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风雪依稀染白尾

更新时间:2019-10-08 22:44:47

风雪依稀染白尾

风雪依稀染白尾 南风知意 著

已完结 陆喻川,周狸 虐恋情深短篇美文

小说主人公是陆喻川周狸的小说是《风雪依稀染白尾》,本小说的作者是南风知意创作的短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坐在轿子里,心头一动。媒婆掀开窗子的挡巾,捏着嗓子道,“周小姐,马上就到城外了,你莫怕,我们会在暗处守着你,直到马司令把你接走再离开!”血红的头纱下,我弯了弯嘴角,软了声音答道,“谢谢刘姨。”说什么守着我,不过是怕我跑了罢。我若跑了,今天送我来的这群人,都要死。三天前,马司令来城里征粮,看中了我,许我做第九房姨太太。我的养父母无权无势,为了护得他们周全,我主动应承下了这门婚事。

精彩章节试读:

陆喻川在后头院子里还养了个窑姐,这事我是第二天听海棠说起的。

那窑姐也不是普通的窑姐,而是徐州城有名的头牌,夏柳。

据说陆喻川回徐州的头一天,夏柳就派人递了帖子,两人一来二去,陆喻川就把夏柳接回来了。

海棠说,“这位夏姑娘精通诗词歌赋,擅长琴棋书画,算是将军的红粉知己了。更难得的是懂进退,从没主动出过后院,说自己的身份低微,怕给将军抹了黑,倒真是个好女子。”

乱世里还有这般沉静的奇女子?我听得啧啧称奇。

没成想,刚用过午饭,海柚便在外头敲门,“周小姐,夏姑娘来了。”

我挑了挑眉,还没回话,海柚已经把人带了进来。

“听说将军新带了个妹妹回府,阿柳想着该过来打个招呼,冒昧之处,还请妹妹见谅。”

眼前的女子皓肤黑发,嗓音柔婉,着一身淡粉色的对襟大褂,眉眼低垂,婉约动人。

分明是个大家闺秀的模样。

我笑着拉起她的手,“姐姐见外了,快请坐。”

夏柳的目光里便带了些探究,藏得很深。

枣红色的椅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布头做的小人,夏柳好奇的将小人拿起来,随即惊呼一声,小人掉在了地上。

“这,这,妹妹屋子里怎的会有如此肮脏的东西?”

海棠不明所以的走过来,捡起小人,“怎么了——”

她的声音蓦地顿住,转头震惊的看着我,“周小姐,你怎的——”

我往她手上瞥了一眼,做工粗糙的小人,背后写着陆喻川的名字,一根发着寒光的银针不偏不倚的插在心脏的部位!

夏柳后退一步,脸色发白,颤着声儿说,“怪道将军如此这般喜欢妹妹,原来竟是这巫蛊之物做的祟——”

她的戏做的太真,难怪一向精明的海棠也会看走了眼。

————

我被关进了柴房。海棠说我的行径触了陆喻川的禁忌,要等他回来亲自处置我。

夏柳本欲替我求情,被海棠一口回绝了。

柴房里没有窗户,我的手脚被绑缚,门口又守着两个大汉,我便是插翅也难逃。

不过角落里堆满柔软的桔梗,卧着倒也舒服。

我正昏昏欲睡,柴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夏柳款款的走进来,拿手绢捂住嘴,轻笑,“妹妹倒是心大,在这种地方都睡得着。”

我歪着头看着她,“我也没办法啊,都被你弄到这里来了,我还能怎么办?”

夏柳神色微变,架子倒是端的正,“妹妹说的什么话,你被送到柴房是你自己心怀不轨,对将军用那肮脏的巫蛊之术,跟我可没半点关系——”

顿了顿,她的眼神一闪,微笑着凑近我,轻声道,“就像——妹妹在这污秽的柴房里被奸污,也是你自己耐不住寂寞,**门口的长工,同样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心头猛地一跳,夏柳已经款款的走出去了。

柴房门忽的又被撞开,守门的两个大汉**笑着朝我走近……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
  2.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