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醉花阴

更新时间:2020-05-17 04:17:41

醉花阴

醉花阴 倾安暖夏 著

已完结 楼西聆,苏净蒽 婚恋题材

小说主人公是楼西聆的小说是《醉花阴》,它的作者是倾安暖夏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苏净蒽自是点头应是,却没注意到身后的公公的小妾门和丈夫的庶妹们脸上的表情。...

精彩章节试读:

楼西聆也觉得世事无常,他那个妹妹,看见他都不怎么亲近,这几日,明显和苏净蒽亲近了好多,每天回来,都可以看见她在这里,和苏净蒽说说笑笑的,两人倒是和气得紧。

看见他回来,平平的打声招呼,就算了事,女人真是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小厨房不过两天的工夫就建成了,这回好了,吃饭时都直接留在了这里。

他看见了,两人在鼓捣什么,一人拿着一块布,每天在那里绣阿绣,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绣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楼大小姐两天就要换一块布,苏净蒽,始终再修那一块。

不过这是,皱一下眉头就已经够了,他不会去关心她们做什么,女人嘛,随便怎么折腾,不出错就行了。自己还有事情要办呢。要好好想想。

苏净蒽对他的漠不关心已经到了一定地步,即使第二天他提出来会在军营住两天,她也丝毫不关心。

楼西聆也不在乎,不关心就不关心呗,没什么大不了的,本来两人就是陌路夫妻,已经习以为常了。

楼夫人倒是对这姑嫂俩摆弄什么有些好奇,可是饶是她怎么问,两人的嘴都绷得紧紧的,就是不说。

只好作罢。不再问了。问问苏净蒽小厨房的师傅可是用的惯,有什么需要就直说。

苏净蒽自是点头应是,却没注意到身后的公公的小妾门和丈夫的庶妹们脸上的表情。

原本楼西淳是嫡出的大小姐,事事压她们一头,还能说得过,苏净蒽不过是个商人的女儿,只不过是命好,嫁给了楼少帅,凭什么也被夫人这么照顾着,对她的宠爱,显然一点也不比亲生女儿少。

怎么办,让人很不公呢。

楼西聆去军营住了两天,楼大帅一开始批准了,后来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很少在军营住的,除非特殊情况,备战什么的,不然都会回来住的,现在突然要求去军营住,军营又没什么特殊的事,怎么会有这么一茬。

小夫妻这两天很平静啊,也没听见什么争吵啊。

不动声色地答应了,随后派人盯着,待知道这人去干什么了,笑骂一声,混小子,也就随他去了。

楼西聆干什么去了,秦净修打他脸的事他心里一直记得,不要以为每天严肃的板着脸的人有多么正经,背地里干起不正经的事来一点也不输流氓地痞。

这个人,堂堂楼少帅,带着一群人,乔装改扮,埋伏在秦家的商队必经之路上,待商队一经过。端着精良的装备直接将秦家的货给劫了。

半点缘由都不问,谁的面子也不给,秦家又怎么样,兴你秦净修打我楼西陵的脸,就兴我楼西聆劫你的货,把人给你留下一条命,就不错了,知足吧。

这货忒不要脸,劫了货,直接拉回胤城,堂堂正正的,一点也不遮着掩着,直接奔秦家去了。

骑马过去的,将马扔在秦家大门口,吩咐手下的兵痞子,看好货,鞭子扔给秦家的门子直接找到了秦老爷子。

见面第一句话。“外公,帮我销批货。”

漏勺同志不要脸的程度直逼他老爹楼大帅,想当初,苏净蒽进门,楼大帅心里欢喜脸上却表现的我很苦逼,你很卑鄙,向苏仲卿敲诈了十万担粮食,现在为止,苏仲卿还为了这十万担粮食焦头烂额呢。

楼少帅抢完了秦家的货物,拉到秦家大门口,将秦沐之惊动了,只一句话,“外公,帮我销批货。”

摆明了,我有匹黑货,想要在你这里销出去。

秦沐之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批货还是秦净修负责的,老人眼见外孙女婿求到自己这里来了。觉得这个忙可以帮,只不过现在自己不怎么爱管事。

“这事,你和净修说一声就行了,让他给你办,现在商行的事都是他负责的。”

这样啊,那就更好了,楼西聆绷着脸,点着头。“他会帮我吗,我们之间的事。。。。”

臭不要脸的,抢了人家货,还想怎么滴。

“都是一家人,谈什么帮不帮的。”老爷子想的蛮好的,楼家在胤城有权势,手上有枪,多来往自然是好事,再说了,中间还有净蒽呢,就冲这一点,这点小事也不可能不帮啊。

“但有一样,烟土什么的绝对不能从秦家的商行走。”这是原则性问题,这点必须交代清楚。、

楼少帅着点可以保证,那批货他看过了,不是烟土,要是烟土,他就直接兴师问罪了,将秦净修下大牢了。

既然没什么问题,可以去找秦净修了。秦净修干嘛呢,此刻正在焦头烂额,真的是焦头烂额,没想到刚刚发出去的货物,就被人劫了。一点头绪也没有,完全不知道是谁做的。货物追不回来不要紧,耽搁付货的日期就不好了,秦家在商界的名声那是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毁了。

偏偏这个时候,管家还将楼少帅带到他面前,据说有事求他。

见到楼西聆,秦净修很诧异,他能有什么事情找到自己头上,莫非是净蒽。

“净蒽怎么了。”一想到苏净蒽可能出了什么事,他就绷不住了,急迫的模样让楼少帅很不爽。

“她能出什么事,她好好地在楼家做少夫人日子过得悠闲得很,能有什么事。是我自己有事找你,是外公让我来的。”

净蒽没事就好,舒了一口气,也不招呼茶水。“楼少帅有什么事是我一介书生能帮上忙的。”

楼少帅不介意被他这么怠慢。“销批货而已。想要找我的大舅哥帮个忙,外公已经答应了,所以我直接来找你,赶紧的吧,把货卸下来,妹夫好拿钱走人。”

楼少帅已经转身,让士兵将东西搬进来,显然,是来强硬的。

爷爷都点了头的事,秦净修自问这点涵养还是有的。“什么货,要先说清楚。”

“这个啊。”楼西聆手指卡在腰带上。“捡的货,丝货,意外之财,正好赚两个零花钱,表哥知道的,成亲了,总要养家糊口吗。”

楼西聆左一刀右一刀刀刀见血,非要插在秦净修的心口上才甘心。

秦净修真的是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了。“行啊,卸吧。连掌柜。去跟着楼少帅将货点一下,直接结账。”

一次将钱给干净了,省得这厮再过来。

身边的连掌柜点着头哈着腰和楼少帅出去了,一打开货箱子,脸色都变了,看着楼西聆,说不出话来,那批货就是他点的,怎么会认不出来。

楼少帅笑的时候,眉眼间是极英俊的。“做不了主,没关系,做不了主可以将你们少东家叫来,让他看一下,货品的成色到底行不行。这点雅量,我还是有的。”

连掌柜还真做不了这个主,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端着枪的胤城太子爷,连忙回禀给了秦净修。

秦净修出来一看,果然,还真是自家发出的那批货,楼西聆,这厮,连箱子都没舍得换一下,就把货直接带过来了。

“你在哪里捡的货。”捡的两个字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楼西聆擦擦耳朵。“在一只商队的手里捡的,哦,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支商队姓秦,你放心,我没伤人,只是捡了货就走了。”

秦净修咬牙切齿。“楼少帅当真是好不要脸。”

“哪里哪里,表哥给我们夫妻俩送东西名不正言不顺,妹夫只是想帮你的忙而已。”

手一挥。“卸货,拿钱走人。”不再多看秦净修一眼,转身上马。居高临下的目光里,倨傲轻蔑的踩在人的心尖上。

秦净修笑了,笑如春温。“连掌柜,卸货,给楼少帅成本价上提两成,楼少帅辛苦了,那两成,是您的零花钱 ,至于货钱,您的确需要养家。”

楼西聆却不生气,平时总是寒着一张脸的人,眉眼间自带着倨傲之气,看着秦净修,是胜利者的姿态。

不要脸之极。

秦净修不管话说得多漂亮,这个哑巴亏,吃定了。就算是指责楼西聆抢了他的货i,这货绝对会毫不脸红的承认,摆明了仗着他有枪,敲你一笔,还真没辙。

另外一点,在商言商,这批货还真的要接下来,现在送去,只要加紧行程,还能赶上付货的时间,秦净修生生掰折一支笔,这口气也没去。

还真是小看了那厮不要脸的程度。

比起秦净修的苦闷来,楼少帅两天时间就赚了一笔不少的数目,心情自然好了不少。让那些士兵回军营,几百个银元拿出来,每人分上几个,余下的,就是自己的帐了。

回到家里,倒是看见主屋里全都是人,苏净蒽也在,和他娘一起比划着什么。

跨步进去,几个庶妹和他爹的小妾纷纷行礼,叫一声少帅。

他连头都没点一下,眼角风都没看这些女人一眼,直接坐在椅子上,看着忙忙活活的三个人。“在做什么。”

楼西淳看看苏净蒽,嫂子显然没有搭话的欲望,侧过身子,让他看个清楚。

“嫂子给娘做的衣服,好看吗。”

绛紫色很适合楼夫人,沉稳优雅,贡缎本身就是罕见的东西,自来高雅,最难得的是上面的绣花,红花绿叶,却很鲜活,像真的一样。而且一点也不显得俗气。

楼夫人转个身,让他看的更清楚。“瞧瞧你媳妇的手艺,多好,娘啊,真的喜欢,这绣工,比苏绣坊的大师傅还要好。”

确实很好,看得出来,很用心了,看向苏净蒽,她却只是抿嘴浅笑,既不谦虚,也不推辞。倒是看得出来,对自己这门技艺很骄傲。

想到前些日子一直在鼓捣,原来就是在弄这个。“不错,挺好的。”

至于什么不错,就不知道了。

猜你喜欢

  1. 婚恋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