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萌夫修仙:帝君,求别撩

更新时间:2019-11-05 17:11:04

萌夫修仙:帝君,求别撩

萌夫修仙:帝君,求别撩 溯语疏楼 著

已完结 沐谛廾,夭梨 古言腹黑宠文仙侠

《萌夫修仙:帝君,求别撩》是溯语疏楼最新著作的仙侠小说,主角沐谛廾,夭梨小说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他,是天界十几万年来的第一美男夭梨仙君,芳龄二十……万岁,还是一名单身仙君。但是之所以他到如今还未婚配,是因为……“阿梨。”唔……捂脸,他受不了了,他师父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他无法抵抗……没错,他就是一个无药可治的师控,无师父不能成活。可是师父父为什么不喜欢他?凭什么不喜欢这么美貌与智慧并重的他!既然如此,那就拉着师父父一起下凡历情劫,他就不信三生三世的爱恨纠葛还拿不下那个高冷的昭凌仙君!

精彩章节试读:

“自无不可。”沐谛廾站直了身,折扇半开,在那横着手臂的人手上一挥,言道:“且退。”

沐谛廾话音一落,只听殿外传来扇翅膀的声音,但是殿内一众人伸长了脖子等待,却不见任何禽类的影踪。

洵桦看着沐谛廾,对方一派淡然,站在殿中央,不说那一身风骨,只是身着红衣站在那儿,便如妖孽,只是那隐在眼睛深处的神情,却白白了这一副模样。

“且进。”冷然一声令下,沐谛廾伸手一拉洵桦,往侧边一站。

只听殿外鸟鸣声渐重,翅膀声愈来愈疾,最后只感一道白光闪过,一只灵禽已然站在了那下人的手臂上,它长得似传说中的青鸟,但身形娇小,冷然傲立,环视殿内一众人,颇有方才沐谛廾言“且进”的那般风姿。

“陛下,此鸟是为传说中青鸟的后代,,身形娇小了些,却也足够。”沐谛廾说着,对青鸟唤道:“离歌,去。”

青鸟便起飞,在大殿半空中盘旋了一阵,忽的停住,居高临下,对视离弦,道:“离歌见过陛下,瑶琴公子。”

“嗯……果真有趣。”皇帝坐直了身子,道:“只是不知这瑶琴公子是何人,竟能与朕同排,沐世子,你如何解释?”

沐谛廾轻轻地摇着扇子并未说话,洵桦见了,便向前一步挡在了沐谛廾身前,俯身道:“陛下。”

只这两字,便止住了殿内的一切争端,锋芒对勾的气氛顷刻化为虚无,众大臣暗自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心道:国师不愧是国师。

“不开玩笑了,世子算是有心,寻来这等能开口人言的珍禽,入座吧。”皇帝笑着挥了挥手,示意重开歌舞。

洵桦拉着沐谛廾坐到了左边靠近帝王的那个位置,入座之后,凑近沐谛廾低声询问:“你心绪波动颇大,发生何事?”

沐谛廾抬眼看了洵桦一眼,饮尽杯中酒,随后往洵桦怀里一倒,如醉倒美人乡的英雄,道:“洵桦,倒酒。”

洵桦便给他倒酒,看他一边轻咳一边饮酒,三巡之后,方才一手捏了沐谛廾拿酒杯的手,又开口问:“发生何事?”

沐谛廾眯着眼看了洵桦一眼,端了酒壶直接饮,玉面绯红,神色转换间有些许迷茫。

一场歌舞又尽了,随后上来的清铃声令人耳目一新,旁人许是没有看见,洵桦却是能清晰地看到,沐谛廾的手在颤,随后一阵淡淡腥味。

上场的歌姬穿着暴露的服装,一步一步,踩着轻快地节奏,她先是环视了一周,最后将视线定在高台上的皇帝身上,一笑,跳着舞在皇帝面前晃来又晃去。

年轻的皇帝一手捏着酒杯,一手将人带到自己怀里来,亲手喂酒给她。

这一年的除夕晚宴,过得很是诡异,智明的几位大人自沐谛廾入殿之时就察觉到气氛的不对了,西域歌姬的舞看似热火了大殿,可实际上却令大殿两相对立之势起……这其中深意,令人思虑甚深。

这一场宴席结束,洵桦扶着醉醺醺的沐谛廾走出宫门,扶他登上马车,进入车厢内,才见沐谛廾往白狐毯上一倒,整个人埋进去。

“到底发生何事!”洵桦将人拉起来,却还是小心着不伤到他,洵桦皱着眉头,问道:“有什么事不能同我说?”

沐谛廾看了洵桦一眼,挥袖拂开他,自己却也跌落在白狐毯上,沐谛廾低着头,好久好久,才道:“你将本君的阁子所在告诉了小皇帝对吗?”

洵桦的瞳孔略微缩了缩,问道:“发生何事?”

“我倒是不知啊。”沐谛廾冷笑,道:“你家的小皇帝真是好本事,我尚且什么都未做,便已毁了瑶琴,若我当真与你有了什么,他该如何?诛我九族吗?”

“洵桦,你们两人之间的纠葛太甚,我一边将你脱离之路铺好,你一边将我羽翼撕扯,我受不起,你若同他尚有情分,我且同你和离如何?再不济,你便是求旨休了我也可,想必你家那小皇帝一定十分欣喜!”

“你且给我冷静点。”

洵桦看不得沐谛廾这副样子,蹲**身,一手拉过他,吻了上去。

这个吻颇为霸道,与平常看到的洵桦不同,洵桦还是那般淡的面色,动作却如疾风暴雨,一丝一毫的的呼吸都不给沐谛廾留,直到气息难以继力,洵桦方才放开了他。

“脱离之道并非只有婚嫁,我嫁你。”洵桦顿了顿,认真地看着沐谛廾,接着道:“思旧,只因我心悦你。”

沉默,沐谛廾默然不言地往前一靠,头枕在洵桦的%.口,他道:“我们自小在一起,你的心性我如何能不明了,你爱他爱了十年,宠他宠了十年,你倒让我如何相信?”

“思旧,我会让你相信,你且当我这十年瞎了眼,可好?”洵桦的手轻轻抚着沐谛廾的长发,安抚着这个动荡的灵魂。

沐谛廾低低“嗯”了一声,道:“我乏了。”

“睡吧。”洵桦安抚着沐谛廾,轻声说道。

马车缓缓停下,洵桦抱着沐谛廾下了马车,然后将他扶背到身后,一步一步向里走去。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宠文
  4. 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