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升仙

更新时间:2020-01-11 20:01:18

升仙

升仙 楚楚的哥 著

已完结 萧展白,宁阳 仙侠玄幻题材热血爽文

主角萧展白宁阳小说升仙是作者楚楚的哥最新完结的一部仙侠类小说,描述了:意外穿越,让萧展白展开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踏碎奸人头颅,修炼最强功法,在异界中孤身崛起!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纾羽战甲消失在自己的身体里,萧展白这才满意的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他这才想起莫静,也不知自己修炼了多长时间,希望不是很久才好。莫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没法向老爹交代。顾不得炼制飞剑,他解开了禁制。

一解开禁制,萧展白就愣住了,外边居然守着一大群人,莫静一家,老爹还有亚布是一个都没拉下。一见萧展白露面,众人大喜,全都围了过来。

莫静高兴的道:“好了,前辈终于出关了,太好了,前辈已经在里面呆了三个月了,我们都急死了。”“三个月,不是吧!”萧展白不相信的张大了嘴。

他在看见莫静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因为莫静的修为已经从金丹后期跃到了元婴初期。

“可不是,小哥,原来你真是个修真者,唉!我们都看走眼了~~”老爹说道。

“是啊!大哥瞒得我好苦啊!”亚布也是一脸的后悔,他之前就对萧展白有所怀疑,只是一直不敢确定。“大哥,听我爹说你比他还厉害,我不管,你一定要教我,我也要成为一代女侠的。”莫欣一脸的崇拜的跑过来,拉住萧展白的手娇痴的说。

看来莫静也没完全告诉他们自己的底细,萧展白心想。“我也不是有意隐瞒,请大家见谅,对了,莫大哥,恭喜你了。”他对莫静说道。

“是啊!多谢前辈的成全,大哥,麻烦你先带孩子们出去,我还有些事要向前辈请教。”莫静转身对着莫干说道。

莫干也是刚知道他的弟弟也是个修真者。他明白修真界的事自己是无力插手的。“那好,那我们就在外边等吧!”他领着一众人出了密室。

莫静见密室就剩下自己和萧展白两人了。他突然屈膝向萧展白跪了下来。萧展白大惊,连忙挥手用仙力托起莫静。他问道:“莫大哥有事就对我直说好了,我会尽力帮你的,不需行如此大礼。”

莫静讶异道:“前辈知道我有事?”,“唰”萧展白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扇子,那是从储仙兜里拿出来的,储仙兜现在已经被他幻化成一枚戒指带在他右手的无名指上。他微微一笑道:“你先起来,把情况说给我听听,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会尽力而为的。”他前世是一集团董事长,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像刚才的情况他一推理就能明白。

首先修真者是很高傲的,轻易不给人下跪,自己虽然帮过他,但是之前莫静已经谢过他了,他不可能再谢一次,就连莫静自己都不能解决的事,那么应该是是件大事了。

果然莫静接下来的话,让他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莫静站起来说道:“之前我一直在崇轩国担任着供奉的职务,不知道前辈是否知道。”萧展白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就在一个月前,崇轩的老国君突然驾崩了,临死前没有指定崇轩的下一任继任者,先皇生前留下二子,这一个月来为了皇位争夺不休,城中军政也已分成两派相互争斗,为此死伤无数。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根据南方的线报,已经探明肆虐南方的怪兽是裂蜥兽,数量有几十只,它们荡平南方后已经往轩禹城这边来了。相信两日之内将可到达。到时城中百万百姓将直接面对裂蜥兽的威胁!”莫静叹息着道。

萧展白觉得好象在哪里听说过裂蜥兽这个名称,又想不起来了。事情确实很严重,他想了想对莫静说道:“城中百姓现在知道裂蜥兽朝这边来了吗?皇室现在又是持什么态度的?”

莫静答到:“没有,皇室一直封锁着消息,怕引起百姓的恐慌。至于态度,大皇子和二皇子都互不相让,都想等到收拾了对方,再去对付裂蜥兽。”

萧展白又问道:“修真界派人出面管这事了吗?”

“有,前些天轩禹峰派出门下五大弟子联合各地方上的修真者与裂蜥兽展开了一番激战,虽说杀了十几头裂蜥兽,但自己也是伤亡惨重,其中轩禹峰的五个弟子更是死了三个,听说连元婴都没逃脱。现在估计他们回轩禹峰搬救兵去了。”莫静无奈的说道。连修真者都没办法,可见裂蜥兽的厉害。

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后面一定有什么阴谋,只是自己现在一时间也理不清头绪。萧展白摇头说道:“皇室这帮蠢材,裂蜥兽都到门口了,他们还在内斗,真是不知道死活。轩禹峰难道也不派人来劝解吗?”

莫静苦笑道:“修真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从不轻易插手俗世的事,所以~~,还望前辈能鼎立襄助,救救崇轩的百姓。”

萧展白终于明白莫静找自己的原因,修真界在与裂蜥兽一战所展示的实力和修真门派的固守旧规让莫静很是心寒。他现在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了,虽说最后修真界在认识到事情的严重后,还是会插手俗世的事,只是真的到那时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无辜的人了。

萧展白叹了口气,看己想不露实力都不行了,要让他袖手看着无辜的百姓丧生,他自问作不到,更何况还有莫干莫静一众和他有着不同关系的人。来就来吧!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

既然决定了,萧展白也不客气了。他保持着从容的微笑对莫静说道:“莫大哥,我现在需要你去做几件事,第一,纸是包不住火的,我要你把裂蜥兽的事派人传出去,相信城中已经有不少人已经知道了,我就是要他们确认这消息的真实性。第二,想办法联系轩禹峰的修真者,就说我萧展白要见他们。相信他们不敢不来。第三,把两位皇子叫来,恩,就以轩禹峰的名义吧!记住,务必要快,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见莫静有点犹豫,知道他有所顾虑。“放心吧,一切有我担待,你快去吧!我到外边看看情况。”说完一道金光亮起,萧展白遁移了出去。

“有仙人出手,崇轩的百姓总算有救了!”莫静喃喃自语的道。

在大街上转了一圈,萧展白看着拥挤的人群,仿佛还是往昔的繁华,只是他能感觉到人群那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不安与惶恐。

又是一天的黄昏,晚霞依旧美丽,夕阳在夜幕的催促下,不停的降落,却不知夕阳的目光还残留着几许,对往事昨天的依恋。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以后见不到朝阳,看不到日落了。但愿还来的及。

“不好了,大家知道吗?南方的怪兽马上就要到轩禹城了,大家赶紧准备逃命吧!”不知道是谁叫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的,别骗人了,如果真是这样,朝廷怎么没有宣布。”另一个人反驳道。“我们都被骗了,还记得三个月之前朝廷派张将军带着五千士兵前去剿匪的事吗?那就是去对付怪兽的,后来没有一个人回来过,南方的逃难人说的都是真的,只是我们一直信任朝廷自己不愿相信罢了。”第一个人解释说道。

这么一说,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越说越有可能,越说越相信。人群一时间陷入了可怕的恐慌里,突然人群就像炸开的锅,四散逃开,提心吊胆的过了多日,人们紧守的心理防线终于在听到铁一般的事实下崩溃了。

萧展白没想到莫静行动的速度这么快,就在他正想闪到一边,避开人群的冲击时。他看见了莫静御着飞剑正从自己的上空飞过。萧展白传音把莫静叫了下来,两人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莫静看见萧展白兴奋的说道:“前辈,我已经办妥两件事了,大皇子和二皇子说要在今晚的未昕宫见您。剩下的一件联系轩禹峰的事我正要去呢?”

萧展白满意的点点头,他沉吟了片刻说道:“你马上先回家,把家人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你一个人在家等我,晚上我和你一起进皇宫。这是为了已防万一,至于联系轩禹峰的事,你把他们在佚凡界的地址告诉我,我亲自去找他们谈谈。”

莫静递过来一张纸条对萧展白说道:“那也好,前辈,这是他们的地址,我就先回去了。”说完,朝天空飞去,一些百姓总算见过修真者,没有对他的行为感到大惊小怪。

萧展白也跟着消失,下一刻,他出现在了一间阁楼的房顶上,他散发出了自己的强大气息,几乎是一发即收,萧展白相信那些人会有感应,而且马上就会找上他的。这是在城南的一片贫民区,已经很少有人居住了,萧展白要找的人就在这附近。

果然,也就喝口茶的工夫,三道不同颜色的剑光就冲天而起,转眼间就落到了他的对面。居然是两女一男三个年轻人,而且都有元婴中期的修为,身材还不错,好象还是芳翮宫的人,有意思,萧展白心想。

两个女的脸上罩着一层蓝纱,穿着一身似乎不算艳丽的花裙。男子却是一身灰色道服,两道剑眉配着一张俊面,倒也挺酷。只是他的两只眼睛总是显得有点游移不定。三人在萧展白身前立定,六只眼睛不停的打量着萧展白,似乎不相信刚才能发出如此强大气息的就是眼前此人。

萧展白依然潇洒的摇着扇子,微笑的看着眼前三人,他不着急,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任何情况下,都要有着一颗绝对镇静的心,那样你才会获得事情的主动。

灰服男子似乎有些不耐,他站出来没好气的说道:“阁下是何人,刚才为何引我们前来相见。”他当然生气,刚才正是他向二女大献殷勤的时候,没想到让萧展白给搅了。

萧展白本来看他就不顺眼,闻言更是连理都不理。“在下天风,请问轩禹峰此地的负责人是谁?在下找他有事相商。”他现在是能少点人知道他的名字就少点。

灰服男子见他眼睛一直盯着二女,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力,他不禁大怒。

“轩禹峰的师兄回圣门了,阁下有事跟我们说就行了。”他又接口道。

萧展白也有点恼怒,暗忖此人真是不识抬举,不过在事情还没问清楚前,他是不会动手的。“在我说出事情之前,我总该知道三位如何称呼吧!”

“我是腾云堡的少堡主龙克,这两位是芳翮宫的黛滢、纤巧仙姑,好了,现在你可以把来意说明了吧!”若不是顾及刚才萧展白展现的实力,龙克早就上前教训萧展白了。

“闭嘴,我问你了吗?”萧展白大喝道。一股无形的压力随着他的怒喝散开。他有种暴虐的冲动,仿佛眼前这些人都统统该死。

三人立时被这股压力挤的连连后退,这时看出三人的修为深浅来了。黛滢和纤巧后退三步就停住了,而龙克却接连后退了五步才站稳脚跟。

三人大骇,看着萧展白狰狞的脸,第一次心里有种死亡的恐惧。这天风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厉害。龙克更是胆寒,他自问自己父亲也远没有这种超凡的修为。

可是他又不甘心在佳人面前丢脸,他双手一合,一把闪着碧光的长剑出现在了手中。

“龙师兄,暂且住手,我有话说。”就在萧展白忍不住要爆发时,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从额头一圈一圈的散往全身,顿时他恢复了正常,他看着说话的女子,秀发上别着一支蝴蝶簪,听刚才龙克的介绍应该是纤巧。

他也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一直是很有自制力的人,而刚才的一瞬间自己好象失控了。

“前辈有话但说无妨,六大圣门同气连枝,我们会负责为轩禹峰传达的。”她看出了萧展白没有恶意。龙克重重的“哼”了一声,显然对纤巧阻止他的出手感到不满。

萧展白说道:“那好,那就劳烦诸位了,我想请你们联系轩禹峰的高手,让他们尽快在两日内派高手前来崇轩对付裂蜥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然最好是六大圣门也通知到才好,这件事十万火急,万万耽误不得。”

“不就是几只裂蜥兽吗?用的着这么大的阵战吗?”龙克不屑的说道。

萧展白淡淡的道:“噢!不知道龙克老弟的实力比之轩禹峰的弟子如何,最近我好象没听说过龙老弟大战裂蜥兽的英雄事迹啊!”

“你~~”龙克气的脸色铁青,话也说不下去。事实上人家说的也是事实。他当然无法反驳。

这时一直在一旁沉默的黛滢终于开口了。“前辈的心意我们明白,现在崇轩是内忧外患,我们看着也很着急,只是我们人微言轻,恐怕~~”

萧展白说道:“这样吧!你们把这个带上,先传讯给度天门的莫宗主,让他联系各大派,务必让他们重视这件事。”他挥手把渺日上人给的那面玄极令射了出去。

黛滢接在手里,“玄极令,我的天啊!”三人全都傻了眼,龙克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房顶上。他的**忍不住发抖。声音也开始发颤“弟子~龙克参~见令使,还望令使饶恕~~方才冒犯~之罪。”“参见令使。”纤巧黛滢也上前躬身见礼。

这下连萧展白都傻了,他没想到小小一枚玄极令会有这么大威信。他当然不知,玄极令不仅是整个修真界有数的顶级法器之一,更是渺日上人身份和整个度天门的象征。试问谁愿与修真第二高手为敌,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整个度天门的撑腰。

龙克之所以惶恐下跪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腾云堡当年曾受过渺日上人的大恩,萧展白能持有玄极令,可见和渺日上人度天门的关系非同一般。得罪了萧展白就等于得罪了渺日上人和整个度天门,搞不好腾云堡就可能完蛋在他手里。你说他如何不害怕。

“令使”这称呼真是难听,萧展白苦笑道,他这才知道当初渺日上人给他的是什么东西。权利越大,责任也越大,自己看来是越陷越深了。

“都起来吧!都办各自的事去吧!”萧展白摆摆手。既然不可避免,就坦然接受好了。

“是,纤巧,你带着玄极令去联络莫宗主,顺便通知本门,龙师兄,你也得回去通知令尊吧!”“是啊!师妹,那我先走了。”龙克心急火燎的驾起碧光飞上天际,他得赶紧把玄极令在萧展白身上的事告诉父亲。

萧展白见龙克与纤巧都走了,正想离开,突然见到黛滢还在屋顶,好象没有离开的意思。他问道:“姑娘还~~还有事吗?”

“前辈叫我黛滢好了,我没什么事,只是想跟着前辈长点见识,前辈放心,我不会妨碍你的。”黛滢微笑道。

萧展白当然不会傻到以为黛滢对他是一见钟情,才会想法跟着他。不管是对他感到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都不希望身旁有个人跟着。那样他会感到束缚。与莫静的接触是他的迫不得已,毕竟自己住他们家。可是现在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黛滢。

萧展白想了想说道:“好吧!那咱们现在就走吧!”他是想等到各大门派的人来了,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甩开她了。由于黛滢不会遁移,两人只好慢慢飞行。

好不容易到了莫静的家,两人降落在前厅的院子里,萧展白发现情况不对。院中出现一个黝黑的大坑,坑中余烟袅袅,周边的花树无一幸免全成了黑炭。

“前辈,这是谁住的地方?咦!这是炀极雷使用后留下的,真是可怕的高手。”黛滢满脸的凝重。“炀极雷”萧展白一下子反应过来,炀极雷是修真界度劫期的高手才能使用的一种雷咒。事情果然不简单,看来他们也行动了。只是不知道莫静怎么样。

“走,我们去皇宫”萧展白对黛滢说道。

“皇宫,去那干什么?在说我们是不能插手俗世的事物的,你忘了吗?”黛滢惊讶道。

萧展白不耐烦道:“要想弄清事情的真相,就得去皇宫,知道吗?你去不去,不去我先走了。”金光亮起,他遁移了出去。

黛滢这回可看清楚了,这个天风居然可以遁移,他到底是谁,实力这么强大,我怎么没听说过。“等等我”她一跺脚,“不管了。”她驾起遁光往皇宫的方向追去。

崇轩国的皇宫坐落在轩禹城中心,整个皇宫布置的富丽堂皇,亭台楼阁是比比皆是。这几天皇宫的守卫比平常森严了许多。拥皇的两派各自占据了半个皇宫,两派实力相当,自然是各不相让,在至尊皇权的**下,两位皇子更是不遗余力,完全置城外的裂蜥兽而不顾。朝中的不少大臣见大势已去,纷纷辞官归隐,逃命去也。

老百姓此时也知事态的严重,纷纷聚集宫门口,抗议示威朝廷的昏庸无能。轩禹城,这座屹立千年的名城,终于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

在皇宫的某个僻静房间里,两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正在商量着什么。

左首长脸的青年焦急的对着对面圆脸的青年说道:“大哥,咱们这样做值得吗?现在怪兽只差一天就到轩禹城了,宫外的那帮jian民也在不停的叫嚣,万一真人他食言,咱们怎么办?而且今天莫静也替轩禹峰的人传话来了,咱们该怎么交代啊!”

圆脸青年也是一脸的心神不定,他说道:“不会的,真人答应我们的,只要*们配合着他的计划,直到成功,他就会给我们双倍的土地。二弟,咱们没有退路了,否则你我~~”

“哈哈哈,两位皇子多心了,早上那人根本就不是我轩禹峰的弟子,我已经亲自出手把他生擒了,两位可以放心了,还有,我劫尘真人在修真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不会出尔反尔的,只要天魔大人解脱禁制,一切都会有的,都会有的,哈哈哈~~~”轩禹峰的弟子此时如果在场,一定会目瞪口呆。因为说话的人赫然是轩禹峰的长老级高手,劫尘真人。

劫尘真人一身黑色袍服,约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一双眸子居然泛着诡异的绿芒。

“参见真人”两位皇子赶紧见礼。

“有真人的话我们就放心了。只是不知天魔大人要何时才能出困?”说话的赫然是圆脸的大皇子。

劫尘真人双眼闪着阴森森可怕的绿光,他兴奋的说道:“就快了,很快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下去。”

“对了,趁还有点时间,两位皇子有没有兴趣看场戏。”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去,把那个为轩禹峰传话的小子带上来,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胆子。”他吩咐一旁的卫兵的道。

两位皇子互望一眼,都知道他说的是莫静。

猜你喜欢

  1. 仙侠
  2. 玄幻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