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捡个太子当夫君

更新时间:2020-05-20 17:22:21

捡个太子当夫君

捡个太子当夫君 四月花开 著

连载中 百里稷,青黛 古言宫斗腹黑古代古装

小说主人公是百里稷青黛的小说叫做《捡个太子当夫君》,是作者四月花开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整个杏花村都知道,王老汉一家老小全靠一个捡回来的姑娘过活。此姑娘不但性情泼辣,还随随便便从外面捡了一个男人回家。只是,养着养着,青黛才发现,这是捡回来一个冤家。一天,某位爷盯着眼前的肉包子:“这种东西也是人吃的?”青黛气不打一处来:“你是太子爷不成?一身臭毛病。”不曾想,数日后,这位爷真的成为当朝太子爷。若干年后,某个姑娘已经成为万众瞩目的皇后娘娘,她好奇问道,“当年你究竟看上我哪

精彩章节试读:

“至于你妹妹,以后就留在我这里,我绝对不会亏待了她。”

丁满山继续往下说。

丁夫人也跟着开口,“我家姑娘刚好需要一个伴,让你妹妹留下给我家姑娘做个伴,以后大了想嫁人,我会给她寻个好婆家并且备好嫁妆,这些我可以给你签文书保证。”

夫妻两人循循善诱,想要解决青黛的后顾之忧。

青黛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留下朝颜,既是让她安心,也是牵制她。

若是她不答应,这个县城怕是也呆不下去了。

况且她想替百里稷拿回那块玉佩,这是她欠百里稷的,她救了百里稷一次,但百里稷救了她两次,没有看到也就算了,既然被她遇上了这事,她也就没法袖手旁观了。

“我想先见见丁小姐。”

若是要把朝颜留在这里,她得看看那个丁姑娘是不是一个好相与的。

这个小姑娘还挺警惕的,脑子也清楚,丁满山没有说什么,叫来了管家把青黛和朝颜带去女儿丁蓉的房间。

路上,朝颜终于忍不住了,“姐姐,你该不会真的想进宫吧!”

“我们先去见丁小姐,一切等见过她以后再说。”

如此朝颜也不再说什么,她有预感,青黛会应下这事。

管家把两人引到一间房间门口,外面守着一个婢女,管家把她们交给婢女,交代了几句就先走了。

接着婢女领着两人进了屋,刚刚进去就闻到浓浓的药味。

“我家小姐这两天染了风寒,身子不大舒服,你们小声一点。”

紧接着,青黛看到了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姑娘,时不时咳嗽一声。

那个姑娘相貌清秀,只是非常瘦,体型和青黛差不多。

看到青黛,她冲着青黛笑了笑,语气非常温柔,“你就是我爹找回来的那个姑娘?”

青黛点点头。

“我爹一定和你都说了。”

丁蓉语气始终温温柔柔的,看起来非常善解人意。

“丁小姐,你的身子一直都不好吗?”

“我身子不好,这事本来轮不到我,可惜我爹得罪了人,这才有了这事,姑娘,你若是愿意替我去,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若是不愿意,我也绝不勉强。”

按着丁蓉的身体情况,的确不适合进宫,这哪是能干活的人,估计都能死在宫里面。

说了几句丁蓉又咳嗽起来,青黛见丁蓉性子温柔,是个好说话的人,知道就算朝颜留下来,她也不会苛待朝颜,如此也就放心了。

其实她心中已经做了决定,只是放心不下朝颜,这才想见见丁蓉。

“丁小姐,我愿意代替你进宫,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妹妹。”

青黛拉过朝颜,说道。

“你放心,从今以后她就是我的妹妹,我会好好照顾她,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丁蓉认真的承诺。

“我相信丁小姐,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也有所求。”

两人又说了几句,丁蓉有些困了,青黛带着朝颜出了房间,路上刚好遇到丁满山和丁夫人。

“丁老爷,我去。”

青黛见着丁满山,直接道。

看到她应下,丁满山和丁夫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桩心事总算是有着落了,她们本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前几年病逝,实在舍不得身体并不好的小女儿独自去京城。

“姐姐……”

朝颜眉眼中满是担忧。

“我这就让人去准备文书,姑娘,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你妹妹。”

丁夫人露出感激的笑意,自从有了这事,她已经愁的好些天没有睡好觉。

“那以后就麻烦夫人了。”

“我让人准备了客房,你们先去歇着。”

说完丁夫人让丫鬟带着青黛和朝颜先去客房。

进了客房,朝颜关上房门,再也忍不住了,“姐姐,你若是一定要去,我和你一起去。”

“京城途路遥远,你随我去了也进不了宫,到时候我怎放心你一个人?我又不是去送死,你别担心我,宫中的宫女也分品级,我去了也不会干粗活,不累的。”

像这种选去的宫女,大部分都是安排伺候宫中的主子或者去宫中各大机构,和那种做粗活的宫女并不一样。

“可我担心你。”

青黛笑道,“我可不是会被人随意欺负的人。”

这倒是的,青黛素来泼辣,就连她那个不讲理的大娘在青黛这里也没有讨到过什么便宜。

“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姐姐,我舍不得姐姐。”

青黛也舍不得朝颜,她拍了拍朝颜的手背,“等我安顿好了,每个月都给你写封信,朝颜,以后若有机会把你也接去京城,我会把你接过去,你放心,我在宫里面会好好干。”

知道已经拦不住青黛,朝颜只能应了下来,“你一定要保重。”

“你也是,有什么事情给我写信。”

姐妹两人絮絮叨叨许久,朝颜心情始终不好,爷爷已经没了,如今又要和姐姐分离,想想都非常焦虑。

京城。

六月初天气还不怎么热,尤其是雨后,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百里稷穿着一身藏蓝色的锦袍,盘腿坐在棋盘前面,手中执着一枚黑色的棋子,思索着该怎么下子。

他对面对着一个穿着红色锦袍的年轻男子,此人皮肤白皙,相貌非常阴柔,衣服微微敞开了些,鬓边垂下两缕头发,看起来放荡不羁。

他执着白子,眼看着百里稷始终不落子,终于忍不住了,“阿稷,你还下不下?”

百里稷随手把棋子落了下去,“沈离,你也别挣扎了,反正输定了。”

“真狠。”沈离抱怨一句,扔下手中的棋子,“真没意思,连着下了三盘输了三盘,不下了。”

“这就认输了?”

“这些年也就赢过你一回,以后下棋别找我。”

百里稷大笑道,“谁让你棋艺总不见长进。”

“你那块玉佩还没有消息吗?”

“快了。”

“若是让皇上知道你丢了那块玉佩,不知道……”沈离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我都迫不及待想看你受罚了。”

“我若受罚,你也跑不掉,若非你,我会去那种地方?”

当然,若不去那种地方,也不会遇上那个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小丫头。

“事情查清楚了吗?”沈离凑了过来,问道。

百里稷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虽没有证据,但肯定是誉王的人。”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腹黑
  4. 古代古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