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厉少难逃:拒爱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12-03 17:22:41

厉少难逃:拒爱小娇妻

厉少难逃:拒爱小娇妻 诗梦 著

连载中 厉霆深,宋夏 言情短篇美文婚恋题材都市题材

主人公叫厉霆深宋夏的小说是《厉少难逃:拒爱小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诗梦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奕辰,你这是……”宋夏扶住了墙壁,正要询问自己男友为何突然这么粗鲁,却被眼前的场景给吓了一跳。阴暗的包厢里,充斥着满满的酒精与情欲的味道,一对对男女坐在皮质沙发上或拥抱或亲吻,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还在柔柔的旋转着。

精彩章节试读:

由于厉霆深在车祸中为了保护宋夏,手臂被划了一个五厘米长的大口子,当宋夏得知厉霆深一个人住,便自高奋勇地提出要去照顾厉霆深。

因此,两人由于这次人为意外同居在了一起。宋夏在度过了刚开始几天的不适应期后,很快掌握了照顾人的技术,上到为厉霆深做饭换药洗漱,下到打扫卫生整理房间,从一开始因为害羞不熟练导致各种状况百出,到现在淡定从容处理一切,不过几天时间。

厉霆深的私人别墅里,宋夏正在为厉霆深做一道补血养身的红枣枸杞老鸭汤,浓郁的香味穿过厨房飘到厉霆深的书房。

厉霆深坐在办公椅上,用左手批改文件,并非左撇子的他用左手写字还是有些别扭,手边是一杯尚且温热的茶,是宋夏二十分钟前帮他倒上的,宋夏似乎自己定了一个闹钟一般,每次都很准时地上来为他换茶,每次喝茶时水都还是温热的。

在离手半米远的位置放着一盘五颜六色的水果沙拉,上面细心的插上小叉子,只要厉霆深稍稍抬手就可以拿到,据宋夏解释,他现在正处于伤口愈合阶段,需要多吃水果补充维生素。

只是短短五天时间,他已经完全习惯家里多一个人。他有些诧异,他刚才居然用了家这个词,他拥有无数座房子,但都不过是他下班休息的地方。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感觉,到了饭点厨房会传来温馨的炒菜声和饭菜的香味,吃饭时大大的饭桌不再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有人会为他夹菜关心他的饮食,安静的餐厅不再只有自己咀嚼的声音,即便两人都不说话都有一种沉默的温馨。

手边永远有一杯热茶,让他喝下去时连心都被慰藉变暖。

他突然有些看不下面前的文件,起身走到餐厅,饭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散发着热气的菜肴。厨房这时抽烟机的声响消失,宋夏端着煮了两个小时的老鸭汤走出来,正巧见到站在饭桌前的厉霆深,她惊了一下,平时厉霆深工作起来简直就是六亲不认,第一次去叫他吃饭时还没他没好声好气地吼了一句。

后来从乔然那里得知,如果谁打扰厉霆深工作的话,绝对会死得特别惨,之前有一个特别能干漂亮的女秘书想勾搭厉霆深,在厉霆深工作的时候,凑到他面前关心他,结果反倒被辞退了,理由是不务正业。

宋夏看着今天自己主动出来的厉霆深,猜测他可能是今天工作比较少,所以主动自己出来了,还好她正好把最后一道菜做完了,不然要厉总裁等吃饭,她可能也要被辞退了。

宋夏悄悄松了一口气,把手里的老鸭汤放在餐桌中间,招呼道:“所有的菜都做好了,你去洗手吧,可以开饭了。”

厉霆深应了一声,听话地到厨房洗手,宋夏则在这个时候把碗筷摆好,并帮两人装好米饭,颗粒饱满的米饭装在轻薄透明的青花瓷碗里,看着就特别的有食欲。

今天她做了红枣枸杞老鸭汤、糖醋排骨、啤酒鱼和一盘清淡可口的小葱拌豆腐,啤酒鱼是她根据菜谱做的,看着扮相还是比较成功的,她在厨房的时候试吃了一下味道也还好,就是不知道厉霆深会不会喜欢。

经过这几天相处,她发现厉霆深不太喜欢吃鱼,一嫌刺多麻烦,二嫌鱼腥难吃,这次她特地挑了一条刺少的鱼,做的时候还特别仔细的把鱼刺都一一挑了出来,啤酒则可以去除鱼的腥味。

但厉霆深用勺子舀菜的时候,总会直接绕开啤酒鱼,宋夏皱了皱眉头,有些失落地夹了一块鱼自己吃,明明味道还不错呀,厉霆深连试一试都不愿意,太伤人心了。

善于观察他人面部表情的厉霆深自然不会错过每次他的手经过那道啤酒鱼时宋夏的期待,和他最后舀了别的菜时的失落,他挑了挑剑眉,有些奇怪宋夏对他吃不吃鱼的执着。

但看宋夏期待然后转失落的表情太可怜,他还是尝试着舀了一勺鱼肉,吃之前,厉霆深还在想如果不和他胃口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再勉强自己吃第二口的。

但没想到,味道居然还不错,腥味很淡,鱼肉鲜嫩,汤汁浓郁鲜美,里面还没有鱼刺,厉霆深有些惊讶地又舀了一勺鱼肉吃下,顿时鱼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彻底改观,真香!

宋夏笑看着厉霆深吃了好几口鱼,最后一盘啤酒鱼大半进了厉霆深的嘴里,宋夏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原来有人喜欢你做的菜是这么让人高兴的事,尤其是对方甚至愿意因为你去吃本来不喜欢的菜,这成就感特别高。

一餐饭两人都吃得很开心。饭后,厉霆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宋夏则在厨房洗碗。

处理完厨房的活后,宋夏拿着一小碟切好的哈密瓜放在厉霆深的手侧的小茶几上,自己坐在另一边。这时电视上正好出现采访厉霆宇的画面,上面说厉霆宇和程悦雨的婚期已经定下,具体日期还不能告知,但已经邀请了国外知名婚礼策划师,保证这场婚礼绝对是全国绝无仅有的豪华浪漫,女记者们都纷纷露出了羡慕憧憬的目光。

“厉霆宇不是前几天才和程悦雨刚订婚吗,怎么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宋夏看完这则新闻,叉起一块哈密瓜放到嘴里,一边嚼一边有些奇怪地问道。

“订婚只是一个通知,随时可以取消。程悦雨并不喜欢厉霆宇,这个订婚在厉霆宇看来并不保险,他必须尽快让程悦雨和他结婚,这样他和陈家才是真正绑定在一起,一旦两家利益牵扯在一起,就算程悦雨想要和厉霆宇离婚,她的父母也不会同意。”厉霆宇双手抱%,高大的身躯舒展地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对于这则消息没有任何触动。

上次去厉家老宅,宋夏对厉家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厉家两兄弟严重不合,甚至视对方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果厉霆宇真的和陈家合作,真的不会对厉霆深有影响吗?

宋夏有些担忧地望着厉霆深,但看着沉着冷静如巍巍高山的厉霆深,又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厉霆深他不去找人麻烦那人就该谢天谢地了,还想找厉霆深的麻烦,不是找死吗?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对厉霆深有着一种莫名的自信。

饭后休息了一会,厉霆深又回到了他的书房,他拿起手机给秘书发了一个短信,让他查一下厉霆宇最近的情况。一个小时后,电脑传来一封邮件,里面是一份十分详细的关于厉霆宇的行程报告,上面写着厉霆宇给了陈林也就是程悦雨的父亲厉氏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此外还让利了一些好处,难怪陈林会同意这么快就定下婚期。

厉霆深转了转手中的豪华定制钢笔,心中已经对厉霆宇的计划有了大致的猜想。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短篇美文
  3. 婚恋题材
  4. 都市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