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异世之邪神

更新时间:2020-01-12 21:52:19

异世之邪神

异世之邪神 s染指风情 著

已完结 末世,妖玉 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异世之邪神》是作者s染指风情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异世之邪神》精彩章节节选:只见他扑腾几下痛得想直起身子却又被末世制住翻不得身,满地灰尘却被惊得直飞乱蹿。末世见他不欲受擒,在他身体各处主要经脉俱是一记贯虹指,直将他疼得嗷嗷狂叫,声音撕心裂肺,惨不忍闻。而此刻两名B级的潜遁术士正各自隐在几片高墙上的青瓦和赤色琉璃中。...

精彩章节试读:

末世走出罪恶之森的第二日,也就是拜月城城主流烽离奇死亡的次日中午,不知是谁在城中散布了新城主将会是蒙烈的讯息。于是城民们奔相走告,人心游散。

大队的守城卫兵自早上开始就严密盘查每一个可疑的路人,而布告也张贴出来了,大致内容便是讲城主流烽昨晚离奇被杀,起因暂时不明,城民如有眼线或见证望多多配合。当然,他们不奢望拜月城城民能帮助缉拿凶犯,因为对方能轻易杀死C级颠峰的流烽,那么平常人根本不会是他对手。

不过蒙烈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先放出小道消息说明自己即将接手拜月城,然后利用拜月城齐集三大大陆高手的优势,假如靠他们之力找到杀害流烽的凶手,自己名望更升一步;没有抓到的话也没关系,已经无人可以和自己争夺这城主之位,也省得去烦心凶手到底知不知道流烽和自己的间秘密,自己又要不要斩草除根。

只是他忽略了几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便是末世和那个刺杀失败并且逃之夭夭的杀手,以及流烽的长子——流歆。

艾莎的心里十分难过,毕竟自己先是拖累了流烽最疼爱的儿子流殇,接着当末世遭遇刺杀时又第一个怀疑到一直对自己很好的流烽,最后又亲眼所见他悲惨死去。一个活生生的慈祥长辈,转眼之间离开了这个人世,这样的痛又有多少人可以承受。

末世安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窗外依旧川流不息的人群,还有谁会为死去的流烽流一滴泪,哀一声悼?甚至至今无人知道流殇已经死在罪恶之森,把他们父子的死联系在一起的人呢?更是少之又少。

但末世就是其中一个,又或许是唯一的一个。

从昨晚流烽死亡现场的情况来看,凶手应该是个极其强悍而且暴力的高手;假如排除凶手使用类似爪子的暗兵这种可能性,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那是一只野兽。可人类大陆哪来的如此强横的野兽,竟可以轻松杀死一个C级颠峰的武魂修炼者,自己却没有流下一丝血迹?看来得先抓到那个逃跑的刺客问个清楚。不过末世此刻担心的事情,同时也是另外一个站在“悦意”客栈里的白面男子所担忧的。

“将军,我看上次刺杀失败的那个暗杀流杀手留不得。”

“哼,难道我愿意看他活着对我们造成威胁么?还不是你当初提出暗杀末世栽赃流烽那个老匹夫时选错了人。你说你选谁不好,偏偏要选个胆小怕死的暗杀流刺客?”白面男子眼中精光一闪,口气懊悔地道:“将军,是属下办事不力,我甘当罪责!”

蒙烈摆摆手,头痛道:“别老来这一套,明知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少了你谁帮我出谋划策呢?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补救吧。”

外号“神机军师”的的柳浪也犯难道:“那个暗杀流的刺客不但擅长暗杀和逃遁,最重要的是他还精通一手易容之术。谁知道我们在街上碰到的老人或者壮汉是不是他所装扮的呢?”蒙烈生气地哼了一声,直怪柳浪挑了个白眼狼,没杀**倒造成了更大的祸患。

柳浪见将军动怒,忙不迭道:“不过将军,我们不必太过担心。”

“怎么说?”蒙烈上前一步,抓住柳浪的双臂。

“当日那名叫末世的少年如若不是身手异常了得的话,又怎会轻松杀死两名杀手,逼得暗杀流的那个鼠辈逃之夭夭?”

“你是说……”蒙烈铜铃大的双目瞪得滚圆,却始终说不出下半句话。

柳浪顺势借他台阶下:“将军英明。那叫末世的强悍少年定也会从逃跑的这个人作文章。我们只要派人监视住他,那么等他追寻到暗杀流刺客的时候再下记狠手。嘿嘿嘿……”蒙烈一拍硕大的脑袋叫道:

“对啊,军师果真知我心啊!哈哈哈,那我们那时候要不要连他一起做掉?”柳浪心里骂了一句猪头,你能杀得话还用等到今天?待蒙烈开怀大笑着走出客栈的时候,柳浪脸上闪过一丝阴冷。哼哼,莽夫一个,如何扶得上墙?

夜幕再次降临,末世孤身一人走在逐渐空旷的街道上。万家灯火寥落,犹如罪恶之森里夜晚丛林间飞散的流萤。稀少的几个行人还在急急地往家中赶路。夜风开始侵袭,冷飕飕的街道上变得空荡荡没有一人。除了末世。

人类世界,原来多了如此之多的勾心斗角。爷爷说得对,快活的日子唯有那些和他习武斗趣的时光。但是时光却荏苒,岁月如飞刀。就是它将至亲一刀一刀地催老。

一道人影匆忙走过,将末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世界。虽然是在夜里,末世还是清楚地看清了这个人的外貌。

双眼暗淡无光,脸上长满了年衰的褶皱;唇角有一道两寸长的斜形疤痕,而双手尖瘦犹如细柴,两手中指和食指俱是泛着异样的白。末世脑海里电光火石地闪过一个人影,却发现方才还在眼前的男子已经闪电般消逝在街道另一个尽头。

哼,想跑?天堂有路你不走,送上门来了还指望我放过你?

末世身体电射而出,化作一道红色流光追随而去!

呼啸的风声向两旁排开,赤红乱发犹如条条吐着红芯的妖蛇狂舞飞扬。只是转瞬之间,那人的背影已经近在眉睫。

末世快如迅雷,悍然出袭。左右幻化穿花手,待到两手中间三指俱是死命扣住对方枯瘦肩膀,再一记爷爷亲身传授的大摔碑手!那人重重地被弄翻在地,发出轰地一声巨响。几根骨骼悄然粉碎,一缕鲜血淌落在地。

只见他扑腾几下痛得想直起身子却又被末世制住翻不得身,满地灰尘却被惊得直飞乱蹿。末世见他不欲受擒,在他身体各处主要经脉俱是一记贯虹指,直将他疼得嗷嗷狂叫,声音撕心裂肺,惨不忍闻。而此刻两名B级的潜遁术士正各自隐在几片高墙上的青瓦和赤色琉璃中。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务必将那个受擒于末世的人一击击杀!

末世淡淡地道:“你是愿意忍受剧痛,还是道出幕后主使,早点超脱?”

那人不愿开口,死死地用脸抵住污秽的地面,以此抵消生理上的剧痛。

不肯说?末世再次加大了力劲右手成爪抠进他肩膀坚实的肌肉里,然后毫不手软地用力一掐!

“啊——”

一声刺破苍茫夜空的痛吼传遍了整条空荡街道。他失去生机的躯体再次爆发出惊人的潜力,拼命挣扎着,打滚着。末世这才又问:“怎么样,说还是不说?”

那人虚脱般点点头,枯乱的头发还无力地贴在肮脏的地面,嘴角处的鲜血和唾沫清晰犹在。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墙上跃起一道黑色人影。人影在末世反映过来的瞬间右手飞闪,顿时一团寒芒犹如午夜绽放的冰莲照亮了黑暗。

随着那人一声行动!一阵无比强尽的厉芒刺破空气直射而来,对象正是受伏的暗杀流刺客。末世心中暗惊对方隐蔽的能力高强,竟连自己无比敏锐的洞察力都没发觉半分异样!当他看清暗器时为时已晚,那是一道七星幻鳞镖,在空中经过高温地摩擦和加速后竟然化成七颗闪耀的星星,而七星围成的轨迹赫然是一片鱼鳞。哪个才是对方真正的暗镖所在,末世不可能在如此紧迫的时间内分辨出来了。他的火红身躯在千钧一发之际原地旋转数周,带起一片潮*红的高温炙热!地面被疾速钻出一个深约数尺的坑洞,末世双掌横放,虎步躬身一压,强大的气流被双掌压迫得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无数碎屑被生生压裂飞上半空,其中大片坚硬的地面青石也飞快腾起失去重力般遮挡住了七星幻鳞镖所有的攻击去路!那人看得一惊一乍,暗道一声好强的气息和力量,还好准备了后手。

就在末世以为成功挡下偷袭者的攻击时,另一边却无声地射来几道剧毒的金钱镖,飕飕几声尽数射进暗杀流男子脖颈之中!末世只见他脖子一歪,嘴角蓦地渗出几道黑血,右手急剧地用大拇指靠着其余四指收缩一阵,然后呈裂开之势缓慢放下,**无力踢瞪抽+搐几下,气绝身亡。

等到末世再回头看去时,两名近身攻击并不强的潜遁术士早就分开逃之夭夭。

末世暗叹,这种职业的修炼者才真正适合暗杀。隐蔽,密谋,出手,一气呵成,让人防不胜防。

但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人死了也只能算那人倒霉。

望着远方早就没了杀手身影的漆黑苍穹,末世再一次真切感受到人类世界的复杂和凶险。

猜你喜欢

  1. 玄幻题材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