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仙食录

更新时间:2020-03-23 20:33:51

仙食录

仙食录 爱刷牙 著

已完结 王柴,白溪儿 古言悬疑推理灵异精怪古代古装

主角叫王柴白溪儿的书名叫《仙食录》,是作者爱刷牙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历经人间百事,生离、死别、与众为敌,谓之仙。王柴一介凡人敌八宗十门,血流万里,世人称他“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登峰造极谓之仙。王柴一名厨工至羽仙城正名,众人称他“食仙”。吃后,顿悟、破关、消障谓之仙食,王柴所做之菜度人无数,他所制作的菜品,众生皆称“仙食”。关于王柴的传奇,要从一个雪夜说起,那一天有三名客人来到王柴家的客栈……

精彩章节试读:

在钱万两与其父亲离开后,来自两仪宗住店的三人也准备离开。

“三位现在就要走了么。”

“我们要在开春前,赶到谷山的山顶。”

王柴的父亲搓着双手,半弓着身子,十分谦卑。

三人当中的年轻男子,从怀里面掏出一个钱袋子扔给了王柴的父亲:“我们的房间,就按照原样保留到开春后,等我们回来。”

“王柴,过来送客。”

王柴与父亲站在大门的两旁,上半身几乎与地面平行,鞠躬送客。

王柴头低着,白色的丝巾在面前飘过,脑袋里面突然懵了一下,然后传来了一道声音:“王柴,我在山顶等你。”

当王柴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三人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时间也快到了正午,王柴需要为书院准备午饭。

王柴往前面迈了一步,脚下一滑,刚刚迈出去的脚踩着一块白色的丝巾,丝巾是属于碧云的,不过这丝巾上面已经印上了王柴的鞋印。

王柴收起丝巾,等空下来洗干净,等下次遇到碧云的时候还给她。

……

就在王柴在起炉灶烧饭的时候,外面的街道上面又开始了喧闹。

在街道上,一队人马浩浩汤汤的往书院的方向走去,每四个人抬着一个红木箱子。

箱子粗略一数有二三十个,而且在这队伍之中还有人往这路边上撒着铜板。

钱万两跟在他父亲身后,早上守着王家客栈的两个仆人护在两旁,几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咚咚咚……”那两名仆人敲响了书院的门。

“吱——吱——”书院里的先生刚把门打开,话都没有问出来,就被那两个仆人推到了一边。

这钱家的队伍,全部一股脑的进到了书院里面,随后将箱子放在地上,把箱子一个一个的打开,每打开一个箱子就有一道金光从箱子里面冒出来。

这一道又一道的金光,这一箱又一箱的财宝,让人的眼睛看的直发绿。

白溪儿的父亲从内堂里面出来:“钱家主,你这是要干嘛?”

“先生请到屋内说话。”钱万贯把白先生又请回了堂内。

两人进了堂内,沏了两杯茶,钱万贯喝了口茶,放下杯子:“白先生,我来是为我家万两提亲的。”

白先生刚端起的茶杯,随着一声脆响掉在了地上,整个人“腾”的一下直接站了起来,颤抖着声音,“钱家主,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钱某断然不会开这种玩笑。”钱万贯伸手把钱万两招过来:“白先生,我家儿子一看就是气宇轩昂,可配的上你的女儿?”

在白先生的眼里面,钱万两自然是配不上自己的女儿,一个喜欢听别人吹捧的二世子,在一个饱读圣贤书的人眼中自然是看不起。

但白先生只个读圣贤书的,并不是圣贤,在这大堂之外,那一个个的大箱子怎么能不让他心动。

钱万贯的话有另外的一种解读,那就是在问白先生,这外面的嫁妆配不配得上白溪儿,或者可以解释的更加露骨:白溪儿值多少钱,我钱家买了。

白先生:“钱家主,我觉得这事情还得再商议,令郎和溪儿还未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再说钱家主你此番前来,的确有些仓促,我们两家还是再找日子详议。”

“我已经准备好了,保证过门的时候体面。”钱万两拍了两下手。

马上过来了两个下人,一人手上端上了一个木盘,一个木盘上面叠着凤衣,另外的一个木盘上面放着凤冠,

衣服没有展开看不出来优良,但边上的凤冠只能用完美来形容。

在凤冠的顶上立着一个凤凰,整个冠体就是这凤凰的尾巴,全是由金子打造,栩栩如生,每一根羽翼上面都点缀着一颗珍珠。

这下看的白先生眼睛都直了。

“亲家,我是不会委屈我儿媳妇的。”钱万贯直接就把白先生称为了亲家,看着白先生许久没有说话,“既然亲家还算满意,那我就先回宅准备,两位新人就趁着今天培养感情,明天我来接亲。”

钱万贯说完就带下人离开了,那凤衣和凤冠就被放在了桌上,大堂里面只剩下了白先生和钱万两。

“钱万两,你先去上课吧。”白先生瘫坐在椅子上面,右手要去碰衣服,又不想碰,手就放在离木盘一寸的桌面上。

……

王柴推着午饭来到了书院的门口,钱万贯正带着一大队人马离开。

“开饭了……”

王柴口中的这三字,就仿佛是军队里面的军令,亦或者是战场里面的集结号,这书院里面的学子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迫不及待的要去看看今天中午吃什么。

“王柴,今天的午饭有点晚啊,就因为你到下课的时间还没有来,教书先生不停的跟我们说呀说的。”

“王柴你下次早点来,这样我们就不用看先生的臭脸了。”

“最好是早饭连着中饭,再来顿晚饭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三顿饭连着吃,你也不怕撑死。”

……

书院因为有了午饭而变得富有欢声笑语。

白溪儿并没有像这些学子一样,为了王柴的饭奔跑起来,毕竟对于白溪儿来说,王柴做的吃食其实就是她每天晚上的夜宵,不过到了午饭的时间,心情的确变得更加的好。

在离开课堂的时候,刚好遇见了钱万两,不过钱万两低着脑袋。

“钱大少爷,你怎么低着脑袋啊,早上的事情我是有些不对,其实那些花真的挺好看的。”白溪儿两手搭在一起放在腰间,身子半蹲:“钱少爷,我给你赔不是了。”

钱万两看着白溪儿,心里面还在想着要不要告诉她,钱家已经向她家提亲。

“钱少爷,钱少爷……”白溪儿看着钱万两还是没有反应,手伸了过去抓住钱万两的手,往王柴那边拉了过去,“好了,不要再闹情绪了,我们先过去吃午饭,你还饿着吧。”

白溪儿拉着钱万两来到了王柴的面前,一只手拍在了桌上“啪。”

“王柴,给钱少爷来点吃的。”

白溪儿拿了一个碗塞到了钱万两的手中:“我们三个得做一辈子的朋友,这点不开心就让它过去吧。”

白溪儿看着王柴和钱万两两个人,钱万两手拿着碗伸到了王柴的面前,王柴拿着勺子给往碗里面添菜添饭。

“溪儿,爹找你有点事,你来,我有话对你说。”

“这就来了。”白溪儿回头对着钱万两和王柴叮嘱道:“你们两个别再闹出什么事情,特别是……钱万两你别再有什么少爷毛病。”

白溪儿跑着到她父亲那边,随着跑步,辫子从从左面甩到右面,十分灵动。

钱万两把碗拿了回来,口中轻声的说了句:“谢谢。”

王柴:“我们之间谁跟谁呀,溪儿都让我们和好了,再说你上午已经和我道过歉了。”

“我不是为了那事为你道歉的。”

这句话一出,一丝不妙的感觉直接窜上了王柴的心头,王柴的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钱万两。

而钱万两本来低垂着的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抬了起来,两颗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王柴。

“我爹向白先生提亲了。”

钱万两的声音不算响,但很坚定,这话就像是一颗钉子一样直接被敲进了在场每一位学子的耳朵里面。

本来欢声笑语和吃饭的热闹劲全部被这话压没了,那些学子不断的放下手中的碗筷,看向了钱万两。

“白先生同意了。

“啪”

“啪叽”

王柴的右手悬在半空中,钱万两的脸从左侧撇向了右侧,脸上一个大大的红印子,地上一个已经摔碎的碗,还有一地本来在碗里面的菜。

钱万两蹲了下来,用手拣起地上碗的碎片,甚至还把散在地上面的菜都收了起来。

“所以溪儿的话我会听的,但请你离她远一点。”

钱万两把碎了的碗放到了桌子上面,重新又拿了碗,自己动手盛了饭菜,随后转身要走。

王柴:“我煮的饭没说给你吃。”

钱万两脚步一顿:“放心,你做的饭我一口都不会碰的,溪儿还没有吃。”

……

“爹,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

白溪儿被她父亲带到了她的闺房,随后她父亲推开了白溪儿闺房的门。

在正中央的桌子上面放着的钱万冠带来的凤衣和凤冠。

闪着“喜庆”的红光。

发出“富贵”的金光。

“今天钱家来书院提亲了,这风衣凤冠你还喜欢么?”

白溪儿这脸瞬间就不对了,脸上面没有任何的表情:“所以爹,我这是要出嫁了么?”

“对。”

“我要嫁给钱万两?”

“对……女儿你先试试看着衣服合不合身吧。”

白溪儿的两只眼睛里面默默的留下了泪水:“爹你不用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知道该怎么做,只是……爹,你能让我一个人先静一静么?”

白先生退出了白溪儿的房间,关上门转身正好遇到了钱万两。两人没有对话,只不过是交换了一下眼神。

钱万两走进了白溪儿的闺房,就站在白溪儿的身后。

“爹,你别催我好么,让我静一静。”

“溪儿,是我。”

白溪儿一听到是钱万两的声音:“滚,我今后就再也不和你说话,再也不想看见你。”

钱万两虽然喜欢白溪儿,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怎么说明天白溪儿都即将成为他的妻子。

钱万两没有走,而是把自己打来的饭放到了白溪儿面前的桌上:“先吃饭吧。”

他顺势坐到了白溪儿的身边,说道:“我想尽办法的讨好你,估计也比不上王柴做出来的一碗饭吧。”

白溪儿张口就要否认,不过钱万两没有给白溪儿言语的机会。

“不用否认,我看的出来,如果你真的不想嫁的话,告诉我,我会和我爹去说,我会跪着求我爹把彩礼收回去。”

钱万两说的很诚恳,也很大声,听的白溪儿两眼微微发红,钱万两的手慢慢的爬上了桌面,往白溪儿的手靠了过去。

就在钱万两的手碰到白溪儿手的时候,白溪儿快速的把手抽了回来:“钱万两你出去一下,我要换下衣服。”

钱万两退出了房间。

没过一会儿,白溪儿打开了门,从闺房里面走了出来。

一身红颜色的凤衣服穿在身上,可能是由于年龄还小的原因,这凤衣还有点宽松,没有那成熟女子的风韵,但也足够吸引人的眼球。

凤衣上面绣的金线,凤衣上面贴的金片,都诉说着明日迎来的”幸福。”

白先生从来没有见过女儿这么的美丽,钱万两也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丽的白溪儿,两人纷纷喊出:“溪儿。”

白溪儿:“爹,万两,我累了,想休息。”

……

整个书院都很沉闷,好像每个人都有一块儿乌云压着心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学子只是心不在焉的上完下午的课,然后离开。

白先生和钱万两只不过是站在白溪儿的门外,默默的等待白溪儿从屋子里面走出来。

王柴收了碗筷后,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王家客栈。

说实在的,王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将要成为人妻的白溪儿,或许以后再也不能送点心给白溪儿了,那个日子可能是在明天,也可能是在后天。

“嗑”鸡蛋敲在了碗沿上,蛋清和蛋黄流进了碗里面。

“哐哐哐”筷子在蛋液里不断进出。

“沙沙”一勺糖从勺里倒在碗里,再加半勺玉米粉。

生火。

放油。

“哗”

蛋液倒入锅里。

“当!”勺子撞到锅底,在蛋液里面画了个圈。

“当!”勺子再次撞到锅底,在蛋液里面画了个圈。

“当!”勺子又撞到锅底,在蛋液里面画了个圈。

……

王柴拿了盘子,慢慢的把锅里面的菜推进了盘子里,橙黄色的,没有半点粘在锅上,没有粘在勺子上,更没有粘在盘子上。

这道三不沾,做的很快,但良久没有给白溪儿送过去,直到太阳西沉,天完全暗了下来,他才像之前一样翻墙,送点心。

王柴推开窗,屋子里面已经点起了灯,白溪儿正穿着风衣坐在凤冠的面前。

在昏暗的灯光下,凤冠依旧泛着金光,但仅仅是华美;凤衣,也因为白溪儿趴在桌上,有了皱褶,完美而有了缺憾。

白溪儿抬起头,两只眼睛里滚着泪水与迷茫。

王柴愣一下,把三不沾放在桌上,只说了一个字“走。”

随即牵着白溪儿的手就往窗户外面翻出。

王柴在窗子的外面,白溪儿在窗子的里面。

就在白溪儿在嫁与不嫁之间选择的时候,王柴给出了白溪儿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逃。

不去抉择这个问题的答案,离开这个问题,也就不用再为这个问题而发愁了。

不过白溪儿依旧犹豫,回头看了一眼那凤冠,看了一眼这个书院,又转头看向了王柴,眼睛里又把这一切的问题全都抛给了王柴。

王柴嘴中没有说一个字,他另一只手托向了白溪儿的手臂,用力把白溪儿拉出了窗户

“我们去哪儿?”

“哪儿都行,我们不嫁。”

两人在冬日的街道上面跑着,没有多余的话。

跑就对了。

离开就对了。

不嫁。

不嫁。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悬疑推理
  3. 灵异精怪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