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皇后要狠

更新时间:2020-03-26 15:27:53

皇后要狠

皇后要狠 为爱发电 著

连载中 萧楚河,金子卿 重生复仇古代古装言情

萧楚河金子卿是这本叫做《皇后要狠》小说中的主角,很好看很不错的一本小说;该小说出自于网络作家为爱发电的原创作品,主要讲述的是最初,萧楚河漠然:“金家嫡女突然示好,怕是不怀好意。”之后,萧楚河面容冷静:“都是有同样目的的人,你去报复太子,我来夺他的皇位!”再后来,萧楚河心动:“江山千里,你我二人平分如何?”最后,萧楚河的手霸气一挥,扬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女皇陛下,江山归你,你归我!”金子卿:“……给本宫滚出去!”.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青玄暴怒。

萧楚河却仍旧淡定,审视的目光看向金子卿:“好。我答应你。”

金子卿心中忐忑,来回深呼吸了好几回,这才撸了撸袖子,对着青玄道:“去找点干净的布和水,还有,把刀借给我。”

“主子……”

“按她说的做。”

“……是。”

青玄心中无奈,虽然仍有疑虑,可还是按照萧楚河话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并出门去寻找干净的布和水源。

整个密室里一下只剩了金子卿与萧楚河两人。

眼前人探查的目光让金子卿有些紧张,她知道,萧楚河对她的警惕感和杀意,一点都没有减少。

金子卿稳定了下情绪,于怀里摸索了好一阵,这才从袖兜里掏出了一包银针——金子卿的母亲是京中一品御医温宁的女儿。

年幼时的她常觉得母亲给人把脉的时候好看,遂也偷偷在身上备了些银针,学了些医术。

她目不转睛看着萧楚河的腿。

脑子里想的,尽是如何替萧楚河减轻痛苦的法子。

因事关自家主子的命,青玄不敢耽误,立刻便取了东西回来。

银针用火烤过后,刺进萧楚河患处附近的几个穴位,加上其余的几处止血,止痛的大穴。

“我用针刺封了你的穴,防止你膝盖上的伤流血过多。一会刮肉接骨,会很疼,你忍着点。”眼前的女儿家汗流浃背,却仍旧小心翼翼的在给萧楚河的伤口清理创面。

见她态度认真,目不转睛,萧楚河稍稍一愣,对她的医术更信了半分。

听身旁的人应声,金子卿深吸一口气,跟一旁的青玄道:“帮我按住他的肩膀,别让他乱动。”

青玄照做,金子卿刚才嘱托完,一双手便犹如百蝶穿花,开始持刀为萧楚河刮骨剔肉。

此等伤口刮骨疗伤最是疼痛,身前之人口咬布条极力隐忍,青筋蜿蜒在他的脖颈头面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用力紧握骨节泛白,喉咙里也跟着发出咽唔的声音。

金子卿早已顾不得会不会暴露身份,她迅速出手割掉了患处周围的烂肉,而后又仔细清理了创口里的脏污。

萧楚河视线模糊的看向她。

只见金子卿的额头上具是汗水,神色认真,一副哪怕拼了命也要救回自己的模样,让他不由得一愣。

萧楚河常年在边关,过得都是铁血无情的生活。纵使在朝堂,也是尔虞我诈,少有温情。

如今乍看见这样一位为别人的事而拼尽全力的人,那双稚嫩的手就如一抹温煦的光,**萧楚河的心底。

咔!

“唔!”

一声猛响,萧楚河的身子猛一抽+搐,金子卿憋着的一口气这才放松下来。

可她却仍旧不敢松懈,直到小心翼翼替萧楚河在伤处敷过伤药,固定好支架后,子卿才力竭的摔坐在地上。

“好了。”

金子卿吐出一口浊气,强撑着身子将银针从萧楚河的身上取下。

萧楚河从剧痛里回过神来,神色模糊间他看到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正通红着脸,跌坐在地上呼呼喘气。

香汗淋漓,金子卿鬓角的碎发贴紧她尚未长开还带着稚气的脸颊,单薄的襦裙里皎白的身子若隐若现……

萧楚河忙默不作声的将目光看去了另外一边。

金子卿没有注意到萧楚河眼中的变色。她歇过一口气,对着二人道:“伤口还需要多注意清洗,内服和外用的其他药物,寻常医馆的大夫也会开。我还有事,伤我治完了,能放我走了吗?”

听她说要走,青玄的脸色又是一沉。

金子卿看过他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她刚刚的手法完全不符合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应有的熟练,也难怪青玄会有所怀疑。

“好啊,你们居然恩将仇报!虽然你们刚刚救了我,可我也救了你们啊,你们怎么能这样!”金子卿不解释,只义愤填膺破口大骂,“早知道救了人也得死,我还不如直接被外头催债的人给砍死呢!反正救了你也是死,不救你也是死,我还真是亏本极了!”

她的话说的得理不饶人,东拉西扯,尽是埋怨:“刚刚你们还想要杀我来着!我就不该信任你们!本姑娘心地善良,还没找你们要医药费要你们好生报答呢,你们反倒想要杀我灭口,怪不得这附近都没有医者敢给你们治疗,原来是因为你们这般狼子野心,真是瞎了我这双眼!”

萧楚河是个顶聪明的人,自然也不会希望金子卿过分机灵,如此她便装傻充愣毫厘不让,将自己伪装成一个贪心惜命的小人物。

刚刚疗伤处事时冷静精准,现在为了保命尖酸刻薄。

眼前的人一人千面着实有趣,萧楚河禁不住一笑。

忽而,外头传来一阵声响。

青玄飞身出去查看,金子卿侧头,就见门口的衣袍卷动,似是主持的袈裟。

“主持说,外头有人在找这位姑娘。”青玄的剑鞘指向金子卿,她心中合计,料想大概是金家来了人。

“我知道公子你身份贵重,必然不是那种恩将仇报之人。不过你放心,既然你留我一命,之前还救过我,我必然会对今日之事守口如瓶,权当没发生。”金子卿一拱手,话语间将多半的理都占了去,她看萧楚河的神色无异,便是抬步从暗室里走了出去。

暗室外的阳光有些刺目,金子卿以袖挡面,深深的吸入一口气。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眼角有些刺痛,晶莹的泪花模糊了她的双眼。

金子卿抬眸,只见一道俏丽的粉色身影,冲着她款款而来……

“啪!”

猜你喜欢

  1. 重生复仇
  2. 古代古装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