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温顾而知清

更新时间:2019-12-02 15:06:51

温顾而知清

温顾而知清 写文的凤三 著

已完结 莫温顾,舒清 古言腹黑

主角叫莫温顾舒清的书名叫《温顾而知清》,是作者写文的凤三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舒清和莫王爷意外春风一度,竟就珠胎暗结、喜孕天成。震惊京城圈内外!只是……我的王妃不可能这么肥胖!莫温顾表示很忧伤!——一个首富之女第一肥,一个大周王爷第一俊。可若干年后,等她暴瘦成绝色,成为他完全所陌生的模样时,他再回首,身边再没有她的影子。兜兜转转再见时,她却冲他粲然一笑,惊艳了一池荷塘色。“我名舒清,不知公子是谁?”

精彩章节试读:

莫温顾声音淡淡的:“本王已经想好,管家无需多言。”不等老管家再说什么,莫温顾已甩了袖子,直接朝着自己房间而去。

老管家看着他的背影,终是润了眼眶。可却无可奈何。

当日夜里,老管家便熬了王府专用的刘大夫配的堕胎药,侍卫长王沉又带了三个外院侍卫,朝着王妃的顾兰苑送了过去。

顾兰苑此时早已一片幽静,王妃早已是歇下了。王沉看向老管家:“既是王爷下了令,直接闯入就是。”

老管家眸中闪过凝色,凉声道:“到底是内宅之事,你我若是硬闯,岂不是对王妃大不敬?若是此事传了出去,怕是王妃名誉都要受损。”

王沉到底是外室的侍卫粗人,闻言果然微微变了脸色。他却怎么忘了,就算里头那位肥胖王妃再怎么惹人不喜,可好歹也是正王妃,岂是他一介粗人说闯就闯得了的。

王沉道:“管家以为如何?”

管家道:“急什么。我已经命后宅管事陈嬷嬷过来了。陈嬷嬷手下有几位马婆子,这些腌臜事做起最是顺手。稍后王侍卫在一旁观了便是,也算是对王爷有个交代。”

既然管家都已经安排好了,自然是最好不过。只是王沉带着手下一路等,转眼都过去小半个时辰了,可这个叶嬷嬷却还是不见来。

王沉有些不耐烦起来,可管家只是摆摆手,说是顾嬷嬷忙着清理王府库存,月行一例,正巧撞着今日,等等也是无妨。

既然管家都已这么说了,王沉也只好强压下了心底不耐,继续耐着性子等。

一直又过了两刻钟,顾嬷嬷方才带着手下的四个马婆过来了。这四个马婆看上去十分高大,长着一副凶相,看上去确实很适合做后宅腌臜事。

既然人来了,那便进去吧。于是顾嬷嬷带着头,四个马婆和王沉等人跟在一旁,总算是敲开了王妃的门。

只是月色下,舒清本都已睡着了,此时徒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便觉诧异。贴身丫鬟雪环从隔间走出,慌忙上前开了门,可才刚开了门,顾嬷嬷便领着几个马婆闯了进来,阵仗相当大,一瞧便知来者不善。

舒清此时早已穿戴整齐,只是身形太胖,便导致了整个人看上去都十分油腻。顾嬷嬷一直在内宅,曾远远见过这个肥婆王妃几眼,可此时如此静距离得看着,还是被这王妃身上的肥胖气息给震惊,眼中瞬间便蔓延过一缕的鄙夷的笑意。

王沉身为莫温顾的贴身侍卫,随着莫温顾行走四方,朝廷上下的名门贵女不知见了多少,却哪里见过如舒清这般的,当下便嗤笑着看着舒清,拱手道:“王妃万福,今次吾等上门叨扰王妃,却是收了王爷吩咐,来给王妃奉上一味药。”

舒清权当没有看到顾嬷嬷和王沉眼中的讥诮,只冷冷看着管家手中端着的那碗黑漆漆的中药,半晌,心中已是一片清明。

临子悦才刚和她说了王爷今日要去城外二里亭见柳吹绵,这转眼间,王爷就要怒到要将堕胎药送给自己面前来,也不知道柳吹绵她到底和王爷说了些什么。

舒清心下一阵阵泛冷,面上却十分平静,只冷笑道:“哦?不知王爷非要赶着夜里急匆匆地让你们送上药来,不知这究竟是什么药,又是治得什么病?”

王沉道:“正是红花汤。”

舒清瞬间站起身来,重重一拍桌,明明是一章肥嘟嘟的脸蛋,可此时却无端得让人觉得庄严冷穆,竟有几分震慑人心!舒清道:“好大的胆子!本宫腹中胎儿乃是皇子皇孙,就算是王爷她亲自来,本宫也无法答应这种荒唐事!”停顿,“此事若是传出去,你说外界会如何评论王爷?少不得一个谋害子嗣、冷血无情的下场!”

王沉不耐道:“属下也是奉命行事,这是王爷的意思,王妃若要争辩,不如和王爷说去。”说罢,一声令下,瞬间身侧的那三个马婆就要冲上前来强行握住舒清,舒清心底猛得收缩,这竟是打算强灌了!

舒清寒怒道:“我看谁敢动本宫!本宫乃是皇上亲笔御赐的一品皓命夫人!”

可顾嬷嬷却冷笑起来,手中握着那红花汤一步一步逼近舒清,笑道:“王妃您是一品浩命没错,可入了王爷府,自是已夫为天,既然这是王爷的意思,那便还请王妃忍耐一番,委屈您将这药喝了罢,我等也好早些去和王爷交差。”

身侧的丫鬟雪环早已吓坏了,可却还算镇定,赶忙冲上前来,奋力拦在舒清面前。而舒清的其他丫鬟嬷嬷们也都已闻讯赶来,瞬时间,保护舒清的丫鬟全都拦在舒清面前,顾嬷嬷的人和王沉的人则不断和舒清的人相互拉扯着,一转眼,整个房间都乱成了一团!

混乱中,舒清看向老管家,却见老管家对着舒清眨了眨眼,舒清眉头微皱,可心底终究是稍微放松了些。

不知过了多久,眼看舒清的人就要抵挡不住顾嬷嬷带来的这几个马婆,可突然就听顾兰苑外传来一阵错乱的脚步声,侧耳听去,似乎是来了许多人。

没多久,便见一人带着两列行动有秩的赤衣兵走了进来,直走到这混乱房前,这才震怒道:“你们在做什么!”

房内众人放眼望去,却见为首之人不是舒清她爹舒自成,又是哪个!

房内的舒清和房外的舒自成遥遥相对,舒自成眸中的沉痛和悲伤,宛若蛛网般铺天盖地得朝着舒清袭来,让舒清锢在其中,无法自拔。

舒自成闭了闭眼,高大的身影已隐约有了一丝佝偻。他挥了挥手,就让身后家兵去将顾嬷嬷和王沉控制住,这才步履阑珊走到满身狼狈的舒清面前,哑声道:“清儿,你说你在王府过得极好,”声音徒然变得冷厉,“难道这就是那混账王爷对你的好法?”

舒清鼻头一酸,忍不住就要落下泪来。

她忍了这么久,着实是有些忍不住了。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