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军事 > 洪流:乱世英雄情

更新时间:2020-06-25 19:39:11

洪流:乱世英雄情

洪流:乱世英雄情 罗为辉 著

已完结 陈建峰,蒋先云 热血爽文

主人公叫陈建峰蒋先云的小说是《洪流:乱世英雄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罗为辉倾心创作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924年,19岁的陈建峰投笔从戎,入学黄埔一期,东征北伐,少年鞍马尘;国共第一次合作失败后,陈建峰舍弃既得的荣华富贵,投身井冈山,屡立战功,又成为红军骁勇战将,其敢爱敢恨,为了爱,不惜枪下抢人,哪怕是被枪毙,也要生死与共,尽显侠骨柔情。

精彩章节试读:

3月27日广东高等师范学校,第一期新生入学考试于此进行。

一千二百名考生依次排队,等候体检。终于等到了考试,哥几个自然很是兴奋。胡宗南于前,陈建峰于后,在长长的队伍里,一米六的胡宗南显得与队伍格格不入,目测考官瞟了胡宗南一眼,然后走到胡宗南的面前,一指胡宗南:“这位考生,请你出列!”

胡宗南不明就里,走了出来。

考官面无表情:“这位考生,你的身高不够,你被淘汰了。”

胡宗南一听,只觉天旋地转,心想自己千辛万苦从浙江辗转而来,还没开始就被淘汰了,有何脸面回去见江东父老。胡宗南看着考官那种严肃的脸,毫无通融的余地,不仅是他,还有多名与他一样,身形矮小之人同样被淘汰出局。胡宗南一时万念俱灰,自己满怀豪情而来,却只能惆怅而去,自诩满腹经纶,却无用武之地,人生最大的绝望莫过于此。

胡宗南心灰意冷地走到蒋先云、黄维、陈建峰、蒋民云四人身边:“四位老弟,看来为兄无缘与大家同窗,只能抱憾而归了。”

四人这些天与胡宗南结伴而行,朝夕相处,一看胡宗南如此,心里都有些凄然,可事已至此,人生地不熟,都感觉无能为力。胡宗南和陈建峰握手,说:“建峰老弟,这一路承蒙你端茶送饭,体恤照顾,宗南一定会铭记在心。好好考,别让为兄失望。”

陈建峰看着胡宗南:“宗南兄准备去哪?”

胡宗南苦笑,说:“我先回旅社等四位兄弟,等你们考完,咱再好好喝一杯。”

陈建峰看着胡宗南落寞的样子,心有不甘,说:“宗南兄这就准备放弃了?”

胡宗南说:“不放弃怎么办?”

陈建峰心有所动,觉得事已至此,不如一搏,陈建峰说:“我觉得宗南兄不妨一博。”

胡宗南定定地看着陈建峰:“怎么博?”

陈建峰笑,说:“宗南兄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古今多少事,都在兄心中。我记得在甲板之上,宗南兄曾经告诉过我,拿破仑身高一米六五,照样横扫欧洲,列宁呢,不也只有一米六四,古人尚且知道英雄莫问出处,黄埔又岂能以身高论英雄?”

黄维不解其意,说:“建峰这话是何意思?”

陈建峰说:“置之死地而后生,既然淘汰已成定局,那宗南兄是不是可以放手一博,据理直陈,放声疾呼,说不定反而会博得一线生机,绝处逢生。”

蒋先云和黄维此时都明白了陈建峰的用意,点头,说:“建峰这话不无道理,宗南兄是可放手一搏,如若不成,也可无憾。”

胡宗南早就心领神会,刚才心灰意冷,现在被陈建峰勾起了斗志,已是热血沸腾,胡宗南一想,面前此种状况,也只能豁出去博一搏。胡宗南不再犹豫,当即跳到旁边的一个土堆之上,大声疾呼:“当今中国,军阀割据,唯国民革命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革命是每一个年轻人的义务,凭什么他人都可以革命,我胡宗南却不成,就因为我个子矮?个子矮怎么了,拿破仑个子不高,同样驰骋疆场!总理孙中山先生的个子同样不高,不照样领导民众推翻了二千年的封建专制。国民革命岂能以身高取人,我不服。”

胡宗南慷慨陈词,引人侧目。陈建峰暗暗地朝胡宗南直竖大拇指。考试委员会的考官们一时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处理。有考官走到胡宗南的面前,说:“这位考生,请你下来。”

胡宗南既然已经豁出去了,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说:“我为什么要下来,我千里迢迢来到广州,投身革命,就因为身高,我连笔试的机会都没有,我不服,黄埔军校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孙中山先生的主张为什么得不到实现,就是因为你们,让我们这些热血青年报国无门。”

胡宗南的声音洪亮,早就惊动了黄埔军校的校党代表廖仲恺先生。廖仲恺站在窗边默默地注视了一会,望了望身边的徐海波:“徐教官怎么看?”

徐海波已经认出了胡宗南,正是三天前与陈建峰在一起之人,他笑了笑,有心帮一把,他说:“此人所言不无道理,其慷慨激昂,勇气可嘉,不妨让其笔试,看看是不是真有些斤两。”

廖仲恺一笑:“此考生的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革命要成功,必须具有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岂能以身高论英雄,这样吧,就让他参加考试,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有才。”

廖仲恺回到书桌前,提笔写道:国民革命,人才最重要。只要是人才,个子矮一点也无关紧要。廖仲恺。

廖仲恺朝外一指:“有劳徐教官将此条交给那位考生。”

徐海波一笑,拿了字条,走了出来。徐海波走到胡宗南面前,招招手:“这位考生,你下来!”

胡宗南还在慷慨激昂,一看徐海波,感觉似曾相识,再一细想,那天在码头见过,只是那天是西式洋服,今天却是一身戎装。胡宗南迟疑了一下,问:“我为何要下来?”

徐海波笑着扬了扬手中的字条:“因为你已经被廖先生特批参加文化考试了。”

胡宗南欣喜若狂,他不放心地问了一句:“真的?”

徐海波把字条递给了胡宗南,说:“归队!”

胡宗南从土堆上跳了下来,立正:“是!谢谢廖先生。”

徐海波拍了拍胡宗南的肩膀:“好好考。”

然后徐海波朝陈建峰微微一笑,点点头,走了。

胡宗南拿着字条,感激地对陈建峰说:“谢谢老弟的点拨,险中求胜,成了。”

陈建峰笑,说:“谢我干嘛,刚才老兄站在土堆之上,慷慨陈词,舍我其谁的气势,简直就是一位拥有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不由人不为之折服。”

胡宗南笑,说:“老弟这是在取笑为兄?”

陈建峰正色,说:“真心实话,不存在取笑之意。”

黄维回过头一笑,说:“我可以断言黄埔军校,将来必定将星层出不穷,宗南兄将来统领千军万马,也不是没有可能。”

蒋民云则好奇地问陈建峰:“建峰,刚才那个教官,是徐小姐什么人?”

陈建峰说:“你问我,我问谁?宗南兄有惊无险,大家还是全力以赴地对待接下来的考试吧,别到时又有人落下了,那就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蒋先云说:“建峰此言极是,大家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胡宗南笑,说:“连我胡矮个都侥幸过关,文化考试,大家肯定一帆风顺,不在话下。”

在通过面试,走向考场的时候,陈建峰望着远处正陪廖仲恺在各处巡视的徐海波还是忍不住想,这个教官,和徐雪涵究竟是什么关系?难怪徐雪涵说‘再见’,原来接她之人就是黄埔军校的教官。

广州珠江边一栋洋房,红的芭蕉,白的牵牛花开满了整个院落。徐海波刚刚走进楼前的花园,徐雪涵听到汽车声早就迎了出来。她挽着徐海波的手臂:“哥,你回来了?”

徐海波爱怜地笑,说:“是不是一个人在家比较闷,不好玩,明天我让管家带你四处逛逛。”

“广州和上海不都是一样,有什么好逛的。”徐雪涵想了想,说,“哪天你带我去黄埔军校逛逛吧。”

徐海波纳闷:“连广州城你都没兴趣,更不要说是黄埔军校所在的长洲岛了?一片荒凉,有什么好看的?”

徐雪涵撒娇,说:“我想看看哥工作的地方嘛。”

徐海波笑,说:“好,等开学了,妥当了,我就带你去。”

徐雪涵说:“哥,你答应我了。”

徐海波说:“答应了。你啊你,我不答应你,行吗?”

徐雪涵兴高采烈,说:“我就知道哥最疼我了。”

徐雪涵和徐海波走进会客厅,徐雪涵问:“哥,你今天看见陈建峰?”

徐海波明知故问,笑,说:“陈建峰?谁是陈建峰?”

徐雪涵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哥!”

徐海波拍了拍自己的额,作恍然大悟状:“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前几天码头上遇上的那几个投考黄埔军校的年轻人中的一个?”

徐雪涵有些羞涩地点点头,徐海波微微笑,说:“见到了,小妹怎么无缘无故地问起他来?”

徐雪涵说人家仗义相助,自己表示一下关心是不是很应该。徐海波笑,说应该,当然应该。徐雪涵问陈建峰考得怎么样?能不能录取?徐海波笑,说上千名考生,都是各省之青年才俊,陈建峰能不能被黄埔军校录取,不到下月放榜之时,谁都没法说清楚,但陈建峰是湖南公立工业专门学校的肄业生,听说不来黄埔军校就去哈佛大学了,考学应该不在话下。

徐雪涵一听,心里松了口气,放下心来。徐海波说:“说到哈佛大学,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你去牛津大学之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徐雪涵低着头:“哥,我不想去牛津大学。”

徐海波好半天没说话,深思了一会,他说:“我倒是好商量,可父亲能否同意,我可没有把握。”

徐雪涵说:“哥,你要是支持,父亲肯定会同意的。”

徐海波直叹气,说:“母亲又得埋怨我,是我将你宠坏了。”

徐雪涵说:“哥不宠我,谁宠我。”

徐海波说:“你今年刚刚十八,不去牛津上学,那你去哪?”

徐雪涵说:“我想上广东高等师范。”

徐海波说:“这么说你留广州了?不回上海了?”

徐雪涵说:“我想陪哥。”

徐海波若有所思,笑,说:“就为了陪我?就不上牛津大学,不回上海了?不至于吧?”

徐雪涵红着脸,起身:“不理你了,哥就知道欺负我。”

徐海波哈哈笑,说:“我哪欺负你了?你倒是说清楚。”

徐雪涵白了徐海波一眼:“懒得理你。”

徐雪涵对一旁的吴巧巧一招手,说:“走,去花园走走。”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