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娇宠王妃非良人

更新时间:2020-03-25 07:28:15

娇宠王妃非良人

娇宠王妃非良人 吃猫的虾 著

已完结 宫祈玉,马小雅 穿越题材古代古装言情

小说主人公是宫祈玉马小雅的小说是《娇宠王妃非良人》,本小说的作者是吃猫的虾创作的穿越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初到贵宝地,马小雅捋开袖子二话不说先压一个男人过过瘾。可是可是,你压的是谁?唔!一不小心便压了一只王爷啊!王爷很凶狠,可以退货不?马小雅转身想跑,可哪里能跑过王爷的五指山。“爱妃,本王刚刚暖好了被窝,要不要来?”妖娆的男人拍着床铺问,狐狸眼里勾桃花。马小雅:……要啊!必须要!

精彩章节试读:

在宫祈玉的眼里,这个名叫马小雅的女人,她不止性格矛盾,做事更矛盾。可偏偏这样的她,让他喜欢。

性格虽然粗鲁,但直爽,不做作。大事精明,小事糊涂,心里尚有温情未泯,能放过,便不杀死……这样的她,这样的性格,任性又有些小刁蛮,却非常光风霁月的让人舒服。

不像那些伪君子,小人,让他需要时刻的防范着。

她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当机立断,很果绝!偶尔又调皮精明得让人牙痒痒,可那样的她,更多了一丝明媚的娇俏,慧黠。

让人欲罢又不能,看了她一眼,就还想看第二眼。

百变小魔女,说的是她吗?

“反正,他们死在这里,多少是跟我有些关系的。若不是我绑了他们,或许他们也不会死。”

终于走上前,马小雅皱着脸,落落寡欢的看着死去的那几个青锋营杀手,正是之前随着秦云峰追杀他们的那几个。

她想起什么,又仔细看了看那几个人,却唯独不见秦云峰的身影。

他中了毒,跑得倒还挺快。

“别想了,杀了他们的人,我知道是谁。”

宫祈玉骑在马上,居高临下,马小雅猛然抬头看过来,宫祈玉道,“秦云峰在你的手中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太子不会放过他,所以,他在杀人灭口。”

这几个人,错就错在,他们见证了自己首领的无能一面,秦云峰此人,绝对的心狠手辣。

“你……你是说,是秦云峰杀了他们?”

马小雅白了脸,不敢相信的低叫,“可是,那怎么可能?他们是一伙的啊!”

这些人,不都是忠于秦云峰的吗?

“那有什么稀奇?杀人灭口,这是常用的手段。”宫祈玉淡淡冷漠,宫中的生活,外人看着光鲜亮丽,可又有谁知道,一步行将踏错,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太**祈佑,那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来吧,上马!短时间内,秦云峰不会再出现,但是我们进城的路,必不会安宁!”

大手一伸,五指修长,宫祈玉抬头看看天,又是一日的正午时分,时间过得很快。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接下来,要进入天京城吗?”

有了别的事情转移视线,马小雅很快就将这满地的死人抛到了脑后。

她的善良与美好,也只停留在最初的那一刹那的心软,一旦分清利弊,她也很冷静。

伸手握了他,马小雅翻身上马,宫祈玉仍旧将她护在*前,不可避免的,便会有一些肢体的接触。

马小雅虽然是来自于现代的灵魂与思想,但这么着与一个如此身份高贵的大男人,紧密贴身,还是有些浅浅的不自在。

“宫祈玉,你身上有伤,还是我在后面,抱着你吧?”

她转过头问着他,潋滟的红唇,好巧不巧的就擦着他的嘴角飞过,顿时就吓了一跳,脸色倏然暴红。

宫祈玉也愣了一下,随之,那眼角的笑意,便止不住的渐渐扩散,“呵!你在后面……抱着我?”

他别有用心的重复着她话里的意思,那暖昧的气息,扑面而至。

什么叫,她在后面,抱着他呢?

马小雅“怦怦怦”一颗心跳得急促,不敢看他,这妖孽啊,说错话了行不行?

挠了挠头皮,嗫嗫嚅嚅的道,“呃,不是,我,我是怕一不小心,碰了你身上的伤。”

咳,这样解释……该明白了吧?

“哈哈!”

瞧着她的囧样,宫祈玉忍不住一声笑,大手搂了她的腰,**一夹马腹,“的的”的往前走,清脆的马蹄声响,踏在这阳光下的山路间,格外的干脆,悦耳。

马上一男一女,亲密相间,格外明媚。

“喂!你笑什么呢,不许再笑!”

马小雅给笑得恼羞成怒,她返身去捂他的嘴,一张小脸说不出的尴尬,明明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嘛,为什么硬生生就给变了味?

“唔!疼!”

她一用力,宫祈玉猛的皱了眉,脸色顿时发白,马小雅吓一跳,忙不迭拿开手,“啊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赶紧与他拉开些距离,满脸的紧张的看着他的左%处,一连声道,“是不是我刚刚碰到你了?怎么样怎么样?伤口是不是又疼了?要不要再上些药?”

脑袋一热,直接就伸手去解他衣服。软软的手指蹭落他的%.口,宫祈玉眼里噙着狐狸的笑,心底丝丝挠挠的痒。

一股热血从腹部升起,光风霁月的眉月倏然变得深邃,他喉咙微微干,心里眼里全是这个慌乱的小女人,正在为了他的伤,扒着他的衣服。

“唔!丫头,你就是个妖精啊!”

一只大手伸出来,暖暖的包着她的小手,宫祈玉眼里像是长了钩子,勾得马小雅突然抬头的一瞬间,愣愣就傻了。

“宫祈玉,你……”

她皱着眉,手心按在他的%上。

夏天的衣服穿得薄,他身上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火热的传递给她。

手掌心觉得有些烫,她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俩人这种状况,也太艾1魅了些吧?

马背上的男人,形容出色,眸带笑意,就那么慵懒非常的看着她,有些无奈,有些宠溺,更多的是无奈,深深的蕴在眼底,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又似乎是在可惜着什么。

然后,她现在这是在做什么?

典型的女色狼啊,正点要求霸王硬上弓的硬节奏吗?

扒人家衣服还扒得这么理直气壮,不脱还不行。

我草!

马小雅啊马小雅,你的节操呢?都被猪啃了吗?

“呵!丫头,这么热情的主动来投怀送抱,是喜欢上本王了么?”

宫祈玉放大的脸,凑近她的眼底,那肆意的笑,带着丝丝的**,说不出的勾人,风骚。

像一汪清澈的湖水,偏又倒映着一些说不出的美色,让她忍不住的就想去靠近,靠近。

宫祈玉轻然笑着,“傻丫头。”

伸手捏捏她俏鼻,再一次可惜,这暖昧来得真不是时候,马背太小,他受伤未愈,想做些什么,都力有未逮。

鼻子吃疼,马小雅终于回神,她难受的扭着腰,皱着小鼻子看着他,“没,没有啊,我是在看……啊!你是装的?!”

她倏然明白的一瞬间,气哼哼的指头伸出去,点着他的脑门往远处推。

“呃,这个……”

宫祈玉黑线,轻咳了一声,将身子坐直,却大手一抱,眉头轻蹙的瞬间,已将她别扭的身子,在马背上调了个儿,再度变成了贴面相坐。

马小雅扯扯唇,暴红的小脸,渐渐恢复正常,“宫祈玉,这马背上地方窄小,你要不要总玩杂技?”

一拳头砸过去,将他用力推开,马小雅磨牙吐槽,“宫祈玉,你要是想死的话,尽管玩吧!”

可恶的男人,居然敢装疼,骗她!

“唔!”

拳头砸落的一瞬间,宫祈玉又一声闷哼,马小雅发誓,“你少骗人了,这次我绝不会再上当!我……”

努力挥着拳头,想要再砸一下,又顿时愣住,“咦?这次是真的?”

他%.口上的那一丝血,不会骗人。

“当然……我说丫头,你谋杀亲夫是不是?”

宫祈玉这次真疼得厉害了,他皱着眉,苦笑看着她,“丫头,再麻烦一下?”

装虚弱,求可怜的戏码,果然不能乱用。

瞧瞧,他这才用一次,就遭报应了!

“哼!你就是活该,是不是刚才……裂开了?”

马小雅回想刚才那一幕,一定是他刚刚抱她的那一瞬间,扯裂了伤口,然后她又砸了他一拳……唔!这个好啊!

记吃不记打的臭男人,看他以后还敢胡来?

认真检查他的伤口,果然又崩裂了一些,“疼吗?”

宫祈玉勾唇:“不疼。”

就算是疼,也是不能喊的。

男人要脸,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更是要挺直了腰杆,疼也不疼。

“哼!一点也不知道节制!都这时候,还耍什么帅?”

紧皱着眉头,嘴里不客气骂着,“别以为你是王爷,你就是什么铁人了……我告诉你啊,这伤你要是再不小心些,你没准会死的!”

这年代,也不知道有没有破伤风这一说,可万一要有,这伤口……很有可能会恶化,到时候,要怎么救他?

一想到他有可能会死,那心尖尖上就倏然涌一抹痛,她深吸口气,又努力压下,顺手将马背上的包袱拿过,将里面的伤药又拿来,给他敷上,也不管他疼不疼,手法有些重。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警告一下,他不老实的行为。

宫祈玉面不改色的一直笑眯眯看着他,任她一双忙碌的小手,不时划过他的%膛,他只觉得这一刻的风光,非常美好。

恨不得想要将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再不复向前。

“好了,这伤口注意一些。别再胡乱动了啊!”

重新将伤口包好,马小雅长嘘一口气,鼻尖出了汗。

守着这么一个随时都可能出状况的男人,可一点也不能马虎大意。

“唔……你个小管家婆,本王听你的就是。”

猜你喜欢

  1. 穿越题材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