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往生路之葬仪人

更新时间:2019-07-03 11:30:08

往生路之葬仪人

往生路之葬仪人 白创 著

已完结 郁垒,周方晓 腹黑惊悚恐怖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入殓师,是被社会边缘化的一个恐怖职业,却也是陪伴生命走过最后一站的人。……陈夫人在边上一直紧紧地攥着“我”的手,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在打颤:“查,去查。慕朗,对,让他去查。”...……本站大家提供往生路之葬仪人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向她道了一声早安,而后拉过了陈夫人的手,从小门进了殡仪馆。她有些紧张,手中都是细密的冷汗,这个地方本来就阴冷,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对她这么一个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妇人来说,实在是有些恐怖。

“双双呢?”她又问了一句。

对于这件事情,我和陈双商量过,决定还是不告诉陈夫人借体还魂这件事情。先不说这件事情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更是我心里有些不自在,若是陈夫人把我当成了她的女儿,就会让我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阿姨,现在是白天,陈双是不能出来的,但是她的话我都能转述给您。”我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姣好的脸上神情有些失落,心中不忍,于是又加了一句,“您总不愿意她灰飞烟灭吧?”

陈夫人的脸色一下就白了,连连摆手:“你让双双不要出来了。”

今天的事情是要找馆长说的,现在上班的时间还没到,殡仪馆空荡荡的,几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坐在办公室里,刚端上茶,就看见陈夫人有些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嘴巴动了动,但是又合了上去。

“阿姨,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明明是自己的母亲,却要叫阿姨。那两个字在陈双的口中生硬非常。好在陈夫人并没有注意到,只是接着我的话说:“我想看看双双。”

上次看到陈双的遗体还是在陈双刚刚去世的时候,若是换做一般人,看到尸体总是会觉得恐怖,可是看到自己亲人的遗体就不一样了。我记得我妈以前和我说过,她奶奶去世的时候,她尽管只有十来岁,却能为她奶奶守夜,和一个已死之人待了一个晚上。

陈夫人也是这样,我很能理解她的心情,但是想到停尸间也不是只有陈双那么一个,多的是一些面目全非的遗体,怕她看了害怕,就跟陈双说让她母亲先在外面等着,我们先进去看看,事先整理一下。

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算上陈双也就是两个人一个鬼,让陈夫人留在外面还是有些不放心,正想着怎么办,肩膀上就被人拍了一下。

“我”回过头,就看见了郁垒。

这可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郁垒这个人,虽然说没有什么迟到的记录,可是几乎每天都是踩着点进来的,现在离开门还有大半个时辰,他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陈双基本就能表达出我的心声了,疑惑地问了一句:“郁垒,今儿怎么这么早?”

郁垒挠挠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脸害羞的神情:“我早上睡不着,就提前来了,没想到你也这么早。”说完,还腼腆羞涩地说了一声“早上好”。

我也就像和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想回个早上好,可现在操控身体的人是陈双,她只是点了点头。现在多出一个人,而且又是专业的人士,刚刚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最终的结果是“我”在外面陪着陈夫人,郁垒进去看看有没有没收好的遗体,可不久,郁垒就急急忙忙跑了出来,脸上是惊慌的神色。

“我”腾地站了起来,陈夫人脸上一片茫然,也跟着我站了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郁垒双手扶住了自己的**,大喘了一口气,脸色刷白一片:“陈双的遗体,不见了。”

我在这殡仪馆工作了那么长的时间,还真的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我不相信是有什么贼,就算哪个贼再怎么不长眼,也不会偷东西偷到殡仪馆,好死不死地还偷了具尸体,我可不相信他是为了偷身体去卖肾,毕竟这停尸间尸体那么多,怎么会那么巧合就偷了陈双的。

陈双的脸色一直很不好看。她能在这人间再活那么几天,前提是她的肉身还能保存完好,要是有什么人将她的尸体给毁了,先不说能不能留在这里,这要是运气再差一点,指不定就被哪个小鬼当做孤魂野鬼给勾了去,到时候去地府还真是有些苦头要吃的。

陈夫人在边上一直紧紧地攥着“我”的手,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在打颤:“查,去查。慕朗,对,让他去查。”

眼下,让慕朗去调查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可是让他调查,先不说陈双的心里过不去,万一让慕朗知道陈双的魂魄还在人间,保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情。他可不是陆梓铭,陈双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样一来,我们两个都有些犹疑。郁垒急急忙忙从走廊的那一头跑来,这尸体丢失可以说是一件大事情,搞不好殡仪馆都要吃官司的。刚刚那会儿,他就已经打电话通知了馆长,现在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这里面都没有摄像头,只有门口的警卫处有,可是昨晚上正好停电了,所以什么都没有拍下来。”

“怎么可能。”我几乎是下意识地说。这市里,哪里都可以停电,就是医院和殡仪馆不能停。医院就不用说了,要是人家手术做到了一半突然停电了,难不成让病人等等第二天接着做?殡仪馆则是储藏了那么多的尸体,要是停电了,冬天还好,夏天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能让尸体受到严重的腐化。

郁垒也知道不可能,可是这的的确确就是发生了。昨晚上就一小段的时间停的,整个过程加起来也就那么几分钟,警卫去看过了,是被人为切断了电源,看来是一场蓄谋的盗尸事件。可是又为什么偷盗陈双的尸体。

“啊,”我叫了一声,陈双慢下脚步,听我的话:“你说,是不是有人知道了你的事情,所以把你的尸体盗走了。”

我的语言表达有些问题,可是陈双还是听明白了。婆婆说,陈双能留着是因为尸体保存算的上是完好,但是这件事情被有心人知道了,肯定会在这之中大做文章。

我们在脑中回顾了一下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算来算去,也就我,陈双,婆婆,还有陆梓铭四个人。陆梓铭被我们第一个排除了嫌疑,他是早上知道的,况且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拿陈双的遗体做文章。而婆婆就更不可能了,她要是不想让陈双好,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这么想来,这个人就不是因为知道了陈双魂魄尚在才铤而走险偷走陈双的遗体。

可那又是为了什么?

“究竟是为什么呢?本来陈双的尸体今儿就要火化了,偏偏多留了那么些时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我”猛转过头,看着郁垒。郁垒被“我”的眼神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方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怪吓人的。”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郁垒想了一下,虽然是刚刚说的,可是他也不过是随口说了那么两句,也有些记不清楚,“我的意思是,既然有人会偷尸体,那肯定是因为尸体上有什么东西。不然干嘛做这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啊?难不成看人家长得好看偷回去作纪念啊?”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惊悚恐怖
  3. 灵异精怪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