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异能 > 王牌医神

更新时间:2020-08-04 20:51:02

王牌医神

王牌医神 朽木可雕 著

连载中 禹雄文,阮忆茹 热血爽文

为大家提供王牌医神免费阅读,王牌医神小说是一本非常热门的异能小说,由网络作者朽木可雕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禹雄文和阮忆茹。全文主要讲述的是上官靖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自然之道禹雄文这仅仅只是委婉之词。...。

精彩章节试读:

眼下法院的人满世界搜捕寒家两位小姐,有时候偶就连禹雄文也替寒月担心安危。

虽然看了不少寒家的好戏,但是对寒月这个人,禹雄文还是有些佩服的。

上次在湖边,也是寒月救了禹雄文,这个人情,禹雄文一直记在心里。

进了山,只有一条蜿蜒的马路,马路工程不小,一路蜿蜒直到山顶的上官大宅。

也不知道上官家跟寒家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竟然将事情闹得这般大。

禹雄文见识过寒家内部的争斗,不敢想两个大家之间的争斗会是如何的黑暗。

正如六年前那场暗无天日的政治内斗,也能够让闪电突击队的所有兄弟姐妹们为此丧命。

禹雄文想不明白,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

好在上山的路上有路灯,但是禹雄文灵机一动,直接跳进了旁边的防护栏里。

走马路实在是太过于招摇了,加上上官家铺天盖地的天眼,很容易就会让禹雄文身份暴露。

这片山上的树长得还算是招人喜欢,禹雄文偶然间撞见有两条上下山的索道。

灵机一动,禹雄文为了不轻易暴露身份,直接飞上了索道,稳当当的踩在了钢丝上。

老道士的眼睛当真还真是好用,自从身上长了这一对儿金翅膀,禹雄文身上可利用的技能也多了不少。

飞檐走壁,简直轻而易举。

顺着上山的索道,禹雄文很快便找到了隐藏在山顶上的上官家大宅。

不得不说,上官家果然是一个隐世的高手,这么一个大宅子硬生生地建立在山顶之上。

就算是在山下开发了景区,来人这么多,上官家仍旧能够做到避世,实在是高手中的高手。

此时的上官家,热闹一时。

上官靖一身红衣坐在饭桌的另一头,看着坐在长桌另一头的寒家大小姐寒月。

手里把玩着两颗晶莹剔透的玉珠子,笑道:“寒大小姐尽管吃喝,在叔叔我这里不用拘谨,就当是自己家里人。”

此时的寒月,正被上官靖暗中使用超天禁术捆绑在椅子上,根本就没办法动弹一下。

寒月怒瞪着上官靖,不仅人动不了了,话也说不出来一句。

一张长桌上,坐着的除了上官家的两位小姐之外,其余之人都是江湖上各个帮派的人。

上官靖端坐在长桌首座上,对上官家的大小姐上官飞燕说道:“飞燕,家里有客人来了,去接一接。”

上官飞燕一愣,捉摸不透老爷子的话,正想要问点儿什么。

坐在旁边的上官天娇扯了扯上官飞燕的衣服,自告奋勇地说道:“爷爷,就让天娇去吧!”

上官靖点点头,上官天娇这才从气氛沉重的长桌上脱了身。

上官天娇一张精致的小脸蛋,丰腴的身材,惹得家里的客人频频回头。

这般脱了身,上官天娇却糊涂了起来,猛然间想起爷爷的话来。

“也不知道家里来了什么客人,排场竟然这么大,非得大姐出来相迎?”

一边说着,上官天娇便出了门,看着黑漆漆的山顶夜景,越来越想不明白。

忽然间,只觉眼前一黑,上官天娇脊背一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就已经被人从身后死死钳住了,动弹不得。

惊恐之下,上官天娇将心一沉。

从小就在爷爷的身边长大,这么多年了,苦学的武修本领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对她动手。

况且,天下人人想要的上官家两大奇功,如今唯一学到了身上的人,世上也就仅有三个人。

一个是传授之人上官靖,另外两个就是上官家的两个小姐了。

上官天娇冷哼一声儿,想要趁身后之人不注意,动用遁地术。

此时的禹雄文,哪里料到自己挟持的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儿,竟然拥有两大奇术。

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觉手里一空,上官天娇直接消失在了眼前。

世间竟然还有这种技能,禹雄文感慨不已。

但是随后,禹雄文便觉得有些后怕。

上官天娇遁地成功,冷不丁儿地从禹雄文面前冒出,手中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直冲禹雄文。

禹雄文躲闪不及,眼看着刀尖儿就要落到自己身上了,突然间,上官天娇手里的刀尖儿一转风头。

上官天娇收起手中的匕首,定定地站在禹雄文面前。

突然间开口说道:“客人出场的方式还真是独特,不过这种方式在上官家里比较危险,以后不要这么做的,爷爷等急了,赶快跟我来吧。”

上官天娇说完,人便转身往打在里面走去。

禹雄文愣在了原地,客人?他什么时候成了上官家的客人了?

误打误撞,被上官天娇带进了上官家大宅。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场误打误撞,禹雄文见到了被软禁住的寒月。

大厅之内,一张长长的桌子两侧坐满了人。

上官天娇带着禹雄文出现的时候,上官靖脸上闪过一丝吃惊的表情来。

但是,却仍旧是十分客气。

直接起身,恭敬说道:“多年听闻青龙帮帮主的赫赫大名,却不曾想是哥年少有为的青年。”

一屋子里的人间上官靖这么一说,当即也跟着起了身。

看向禹雄文的时候,个个恭敬不已,脸上写满了忌惮。

禹雄文心里一愣,心里这个时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一场乌龙。

但是,就在察觉到在场所有人的修为并没有一个是低于筑天之境的时候,禹雄文只要佯装下去,生怕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寒月动弹不得,瞪着眼睛,忽闪了几下,似乎对禹雄文的真实身份甚是吃惊不少。

禹雄文走到桌边,紧挨着上官靖身旁的第一个座位空着,见此,便走过去坐定。

“您老近日身体可好?”

好在禹雄文是个机灵儿的,懂得见人说人话,缝鬼说鬼话的道理。

虽然他现在还没摸清上官家的底细,但是眼下也无路可退,就只要将计就计,先应付下来再说。

上官靖似乎对禹雄文也忌惮上几分,就连说话的语气也谨慎恭敬了不少。

“还不错,只是这次请帮主来,是来清点寒家的家底儿的,俗话说的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得了粥不能不分给江湖上的兄弟们尝尝不是?”

这下,禹雄文才明白了过来。

想必寒家的落马,也正是被眼前上官家的这个老狐狸给搞垮的。

如今寒万山失踪消失不见了,想必也是眼前这个老狐狸的杰作。

寒家看起来确实在江湖上名声儿很大,如今落了马,自然全天下的人都得了消息。

上官靖也是个精明的老狐狸,知道蟒蛇吞象容易被撑破肚皮。

反倒不如四方分派一点儿,非但自己吃饱了还剩下一些,而且还笼络了江湖上高攀不起的各派能人异士,以来壮大自己的后备力量。

禹雄文看明白这一点儿之后,心中不得不佩服这只老狐狸头脑和精明。

“这种好事儿,我们青龙帮实在是拿不得,老爷子上了年纪了,多多享用才好。”

上官靖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自然之道禹雄文这仅仅只是委婉之词。

连忙将面前的酒杯举起,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在场的兄弟姐妹,大家都有份儿,今晚就在我上官家住下,明天再让大家伙儿去好好玩玩儿。”

禹雄文只好顺水推舟,跟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全程不敢去看寒月的禹雄文,不用想也能够猜得出来,此时的寒月定然十分震惊意外。

如果寒月不被上官靖那老狐狸束缚着,一定会冲上前来将他的皮剥了。

让禹雄文没想到的,这次明明是来救寒月的,不成想却意外得罪了人家。

原来上官靖这个老狐狸如此豪宴宴请了江湖上各个帮派这么多人,也算是良苦用心了。

只是,让禹雄文开始犯愁的,却是接下来在上官家顶着赫赫有名的青龙帮帮主的身份,该如何装下去?

这顿饭,吃的禹雄文肚子里实在是翻江倒海。

好容易坐立不安挨到了散会的时候,上上官靖这个老狐狸才起身离开了席宴。

本以为上官靖这个老狐狸走了,禹雄文就能松一口气儿。

但是不成想,坐在的人却团团围了上来。

青龙帮帮主的这个身份,让禹雄文一时之间竟然成了大家的团宠。

各种奉承阿谀,让禹雄文实在是坐立难安,寒月已经被上官靖的人带走了,现在也是下落不明。

禹雄文又实在是应付不来这这种场面儿上的事儿,只好找了个拉肚子的借口先是离开了席位。

好容易摆脱那帮烦人的人,禹雄文却又在上官家的大宅子里迷了路。

好死不死,却又碰见了酒席上的人。

禹雄文刚从洗手间里出来,手还没洗,外面便进来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在见到禹雄文的第一眼,就红了眼眶。

吓得禹雄文措手不及,还没想明白眼前这个小姑娘怎么就哭了起来的时候。

只见女孩儿一步上前,哭着抱住了禹雄文。

不等禹雄文将人家推开,表明自己的立场的时候,外面又进来了一个女人。

上官天娇愣愣地看着眼前搂搂抱抱的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间觉得有些不舒服。

“咳咳咳!”

上官天娇站定在门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女孩子见此,连忙将禹雄文放开,伸手擦了擦眼泪。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