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绝世魔妃:我叫六公主

更新时间:2020-03-25 03:52:13

绝世魔妃:我叫六公主

绝世魔妃:我叫六公主 月色撩人 著

已完结 夏羿,朗玉 穿越题材古代古装言情热血爽文

小说主人公是夏羿朗玉的小说是《绝世魔妃:我叫六公主》,本小说的作者是月色撩人创作的穿越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暗黑特工变成了贵不可言的公主殿下,本以为可以享受一下前所未有的清福,却没想到变成了处处受人欺凌……你妹,公主不发威你当我hellokitty是吧!……“我以六公主的名义宣布,这一方天地将会唯我风骚。”

精彩章节试读:

惊鸿舞的精妙在与,轻步曼舞像倦鸟伏巢、疾飞高翔像鸿雁夜惊。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

我在宫里的伎乐堂第一次看到这舞蹈就被吸引了。其形其意,细细品来,足以颠倒众生。

可惜舞蹈和音乐不比诗词歌赋,无法在历史的大浪淘沙之下幸存下来,故我钻研此舞,但至今仍未得其精髓。

但是糊弄这帮海贼似乎已经足够了。

赵宇淮抚掌称快,宾主尽欢,觥筹交错,宴会气氛被推向了**。

赵宇淮吩咐左右道:“乐师赐座,请这位姑娘上来。”

我只和宗渊对视了一下,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高台上就降下一架梯子。

我迈步上去,脑海里却飞速旋转着各种念头。擒贼先擒王的机会到了,要不要出手……

我还没想起出,稀里糊涂就被带到了赵宇淮的面前,近看这个雄霸一方的海盗头领,身形竟像座小山一样魁梧,叫人望而生畏,我怀疑自己能否一举将他拿下。

赵宇淮将桌上一只酒杯递给我,说:“姑娘舞姿曼妙,惊为天人,来,本王敬你一杯。”

“多谢。”

我接过杯子,抿了一口,只看到赵宇淮一抹诡谲而阴暗的笑容。

难道他已看出了我图谋不轨?

我把目光投向赵宇淮左侧的一位少年,他带着一顶藤编的帽子,帽檐压得很低,宽大的袍子几乎罩住了整个身体,更显得骨骼清瘦。

袍子底下伸出的双手,苍白如纸,上面还有些微淤青。

“今日是贵公子生辰,不知是否有幸共饮一杯,聊表心意。”

那少年闻言果然微微一动,慢慢抬起头来,我本假意浅笑着捧着杯子,可当我看到他隐藏在宽大帽檐下的那张脸,却有如见鬼一般,吓得倒退了一步。

夏羿!我那一世的同事,那场把我卷来这个世界的蹊跷的任务里也有他。

我定睛仔细辨认,其实身材、发型,甚至样貌这些外在的东西,在这一世已经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了,但是有一样东西不会骗人,就是夏羿看到我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

那是几乎和我如出一辙的表情。

所以是断断不会弄错的!

我呆若木鸡的样子让赵宇淮生疑,夏羿突然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他的怀里,我一个趔趄,跌坐在他膝盖上。

夏羿夺过我的酒杯,一饮而尽后撒手让杯子滑落在地,放浪的样子匪气十足。

他托着我的下巴说:“姑娘既有意,值此良辰美景,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不如……”

我正手足无措之时,只听啪的一声,宗渊手中的酒杯应声而碎。

他一跃而起,出手迅如闪电,眨眼的功夫就撂倒了扑上前来的七八个海贼。

刚才还歌舞升平的局面,顿时就乱作一团。眼见宗渊双拳难敌四手,渐渐居于劣势,我刚要行动,夏羿执起冰凉的匕首架到了我的脖子上。

“乖乖听我的,我保你没事。”

宗渊见我被俘,害怕抵抗对我不利,便也束手就擒。海贼一拥而上将他拿下,七手八脚地把他按在甲板上。

好好一场宴会被我们打得七零八落,赵宇淮自然是雷霆震怒。

“你们是谁,受何人指使前来搅局?”

宗渊还想隐**身份,只说:“无人指使,不过看你们轻薄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义愤难平而已。”

“哦?你和这女子是什么关系,这样急着为她出头?”

"至亲血肉如何,萍水相逢又如何,人间正道不能泯灭。"

“哈哈哈哈……好一个人间正道。可惜我赵宇淮在海上出生,在海上行走,什么人间正道与我无关。

不过我敬你是条汉子,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

赵宇淮对手下使了个眼色,一名海贼抡起屠刀眼看就要落下,我赶紧喊道:“等等!”

赵宇淮侧目道:“怎么,姑娘还有什么临终的话要说与这位好汉听吗?”

“放肆!我乃临沧国六公主朗玉,他是三世子宗渊,你若敢伤我们一根寒毛,小心不日兵戎相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六公主?三世子?”

赵宇淮犀利的眼神在我们身上游移,看我言之凿凿的样子,大抵是相信的。

他挥一挥手,让手持屠刀的海贼先行退下,宗渊方能直起上身。

“两位本该居于深宫,今日为何乔装而来?”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我编纂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也蒙混不过去,索性直白地对赵宇淮说:

“为了钱。

眼下淮南灾情吃紧,百姓身陷水深火热之中,父皇名我们前来治理水患。

奈何……救灾要投入的银两远超我们的预计,远水难解近火,所以想找大王商议,暂借些银钱用用。”

赵宇淮听完我的话,又爆发出一阵笑声,那笑中满是鄙夷。

“听说临沧国坐拥天下使不完的金银财宝,怎么今日想起找我这等不入眼的盗匪借钱了?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我虽是半路出家的临沧国人,可是既然各为其主,听到赵宇淮的嘲笑心里还是愤怒的,但仍旧耐着性子说。

“临沧的确国富民强,才惹得世人传言有什么取之不尽的财宝。且不说谣言不可信,就算是有,也架不住家大业大,银钱如流水一般散去。

夷人屡犯我西北边防,事关我临沧的面子和基业,父皇几乎倾尽国力于此。奈何天灾猛于虎,一时半会儿赈灾的花费就略显吃紧了。

大王如能助临沧度过此次危机,他日银钱全数奉还不说,我还可以上书父皇,对过往的劣迹既往不咎。如何?”

赵宇淮抚弄着下巴,咂摸着我的话,然后走到我面前说:“公主巧舌如簧让人钦佩,可你一个女儿家的话,说得再好听,我也不敢偏信啊。

万一我现在帮了你,你还有你的父皇回头翻脸不认账了,我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嘛。”

我心想,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果然没那么好打发,“那你想怎样?”

赵宇淮看看儿子,继而对我说:“联姻。”

猜你喜欢

  1. 穿越题材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