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发仙断情:四海难归

更新时间:2020-03-06 19:21:06

发仙断情:四海难归

发仙断情:四海难归 西翎玖 著

已完结 月昭,黎姜 仙侠古代古装言情

在那很多年以前,龙神曾经在沧溟山对她说过,他说,黎姜,你前生精魂易散,龙骨不顺,想要成神必定要舍弃七情六欲,不然佛不容你。那时候,她还并不相信。可是到了很多年以后,她经历了纷纷扰扰的时候,她才终于明白,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究其根源,不过是前尘与将来,你要的是什么?……屋内红烛光冷,却照的他的影子格外的高大挺拔,夜色中,我辨不清他的神色,只知道他的下一句话倒是一如既往的伤人。...……2221阅读网为大家提供发仙断情:四海难归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一旁的烛火幽幽的摇曳着,仿佛在嘲讽我的自作自受。

可是,如果今日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那么霍远呢,他还是个孩子,他一家满门忠烈都为我父皇母后而死,没道理又要因为当年为我犯下的错事送了命去。

更何况,这世上真心为我的人都已经死得差不多了,论情分,我也就剩下霍远一个亲人,若是他战死,那之后的我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我不敢想……

这样想着,我不由得眼泪掉的更厉害,也不顾这个样子是如何的狼狈,只是扯着顾寒的衣服道,“顾寒……你若是心里有怨有恨只管冲我来,霍远欠你的,我来还。霍家满门忠烈,如今就剩下霍远一个了,你不可以动他。”

最后一句话,我几乎是带着哭腔低喃道。

顾寒却是并不答话,只是用他一贯冷静的可怕的眼神盯着我,一双漆黑的眸子宛若这寂静的黑夜,分辨不出的神色。

良久,他眼底才的阴霾才慢慢的散开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是寒意的笑意,他伸出手,轻轻在我脸上擦了一把,笑吟吟道,“我若是不愿你来还,只想要他的命,你将如何?”

他满带着深切笑意的丹凤眼看着我,我只觉得寒意不经意之间已经渗透进了四肢百骸。

手上的锦被不由得被攥紧,平生第一次,我凝视着他的眼睛,竟生出一种连自己都害怕的恶毒来。

我控制着自己几近颤抖的声线,一字一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顾寒你这些年身在江湖,甚少踏入朝堂,可是这庙堂之心却是从未削减过半分。你以为皇帝会信你只是不争不抢吗,于情于理,我是你夫人,我若说顾候有谋反之心,哪怕最后朝廷没有查出证据,皇帝防你也会甚于防虎吧。”

顾寒却是微微愣怔了一下,本是看着窗外的眸子却是突然又回转到了我的脸上。

良久,他微微一笑,“你威胁我?”

他说这句话的声音很轻,倒是看不出什么怒意来,却是让我微微一怔。

“我不敢威胁你,只是我如今只有霍远这一个亲人了……”

我总是这样,这些年改不掉的习惯,每当他露出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时,我就软了,说话的语气也不禁松软了些。

顾寒见状轻笑了一声,眉眼一如当年般好看,他挑起我的下巴,突然凑近我,一字一顿,在我耳边轻声道,“叶韶,我们才是夫妻,无论发生什么,我们才是最亲近的人。”

他的话,绵里藏刀,刀刀割人心窝。

我听着他的话,指甲却是不觉已经陷入了肉里。

这些年,每当午夜梦回,我发现大梦初醒之时,这身旁空空落落一个人也没有了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你和顾寒是夫妻,你们才是最亲近的人。

一遍一遍,我不停的这样告诉自己。

可每一次,看着他越是微笑就越是冷峻的眼睛,我的心就会疼一次,也就会失望一次。

慢慢的,我也就不再奢望些什么。

可如今,这话从顾寒的口中说出来,除了讽刺之余,我竟还是有几分淡淡的说不出的憧憬。

约莫人就是如此,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曾经披着凤凰的外衣,却仍旧掩饰不了骨子里的卑jian。

我暗暗的唾弃着自己,却是抬头对上顾寒的眉眼,带着些轻讽的味道,我问顾寒,“你说的夫妻是什么?”

窗外的夜风透过窗隙轻轻的拂进来,只给人一种冷意。

顾寒蹙了蹙眉,不再微笑,而是轻嗤了一声,“嚯”地站起身,挺拔的身子背对着我,因而我并看不清他的神色。

本以为他会毫不留情的嗤我一顿,然后告诉我,我同他的夫妻是怎样的有名无实,再告诉我,在他心里是如何的厌恶我。

却不想,他竟是跳过了这个话题,并不回答。

屋内红烛光冷,却照的他的影子格外的高大挺拔,夜色中,我辨不清他的神色,只知道他的下一句话倒是一如既往的伤人。

“叶韶,你我之间最多也就只能走到这一步了。我将阿洛接了回来,于情于理,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你要好好待她。”

说完这句话,他便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我静静地坐在chuang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竟是从心底生出一种恻然来,又是一口血“噗”地吐了出来。

自顾寒来之后便一直躲在屏风后面的萃玉听见关门的声音,便慌忙走了出来。

看见我这般模样,她不由得灰白了脸色,也就不管不顾的跪在了我的面前,用手绢替我擦拭着我吐在手心里的血。

隐隐绰绰的灯光之下,我隐约能照见手指间血的晶莹。竟也是不由得想起从前教养嬷嬷说过的话,年少吐血,命不长矣……

“萃玉,我还记得你在跟了我之前是十四叔的暗卫,对吗?”我看着她忙不迭为我擦拭手中鲜血,恍惚间突然想起了什么。

萃玉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夫人有何吩咐?”

我左手轻轻抚了抚有些疲惫的眉眼,目光淡淡看向窗外,“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夫人是要找十四爷?”萃玉的声音顿时轻了几分。

我点点头,疲惫的抬了抬眼,虽是默许。

那时的我并没有起过任何要害顾寒的心思,正如顾寒所说,叶韶,我们是夫妻……既是夫妻,本是并蒂莲生,何来加害一说。

只是,我也是人,我也需要生存,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在这世上最后一个真心爱着我的人倒下。

那时候我想的只是,洛雁是无辜的,可我也没有罪,哪怕有罪,这三年我过着的这生不如死的生活也是够了,更不必牵连到霍远身上。

毕竟,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啊……而他想的,也不过是希望我这个阿姐好好的而已。

……

……

萃玉走后的第十日,恰巧是洛雁的生辰。

顾寒命人请来了荆北最好的戏班子,还邀来了一堆平日里同他交好的皇亲国戚,在顾候府里大摆筵席,办得热热闹闹,恨不得全城都知道。

洛雁发配之前是宰相家出身的名门小姐,更兼性子是个活泼爱笑的,那时是个极爱热闹的。可惜发配之后,便变得郁郁寡欢,加之心灵上受了极大的创伤,便再也不愿见人。如今,顾寒此番做法,便是为了让她见着这番热闹场景,好忘却从前的苦痛。

其实,顾寒自前朝政变后为了避嫌,甚少动用从前的人脉办什么事情。

料想,这几年,他办得风头最甚的也就是为洛雁的生辰准备的筵席了吧。

也是,他向来是这样,从来不舍得心爱的女人受一点儿委屈。而我这个正室,倒真真是可以下堂了。

洛雁生辰的当天,我并没有出梅园的意思。倒真不是我有多嫉妒她,而是她生辰的那日是前朝国破的日子,更加是我父皇母后悬梁于朝堂之上,一死以谢天下的日子。

没错,洛雁无辜。可我也没有罪,我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而已。

外面的锣鼓喧天,笑声一片,就连往日里那些争风吃醋的姨娘们都仿佛变成了连成一股心的好姐妹一般,共同庆贺着这本该不属于他们的喜事。倒是只有我这里冷冷清清,连个侍奉的仆人也没有。

不过,这还真不怪他们势力。我刚刚嫁过来的时候,正逢国破家亡,又不受夫君所喜,那时候也是有几个好心的丫鬟对我表过衷心的,不过我那时候心情阴郁,脾气也就怪的很,动辄就说些冷言冷语,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丫鬟愿意来我这里了,最后,剩下的也只有萃玉。

而如今,就连萃玉也被我打发去了东离,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力亲为了,想想还真是有几分心酸。

以往每到今天这个日子,萃玉就总会将我偷偷为父皇母后立的牌位放在梅园里两棵最茁壮的梅树面前,同我一起跪在牌位之前点一柱香,再将早早买好的纸钱偷偷拿出来同我祭拜一番才算是结束。

而今日,因着是洛雁生辰的缘故,我倒是连在梅园里摆个牌位都不能够,她确实已经够可怜,若是在外烧纸钱倒是好端端的显得我咒她一般。于是乎,我也只得关着屋子在门里面偷偷地替他们点柱香,烧些纸钱去。

帝王帝后的殁日,本该是国丧。

可我,就连烧个纸钱都要偷偷摸摸。

猜你喜欢

  1. 仙侠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