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狐娘

更新时间:2019-08-26 17:33:04

狐娘

狐娘 兰陵书生 著

已完结 叶寒,狐娘 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小说主人公是叶寒狐娘的小说是《狐娘》,本小说的作者是兰陵书生创作的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八十年代,村子改建,掘了我家的祖坟,挖出的棺材里不是尸骨,而是一只只流血的狐狸……

精彩章节试读:

二叔口中的小寡妇,是当年掘我们家祖坟的老村长的儿媳妇。

当年掘坟事件后,老村长家也彻底落败了,人财尽失。我们离开的第二年,他儿子在外面出车祸死了,刚娶进门的媳妇儿也守了寡,一大家子人只剩下两个寡妇。村里人私下称呼老村长的老婆和儿媳妇为老寡妇和小寡妇。

我知道了女人的身份,皱起眉头,感觉自己真倒霉,才刚刚回来,仇家的寡妇就在我家老房子里上吊,死的又如此古怪。

二叔通知了村长和村里的几个长辈,让他们商量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那几个长辈我有点印象,都是村里辈分高的老人。村长我却看着陌生,不像是我们村的人。他看上去三十多岁,个头不高,长相普通,放在人群里根本不会被注意到。

二叔偷偷告诉我,现在的村长叫张勇,是我离开村子之后调来的,还是一个高材生,挺有本事,这些年正是因为有他在,村子才会发展的如此快,他在村里也很有威望。

我说了小寡妇死亡的事情经过,说完之后,他们也都觉得有问题,真要是像我说的这样,解救得那么及时,小寡妇是绝对不可能死的。

可她身上只有上吊的勒痕,找不出其他的死亡原因。

没多久,老村长的老婆来了,也就是老寡妇。

我记得当年她也算是村里的一枝花,要不是老村长家有钱,还娶不到这枝花,现在她却已经白发苍苍,面容枯槁,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了。

老寡妇确认了死的正是她的儿媳妇,直接一**坐在地上,哭天喊地。

这件事情透着古怪,张勇和村里的几个长辈一番讨论后,提出了两个方案:一是报警,让警察来调查清楚;二是不深究,直接办丧事,免得麻烦。

当然,这事的决定权还是掌握在老寡妇的手中。

老寡妇哭的没力气了,张勇走过去,安慰了一句:"李大娘,您别太伤心了,保重身体呀。"

老寡妇没有搭理张勇,张勇只好继续说道:"李大娘,小嫂子这事您看应该怎么处理,是报警调查一下呢,还是咱们直接办丧事?"

我从张勇的语气中,能够听出来,他应该是想直接办丧事,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寡妇看了张勇一眼,稍稍回了神,过了片刻,用沙哑的嗓音回道:"人都死了,报啥警呀,媳妇儿是自杀,就别找麻烦了。"

张勇点头:"好,那您还有什么要求没?"

"要求?"老寡妇挺了挺身体,抹了把眼泪,"我的要求就是要叶家这个小子,给我儿媳妇披麻戴孝。因为他家的事情,我们李家的男人都死光了,根也没有留下,如今死了人,连个收尸都没有,叶家必须要负责。"

老寡妇双眼忽然瞪得滚圆,向我看过来,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很快我的惊悚就变成了愤怒,让我给她们家戴孝,这简直是在打我们家的脸。何况我们叶家和他们家是有仇的,我不计较已经是宽宏大量了,还要*戴孝,这绝对不可能。

"我不答应!"我摇头,立刻拒绝,"给人戴孝行丧,是为人子才做的事情,我不是你们家儿子,绝对不会给你们家戴孝。"

我的思想虽然不封建,可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二叔也是叶家人,脸色铁黑,语气不善地说了一句:"哼,还真是不要脸了,没儿子发丧,就找别人戴孝,也不怕被人笑话。"

"要不就报警,让警察来调查一下,我儿媳妇好好的,怎么就忽然在叶家的老房子里上吊自杀了,说不定就是叶家这小子回来报复呢。"这老寡妇还来劲儿了,强硬的很。

张勇赶紧把我拉到一边,道:"叶寒,你们家和老村长家的事情我听说过,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说谁对谁错也没有意义。现在他家媳妇儿死在你们家,你说她自杀的情况又讲不通,要是报警的话,不管是否给你按上个杀人的罪名,对你都没有好处的,你还是答应李大娘的条件吧。"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又提醒一句:"叶寒,你是受过教育的人,明白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可不要鲁莽行事呀。"

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面也有点迟疑了。张勇说不是没有道理,真要给我按一个杀人的嫌疑或者罪名,让我有了污点,那我这一辈子就毁了。

二叔是老实的农村人,见老寡妇不罢休,要赖上我,有些怕了,就走到我旁边,轻声说了句:"小寒,要不就答应这老寡妇吧,反正对你没有什么损失,免得给自己找麻烦,万一被讹上可就麻烦了。"

被逼到这份上,我只能咬牙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家一夜没休息,将小寡妇的尸体抬出我家老房子,准备着第二天赶紧把丧事给办了。

我按照答应好的,为死去的小寡妇披麻戴孝,丧事办的简单,没有太多仪式,大半天就完成了,我一路跟着行丧礼,倒也轻松。

只是我们村子有个习俗,绝户之人死后没人扫墓,要在入葬的时候,找个人在他坟前守一晚上,第二天太阳初升之时,在他坟头压上一张坟头纸,小寡妇正是绝户之人,所以我还要在她的坟头守上一晚。

昨天晚上大家都没有睡觉,白天又忙活了一整天,完事之后就都回去睡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守着小寡妇的坟头。

月黑风高,荒山野岭,周围时不时传来一些奇怪的叫声,我还守着一座坟,要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我又不能跑,就算是吓得满身鸡皮疙瘩,也只能硬着头皮守在这里。

我昨天晚上也没有休息,半夜实在困得睁不开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倒在地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怀里抱了一个人,看清楚是谁后,差点把我吓尿了。

这人竟然是刚刚入葬的小寡妇,她身上还穿着寿衣,脸色惨白,身体冰凉,最吓人的是那双睁开的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尖叫一声,什么也顾不上,吓得连滚带爬地回了村子,一路上大喊见鬼了,全村人都被我给惊醒了。张勇穿着拖鞋冲出来,将我拦住,问我是怎么一回事。

我慌乱地回答:"小寡妇从坟里出来了。"

张勇一脸不信,问我是不是做梦了。

我疯了一样地大喊:"是真的!是真的!闹鬼了!它还瞪眼看着我呢。"

我的反应把张勇给吓着了,他赶紧派人去坟地查看情况,结果去查看情况的人也是给吓回来的。小寡妇确实从坟里面出来了,坟头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

这事还没有弄清楚,就有人在外面喊:"村长,村长,不好了,老寡妇也在叶家老房子里上吊自杀了。"

两个寡妇接连在我家房子上吊,我心里真的发毛了,身体一直发抖,没有温度,还出虚汗,脑袋迷迷糊糊的,发起了高烧,身上盖了两层被子,还是觉得冷,处在似醒似睡的状态,全身不舒服,好不容易睡着,也一直在做噩梦。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强烈的味道刺激到了我的神经,让我清醒了过来,同时耳边听到张勇喊我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到张勇在旁边站着,他发现我醒过来了,长舒一口气:"呼呼,叶寒,你总算是醒了。"

我没有理会他,因为鼻息间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了,很臭很恶心,脸上还湿漉漉的,让我很不舒服,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结果发现自己手上满是黄色的粘稠液体,好像粪坑里的东西…

"张哥,我脸上这是什么。"

张勇讪笑一声:"呵呵,这…这是茅坑里的…粪汤。"

"哇啊…"我听到这话,瞬间呕吐。

"矫情!要没有这些粪汤,你觉得自己能这么舒服的醒过来,要*说,刚才就应该给你灌下去。"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听到说要给我灌粪汤,我吐的更严重了。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惊悚恐怖
  3.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