”李阮殊边拉开窗帘便问道:“大白天的,拉窗帘干嘛。”

“不是我拉的窗帘而是客人见不了阳光。”

“老太太,你不是加入了什么邪教组织吧,都开始会晤见不得光的人了。”她坐在窗台上,讪笑着说道。

李老太太脸色冷冽地抬头本想呵斥她,却一眼发现她手中的化验单。

李阮殊下意识的想藏起来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冥婚的事情老太太都知道了,这件事这么蹊跷,老太太见多识广兴许能知道点什么。

“我去检查检查我有没有怀过孕。”李阮殊把之前怀上鬼胎跟安凛夜结婚跟自己回到人间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为了老太太的心脏着想她没说的那么细节。

看着老太太一脸震惊的样子,李阮殊苦笑一下。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明明都已经把安凛夜上了,竟然还是处女!”

忽然李老太太拿着手里的书使劲儿拍了她两下,脸色恶狠狠的念叨着:“一个女孩子家家,说这么没有羞臊的话!还有,不能不尊重帝君!”

老太太像来手下不留情,她也被打皮实了,边躲边嬉皮笑脸地问道:“那您说这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这才叹了口气一脸凝重的样子。

看着奶奶一脸高深斟酌的样子,对她的事情,这是已经心里有数了,她大气都不敢喘,定睛的看着奶奶。

李老太沉吟良久终于吐出一句话,老太太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道:“不知道。”

听完奶奶的话李阮殊差点从窗户摔出去,这件事看来只能是未解之谜了,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那您是因为什么事心烦啊?”李阮殊跳下窗台问道。

“你爸爸的老板,就是昨天你在我病房里见过的那个男人,他最近得了癌症,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这场病得的蹊跷就想找我看看是不是有东西作祟,我见了他,确实有问题,但是却看不出哪里有问题。”李老太太罕见的露出愁容。

李阮殊不禁想到刚才撞到的那个人,他这个人确实很奇怪,说他是人身上的阳气却不足,说是鬼,他确实是血血肉之躯。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