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发仙断情:四海难归

更新时间:2020-08-21 20:27:02

发仙断情:四海难归

发仙断情:四海难归 西翎玖 著

已完结 北荒,月昭 古言腹黑仙侠玄幻题材

主角北荒月昭小说发仙断情:四海难归是作者最新完结的西翎玖写的真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情节丰富,动人心肠,很久没看到这么吸引我的小说了,真棒小说,主要讲述了在那很多年以前,龙神曾经在沧溟山对她说过,他说,黎姜,你前生精魂易散,龙骨不顺,想要成神必定要舍弃七情六欲,不然佛不容你。那时候,她还并不相信。可是到了很多年以后,她经历了纷纷扰扰的时候,她才终于明白,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究其根源,不过是前尘与将来,你要的是什么?

精彩章节试读:

藏经阁里面的一处小石桌的旁边。

祖茶香袅袅,祖佛为北荒缓缓的倒了一杯茶沏在那里。

“那个女人的身上有魔气,若是不除掉,怕是将来要三界遭殃……”北荒缓缓的饮了一口茶水,神色淡漠

祖佛笑了笑,“早在你见到了阿昭的第一眼就应当知道她身上有魔气了,你如今跟我提起是什么想法?”

“很多想法。”北荒扯了扯唇角,原本淡漠的眸子里面突然浮现出了一丝的犀利,“祖佛,本尊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开始要本尊装疯卖傻,如今又要本尊恢复如初,你是在耍本尊,还是在耍神界的诸神?”

“我何德何能去耍北荒帝,要你一开始装傻只不过是因为我想看看朱雀那个邪神会不会对你动手而已。你已经睡了几万年,这神界的纷纷扰扰虚虚实实,早就同几万年前不一样了,你又可曾知道?”祖佛叹息着捋了捋胡子,耄耋的眸子里面满是惆怅。

“亘古洪荒几万年,你忘了你该忘的,也忘了你不该忘的,除了那个中日里面沉溺于乐舞中的月神,你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自然更加不会知道这个神界的生存法则,北荒帝,我知道你心底里面有很多的疑惑要解开,也想让我告诉你,为什么别的人不选,偏偏要选阿昭去做您的夫人,老身只能说,打从上古起,自古无论是神无论是仙,都是各自有各自的命数的。你们在一起能够找到你们自己的命数。”

北荒摇了摇头,眼睛里面满是清晰的冷意。

“上古洪荒之间,还没有人能够逆本尊的意,你这老儿到底是告不告诉本尊,那些本尊在忘川掉落下的记忆碎片?”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骨节已经分明。

“神尊要想找记忆碎片尽管到忘川去寻找便是,来这儿找老身什么麻烦?老身能够做的,不过就是把该跟你一起渡劫的人送到你的面前而已。更何况,有些东西,月神也应当已经告诉你了,只是你不曾听过。”祖佛笑的淡然。

之前握在北荒手里面的杯盏霎时间应声而碎。

燃灯祖佛却是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脸上笑意潋滟,“神尊,你虽贵为万神之尊,然而这天道轮回,也终究是你不得的。”

一面笑着,他便一面就这样直接摇摆而去了。

只留下了北荒坐在石桌前表情变化莫测。

……

……

“月神……我感觉到青冥的气息了……”

摘星楼的那片桃花林里面,在一片雾意朦胧之中,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裳的飘零着的半透明的魂魄遥望着不远处的天际。

“这天尽头怕是要出大事了。”她悠悠的感叹道。

月神却是一时之间思绪万千,不由得苦笑出来。

“魂女,这几万年来对于你而言,最大的事情怕是从来不是这三界如何,不是这黎民百姓如何,也不是这天尽头如何吧……”

那个被称呼为魂女的魂魄苦笑了一声,眸子里面满是深沉的痛意。

“是啊,我念了那个人千万年,可是那个人却是从来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的心思,好不容易等到了他一个承诺却是殉了劫。”她一面说一面自嘲道,“尽管是这样,我还是在等他。我为精魂,又被燃灯祖佛所抛弃,终其一生便只能这样了。月神,你知道么,北荒是我几万年的生活之中唯一的光,我已经很多年看不到这样的光了,可是,这段时间,我又见到了这样的光了。”

她的眼神有些迷离,迷离之中的凄楚之色甚浓。

“月神,你说是不是北荒回来了……”

月神扯了扯唇角,她这话一说出口,他就知道他又是白白同她瞎耽搁了几千年。

拳头忍不住的攥紧……

为什么从小龙神到魂女,这些他爱着的人,一个也留不住。

“你要去找他么?如果他真的回来了。”

魂女的眸子一下子变得亮了起来。

“什么,你说他真的回来了么?”

月神微微怔了一怔,开始有些纠结说实话还是不说实话,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说出真相。

“是的,北荒回来了,你要去找他么?”

他顿了顿,继续道,“他还是从前那个样子,清冷的让人无法接近。”

“找他么……”她像是突然间丢了魂魄一样的喃喃念叨道,又低着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模样,“我如今这个样子,连个像样的形体都没有,又怎么能够配得上北荒。”

“你想要一个形体么?”

过了良久,月神扯了扯唇角,一脸认真道。

魂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你可以给我一个形体么?”

“只要你想,当然可以,只是这几万年来,你从来没有真正的跟我开过口,你若是跟我开了口,有什么不可以的。”

几万年前,她也是这样。

几万年后,你也是这样。

这世间浮乱,为何我就没有遇见过北荒说的那一种感觉,是我真的不如他么?

月神的拳头情不自禁的攥紧了。

为什么会这样……

……

……

离恨殿里面。

羲眠正在安慰着惊魂甫定的月昭。

“阿昭,我知道你也不想的,没事儿的,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如今这神界也好,人间也好,妖魔之气都昌盛的很,出现在你身上是正常的,没事儿,你也别太难过。”

羲眠勾着月昭的脖子,嬉笑道。

尽管对于这件事情,似乎当事人都表现出了超凡绝尘的态度,但是月昭却是难以释怀。

“可是玉容确实是我亲手打伤的……我刚刚差点就杀了她……”她懊恼的挠着自己的脑袋。

“玉容是你打伤的不错,可是这不是你的本意。阿昭,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时脑海里面想的是什么。”羲眠轻声道,目光里面也满是疑惑,“如果你告诉我你想的是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排除心结……有时候人被心结太重,就容易有心魔,或许你跟我讲一讲,这个心结就能够解开了,你的心里面没有太大的空洞的地方,那些不好的东西也就不会侵入你了。”

羲眠试着跟月昭沟通道。

心魔么……月昭陷入了沉思

“我最大的心魔应该就是那段找不回的记忆了,祖佛把我从梦河边带回来到现在已经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了,这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着自己是谁,曾经错过了什么,又拥有过什么……”

月昭的声音很是平淡,平淡的像扔上一块石头也不会有任何的波纹浮起来的水面。

这么多年了,她的心早就浮不起任何的波澜了。

所能够做的,所可以做的,不过就是一直等待罢了。

等着等着心就死了。

“阿昭……当日祖佛既然把你从梦河边捡了回来,那么你过往的一切便都如同云烟一般,从前都宛若前世了……若是可以知晓从前所发生的一切的话,那总有一天是可以知道的,不过就是时机的问题罢了。”

羲眠安慰道。

“羲眠,你还想去昆仑么?”月昭沉默了很久,突然这样微笑着问道,眸子里面都是说不清的光芒。

“昆仑?”羲眠喃喃重复了一遍,“当然想,这个世间,有哪个神仙不想要去昆仑呢?那里是梦开始的地方。”

“正如同你想要去昆仑一样,我终此一生想要的不过是我从前的记忆而已……”

忘却了前尘往事,一切便会如同一张白纸一样,虽然干净,却远远不够生动。

她的内心始终有一处地方在躁动不安着,也始终有一处地方在隐隐作痛

只是这几千年的麻木让她甚至已经开始习惯这种感觉,习惯了这种麻木的钝痛。

多么可笑的事情,可是就是这样折磨着她的感情。

“我听说昆仑有皑皑白雪,能够见到这天界看不到的美好神光,你一定很向往吧。”月昭微笑道,“阿眠……你知道么,在那个我看不见的记忆碎片的角落里面,也有那么一个地方,或许没有皑皑白雪,但是到处是欢声笑语……我记不清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但是我知道,那个地方对我很重要,很重要,阿眠……你的记忆里面可曾有这样的一抹亮色……”

那样一抹你分明触摸不到,但是你知道这是你的命的亮色。

“你如今倒是有功夫在这里回味什么亮色,你我前去找寻巫蛊仙是正经事儿。”

朗朗的声音传了过来,透过了整个离恨殿,带着说不清的通透。

“混沌已经压制住了玉容体内的灵力翻涌,巫蛊仙哪里是你们想要找就能够找到的,她在天之北最严寒的地方居住着,性情古怪,传说之中,十里一墓碑,你们不想好对策就去,分明是送死。”

羲眠冷冷道,对这个传说中天地间真正的战神并不是很看好。

“送死的是你们,三界之中,敢对本尊说这样话的人甚少。”

“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我也不管燃灯祖佛打的是什么样的如意算盘,但是我要告诉你,无论是怎样的如意算盘,你若是对阿昭起歹心,我和混沌都不会放过你。”羲眠冷声道,丝毫不畏惧北荒眼里面的百尺冰寒,向着他前进了两步。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腹黑
  3. 仙侠
  4. 玄幻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