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深度乱情:大叔,请洁身自好

更新时间:2020-08-21 20:17:09

深度乱情:大叔,请洁身自好

深度乱情:大叔,请洁身自好 白富美 著

已完结 殷炎希,慕茸夜 重生复仇言情总裁婚恋题材

小说《深度乱情:大叔,请洁身自好》主角殷炎希慕茸夜是作者白富美最新完结超火的一部重生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主角万俟馥,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在因为梁厚毅的戏搞之下而出了车祸死亡,三年后,她的灵魂就一直徘徊在她死之前的地方,在这三年中,她救了不少即将要出事的人,在错误之下慕茸夜命丧了车祸,因而她的灵魂不知为何被吸入了这个不该死亡,却在这里死亡的慕茸夜的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殷炎希背上慕茸夜之后,便停止了想要过去的动作,他就安静的看着他们,眼神里有说不出的专注,跟在他后面的宋玲并没有错过了他的这个神情。

眼看着A班就快要到达终点,周边却传来了为他们加油的声音。

“加油!加油!市长加油!”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整齐,几乎要将整个跑道拆了似的。

那一幕真的太感人了,不少人开始因为他们而红了眼眶,这才算是真正的亲子运动!市长的不离不弃,都无时无刻不让他们心怀感动,话说这个女孩到底和市长是什么关系?

殷炎希背着她大步的向前走去,他走是因为后面背着人跑起来的话一定会有震动,这对刚刚摔倒的慕茸夜来讲,并不合适。

虽然A班已经冲到了终结点,可是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就好像被遗忘了,被大家凉在了一边不理。

揽住他的脖子,感受到了他强健的体魄。一时不适应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她心跳声也比平常多快一倍。

他们一到终点,大家立即想起了鼓掌声,仿佛他们是拿到了第一名,而不是在他们之前就已经到达的A班。

趁着保镖稍微的松弛,钱子树和宋玲从保镖的手腕下面弯身偷走过去。

殷炎希将她放到旁边不远处的椅子上面坐着,那些校长老师的立即装作很关心她的将她包围住问东问西的。

好不容易才抢到了前面,就看到校医正在替慕茸夜的脚看伤。

“脚好像扭到了。”校医轻轻的将她的右脚放下。

校长们听到这个答案,心中的期望又是落空,他们心惊胆战的观察着殷炎希脸上的表情。

外面的人伸长着脖子想要看个究竟,可是四面包围重重,无法完全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

殷炎希双手一放下,校长们就提心吊胆。

只见他又将坐在椅子上面的她公主式的抱法抱着她,她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将她抱起来,连忙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完全猜不到他等一下下一步又会做什么,她只好一直盯着他看,发现了他近看更是迷人的不得了,五官更加的深邃立体。

钱子树和宋玲连靠近她的机会都没有,殷炎希就抱着她,在群众目视睽睽之下走进了车子里面。

车子缓慢的动,一辆接着一辆,开始离开了学校,顿时学校变得异常的安静和空虚。

之后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估计会照常计划。

在车子里面,气氛变得非常的尴尬,上完车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说话,就和平常一样,冷漠不语。视线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她,只好看着窗外面的闪过遗失的风景。

有时她会偷看他,他衬着下巴望着窗外,眼眸深思,不知道他现在想些什么,那莫名围绕在他身上的距离感,和之前的他完全不一样,没有了之前的笑容,现在的他看起来就是一个会想让人要倒退三尺的人。

??回到别墅之后,春姐看到她脚走路一拐一拐的,就拉着她询问担忧。

他让高先以帮她看了脚伤,本来就有够忙的高先以急急忙忙的被他召唤来,治疗的时候就碎碎念的说了他几句,他好不容易有喘口气的机会,就被他叫来,还抱怨了他让她受伤的,然后又接到催他的电话,连药都来不及敷给她就蜷着屁股走人了。

“你为什么不反驳?”刚才高先以误会他的时候,明明他就解释清楚,为什么他不说?说实在的,他这个举动让她心里面怪怪的。

“没这个必要。”高先以要是误会的话就让他误会,他并不觉得高先以会就此不想跟他做朋友。

潭春蝉将高医生还没有来得及给慕小姐敷脚的药拿来蹲下,打算给慕小姐敷上。

“我来。”殷炎希拉住了潭春蝉的动作,让她将她手上的药膏交给他。

潭春蝉立即被他的这个举动给吓坏了,那个殷先生居然会说让他来,她该不会是到现在还在做梦吧?

“你!”他要为她敷药?现在有没有外人,也没有群众,他不用在演戏给谁看了。

还是说他是戏演得太深了?她实在是搞不懂他,究竟哪个才是他真正的面目?她不明白。

不要问他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举动,只是明白他现在就是有想要替她敷药的念头。

忙了好几天,几乎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回到家一次,就发现了在他柜桌台上放着的纸,是慕茸夜学校的通知书,时间是今天,还请他们家长务必要到。

而他没有考虑的就赶去了学校,照现在的情形看来,他开始意识到了慕茸夜在他心里面的占的重量有点大,就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所以他才会没有办法丢下她不管吗。

看着他轻柔的替她敷上药,很难想象得出他会有如此细腻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能够让他温柔对待的女生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

殷炎希敷完药后,她这才晃过神。

他看到她的有点红肿的脚弄好之后,这才站起来转身离开她的房间。

望着她的背影,她突然有种想要拉住他让他陪她的错觉。

????她是脚扭伤了,又不是头,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错觉,那肯定是错觉!她坐在床上甩甩头,将刚才闪过的怪异念头甩掉。

发现了潭春蝉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拉起被单往后躺去,“我先睡觉去了。”

躲在被单下面的是一张微囧的脸蛋,刚才真是丢脸死了,自己做了那么莫名其妙的动作表情!一定看起来非常蠢!

潭春蝉看着她非常小孩子气的表现,只好偷偷的将笑埋在心底,只是勾起的嘴角泄露出了她此刻的心情。

两天的休息让她的脚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自从那天之后的事情后,她开始担心,不知道大家知道她的身份后,会不会有所改变?

不可能没有改变,那天看大家的反应就知道了殷炎希的影响力有多大,况且她又不是殷炎希的什么人,而且他会出现是为了名声才故意出现在学校里的吧,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很不舒服,好像她只是被他利用了,虽然她是被他利用了,可是这样想她心里面还是会不舒服。

站在学校门口,她深深的吁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希望能够大家不要疏远她。

走在校园里,她很明显的发现了大家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每个经过她或者是远远看着她的人都指着她说着悄悄话。她心中的不安也开始慢慢扩大来。

果然如此,她好像变成了动物园里面的动物被人观赏着,步伐越走越快,几乎都快用跑的走到了教室!

像小山一样高的大大小小盒子的礼物将她的位置塞满了,就连旁边的桌位也不能免幸,都已经照成了他们行路不方便,构成了阻碍一样的存在!

出现在她背后的宋玲推了她一下,她连忙回头一看,发现了钱子树和宋玲站在她的身后,还是像以前的宋玲和钱子树,并没有什么改变。

??“茸夜你脚没事吧?”钱子树这几天一直惦记着她的脚伤好了没。

她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我的脚已经没事了,不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何她的位置会变成了这个惨样?(礼物堆多了,形形色色,看起来不是那么的雅观)

“你还不知道吧?自从大家都知道你和市长住在同一个地方之后,大家都被父母要求将这些东西交给你待他们送给市长,你看,这也是我妈吩咐我的。”宋玲拎起她手里的东西给她看。

“我也有!”就连钱子树也拿着他家老爸准备要他拿给她的礼物,要不是因为拿给茸夜,他才懒得管他什么市长不市长的!

她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堆的同学都拿着五彩斑斓的礼物如同还流一样涌上了她。

就连她旁边的宋玲和钱子树也被大家给冲走,靠近不了她的身边。

那满山满海的礼物差点没有将她埋没,还有些拥挤得差点砸到了她的头,这些都是他们父母交代的,是父母们非常认真严肃交代他们必须完成的任务!

铃声响了都不知道,直到老师来了。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言情
  3. 总裁
  4. 婚恋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