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异世嫡公主

更新时间:2020-08-21 23:23:13

异世嫡公主

异世嫡公主 叶叶 著

已完结 冉文武,钟惠韵 古言宫斗穿越题材短篇美文

主角冉文武钟惠韵小说异世嫡公主是作者最新完结的太喜欢了,一部很棒的小说,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推荐推荐!!不错!!小说,主要讲述了大街上,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钟惠韵刷着手机,脚下一空,莫名的穿越了。某个不知名的国度,宽敞的官道上面,两列军队,手持七尺长枪,身着银色铠甲行走在道路的两侧。中间是一辆华贵的马车,雕金镶玉,一看就不是凡品。钟惠韵脑子有些短路,自己不是掉进下水道里面了么,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到了马车之中?莫名其妙嘛。

精彩章节试读:

既来之则安之,钟惠韵掀开车帘,在悦儿的搀扶下走了下来。旁边,信都疏月已经在一旁候着了,见钟惠韵从马车中下来,信都疏月的目光在钟惠韵的身上不停流转。

被人目光灼灼的盯着看,哪怕钟惠韵再怎么女汉子也觉得有些不自然了。钟惠韵上前一步,有些不悦的道:“难道异族这么待客的么?”

“客?公主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客人,而是异族的女主人了,怎么还能够以客人自居呢?所以,就更谈不上什么待客之道了。”信都疏月淡然的说道,并没有把目光从钟惠韵的身上收回来。

“你……”钟惠韵千方百计的想要回避和亲的这一事实,所以才把自己说成是客人。没想到这信都疏月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始终紧紧地抓着自己和亲公主的身份不放。如果不是一路上,信都疏月对钟惠韵和悦儿两人照顾有加,钟惠韵也懒得与信都疏月开口了。而且,谁知道信都疏月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真的心胸开阔,对自己好,还是想把自己和悦儿一起收入帐下。

在这个时代,悦儿作为陪嫁丫头,十有八九也是要侍寝的。作为丫鬟,没有什么身份和地位,一旦有了侍寝的机会便极力奉承,卖乖讨好主子,以冀得到主子的欢心,或许还能够在这陌生的地方有一块立足之地。而公主高高在上习惯了,整天摆着一副臭架子,很多时候是不会讨人喜欢的。所以历史上,很多和亲公主到最后都会被自己带来的丫鬟压一头,而且是压得死死的。一举一动都要看自己丫鬟的脸色,能够吃饱穿暖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幸福?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皇朝公主不愿意远嫁他乡的原因。而冉文武心中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相处了这么久,冉文武对于钟惠韵的脾气也了结了不少,知道钟惠韵虽然是一个外表柔弱的女子,在内心深处却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坚强与倔强,一旦认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冉文武担心钟惠韵会宁死不从,犯了倔脾气,惹得信都疏月大怒,酿成杀身之祸。所以才会那么急着出兵。

钟惠韵说不过信都疏月,只好把脸转向了一边,开始欣赏起这大草原的风景来了。远处,是一连串的跟蒙古包差不多的大帐篷,钟惠韵在心中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至少得有上千个吧,一眼都望不到尽头的。现在正是初冬时节,草原上枯黄枯黄的,钟惠韵并没有看到心中想象的那个绿色海洋。

不过,这里的天空比起魏国帝都,则是要湛蓝的多。天上零零散散的飘荡着几朵白云,像离家的游子正在寻找归家的路径。远处的山头上白皑皑的,那是常年不化的积雪,在这个时节变得更加显眼了。天色渐晚,牧民们赶着自家的牛羊从山上走下来。

“如果战争,那该有多好啊。”看着眼前的风景,钟惠韵不由得在心中感叹起来。这样的生活,不就是自己向往已久的么?只是,什么都有了,陪在身边的却不是自己心中的那个人。钟惠韵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苦涩。

“公主,您再看什么呢?”悦儿顺着钟惠韵的目光看去,除了那些臭烘烘的牛羊就是一些光秃秃的枯草,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布寿宫中的那些花花草草看起来更讨人喜欢。

“快看呐,王子回来了!”不知是谁掀开帐篷出来,然后大喊了一声。

“噢噢噢噢……”

……

帐篷外边的人越来越多,举着手中的羊肉马奶酒高呼起来。见此,信都疏月也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跟着欢呼起来。这是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子民,信都疏月心中也是高兴不已。

“公主,跟我回家了,哈哈哈……”信都疏月心情大好,好像钟惠韵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一般。

“公主……”悦儿扯了扯钟惠韵的衣裳,也跟了上去。到了这里,钟惠韵反而不那么担忧了,心情也变得坦然起来。和亲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会有办法的。

“文武,你可要快点来啊。”在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人生地陌的,钟惠韵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或许,下一刻就坚持不下去了。

“王子威武!”

“王子威武!”

“王子威武!”

……

在一连串的喊声中,钟惠韵跟着信都疏月来到最大的一座帐篷面前,想必这里就是信都疏月的住所了吧。钟惠韵没有犹豫什么,抬腿便迈了进去。里面的布置倒也华丽,但是比起大魏国的皇宫就大有不足之处了。只是对于这个游牧民族而言,一切都要以方便搬运为前提。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明天的这个时候他们还会不会继续住在这里,或许明天的傍晚,他们已经游牧到了十里之外的下游。谁知道呢,反正哪里水草丰美,他们就往哪里迁移,谁敢反对就打谁。

“玛尔干,通知下去,今晚本王子要举行篝火晚会,与我的子民同欢!”信都疏月对着帐篷门口的一个守卫说道。

“是,王子。”那个名叫玛尔干的人转身出去,没有走多远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阵欢呼声。钟惠韵不知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这才多久的功夫,大喊大叫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就好像每个人都中了五百万一样。

“公主,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信都部落的王后了,你今晚要出去和我们的子民一起饮酒欢乐。要装扮的漂亮些,可不要丢了王后的面子。”信都疏月正色道,但是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神采,看来信都疏月心中很是高兴。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丢面子的。但是你要是敢逼迫我的话,我就死给你看。”钟惠韵也是一脸认真的说道。只要信都疏月做的不太过分,钟惠韵还是愿意去配合的,但是如果信都疏月逼得太紧的话,钟惠韵只有一死了之了。

“这个你无须担心,本王子说话算话。本王子说了,不仅要得到你身体,还要得到你的芳心。”信都疏月靠近了一步,下巴几乎就要抵在钟惠韵的额头上了。钟惠韵一动不动,心中却是紧张到了极点。若是信都疏月要用强的话,钟惠韵根本就不可能反抗得了的。现在,钟惠韵只能在心中祈祷信都疏月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马尔妹,帮王后把衣服找出来换上,这样子出去可不行,要被族人笑话的。”信都疏月看了一眼钟惠韵的衣衫,华丽是够华丽的,但是却有点华而不实。衣袖很裙摆拖得那么长简直是太浪费了,还是草原上的短衫穿着好看。做事方便,又节省布料,上得了战马,牧得了牛羊,比起汉人的衣服来实在是好上不少。

“还有,帮这位姑娘也找一套出来,她是王后的的丫鬟,要照顾好了。”信都疏月转过头来看着悦儿说道。这个丫鬟深得钟惠韵的喜爱,自己也要对她好些。说不定哪一天这丫头开窍了,给自己在公主身边说几句好话,那可比自己说一百句都管用。信都疏月可不仅仅会打仗,这追女人也是一套一套的,都知道曲线救国了。

没多久的功夫,马尔妹就为钟惠韵和悦儿找来了两件异族服装。钟惠韵的那件使用貂皮做成的,摸起来很是顺手,钟惠韵心中喜爱极了。但是心中虽然欢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貂皮不知道经过了怎样的工序,反正摸起来很柔软,很暖和。

“这样一件真的貂皮大衣,放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应该值得上好几万块钱吧。没想到老娘今天也能穿上这么一件高级货。”钟惠韵接过马尔妹手中的衣裳,心中已经开始YY起来了。等文物把我接回去之后,也让他给我弄一件,实在是太好了。钟惠韵也很不喜欢大魏国公主的那些套装,到处都是布条,一个人根本就穿不起来,走起路来也得小心翼翼的,不然就会踩到摔倒。眼前这件就方便多了,钟惠韵看一眼就知道怎么穿了。

“快点把衣服换上,我出去走走。”信都疏月说完之后便走了出去。里边都是一些女人,而且还在换衣裳,信都疏月实在是不方便呆在里面。虽然说信都疏月是钟惠韵名义上的丈夫,但是钟惠韵脾气倔的紧,信都疏月还真不敢把钟惠韵给逼急了。

“哼哼,本王子就不相信了,整个大草原我都征服了,还降服不了你一个小姑娘。”信都疏月在心中暗道了一声,便出去了。此次出征耗费了那么大的人力和物力,信都疏月也要出去跟其他部落的首领说一声。

“公主,奴婢伺候您穿衣。”悦儿接过钟惠韵手中的衣服说道,伺候主子穿衣本就是悦儿的职责之一。

“嗯。”钟惠韵应了一声,这么久,钟惠韵也习惯了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钟惠韵一开始也不习惯,想要自己穿衣服,但是最后却发现,这衣服还真不是自己这个现代人所能够摆弄明白的。试了几次之后,钟惠韵也由得悦儿伺候自己了。

“哎,真是堕落了。”钟惠韵享受着悦儿的服侍,一边在心中不停的感叹。有钱人可真是会享受啊,想自己五岁的时候就被父母强迫自己动手穿衣吃饭了。有个好爸爸就是命好啊。

钟惠韵感叹了一番之后,悦儿已经帮钟惠韵把腰带也给系上了。毛茸茸的衣领,簇拥着钟惠韵的脖子,痒痒的,暖暖的,很舒服。衣袖裁剪的也很合适,大小长短都刚刚好,真不知道做衣服的人是怎么算的真么准的。

“王后穿上这身衣服可真漂亮。”马尔妹上前夸赞道,那蹩脚的汉语,钟惠韵听得很吃力。要不是生活在那个世界大融合的时代,钟惠韵真听不懂马尔妹说的话。

“是么?”钟惠韵听得马尔妹的赞美,不由得在原地转了几圈,心中对于这身衣服也很满意。只有悦儿还站在一旁嘟着嘴巴,显然对于穿这种衣服很是不满。不过,自家主子都没说什么,悦儿一个做丫鬟的自然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了。好在这里都是女子,悦儿也不用忌讳什么,把外边的衣服脱掉,自己给自己把衣服套了上去。不过,套上去之后,悦儿却不停地扭着自己的身子,显然还是很不适应。

“悦儿,你这丫头就别不高兴了,过一阵子你就习惯了。”钟惠韵见悦儿衣服缩手缩脚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钟惠韵穿这种短衣短袖已经二十多年了,早就习惯了,所以穿起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而悦儿一出生就是穿那种长袍长大的,现在忽然不让穿了,心中那面有些芥蒂。悦儿心中同样也很奇怪,自家主子怎么会喜欢这种衣裳,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王后不觉得有些奇怪么,这件衣裳也太合适了点吧。”见钟惠韵高兴,马尔妹又开始讨好的说道。

经过马尔妹的提醒,钟惠韵心中也好奇起来了。自己从没有到过这草原来,为什么这件衣服会这么合身,如果是巧合的话,这也太巧合了吧。尽管知道这个马尔妹在卖关子,但是被勾起了好奇心的钟惠韵也不得不配合。问道:“这么说,你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马尔妹见自己的话语已经勾起了钟惠韵的好奇心,不禁在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上前道:“回禀王后,因为这件貂皮大衣是王子亲手做的。为了猎到这只白貂,王子在雪山上守了好几天呢,马尔妹看着都心疼了。王子对王后可真是爱慕的紧,马尔妹心中也很羡慕王后能够嫁给这么一个体贴的男子。”

说着,马尔妹的脸上露出了一副陶醉的神色,仿佛这件衣裳是信都疏月做来送给她的一样。听完了马尔妹的讲述,钟惠韵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心中忽然觉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一想到信都疏月一个大男人坐在床边挑灯穿线,一阵一阵的缝制衣裳,钟惠韵心中就一阵恶寒。尽管信都疏月的皮肤比很多女人的皮肤还要水嫩,但是也改不了信都疏月是个女人的实事。

而且,身上穿着其他男人亲手缝制的衣裳,钟惠韵心中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冉文武来了。钟惠韵提出来要换一件,但是马尔妹立刻拒绝了,说这是王子亲自吩咐下来的,除了这件之外再没有其他衣裳了。钟惠韵想要换回自己的衣裳,可是马尔妹却死死地拽在手里不放。没办法,钟惠韵只得屈服了,一件衣裳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在钟惠韵的那个时代,她还经常去给那些小帅哥洗头理发呢,更何况是一件衣裳?

外边灌进来一阵冷风,钟惠韵不由得掖紧了身上的衣裳,转过头来却发现信都疏月已经进来了。见钟惠韵穿上了自己用白貂皮做的大衣,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心中很是满意。

“马尔妹,你出去吧,你大哥一定能够娶一个漂亮姑娘的。”信都疏月笑道,对于玛尔干的这个妹妹甚是满意。

“嗯。”马尔妹忘了信都疏月一眼,便红着脸出去了。

“我的王后,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跟我出去见见你的子民吧。”信都疏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看着钟惠韵穿着这身貂皮大衣,心中又欢喜了几分。看来自己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尽管信都疏月只是负责这件衣服的原料采集,但这其中也有了信都疏月的一份力不是。

钟惠韵瞪了信都疏月一眼,并没有说话,显然对于王后这个称呼不是很感冒,而且还有很大的抵触。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能够再见到冉文武,钟惠韵也只能忍了。只是,这里已经是大草原的深处了,对于冉文武能够找到这里,钟惠韵并不是抱很大的期望。毕竟大魏国的军事力量钟惠韵也有了一些了解,那些士兵守城还可以,但真要拉出来和这些常年在马背上讨生活的民族面对面的干仗却还是有些差距的。别的不说,光是这速度就跟不上了。追都追不上,还打个毛啊。

走了十几分钟,一个巨大的篝火出现在了钟惠韵的眼前,篝火旁边已经聚集了上千人了,密密麻麻的根本就数不清楚。这么大的篝火,钟惠韵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也有些惊讶起来了。放这么大的火,就不怕一阵风吹来,把这些帐篷都烧着了么。天干物燥的,一点防火意识都没有。观察了一阵子之后,钟惠韵在心中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诸位,我身边这位漂亮的汉族女子就是你们未来的王后了!”

“王后!”

“王后!”

“噢噢噢噢……”

……

信都疏月的话音刚落,信都部落的子民就开始欢呼起来了。无拘无束,王子与庶民同乐,或许这就是大草原上的好处吧。自由自在的,想说什么就什么,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穿越题材
  4.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