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凡人修真之冲破天际

更新时间:2019-11-08 13:20:01

凡人修真之冲破天际

凡人修真之冲破天际 半灰半蓝 著

已完结 未来,初心 玄幻题材言情短篇美文热血爽文

主角是未来初心的小说叫做《凡人修真之冲破天际》,本小说的作者是半灰半蓝写的一本短篇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玄池咬咬牙,道:“若王能求的左幻王撤回对玄家的诏书,池,便以此残躯,为吾王扫平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暮城,玄家。

玄家作为曾经暮城的第一大家族,坐落于王城外东南的一隅。

曾经繁华似锦的第一大家族,只因一个不肖子孙而蒙受耻辱。

十多年以来,自玄火出兵烽火大败之后,左幻震怒之余,降下昭令:暮城之将,永不用玄。

这么多过去,它已没了当年辉煌的巅峰时刻。

而当年玄家之主更是责怪于玄火,将玄火一脉逐出玄家。

五六年前,烽火传来消息,玄火夫妇死于玄言之手,而他们唯一的子嗣逃回暮城,有意认祖归宗。

玄家内部纷争不断,分为两派,一派认为玄池虽是罪人之后,但毕竟体内流着玄家的血脉,理当接纳他,让他认祖归宗。

另一派则执着于当年的耻辱,认为玄池便是玄火一脉耻辱的延续,与逆臣贼子玄言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玄家不需要这样背负着先人骂名的罪人之后。

于是两派人士在争斗中,谁也不服,玄池回归玄家之事便一再推脱,最后不了了之。

而玄池,也在一次次满怀希望又饱含失望之后,选择沉寂于洛水河畔,做一个闲云野鹤,流念于暮城,等待为父母报仇的时机。

这天,天气晴朗无云,是一个好天气。

暮城古道上,无数小贩叫卖声此起彼伏,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玄家一如既往,陷入死气沉沉的气氛之中,除却挂在府门前鎏金的大字,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丁点儿第一世家的风采。

曾经繁华似锦,如今光彩褪去,独留一座空阔的府邸。

侍卫先初一一步,早早通知了玄家。

玄家知晓当朝相国将来访时,竟一时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十数年的光阴,已使得他们忘却曾经玄家的光辉,留下的只有被玄言叛出后的满目疮痍,他们守着祖宗留下的府邸与财富,一天天将它败光,散尽。

初一到玄府的时候,当代家主玄鸣已带领着玄家所剩之人肃然立于府邸之前,恭候大驾。

初一在侍卫的引领下,骑着战马到的玄府,他下马,玄鸣便引着众人来到初一面前,行了一礼道:“罪臣之后玄鸣,代玄家上下恭迎相国大人。”

初一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去看玄鸣,微微敛了敛眼角,看着玄府府邸之上那鎏金的大字,不禁深叹了口气。

玄鸣被无视,一众玄家之人顿时心生怒火,略微有些责怪初一的狂妄,但又敢怒不敢言。

良久,初一才回过头,扫视了一眼玄鸣和其他玄家之人,轻声道:“你们很生气,对吗?”

“玄家不敢?”玄鸣腰更加弯了,他面色沉静,虽面露恭敬,但没了刚开始时的热情。

这一切都被初一看在眼里,他摇摇头,有些惋惜的道:“玄家,真已没了当年的荣光。”

玄鸣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怒容,他直视着初一:“相国大人此话何意?”

初一面带微笑,摊了摊手,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而后,玄鸣站直了腰,愠怒道:“阁下是专门来羞辱我玄家的吗?”

一旁,玄家其他人同样面露怒气,死死盯着初一,眼中冒出了怒火。

倏地,初一目光如炬,盯着玄鸣:“失去了玄火和玄宁的玄家,你们还配我羞辱吗?”

玄鸣怒火中烧:“我玄鸣自问我玄家与你初家并无恩怨,阁下为何要用玄火这般罪人来羞辱我玄家!”

“在很久之前,我玄家与玄火早没了任何关系!”

“可笑!可悲!”初一怒极反笑:“你们当真已不值得我暮城的扶持,当年的第一世家,已不负荣光!!”

“你,你……”玄鸣指着初一,怒目而视,已说不出话来。

初一猛然转身,将左墓交于他的诏书高高举过头顶,扫视了众人一眼,朗声道:“玄家众人听诏!”

玄鸣猛然一惊,半信半疑地看着初一手中的诏书。

初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见了王诏,还不下跪听诏,你玄家是要谋反吗!”

听得初一的话,玄鸣这才反应过来,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慌忙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地道:“罪臣玄家家主玄鸣听诏。”

初一见状,暗自叹息了口气,郑重地将诏书交于玄鸣,嘱咐道:“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罢,便离开了玄府,侍卫跟在他的身后,他整理了一下衣衫,在袖口中,还藏着一份诏书,那是左幻赦免玄家的诏书。

初一的不辞而别使得玄鸣有些迷茫,他看着初一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他打开诏书,里面只有一句话:玄池认祖归宗,玄家上下不得违抗!

看着龙飞凤舞的字迹,他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有些站不住脚。

许久之后,他合上诏书,仰天长叹:“玄家真的败在我手里了啊……”

玄家其余众人围在一起,面带询问地看着玄鸣。

他看着眼前这一群玄家之人,心中更是无限感慨,随后将手中的诏书递了过去道:“你们自己看吧……”

而后,在一群玄家之人的惊呼声中,他默然回过头,摇了摇头,径直走回了玄府:“玄门无废材,到如今,尽是废材……”

王城门前。

初心用面纱遮住了脸颊,左墓的头上被初心带上了一顶斗笠,身上也披上了一件破烂的长衫。

出了王城,左墓有些头疼地拦住了初心,将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一下子扔在地上,面色愠怒地道:“本王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为何要这般掩人耳目?”

初心回头看着他,一脸无奈地道:“这叫低调好不好。”

左墓撇了撇嘴,道:“你所处的地方,和你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是本王的天下,你告诉本王,我为何要低调?”

初心白了他一眼,回头不再理他,径直朝着城外洛水的方向走去。

左墓愣了一下:“小丫头片子,居然敢甩本王脸色,有意思。”

说着,他追上了初心的脚步。

洛水河畔,玄池正襟危坐于河畔的草屋前。

初心和左墓走近他的身旁,他缓缓睁开眼,看向初心和左墓,随后向左墓行了一礼,道:“罪臣之后玄池,见过吾王。”

左墓摆了摆手,道:“你这人也是挺怪的,本王请你去宫中一聚,你不去,偏要本王亲自来请你,你方给我面子吗?”

玄池面色沉静,轻声道:“无名无份,出师无名,池怎敢劳烦吾王亲临。”

左墓看着他,道:“既然出师无名,那本王给你一个身份,你可愿意与本王一起驰聘疆场?”

玄池面露惊容,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左墓,随后又带着询问之意看了眼初心。

初心耸耸肩,一副让他安心的模样。

左墓看着直视着他,声音洪亮地道:“告诉本王,你可愿意?”

玄池咬咬牙,道:“若王能求的左幻王撤回对玄家的诏书,池,便以此残躯,为吾王扫平天下。”

还不等左墓开口,初一便在远处朗声道:“诏书的事情还需你本人来做。”

说着他将袖口中的诏书递给了玄池。

玄池接过诏书,将信将疑地将之打开,只见其中上书:赦免玄家当年之罪!

他看着,泪流满面,跪倒在地,在他的身后不远处,两座孤坟前开满了蔚蓝色的不知名的花。

随后,他回头,双膝跪倒在地,高呼道:“池谢过吾王,池今日以我师落君之名起誓,必将为吾王扫平一切障碍。”

左墓看着他,心中无限感慨。

玄池在哭泣,蔚蓝色的花带着芬芳。

第二卷:此泪何泪

猜你喜欢

  1. 玄幻题材
  2. 言情
  3. 短篇美文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