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妖界异闻录

更新时间:2019-12-03 18:28:51

妖界异闻录

妖界异闻录 全村的希望DYS 著

连载中 夏尔,白祁 悬疑推理

主人公叫夏尔白祁的小说是《妖界异闻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全村的希望DYS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妖界小警察夏尔某一天救了一只魇兽和一条黑蛇后,竟然莫名其妙从一个小片儿警变成了特别调查处的成员!他一个凡人,每天要面对蛇领导、狐狸大佬甚至还有傀儡同事,当真是有趣得紧。他也是没想到正是因为这次升职,竟然找到了父母失踪的真相。。

精彩章节试读:

这应当是这么多天以来最快的车速了,夏尔咬着手指头想。

他悄悄停好车,又悄悄地逼近光明路四十一号,果真在巷子尽头一堆塑料盒子里发现了一只后腿受伤的小魇兽和一条气息微弱的小黑蛇。

他拔出特制麻醉工具来慢慢靠近那两只小动物,又要一边防备着很可能从某个角落里窜出来的猎兽家族的人,心里紧张的要死脸上却还是装作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

这是爷爷交给他的。老头儿说,装的凶一点比较容易唬住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这样好留出时间来赶紧逃跑。

周围一切安全。他小心翼翼地收起工具,生怕一不小心擦枪走火。虽然这东西伤不到人,但和人类的警察一样,配枪如果少了几颗子弹,也是要写报告上交的。他这辈子最烦的就是写报告。

他走到那堆盒子旁边,那条奄奄一息的重伤员像是母鸡护崽一般用它瘦弱的身躯护在小魇兽身前,低垂着头,伤口还在不断地往外渗着血。他找出一只看上去比较干净的塑料盒子,从口袋里拿出手绢铺好,先把魇兽放进去,又将黑蛇放进去,两只小东西互相依偎着,很像老母亲保护小儿子。

带着这么两个小东西是回不了单位了,他抱着那个塑料盒子又风驰电掣地赶回了家。在同上级领导请过假之后,夏尔去楼下**房里买了点儿消毒水、棉球和纱布,又细心地配了点药,买了点儿小米,才安安心心地回到家中。

小魇兽已经醒过来了,伸着后腿,小脸痛苦地皱成一团,一双大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仿佛在哀求他帮忙包扎。他心里一软,轻轻拿了棉球蘸过消毒水擦干净魇兽后腿的血痕,又涂上药拿纱布包扎好,才看向旁边的黑蛇。

那条黑蛇是真的漂亮,头上两个小鼓包像两只角,但又不是角,所以它只能是一条蛇。黑蛇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流不出血来,蛇类仿佛有超强的自愈能力,刚刚看上去还狰狞可怖的伤口如今已经变成小小的一块。

夏尔重新取出一块棉球,蘸过消毒水后轻轻擦拭着黑蛇的伤口。黑蛇身体在夏尔手中微微抖了一下,睁开一双冷冽的蛇瞳看了他一眼,又重新闭上,仿佛进入了休眠,直到夏尔为它包扎好也再没有睁开。

夏尔觉得这条蛇很通人性,它仿佛能知晓人的任何心思还有想法,这是一只动物最可怕的地方,尤其是被它盯了一眼后,那种汗毛倒竖的感觉更甚。

还好它知道自己对它是没有恶意的。夏尔心想。

等安顿好两只小动物,夏尔又煮了一锅香气扑鼻的小米粥,放到它们面前,小魇兽当然迫不及待地喝掉面前的食物,甚至还因为太心急差点烫到舌头。黑蛇则不然,它傲娇地将自己盘在一起,并没有看碗中的粥一眼。而等夏尔收拾完所有的一切回来看它们时,黑蛇面前的粥碗竟然空了。

夏尔微微笑着,还是自己手艺好。

第二日醒来时,存放两小只的盒子只剩下一只小魇兽,而昨晚那么傲娇的黑蛇竟然不翼而飞。夏尔并没有多心,只当是黑蛇脖子上的小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所以昨晚趁他睡着悄悄跑出房间回归自然,他便一门心思只管那只小魇兽。

他见小魇兽毛色雪白,只有两只幼嫩的小角泛着微微的蓝色,又想不到什么好听的名字,便给它起了个诨名“小白”。

没错,他也只能起这么个不尴不尬又显得没有什么文化水平的名字了。

想到这里,夏尔又重新盯着此刻已经坐在唯一一个个人办公桌前的白祁,像是想要从他身上看出点儿什么名堂。

那边的白祁仿佛感受到夏尔貌似炽热的目光,慢悠悠掀起眼皮往这边瞟了一眼,夏尔只感觉一丝寒意顺着后背慢慢爬上来,这一眼像极了黑蛇蛇瞳盯过的那一眼。夏尔猛地想起,关违曾经说过,领导是要化身为应龙的蛇妖。

他用力吞了口口水,机械地挪回视线。

今天接收的信息量有点大,意思就是说,他曾经和小白一起救下来的黑蛇,竟然是领导的本体!

简直天方夜谭!

“说不定,你就是因为救了老大一命才被升职的呢!”关违在微信里这么安慰他。

他闭了闭眼,认命地关掉微信的界面,从背包里掏出父亲的那本日记,想要趁下班前的这段时间好好琢磨琢磨。

那个锁头依旧无解。他靠在靠背上抱着肩膀盯着桌子上的那个厚厚的本子,有一种想要用锤子把锁砸开的冲动。

“不会解?”

“嗯,不会。”不知谁问了一句,夏尔有气无力地应着。

“那我来试试?”

“行啊!……?”夏尔扭过头,白祁正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站在他旁边冲他伸出了手。

夏尔又机械地将脖子拧回原位,慢慢拿起日记本塞到白祁手中,一低头,想当个鸵鸟装死,可看白祁那样子,似乎并不想让他如愿。

白祁摸了摸本子上嵌着的锁头,仿佛是笑了一声,又轻轻拍拍夏尔的肩膀:“跟我来。”说完,自己径直往三楼走去。

夏尔扫视一圈,大家都低着头***手中的活,仿佛不曾听到或者看到任何声音和影像,唯有关违冲他投来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之外,再没有其他。而那个眼神在夏尔看来,也像是赶赴刑场前的一句“保重”。

他大义凛然地往三楼走,心里琢磨着找个机会同领导牵个桥搭个线,建立一个良好的从属关系,就连路上遇到傅澄都紧张地忘记了打招呼。

白祁坐在藏书室的座位上,也没同夏尔打招呼,便开始着手解开本子上的鲁班锁。夏尔坐过去的时候,只看到白祁手指飞快地在本子上移动着,然后就听得“咔哒”一声,鲁班锁应声而落,整个本子又完好如初地交到夏尔手中。

“我的妈!”夏尔激动地尖叫,“领导你是神吧!”

“也不算,差点儿就成神了。”白祁唇角微微带着丝笑。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