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狐妻

更新时间:2019-10-31 13:14:27

狐妻

狐妻 道门久公子 著

已完结 胡一, 狐霜霜 腹黑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狐妻》是由作者道门久公子最近创作的灵异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不得不推荐。《狐妻》精彩节选一个红色的**,**里面,装着一撮黑色的长头发,中间用红纸包了一圈,味道很香,头发看上去,好似就知道是个美少女的。...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胡一,出生这个山村,位于秦岭的一个偏偏山落。

我是个孤儿,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外出打工,一去就再也没回来过,爷爷奶奶把我养到十岁的时候,也双双撒手人寰,留下我一人孤苦伶仃的生活。

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当时的我,已经上了小学三年级,每天除了上学,都得上山给村里人捡柴,或者是放牛放羊,一天管我两顿饭,同时村里人还筹钱供我上学。

这种日子可以说普通,也可以说特殊,那会儿才十岁的我,不但比同龄孩子懂事,身板也长得比多数同龄人高,村里人蛮爱戴我,但在那种年月,没有人愿意收养一个,跟自家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我的生活,异常孤独,孤独得现在回想起来,都还害怕,很想哭。庆幸的是,在十二岁那年,我找到了自己的伙伴。

那年的夏天,我和往常一样,放学后拒绝了发小的下河邀请,拎着柴刀上山给人砍柴,到山里却撞见了让我心惊肉跳的一幕。

一只红色的小狐狸,正被一条比我手腕还粗的白蛇,给结结实实的缠住,看样子准备吃了它,小狐狸拼了命的挣扎,瘦小的身板,只能看见毛茸茸的脑袋。

从来没看见过红色狐狸和白蛇的我,当时差点没吓跑了,可小狐狸的头正好对着我,它的眼睛里,似乎对我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不要脸的说,我因为自身受过的累和苦,心地很善良,看到小狐狸长得那么可爱,不忍心看着它被蛇给吃了。

在一阵心狠之下,蛇被我用柴刀劈成了几截,小狐狸倒是成功获救了,但伤得很重,我把蛇埋在了山里的一棵大树下面,带着狐狸回到了家。

当时没什么知识,也没有其他孩子那样,有家人常年的故事熏陶,小狐狸长着两条尾巴,我丝毫没有在意。

到村长那儿要了一丁点白酒,我把小狐狸的伤口给处理了,没多久,它能跑能蹦,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它待在我家,竟然跟养的小狗一样,不走了。

我连自己都养不活,无数次赶它走,小家伙每次都顺着我的意,跑进了山林,但最多也就到晚上便回来了,嘴里要么叼着野果,要么叼着野鸡野兔。

那时候我懂了,它的意思是,不需要*养它,它自己能生存,只求我别赶它走。我一个人没伴,知道小狐狸跟着我不会被饿死,自然也就把它收养下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小狐狸每天早上送我到村口,然后钻进树林,等我放学回来,它就从树林里突然窜出来,栽进我的怀里,一个劲儿用脑袋蹭我。

上山砍柴它跟着我,放牛放羊,它也跟着我,甚至是晚上借助月光,在家门口做作业的时候,它都安安静静的坐在我面前,跟小狗一样,耳朵不停转动,好像在看家一样。

唯独有别人的时候,它连影子都不会出现,所以跟着我的那些年,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它的存在。

后来我得到国家的扶持,在县城上了高中,每周周五回家,周日就得赶到学校,本以为小狐狸会在这种时候离我而去,但没想到的是,和往常一样,周五到村口,体格大了许多的它,还是会窜出来往我身上蹭,虽然已经长大了,但还是那么调皮。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我上高三那年,小狐狸越来越神秘了,除了周五接我,周日送我到村口外,其它的时间,都没在我身边,不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它的影子。

当时以为,狐狸长大了,可能野性发作,或许不久后会自己离开,当时为了做纪念,我还想写一篇文章,特地在学校的微机室里,上网查找着两条尾巴的狐狸,想知道是什么物种。

可惜根本查不到,查到的无非就是什么九尾狐,那是妖精,我知道是传说。

小狐狸在我高三放暑假的时候,还是走了。

但它的走,并没有那么正常。

那是夏天,当时的我,已经不再需要每天给别人家捡柴放牛了,有着国家的扶持,能自己吃饱饭,但为了感恩那些把我养到大的村民,我空闲的时候,都会去帮他们干活,不求什么。

小狐狸走的那天晚上,我在厨房做饭,在城里跟同学们学到了不少的做菜方法,如今的我,已经是个下得了厨房的男人,坐在灶台前用勺子在锅里搅合。

看着锅里波动的米汤,正在发呆,就在这个时候,外边的树林里,突然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响动,好像是谁杵着拐杖来我家了。

我撇头往外看了一眼,没想到真看见个老太太,杵着拐杖东张西望的往我这儿走来。

老奶奶穿着身看起来有些富贵的衣服,眼睛很小,迷成了一条缝,脸颊都下垂了,标准的一个长命婆婆。

我迎面走了过去,问她:“老奶奶,您是哪儿的,找谁啊?”在这十里八乡,还真没见过她。

“呵呵呵,小伙子,我找我孙女儿,你看到我孙女儿没?”她笑起来,有些让人心生惧意。

“您孙女儿是哪个?”我仔细想想,又说:“最近没看见村外的人来过。”

“呵呵呵,我前几年出门,让我孙女儿看家嘞,前些天儿才回来,我孙女儿不见了,有人跟我说,她在你家住着嘞,我就来问问。”

“哦,那您老肯定是搞错了,我家只有我一个人。”我礼貌的说。

老太太“哦”了一声,不停的点着头,眼睛盯着厨房后面,也不知道在看啥,我回头看去,发现小狐狸正蹲在地上,看着老太太摇动着尾巴,狐脸上好像还在笑一样。

这是有史以来,小狐狸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露面。

老太太笑了一会儿,一声不吭的回头走了,我还送她到门口,心里怕是哪家糊涂了的老太太,迷路到了我们村子,大晚上山里野兽多,怕她出什么事。

就这样看着她,没想到,老太太直接走进了树林。

当时我就认为是老糊涂了,大晚上一个老太太,去树林里肯定不正常,回头拿着手电追进这片树林,心想找到她的话,让她在我家住一晚,明天给她找家人。

没想到,一片不大的树林,我找了个遍,都没找到老太太,当时吓到自己了,想起老太太那种恐怖的笑声,虽然不信什么鬼神,但还是一溜烟跑回家,把门关的严严实实。

小狐狸没有像前几天一样,神出鬼没了,而是很难得的坐在我面前,安安静静的看着我做饭。

睡觉的时候它还跟以前一样,趴在我的肚子上睡,可是第二天早上一醒过来,却没看见它,往常一般是它一个劲儿的舔我脸,把我给吵醒过来。

我以为它是出去觅食了,所以没担心,但刚下chuang,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样东西!

一个红色的**,**里面,装着一撮黑色的长头发,中间用红纸包了一圈,味道很香,头发看上去,好似就知道是个美少女的。

明显是一个女孩子的头发和**,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当时我就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心想,该不会是做梦吧,这是啥东西?

一阵的怀疑是小偷进来,把东西掉这里了,但最后一想,十里八乡没人不知道我的穷酸,小偷显然不会来我家。

当时只能带着这些东西,找到了村长。村长一看到这个东西,就拍着我的脑袋,笑哈哈的说:“唉哟,胡家大小子,这是有女娃跟你示好呢,拿着这个,就可以去女娃家提亲,快告诉爷爷,是哪儿的姑娘送你的?”

当时我蒙圈了,这东西是自个儿来我房间的,难道是小狐狸给我叼进来的?

只有这个可能,我跟村长尴尬的笑了笑,并没说啥,跑回家里就找小狐狸,如果是它叼进来的,肯定就是它喜欢玩儿的东西,到时候一看就知道了。

可我没想到,从那天开始,无论我走多远,找得多仔细,小狐狸都没再出现在我面前。

它走了,我心里空落落的,放在柜子上的**和头发,完全没放在心上,每天除了在家吃饭睡觉,都拿着柴刀上山,寻找着小狐狸的踪迹。

可惜一直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我甚至怀疑,它可能被猎人带走了,心里很伤心,它可是陪伴我多年的伙伴,唯一的伙伴,就这么不见了,让我一时间习惯不下来!

差不多找了半个月,没找到小狐狸,那会儿已经绝望了,以为再也见不到它,可我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头而已!

厄运,在我不再打算去寻找小狐狸那天傍晚向我袭来,而那天,恰好是我最后一次寻找小狐狸,傍晚的时候,拿着柴刀从山上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一个老太太,在我家门口不停的围着门转,有时还贴着墙跟,左右的来回走动,传来一阵阵哭声,在黄昏下,无比的慎人,当时我站在院子外边,已经彻底蒙圈了。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