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撩妻成瘾,我的阴阳师大人

更新时间:2020-07-22 16:01:59

撩妻成瘾,我的阴阳师大人

撩妻成瘾,我的阴阳师大人 八月 著

连载中 秦苍远,程砚秋 悬疑推理灵异精怪热血爽文

撩妻成瘾,我的阴阳师大人是讲述了主角秦苍远,程砚秋之间的故事,故事内容跌宕起伏、扣人心弦。S市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即使是在原本应该寂静的夜晚,也依旧是喧嚣热闹的,街道上的霓虹灯彻夜的亮着,街边的店铺也是深夜也不会打烊,街道上的人们也像是不需要睡眠一样彻夜狂欢着,一切都显得那样的热闹那样的纸醉金迷。而这一切的繁华都与程砚秋无关,此时的她已经睡下,安静的睡颜在她的脸上添上了一丝柔美。在这张安静的睡颜背后,程砚秋正经历着一场噩梦。梦中的她觉得自己犹如飘渺的幽灵,她接触不到任何物体,却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束缚着,拉扯着

精彩章节试读:

早上六点,砚秋一觉醒来,就被顾千荒拉着办了出院手续,东西早就被顾千荒收拾好了,砚秋还没从一大早被叫醒的迷糊中清醒过来,就已经坐在了顾千荒的车子上。

“千荒,这是要去哪里?”砚秋揉揉有些疲惫的眼睛,疑惑的问道。

“去找人救你的小命。”千荒调侃道。

一听这话,砚秋脑袋一个激灵,彻底醒了过来。

车子很快的来到了郊外,不一会儿,在一栋独家小院门前停下。

顾千荒下车,来到门前猛按门铃。

门铃不停的发出刺耳的响声,只听门内有了动静,一声闷响传来,接着是一声低低的咒骂声。

“他妈的谁啊,一大早催魂啊!”

秦苍远顶着一个乱糟糟的鸡窝头打开了门,他的心情糟透了,现在还不到八点,正是他睡的正香的时候,这个时候吵醒他,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是你!”他定睛一看,眼前的人竟然是顾千荒,顿时火气更大,一阵咆哮出口。“你跑来做什么,这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顾千荒撇了撇嘴,一副老子想来就来,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说道“怎么我来还的提前通知啊。”

“你给我滚,别打扰老子休息。”秦苍远气的牙根直痒痒,他这人生平最讨厌有人打搅他的美梦。

说完,秦苍远摆出一副送客的表情,不客气的准备关上了门。

可不到片刻功夫,他就被门铃声再次吵了出来。

“我说你到底想干嘛?”秦苍远气急败坏的开门说道

“我不和你逗了,这次真的有急事找你。”顾千荒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时,秦苍远才注意到,顾千荒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女子,他愣了愣,随即一脸不情愿的让开身子,让顾千荒二人进来。

砚秋看着眼前斗嘴的两人有些呆了,这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啊,她原本以为顾千荒这样稳重的人,会认识的应该都是和他一样的稳重,可没想到眼前的秦苍远看起来是这么的不着调。

“赶紧进来啊,发什么呆啊?”见砚秋呆愣楞的站在门前,他出声唤道,把砚秋喊进来,顾千荒随手反锁了门,口中念到“愣着干嘛?上楼上楼。”不客气的架势,让旁人认为这里就是他自己的家一样。

秦苍远懒得说话,心里恨得直痒痒,可是嘴上也没再说什么。

二楼只有两个房间,中间隔开一个小厅待客,客厅有茶几和小沙发,墙上还有一台液晶电视。

秦苍远三人在沙发上坐下。

“说,一大早的打扰老子的好梦,你是想干嘛。”秦苍远微笑着,咬牙切齿的说道。

此时的秦苍远已经将自己稍微的收拾了一下,鸡窝一样凌乱的头发被他用手整理的比较柔顺,露出了清秀的脸庞。

砚秋觉得,眼前这个人很是出乎她预料。虽然千荒说过这个阴阳术师是个帅气的男子,但其实她是不相信的,因为在她心里,阴阳师这样的工作,应该脸色苍白,满脸的阴气沉沉,才能显得像那么回事。

可眼前的秦苍远,给她的感觉却很阳光,甚至有些脾气火爆,五官精致秀气,隐隐的还带着一丝女子气,但是在他身上却不会显得娘娘腔,反而有些阴柔却不失阳刚之气,他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睡衣,经过一夜的睡眠衣服有些皱皱巴巴,但是穿在他的身上并不会觉得难看,反倒觉得有些慵懒之气,砚秋不禁感叹,长得帅就是好,穿什么都是好看的。

察觉到砚秋带有探查的注视,秦苍远皱了皱眉头,直视着砚秋的目光,以表示他的不满。

“我说你们两个,别这么眼对眼的,不晓得的还以为你两一见钟情了呢。”顾千荒调侃的说道。

面对调侃秦苍远不说话,只是一个健步走到砚秋身前,手指在砚秋额前画了几个字,砚秋就觉得一阵酥麻,昏睡了过去。

“你干嘛?”顾千荒见状挪动身子护住砚秋。一边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秦苍远。

“你们把这么脏的东西带到我家,你说我能干嘛。”秦苍远没好气的说道,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顾千荒刚想反驳回去,却见砚秋的额头忽然冒出一缕缕的黑气,不久溃散在空气之中。

“我想,我们该好好谈谈。”秦苍远狠狠的瞪了顾千荒一眼,满脸都是嫌弃的表情。

“哈哈,有什么好谈的啊,你不都看见了吗。”顾千荒尴尬的笑道

“哼,你还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坑熟人坑上瘾了是吧。”

“对不起”顾千荒一脸诚恳的道歉,“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也不会来打扰你。”

“哼”

“我真是是情非得已啊。”

“哼”

“我这次是真的要拜托你啊,你行行好帮帮我,我就认识你这一个神通广大之人,遇到这种事,只能找你了,还望秦大爷看在小的和您十几年的交情上,帮小的一把吧。”顾千荒见求情没用,干脆开始拍马赖皮起来。

“行了,收起的溜须拍马的脸,我看了恶心。”秦大爷一脸嫌弃。

“好吧,那你说怎么才肯帮我”

“我干嘛要帮,再说了,又不是你惹上事,是这个女人,我又不认识她,我找不出理由要出山帮她。”

“她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难道是你小情人?”秦苍远好笑的抬头,一脸戏谑的看着顾千荒。

“她是我妹妹。”

“哦,是那个孤儿院的?”

“是”

“切,你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好了,算我求你了,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帮我这一次,她真的对我很重要。”顾千荒看着秦苍远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秦苍远楞了一下,他撇了撇嘴。

“你他妈的就知道给老子找麻烦。”他一脸不耐烦的骂了一句。

见秦苍远说出这句话,顾千荒知道,这位老友总算是答应帮这个忙了。

“是是是,我就是个麻烦精,还望秦大爷多多关照。”顾千荒赔笑说道。

“哼”

“好了,都是我的错,小的再次给您赔不是了。”

“我丑话说在前头,我是帮你不是帮她,她要是有下次,可千万别来找我!”

“呸呸呸,什么下不下次的。”

“哼,你就看着吧,这姑娘阴气这么重,下次是迟早的事”秦苍远不屑的说道

“行行行,下次再有也不找你行了吧。”顾千荒想着,哼,下次,要是真有下次还来找你,我累死你,谁叫你咒我家砚秋。

“恩,你说说吧,你们遇到什么事儿了?”既然答应下来,秦苍远也不耽搁,询问起顾千荒经过来,希望能从话语间知道,这次到底是什么鬼怪邪祟。

“具体的情况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昨晚我在医院照顾她的时候,觉得周围的气机很是奇怪,接着砚秋砚秋就做了噩梦,后来,我去帮她打水,遇到了一个护士,原先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后来我越想越奇怪,终于让我想起来,那个护士走路很奇怪,不像是在走,而像是在飘。”

随后,顾千荒将砚秋昨晚的噩梦还有那件凶杀案细细的描述给秦苍远听。“我总觉得,这事和那件凶杀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砚秋梦里杀死我的方式,和杜世康杀死他妻子的是一样的。”

“这时不时说明,她把你当做了她的情人。”秦苍远随口开着玩笑。

“你说什么混话呢。”顾千荒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你刚刚提过,杜世康还有个儿子没有死是吗。”

“恩,对,”顾千荒应答,他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看向秦苍远。“难道你的意思是?”

“对,线索就在他儿子身上,看来我们今天要去一趟医院,看一看这个杀人犯的儿子了。”秦苍远肯定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向房间。

“你干嘛去?”顾千荒问道

“换衣服啊,还能干吗,难道你要我穿这一身去医院啊。”

“那砚秋怎么办。”顾千荒指了指还在昏睡的程砚秋。

“额”秦苍远有些无言以对,他心里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不如让她睡你的房间,反正这里安全,砚秋她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

秦苍远气结,可还没等他的反对之词说出口,顾千荒已经将砚秋抱进他的房间,放在他的床上。

秦苍远看了看一脸无赖的顾千荒,再看看还在昏睡的程砚秋,最后将阻止的话吞回肚子里,他心想,也不过是睡一次,大不了晚上将床上的东西全部扔掉,换一床新的被褥就好了。

“好了,出发吧。”

“老子还没换衣服呢。”秦苍远终于忍不住再次爆粗口。

“哦,对啊,哎,你别在这里换啊,出去换出去换。”说着,顾千荒便推搡着将不情不愿秦苍远推了出去。

可怜秦苍远只能在客厅换衣服,他在心里不停的嘀咕,这是他的房子啊,这天杀的顾千荒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秦苍远不知道,这一次的相遇,将他与砚秋的生命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就如同一团纷乱的丝线,斩不断理还乱。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灵异精怪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