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二字阴阳秘术

更新时间:2019-10-31 14:11:36

二字阴阳秘术

二字阴阳秘术 山谷老人 著

已完结 萧道长,佚名 腹黑悬疑推理惊悚恐怖灵异精怪

小说主人公是萧道长佚名的小说叫做《二字阴阳秘术》,是作者山谷老人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地万物,阴阳二字,孤阳不长,孤阴不生,我本平凡,却因为一处阴阳风水改变了一切……。

精彩章节试读:

“推背图!什么东西?”我不解的问道。

“推背图是我李家老祖李淳风编写预测天下未来几千年大事的书,比《乾坤万年歌》、《烧饼歌》、《马前课》等都要盛名,是天下所有预言书籍中第一奇书。

只要是书中提及的事,没有一件不应验的,也正因为如此,这本书就有了一种神奇的力量,跟毛家和马家的祖传之物一样,具有驱邪捉鬼的作用。”

“啊!这么厉害!那有了这本书,老头你不是天下大事尽在你手,那你岂不成神仙了?”

我很震惊,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预言,就算是世界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几种语言,最后都是以闹剧收场,震惊之余,我最多的还是不相信。

“这种书岂是人人都能看懂的,华夏几千万年,就出了周文王、姜子牙、鬼谷子、诸葛亮、老祖李淳风、袁天罡、袁守城,最后明朝出现一个刘伯温之后,更是在没有出现一个这样的能人。

书虽说是我们李家之物,但是我们李家后人也只能凭借血脉用它,而不能参透”老头唏嘘不已,说道祖宗宝贝,我能够听到他的自豪之意。

“那《推背图》预言的事,真的都发生了?”尽管老头说了这么多历史名人,但我还是不相信这本书这么灵验。

“看看这幅图和诗句谶语”老头把手中的书翻开,递到我眼前。

书上有一幅图,最上面写着第三十一象甲午,中间画着一个小鬼,一个女子 地上一把禾木一个届,上面四句揭语道:当涂遗孽、秽乱宫阙。一男一女,斯送人国。底下有四句诗歌:忠诚贤士尽沈沦,天启其衷乱更纷。纵有%怀光坦白,乾坤不属旧明君。”

“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完全看不懂?”书上的图画和诗歌看的我一头雾水。

“此卦相说的是明朝天启七年,魏忠贤和天启皇帝客氏祸乱朝纲的事。”

“魏忠贤我知道,那是明朝的太监,但这书上怎么就指魏忠贤呢?”

“你看这图,一女一鬼一禾木,组合起来就是一个魏字,指得就是魏忠贤,再看这谶语,当涂欲孽,当涂即为当道掌权的意思,欲孽是指天启皇帝前几朝就有太监作乱,而魏忠贤只是前朝留下的传统祸害。

秽乱宫阙,一男一女。指的就是明朝天启皇帝最为宠信的两个人,一个是大太监魏忠贤,一个是天启的奶妈客氏,二魏忠贤和客氏是非正常的対食关系(太监和宫女私通,结成夫妻)他们仗着皇帝的宠信,**后宫。

断送人国,是指魏忠贤坐大当政,祸害的明朝气数将近。

这后面的颂诗就不多说了,讲的都是那段时期魏忠贤祸害超纲的事情,以致明朝江山民心丧尽的事。”

听老头这么一说,我看明白不少,在看卦象和谶语图画,顿时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但我还是不觉得这本书就是什么厉害的法宝。

“好了!那水井古墓中的僵尸现在不断冲击封印,尸气也开始泄露,我必须先去处理,看能不能用《推背图》重新把它封印,你就在家等着。”老头从我手中拿走书,开始收拾东西。

“老头我怎么觉得你一早就知道水井中有问题,还有你好像知道有什么人要暗算我似的,要不然我掉在井中,你也不会惊慌失措的问我,谁让我下去的!老头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没说?”

这些话其实我一早想问了,只是昨天晚上老头讲三家的辛密一时忘记了,昨晚我又想了好久,觉得这些事老头都知道。

听我这么一问,老头明显有些慌神,收拾东西的手停顿数秒,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继续收拾东西,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直到等他收拾完一切之后,老头才看着我说道:“不错!你说的这些我确实知道,但是知道了又能怎样,你还是找到古墓,还是拿到毛家人的手札笔记伏魔朱笔。我千防万防,还是让你走上这条路,知道能有什么用!”

老头说完没有在理会我,径直向门外走去。

“可是!我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着老头的背影大声说道。

“到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但是现在还不能!”老头头都没有回,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那昨晚你说的我的身世是假的?我根本就不是你捡的对吗?”我不死心,在一次大声问道。

“不全是!辰儿,不要再问了,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既然你已经接触了阴阳玄学,那我希望你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为你!也为毛马李三家!”

老头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下满脑袋迷茫的我在山上,想着我人生中遇到最大的疑问,我到底是谁,是孤儿还是真的是毛家后人?老头的话可信吗?

老头走后,我就一直待在山上,本来我这几天就要到学校去报到,可是现在老头为我去擦**,不见他一面,我始终不放心,毕竟老头去对付的是传说中的僵尸。

从老头走后,我便一边等他回来,一边学习老头收集的所有书籍,一直等了三天,老头都没有回来,我开始担心起来。

长这么大,老头还从来没有离开我这么久,短短两三天,我觉得老头已经走了好久,如果过了今晚,老头还没回来的话,我就去找他。

到了晚上,我坐在油灯底下,拿着一本书正在看,不知不觉中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到晚上快凌晨十二点之时,老头还是没有回来,我决定明天去找他。

那一晚天很阴暗,山上黑洞洞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山风吹的山上的树木呼呼的响,有些恐怖。

外面发生的一切,我根本没有心情去关心,从小到大这样的天气我见多了,我心里记挂的是,老头走了整整三天了,生死不知。

听着呼啸的风声,我不知不觉得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老头回来了,这是我睁开眼的第一反应,我顾不得穿外衣,急忙跑的院子去开门,外面狂风依旧,几乎让人无法迈步。

而此时敲门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但声音却小了很多,仿佛敲门之人敲累了一般,我顶着狂风,费力的来到木门前,打开门栓。

一阵刺鼻的血腥恶臭味,随着我把门打开迎面扑来,刺鼻的味道几乎让我窒息,但是这一切我几乎没有觉察到,因为眼前的人,能够让我忘记一切。

老头浑身是血,血水几乎染红了他身上的长衫,出门穿的那件衣服已经破烂不堪,浑身上下像是被什么野兽狂抓过,都是碎片。

老头坡头散发,脸上像是中了剧毒一般,青黑无比,脸上表情异常扭曲,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爷爷!你怎么了?”

我心从来没有那般疼过,看到老头的这一刻我才知道,老头在我心中比我想象的要重要,这或许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小……王八……蛋,快……快……扶我……进去。”

老头气若游丝,说这句话像是抽干他浑身的力气,扶着门的手无力在支撑,整个人就要跌倒在地。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我急忙扶住老头,着急的不知所措,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样子的老头,一时之间我连话都不会说了。

“扶……我……进去!”

我扶老头走进房间,扶着他躺在chuang上。

“爷爷!你先躺着,我给你去倒些水,喝了就没事了!不会有事的!一定没事!”

看着脸色漆黑痛苦的老头,我恐惧害怕到了极点,不知道做什么才能让老减轻痛苦。

“辰儿!拿……咳咳……朱砂,咳……咳……糯米!”

老头说了几个字,就开始剧烈的咳起来。现在的他完全没有平日里道骨仙风的样子,如今的他就像是一个风骨残年的老头,看上去很可怜。

“爷爷!你别会说话,我这就去拿!”我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跑去找朱砂和糯米。

“爷爷!朱砂和糯米拿来了!该怎么用”找到朱砂和糯米,我急忙说道。

此刻老头显得比刚才更加的虚弱,正盘坐在炕上牙关紧咬,身体不停地发抖,脸上的肤色黑一会红一会,像是脸上两种不同的颜色不停的变化,恐怖异常。

老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用手指了一下他的%.口,在就没有其他的动作,但就这一个简单的手势,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我上前扯开老头的*前破烂的一衣服,入眼的伤口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东西,比起上两次的经历,也没有我现在看到的恐怖惊心。

五个洞空,像是尖锐的匕首刺穿过一般,在老头%.口处狰狞,从里面不断的往外冒着黑色的血液,浓浓的腥臭味随着血水流出弥漫开来。

“爷爷!这是谁干的,我要杀了他!”

十三年来,我从来没有这么恨一个人,恨得我想活剐了他,看着老头%.口处五个致命的血洞,我愤怒到极点。

“把糯米和朱砂对半涂在伤口上!”老头没有睁眼,吩咐我说道,老头打坐半天,像是恢复了不少力气,说话虽然还是很无力,但是比起之前,已经不在断断续续了。

爷爷!你好些了!”见老头脸上的黑气不见了,虽然没有一丝血丝的,但比之前看起开好多了。

“没那么简单!哼!快……快敷在伤口上!”

还没等我高兴,只见老头苍白的脸瞬间又被黑色占据,随即老头像是痛苦万分,嘴里都哼出声来,脸上表情再一次因疼痛扭曲。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灵异精怪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