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更新时间:2019-07-26 10:16:04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佛音花开之仙雀缘 紫月英华 著

已完结 芷澈,音浅浅 古言腹黑宠文仙侠

小说《佛音花开之仙雀缘》主角芷澈音浅浅是作者紫月英华最新完结超火的一部仙侠类小说,主要讲述了音浅浅身为一只鸟也要有追求,修仙得道虽然不是个个能成,但也不是人人都有貔貅的血统。我就是要与众不同,流芳百世,名垂千古,可是不小心惹了大神芷澈青睐,劫难啊劫难。他看我的那叫什么眼神?欺负我小,很好玩么?好,我就跟你玩一玩,看我怎么翻云覆雨,搅得东海难平。凭白无故给我塞了个干儿子,还替我惹了这么多的烂桃花,成心气我是不是?我就豁出去了不修仙,嫁给你做帝后,呼风唤雨好不威风。可修不成仙,也不至于被万人恨吧,生了个没爹认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连忙坐起身来,也顾不得脑中的一阵天旋地转,拉着他的翅膀有气无力的说:“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佛祖都没有让你持戒,自然是有道理的。你想想你这么个大块头,又要飞得那么高那么快,不吃肉哪儿来的力气,光吃素怎么行呢?”

我见他没有动容,又是抖擞了精神很努力的说,“长相其实一点儿都不重要,你是男子汉当然要长得英武一些才好看,你没瞧见观音菩萨么?长得太好看了一样有麻烦,不是有好多人都认为他是女的么?你想像他一样让人雌雄难辨?”

我在心里不停祷告: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您一定要原谅我,我也是被逼无奈,也是要救人救己,您慈悲为怀定是不会和我计较的,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大鹏好似被我说动了,抬了抬眼皮,看着我的眼睛说:“真的?长相不重要?”

“真的,真的,我何时骗过你?”我连忙点头,“最重要的是心地,长相只是给人的第一印象罢了,有时就是个假象,相处时间长了为人的心地最重要。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就是这个意思。相比较而言,面冷心善的人要比面善心冷的人更受人喜欢。”

“那你可喜欢我这样?”大鹏拉着我的翅膀问我。

“喜欢,我就喜欢你这样。”我很肯定很坚决的点头,“还记得三百年前你帮我喝退溪边的大黄么?你若是不凶猛那大黄怎会怕你?你若是不帮我,我还能有命么?所以说长得凶猛些有时也是好事。你这样就很好。”

“你喜欢就好,其实我真的不喜欢吃素。”大鹏很是高兴,估计让他戒了荤腥吃素还不如宰了他,让他重新投胎的好。

我长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伟大,竟可以让这么固执的大鹏打消了食素的念头,很是沾沾自喜。得意间我重新躺回榻上,对大鹏说道:“有件事你去帮我看看,上次你给我的包袱还挂在树上呢,你快去帮我拿过来,别让那几只畜牲给我偷了去。”

“哦,好。”大鹏事不宜迟,马上行动,刚刚推开房门身形一顿,抖了抖尾巴,回过头来问我,“你不让我吃素,是不是怕自己没有肉丁吃啊?”

我冲着他呵呵傻笑,“你想太多了,真的想多了。”还好脸上有毛盖着,否则这一张大红脸绝对会把我彻彻底底的卖了。

又过了两日,妙翅和大鹏说此次法会已过,他们要送各方仙众回府,又要出门了,让我自己小心身子。

我自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一再向他们保证我会乖乖等他们回来,甚至请来了文殊菩萨的坐骑青狮给我担保。

青狮很是无奈,每日变成了我的看门狗,不许我出房门一步,直到妙翅他们回来我才得以解禁。而我在青狮呲牙咧嘴的威逼利诱下,不得以贡献了一小把肉丁作为酬谢,这才将这尊大神请走。

只是让我颇为费解的是,妙翅临出门时还特意跑过来看我,说是默离上神很是挂念我的病痛,让他专程来问候。待捎了我感谢的回话后便匆匆的离去了。

那时我也并没有留意此事,只是觉得是一个爱鸟之人的善心罢了。直到几百年后,我才顿悟其中的缘由,不免一阵唏嘘:这缘分果真天定,劫数也是难逃。

又半个月后妙翅拆去了我头上的棉布,已经长出茸毛的额顶上终究还是落了个疤痕,虽然很小可也让我郁闷了几日,好在等头上的毛发全部长齐后并不明显,我的心情这才算大好。

自我出事后就没有离开过药房,每天大鹏和妙翅都会过来看我,给我送些饭食,讲外面的趣事,告诉我讲佛祖每日里又讲了什么经说了什么法,而我除了吃喝睡又多了一件事情可做,就是认识药材。

在这药房里别的东西不多,药材可是不缺的,而且包罗万象什么都有,最平常的似生地熟地白芷防风,最珍贵的有万年龙涎草、千年紫灵芝,而且每日都会有专司医药的僧侣过来料理,我已通人言便经常向他们讨教一二,也算是打发时间,增长了见识。

整个冬天就这样过去了,因佛祖对我的偏爱,妙翅经常给我弄些药膳食用,多珍贵的药材都不吝啬,让我很是不好意思。而我的身体也似乎强壮了很多,毛色也更加的鲜艳润泽。

当寺院中的第一朵知春花绽放时,妙翅终于将我抱回了大殿前的菩提树下。

“你想在哪里搭窝呢?大殿下的屋檐不是不好,但是对一只鸟而言,我觉得还是树上比较合适。”妙翅向树冠上指了指,说,“大鹏给你选了一处不错的地方,遮风避雨,而且风景不错哦。”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看到一个很漂亮的树屋,虽说还有鸟窝的影子,但是要盖子有盖子,要屋子有屋子,要阳台有阳台,而且宽敞舒适得很。我双眼晶晶亮,挣脱妙翅的怀抱飞了上去,里里外外的看了个遍,高兴得不得了,在树枝间欢快的跳跃。

“你们两个真是贴心得很,这树屋我很喜欢,再也不怕掉下树了。”我飞上他的肩膀,不知怎么表达我的感谢,就学着别的宠物一样用脸蹭噌他的。

妙翅也很高兴,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包袱递给我。“这是大鹏让我带给你的,他这两天有事出门了,明天我也要出门一趟,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用一只爪子接过包袱,有些伤感的说:“你们都有事情要做,反倒是我无所事事还要让你们担心。我也想像你们一样可以做些什么,哪怕是当个信使帮佛祖送个信也好。”

“你真觉得很闷?”妙翅将我从肩头取下,托在手里。

“不是闷,而是觉得自己没用。我来灵山也快四百年了,还是一事无成。”我垂着头,看着他的手腕,“你说,我是为了什么来这里呢?”

“你觉得自己为何来此?”

“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自己是为何出生,为何奔波一样,我总是在稀里糊涂间一直走下去。”我抬头看向远处,目光迷茫,“有时我在想,命运究竟是什么呢?若我不是此时的我,那彼时的我又是何样的呢?”

“是啊,若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又会如何?”妙翅拍拍我的头,眼里闪着莫名的光,“送你四个字:难得糊涂。”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那一天妙翅和我说的究竟是什么?我们真的有说过什么吗?也许我糊涂惯了,继续这样下去也很正常,但是那一日的日光浅淡,那一日的树影婆娑,那一日的风移云动,我却真真的记在了心尖,一点儿也不糊涂。很多很多年后,我还会想到那一日,就像是昨天刚刚经历。

在树屋的生活更是惬意,我已通人言,寺内的众人都喜欢逗一逗我,新进寺的僧侣更是喜欢和我说说话探讨些佛理,在他们看来活了将近四百年的鸟必定非比寻常。

但是时间长了他们便发现这鸟便是鸟,活得再久也就是个鸟,只能比一般的鸟儿强上一些,和人还是没法比的,但是他们仍旧很喜欢我,有好的斋饭时还会想着带给我一份。

寺内的生活很是清苦,因这修行讲究的就是要忍受身体和精神上的历练,吃尽世间一切苦,方能大彻大悟脱胎换骨,要不然怎么叫苦行僧呢。

所以即便是很简单的一份斋饭,在他们自己节省下来送到我面前时,我还是会感动一番。虽然我是只鸟,但是我的心也是会跳动的,他们的善举一样能够感动我。

也许这就是我活了四百年的结果,也可能就是我能活四百年的因由,我与这灵山有缘。

我总是在四下无人时给妙翅唱歌听,其实我的嗓音并不好,不像黄鹂莺哥儿般清脆悦耳,倒是有些低沉沙哑。初时我有些自卑,认为即便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也应该妙音动耳,更何况我是一只长得还算很不错的小雀儿。

大鹏也曾笑话过我,说我闭嘴时似临家女孩清新可人,开口时像古稀老朽没了韵味。倒是妙翅不以为意,说各有各的妙处,端看你怎么品鉴。我便也心安了不少,经常借着月色来上一曲,倒也应景得很,很得妙翅的欢心。

大鹏很听妙翅的话,果真愿意教我如何飞行,我很努力的学习,也能吃苦,我可以说尽得了他技术上的真传,但是无奈身体结构和力量上的差距,不可能达到他的水平。

所以说,想要获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结果,也是要看这材料是如何的,若是废材一块就是神仙也拿你没辙。我再一次受到大鹏的鄙视,在他眼里我的硬件条件一无是处,除了长了个鸟样,就是废柴一块。

又是一年的春天,知春花醒的晚些,还没等上几天便被其他的花儿赶上了,竞相斗艳。我很喜欢后山的花海,虽然不是什么娇贵的名花,但是姹紫嫣红铺满了山坡,就像是九天仙女织就的锦缎将整个山头都盖住了,连我这被大鹏嗤笑没有审美情趣的家伙,也会沉迷在那一阵阵熏风间,很是享受。

晨间课业刚刚结束,趁着僧人们用饭的时间,我便飞去了后山,停在一片比我还要高上些许的狼尾草间,身旁的鸢尾花瓣上还挂着新鲜的露水,我用舌尖舔了舔,入喉甘甜,还带着淡淡的花香,果真和菩提树叶上的露水不是一个滋味。

我用力做了几个深呼吸,感觉全身轻松了很多,好像每一个毛孔中的每一根羽毛都舒展开了,这仙山灵谷果真是妙得很啊。

我在草丛间起起落落几个来回,惊起了很多初醒的山雀,像是投入水中的石子,引起一阵阵草浪翻滚。我玩得兴起,顾不得自己身在何处,直到全身大汗淋漓才好心的放那些小鸟儿们休息,自己寻了一棵小树站在树梢喘气。

极目远眺,层层叠叠的群山此起彼伏,在浅浅的雾霭中望不到边际。一轮红日刚刚爬上了远处的山顶,一点点的蜕变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宠文
  4. 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