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穿到异世做道士

更新时间:2020-01-12 20:29:14

穿到异世做道士

穿到异世做道士 擅长炒鸡蛋 著

已完结 李冀,王真 幽默搞笑穿越题材热血爽文

主角是李冀王真的小说叫做《穿到异世做道士》,本小说的作者是擅长炒鸡蛋写的一本穿越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原本跃跃欲试想进内洞的土狗子脖子一缩:“哎呀,居然是又是放死人的地方,还好我没进去。”...

精彩章节试读:

土狗子引领大家到了他发现的那几个山洞处,这些山洞的洞口明显有人为修整过的痕迹,但是做工非常粗糙,用了少量的木料,许多衔接处都是用泥和枯草混合拼砌的。这些山洞都位于树木最密集的地方,前面都有很多植物遮掩,颜色也很隐蔽,如果不在近处很难发现。

考虑到王洁依是个女孩子,难免会害怕,周元同李星也不太敢看死人,所以李冀索性让钟明留在洞口照看他们三个人,自己同土狗子和草根一起爬进了其中一个山洞,见里面有不少兽皮,在角落处果然有五具尸体,尸体由于过度的腐烂而呈现黑色,肌肉几乎烂没了,皮肤干瘪,眼眶和鼻孔里时不时的有蛆虫蚂蚁爬进爬出。李冀心道:这该不会是山里的野人吧。

土狗子有了李冀同草根在身边帮他壮胆,心里也不怎么害怕了,凑到跟前看了两眼,对李冀说:“李道长,这些尸体从外表看,应该死掉很多年了,应该和最近流元山发生的事没有关系。”

称呼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为道长,不管是旁人还是李冀本人,都觉得别扭,可是土狗子却坚持这么叫,李冀只能暗叹自己的神棍之路已经提前开始了。

一边的草根看了看洞内依稀可辨的一些简单的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试探着向土狗子问道:“张大哥,流元山上有野人吗?这些会不会是居住在流元山上的野人?”

没等土狗子回答,李冀便摇头说道:“这些人生前使用过的的工具根本不原始,而且你看他们还穿着衣服,哪有穿衣服的野人呢?”

死尸身上都穿着不知道什么布料的衣服,看年头估计得有十几年之久,都已破烂肮脏得不成样子,但是这五具死尸身上的衣服总让人觉得很相似,仿佛是统一制作的。

这时土狗子发现最里边的那具尸体**上似乎有一个金属的东西,便把它摘了下来,抹去上面的污渍,拿给李冀。李冀左右翻看了一下,象是以前看电视剧时看到的古时候军队里的腰牌,做工很差,上面好像刻了一个“率”字,但也不象是官府的东西。

这时草根也找到一样东西,从角落里摸到一把剑,那剑已经很多年没拔出来过了,他同土狗子合力才“噌”的一声把剑抽了出来,这剑的钢口极好,隔了这么多年,仍然光可鉴人,看来主人生前对这把剑非常爱惜,肯定时不时的擦拭。

李冀一看这剑,又看看手上的腰牌,再联想到这几具尸体差不多的穿着,便对草根和土狗子道:“依我看,这些人应该是以前造反的贼军,被官府打败之后逃到这流元山上躲藏,最后一直生活在这里,直到老死。”

土狗子也表示赞同地说道:“我以前也听爷爷说过,十几年前有股流匪,自号奉圣军,为祸数省,最后被朝庭的大军打败,其中有一股败兵就逃到了流元山上,再也没有出现过。”

其实李冀的推测有很多疑点,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说法了,真正的原因怎么回事,除非这些人活过己交代,否则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真相。

土狗子说:“这些贼军肯定是迷路了,别看我们进流元山很容易,但如果不是有经验的老猎手,加上刻意做的一些暗记,根本别想走出去,这些贼军居然反抗朝庭,真是活该。”

见四周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东西,李冀便领着土狗子和草根退出了山洞,到了洞外向等在外面的王洁依等人简单地讲了一下洞.里的情形。在这个山洞的附近还有大大小小好几个山洞,土狗子同草根一一进去看了看,和第一个山洞.里的情形都差不多,两人翻了翻这些死尸的物品,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结果从其中一个山洞.里找到十多张兽皮。

之所以草根会坚持让土狗子同他一起把这些不起眼的破旧兽皮拿出来,是因为草根在兽皮上发现密密麻麻地写着很多字,有很多字他不认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些东西很重要,应当拿出来给李冀看看。

李冀看到这些处理得很好的兽皮,心里也十分好奇。由于时间太久,字迹都有一些模糊,但是大部分尚可辨认,七个人中只有李冀和钟明识字最多,这些字都写得极为工整,辨认起来并不是特别困难,可惜的是李冀对之乎者也满篇的古文很是头痛,加上有一小部分的字已经完全看不到了,所以也只能前后联系然后和钟明两人连蒙带猜把兽皮上所写的意思给弄了个大概:

奉圣军主力被清元国的骑兵部队击溃,左军祭酒赵文源在乱军中遇到了队率高富带领的一队士兵(一队约百人,头领是队率)而获救。高富这队士兵是奉圣军中的精锐,这次是特地保护少主人突围的。为了躲避清元国强悍的骑兵部队,赵文源同高富带着这一队乱军逃入流元山。可是进山容易出山难,整个流元山仿佛是一个大迷宫,队里唯一的一个本地士兵在寻找水源的途中被猛兽咬伤不治身亡,剩下的人根本找不到出路,只得在流元山中找到几个山洞住了下来。但是流元山也不是一个安全的所在,不断地有士兵失踪,而剩下人的也染上怪病,一个一个的相继死去……后边就没了,估计写字的人写到这里的时候就死了。

古人应该没有写什么日记的习惯,只不过呆在这大山之中,恐惧和死亡一直伴随着这股溃军,如果不找点事做,恐怕很多人都会疯掉。

但是这些兽皮笔记上最后所记述的内容却把李冀等七个人吓了一跳,那些失踪的士兵还好说,多半是受不了山里的日子逃走了,而笔记中所描述的怪病似乎同这次流元山闹妖怪有些关联。

李冀把兽皮笔记扔在一边,现在没空看这些破烂了,时间已经过了正午,忙活了一上午,众人的肚子都有些饥饿,于是土狗子在洞外找了一处平地便开始忙活起来。李冀同草根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填饱肚子之后再到山洞周围搜索一番。

吃过午饭之后,草根想起第一个洞.里那把剑忘拿出来了,便同李冀说了一声,急匆匆地跑进洞去。没过多长时间,草根便又跑了出来,可手上什么都没拿。李冀正奇怪,就听草根边跑边喊:“大家快来看,洞.里面好像还有洞。”

原来刚才草根同土狗子拔出剑的时候,草根只顾去看宝剑了,便把剑鞘随手扔在了一边。等他回洞拿剑的时候,自然是想拿个全套,可就当他从洞.里找到剑鞘时却发现当初以为是洞的尽头处,实际是一块大石虚掩着的,后面还有一个洞中之洞。

一行人连忙跟着草根回到洞中。

外洞并不深,所以大家在草根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虚掩的那块大石处。在大石的背后,果然还有一个内洞,不过洞口很小,内侧还用木板封住了,只是年深日久,木板也不怎么结实了。

土狗子自告奋勇,要先进去看看。王洁依和周元李星在进外洞的时候,被洞.里的那几具死尸吓得不轻,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草根打算让李冀和钟明在外洞守着王洁依等人,自己和土狗子一起进去,也好有个照应。

李冀原想答应,可是眼睛扫过挡着内洞的大石时,发现上面有字,连忙叫住土狗子和草根,让他们先别乱动。石头上的字是刻上去的,所以就算时间有些久了,仍然相当地清楚,要不是洞.里光线太暗,而且大石上长了一些苔藓的话,根本不可能会被几个人忽略掉。

“奉圣少主方乾之墓,臣杨文源、高富恭立。”李冀将石头上的字念出来。

原本跃跃欲试想进内洞的土狗子脖子一缩:“哎呀,居然是又是放死人的地方,还好我没进去。”

此时李冀等人才发现那些大石原来也是修整过的,可能是缺乏工具,所以并没有完全做成墓碑的样子,但从方位上讲,确定是个墓碑没错。

草根却在一边说道:“就算是墓地,都到这儿了,我们也应该进去看看。”他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李冀真的搞不懂他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恐怕真的是无知者无畏。

一边的土狗子对死人这种东西,估计少的是孤胆,群胆却是不缺的,一听有人要去看,居然胆气又壮起来,附和着要进去看看。

王洁依同周元李星自然是死活都不愿意再往里走了,唯一让李冀感到意外的是老实人钟明居然提出要进去看看。

根据这段时间收集到的这些信息,让钟明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师父何存了,这山谷里的妖怪和这山谷里躲藏的贼军是肯定有些联系的,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连钟明也不打算放弃任何线索。

李冀也有自己的考虑,这次冒险跟着草根出来,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自己的当初的决定太轻率了,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就这样一事无成的回去,师父那儿肯定不好交待。

想到这儿,李冀对土狗子说道:“张大哥,麻烦你去捉几只小鸟进来,我们先把小鸟放入内洞,这样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

其实李冀是想试试内洞.里的空气质量怎么样,有没有毒气什么的。古人的陵墓都喜欢搞点防盗的玩意儿,这儿好歹也是个什么少主的墓地,保不准这些忠心的手下不会在墓地里玩什么花样。

在流元山里的麻雀很好抓,不像李冀所生活的现世,那些动物不是古怪的变异就是离奇的聪明,毒也毒不死,抓也抓不到。流元山的麻雀只用最简单的陷阱,撒几粒糯米,上边支起一个细木条编成的简易木筐,人躲在远处,看见麻雀进到筐下边吃米,一拉绳把支筐的木棒拽倒,筐扣下来,就算抓住了。

土狗子干这个是轻车熟路,一次就抓了两只,李冀又让土狗子把细木筐封了顶,做成一个细木笼,先把其中一只装进细木笼里,再在笼子上拴了根绳子。让众人退远一点,然后用木棍捅开早已经朽掉的木板,把笼子扔进内洞的深处,退到一边向一边的钟明等人解释了一下探查安全的重要性,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把鸟笼子拉了上来,一看那麻雀翻着白眼,一动不动,已经死了。

这处内洞墓穴封闭在地下十数年,里面空气不流通,而且也不知道那些奉圣军会不会故意在里面放什么机关,所以李冀才显得小心了一些,现在看来刚才的举措都是很有必要的。

所幸的是外洞并不深,外面的山风时不时也能吹到内洞,现在隔离的木板已经被拆掉了,只要多等一段时间就能让山风把内洞的空气换一遍。

现在内洞外洞的空气流通,呆在这儿反倒对身体无益,于是一行七人出了外洞,到稍远的一个上风口的山坡上吃些干粮肉干,昨天差不多一夜没睡,今天又干了不少活,大家都很疲倦了,所以大家轮流休息。

吃完了干粮又休息了一会儿,李冀看看天色不早,想来那墓中的空气也换得差不多了,加上他和土狗子都担心昨晚上袭击了大狗熊的怪物会出来,还不如躲在山洞.里安全一些,于是招呼大家,又重新来到洞中洞的外洞口。

由于外洞成了内洞排毒气的中介,所以这次李冀先放了麻雀进外洞,见麻雀被取出来后仍然活蹦乱跳,又进内洞口再次放麻雀,取出来后麻雀仍然没事,看来已经没问题了,土狗子喝了几口烧酒,以壮胆色,一边的草根也拿好糯米和黑狗血之类的给土狗子压阵。临进去前,李冀又拿出一块做包袱用的布料,让两个戴上权当是口罩。

两人正要进去,李冀又不放心,把两人拉住说:“我也进去看看吧,外面有钟明照应就好。”

只有草根跟着,土狗子心里没底,草根也对手上的这些“法宝”没什么信心,听李冀这么一说,两人都没有意见。一边的王洁依虽然有些害怕,但毕竟有钟明和周元、李星在,也不好反对,于是进内洞的人变成了三个。

李冀也给自己弄了个简易口罩,还告诫土狗子和草根,进了内洞墓室千万不要乱碰东西,也千万别把口罩取下来,第一里面的空气不好,第二依据道家所讲,活人的气息如果留在墓里,不吉利,第三,如果里面确实有尸体,而且保存又比较完好的话,则有可能吸入活人气息而诈尸。

听李冀说得这么玄,土狗子又有点担心起来,不得已之下,只得让李冀打头阵,先爬进去,草根和土狗子跟在后面。

李冀拿着自制的简易灯笼,在内洞的洞口那儿缓慢地爬着,也就两三米的距离,狭小的空间豁然开朗,李冀站起身子,心中也不由得有些紧张——总算是进来了。

墓室的面积比预想的大,有三十平米见方,看样子是按山洞的走势照活人宅院的所设计,有主室、后室、两间附室,看来这些奉圣残兵对这个少主的墓很下了些工夫。李冀进来的位置刚好是个附室,墓主的棺椁就停在主室正中央。

猜你喜欢

  1. 幽默搞笑
  2. 穿越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