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拽妻:前夫请矜持

更新时间:2019-09-29 17:29:35

重生拽妻:前夫请矜持

重生拽妻:前夫请矜持 诗茶花梦 著

连载中 宫泽,白亦菲 重生复仇言情

主角叫宫泽白亦菲的书名叫《重生拽妻:前夫请矜持》,是作者诗茶花梦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新婚不久,她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关键还TM不知道是谁干的。前脚刚死,后脚老公就跟别人搞一块了。不过她发现原来她没死,而是重生成了前夫身边的女佣。好!那就让她尽情虐渣渣。重生一世,她要世人瞩目,要覆手为云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该死的男人,她知道这是去哪里呢?自己的老婆尸骨未寒,就去勾搭别的女人?

虽然她就是他的前妻……但这也不行!谁让别人都以为她是顾意呢。总有一天,这些仇她都要连本带利的还回去?那些和宫泽有关系的女人,那一张张脸她都记住了,她不会放过她们的!

宫泽看了顾意一眼,有这女人在,他根本就专心不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他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这时别的女人都没有的。总是抑制不住的想她,也控制不住对她动手动脚的想法。他心里其实是自责的。他怎么能这样呢?

除了那个人以外,他不能再对别的女人东西,哪怕那个人死了!

到了举报葬礼的场地。

顾意负责给宾客们端酒送水,一向没干过这种伺候人的活的她,虽然不适应,但内心对这份差事是充满兴趣的。

怎么说呢,毕竟今天是她的葬礼,在这浩瀚宇宙、茫茫世界中,又有几个人能参加自己的葬礼呢?

她端着一盘子红酒去她的亲戚面前,礼貌的问道,“需要酒吗?”

舅妈随手拿了一杯,看都不看她一眼,继续和她大伯聊起来,“亦菲这个孩子,平时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晚睡晚起的,我以前经常提醒她,要早点睡早点睡,她就是不听,你看……”舅妈摊开双手,啧啧惋惜。

她竖尖了耳朵听着,走到舅舅面前:“请问需要酒吗?”

舅舅看了她一眼,“不用。”在那双她熟悉的眼睛中,没有她熟悉的眼神。想来也是,以前舅舅对她这个从小优秀的外甥女格外的看重,因此看她的眼神也是宠溺和欢喜的。而如今她只是宫家的一个下人,他的眼神自然就变成了对路人应有的眼神,不带任何感情。

顾意心里对这种落差感到失落,但没有办法,这就是事实。白亦菲已经死了,他们也不再是她的亲戚。

不习惯也得习惯。

至少,顾意的亲戚朋友会对她很好,她这样安慰着自己。

在客厅里走了一圈下来,盘子里只剩下几杯酒,她把盘子放到吧台上,坐在椅子上歇了起来。

放眼望去,这里的淑女绅士一个个都打扮的庄重、符合身份。手举着优雅的酒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交谈,有的谈笑风生,也许是个朋友间久别重逢。有的掩面擦泪,那是为她年轻生命的逝去而伤心。

她忽然在人群中搜索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赵玥。

她俩曾手拉手在泰晤士河畔看黄昏,互相承诺以后一定要一起泡男人,一起去死海游泳,一起去爬阿尔卑斯山,以后生的孩子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给他们定娃娃亲。

想到过往的时光,她的脸不自觉浮上笑意。

她端起一盘满满的红酒,朝赵玥走去。

赵玥打扮的时尚可人,一袭白色连衣裙衬托的她闪闪发光,她优雅的挽着身旁的男伴,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灯光下耀眼夺目。

“请问,两位需要酒吗?”她笑着道,眼睛一直注视着赵玥赵菇凉。想到以前跟她一起在KTV里发疯,彻夜不归的时光,她做梦都能笑醒。自从结婚以后,跟她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能再次见到她,哪怕是用一个她素未谋面的人的身份,她也感到很开心。

赵玥没有回答她,始终昂着头,无声无形地告诉着她她的身份很高贵。尽管她在她旁边,她也很少看她一眼,而是和一旁的男伴聊的亲密。

她知道,赵玥可能从小由于出身的原因,社会地位不高。恰恰是这种人,最看重社会地位,在这一类人中,十个有九个都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飞上枝头变凤凰的。

当他们成功的获得想要的社会地位后,他们往往会比同等地位的人更显摆。

她想到一个比喻:那些全身挂满金链子的人大都是暴发户,因为真正的贵族不会通过那种方式来告诉别人他有多富。因为他天生有钱,有钱就是有钱,无需向任何人解释。

赵玥跟男伴说:“想不到白亦菲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她说着惋惜的话,嘴角却始终有一份挥之不去的笑意。

男伴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看她生的那么好有什么用,嫁了个老公就算他势力再大,不也是天天在外面玩小明星?最后还早早的死了!虽然对外面说是猝死的,谁知道是不是哪个小三想上位故意害她的?你们这两闺蜜,算来算去,到头来还不是你命好。”

赵玥闻言娇嗔的打了他一下:“就你嘴坏。”她收敛了一下笑意:“人家尸骨还未寒呢,你家就在这说风凉话。”

她默默的听着,心里寒的很。人走茶凉,原来他们是这么看自己的。

小三上位?也不是没可能,可是再怎么说她也是宫泽明媒正娶的老婆,哪个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别的她不知道,但她的死绝对不是意外。

两人安静了没多久,赵玥从思考的状态中抽出:“不过,你说的也没错。生的好,嫁的好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她冷笑一声,眼里盛满优越感看向男伴,挽着他的手更加用力。

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想了想,转而装出一副殷勤的模样:“听你们的谈话,想必这位就是她们少夫人常常提起的赵玥赵小姐吧?”

赵玥眼神疏离的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话,眼底藏着深深的鄙夷。

这时顾意说时迟那时快,一杯酒就朝赵玥脸上泼去。赵玥顿时脸都绿了,大骂道,“该死,你疯了吗?”

“没错,我就是疯了!”顾意放肆大声的说。

今天是她的葬礼,她TM还不能疯一次吗?她忍这些人已经很久了,今天她就要爆发。

她这几天已经调查了很多事情,她对自己的死有充分的怀疑。她一定要在自己的亲戚面前一吐为快。

众人的目光很快被顾意吸引,宫泽皱着眉走了过来,冷冷的道:“你要干什么?”这个愚蠢的女人想要干什么,自己一次次对她忍让,她却寸寸紧逼,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引起自己的注意,也未免太愚蠢了。

“我要干什么,我要将白亦菲的死亡真相告诉给大家,让大家看清楚宫泽你这副丑恶的嘴脸。”歇斯底里,不是让人注意自己,只是不甘心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闹完然后将目光转移到爸爸、妈妈脸上,发现他们的神色一动,好像被自己的话语触动了一般。

爸爸的眼神停留在顾意的脸上,这让她心里很是激动。虽然不期望他能认出自己就是他死去的女儿白亦非,但是能将这冷酷无情的家伙搞得身败名裂也是可以的。

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心,爸爸就皱眉说道:“宫泽,你家佣人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胡说八道。”

宫泽气的脸色铁青,冷冷得道:“我家夫人亡故的事在场的人都知道,用得着你多嘴?”

原本以为爸爸会帮自己一把,没想到却是如此的糊涂,这个该死的禽兽,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当下咬牙切齿道:“但别人不知道白亦菲是你害死的,你丧心病狂,你心狠手辣。那天晚上若不是我躲在chuang底下,听见你所说的所做的一切,白亦菲就白死了。”

这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宫泽居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如果这是真的话,那绝对是头条新闻,点燃整个东山市。

爸爸闻言心中一动,知道就知道自己女儿是非正常死亡,但是没想到会是宫泽谋杀的。

“你不喜欢她,跟她在一起也只是为了你的生意。现在你生意做起来了,觉得她碍着你了,所以才会痛下杀手。”见白爸爸注意到自己说话,她更加加油添醋的说了起来。

“是不是这样?”白爸爸闻言朝宫泽问道。

宫泽恨恨的看了眼前的女人一眼,然后恭敬的说道:“岳父,我跟亦菲一直相敬如宾,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说着对身边的刀疤保镖说道:“把她拖出去,别让她胡说八道。”

刀疤脸保镖得令拖着顾意往外走,顾意知道宫泽心虚想把她拖出去,见爸爸和妈妈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停留,知道他们心里有不同的想法,于是大叫大嚷的道:“宫泽,你别以为把我拖出去就可以掩藏你所做的那些破事,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赶紧给我拖出去!”见刀疤脸磨磨蹭蹭的,宫泽发火了,都这样了,还磨蹭什么。刀疤脸见宫泽发火了,赶忙捂住她的嘴巴,迅速的把她拖了出去。

人虽拖出去了,但是现场却乱成一团糟,说什么的都有,宫泽阴沉着脸处理着这纷乱的现场,这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定不会这样放过她的。

被刀疤脸拖回去家中,推开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文珊珊,她此刻正忙完活,坐在那里休息一会儿。

今天心情大好,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头发烫着大波浪卷,眼神轻蔑,漫不经心的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自己的指甲。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