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婚晚时晴

更新时间:2019-10-08 19:11:37

婚晚时晴

婚晚时晴 茶忆安 著

连载中 靳予城,秦宛 腹黑虐恋情深言情婚恋题材

主人公叫靳予城秦宛的小说叫做《婚晚时晴》,是作者茶忆安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场婚姻里,你注定是个失败者。”生下孩子的当天,肖扬领着个气焰嚣张的女人站在病床前,逼我离婚,逼我净身出户。曾经,我对他深信不疑,没想到在他眼里,我只是个利用完就可以随手丢弃的工具。忿恨过,也绝望过。直到后来,我认识了靳予城,才知道:如果有人曾不屑一顾地把你踩进泥泞,那么终将会有一个人,心甘情愿把你捧在云端。只是予城,也许我脚下这条早已走偏的路,永远也无法和你相交……

精彩章节试读:

好一阵子,我才语无伦次发出一点声音:“你,你说什么……?我们的宝宝刚刚才出生啊,我还躺在病chuang上,你怎么……怎么好意思跟我提离婚?就是法律上也不允许啊!”

肖扬抿紧唇角,依然是冰冷的口气:“就是为了孩子,我才忍到今天。秦宛,跟你直说吧,这婚,就算你不想离也离定了!两条路,要么立刻同意,我补偿你一笔钱;如果你不同意,那也只是无谓的拖延而已。我劝你理智点,想找麻烦,可别指望我还有一分一厘能给你。”

我一下懵了。

和肖扬结婚前,他就做过公证,大部分财产都在他个人名下。我以为这是有钱人的惯例,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他分开,就没在意过这方面的事。

想不到,竟然真的有一天,我被最亲密的人逼上绝路。

我攥紧被单,忍着泪看向他:“好,如果你铁了心想离婚,我认。我会带着孩子,这辈子都……”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轻蔑的低笑打断了:“别做梦了。”

肖扬斜眼看我,扯着领带转了转脖子,眼神更加阴鸷:“也不看看你自己,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孩子的抚养权?”

“放一百个心。”一直站在一旁没作声的颜安青这时也往前走了一步,伸出细长手臂挽住肖扬的胳膊:“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肯定会好好待他,把他当成亲生的一样,好好关照的。”

一抹说不清什么意味的浅笑挂在她血一样鲜红的嘴角。那一刻,于我来说,却不亚于看到地狱的业火。

我怔怔地将头转向肖扬,几乎是木讷的任这段话从我口中流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宝宝,凭什么交给她?”

“孩子,我要。”肖扬简单说了四个字。

颜安青脸上的笑也没有消失,挑着眉梢骄傲地看向我:“放弃宝宝主动退出吧。这场婚姻,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你——”

我忍不过这种挑衅,顾不上没有一丁点力气的身体,红着眼一把掀开被子,朝她冲过去!

不过还没碰到颜安青一根头发,肖扬就长臂一伸,把她揽进怀里拽到一旁。

我扑了个空,没站稳,一头栽倒在地板上,全身散了架似的疼。

抬起头,朦胧泪眼里,颜安青就那样柔柔弱弱地靠在肖扬怀中,他紧紧抱着她,两人对视的眼神,让人恶心,也让人痛心。

牙关被咬得几乎碎裂,我趴在地上,恨恨地喊:“难道,你们就等着我把孩子生下来的这一天么!”

话音刚落,一直虚掩的门突然被推开,我妈站在门外,瞪大眼结结巴巴问肖扬:“女……女婿,这是咋回事?”

看到她脸上的震惊、无助和不解,我的泪终于涌出来,止都止不住。

肖扬没理会我妈的话,居高临下指了指趴在地上站不起来的我:“事情我都说清楚了。明天我们去办手续。”

说完,他搂着颜安青就往外走。快到门口时,我妈突然疯了一样几步冲进病房,抄起刚才削苹果的小刀就往肖扬跟前冲去。

“你个杀千刀的!我跟你拼了!”

说时迟那时快,颜安青一下站到他面前,抬手一档,小刀飞了出去。

我妈往后一个趔趄。颜安青胳膊上,也很快渗出一道血色印迹。

“老太婆,你疯了!”

肖扬怒吼,没等我妈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已经结结实实落在她脸上。

“怎么样,要不要去处理一下?”打了人,他却好像没事人一样,握起颜安青的手一脸关切地柔声问起来。

见她点头,他才瞪我和我妈一眼,拉着她消失在门外。

我在地上挣扎了两把,终于站起来,扑过去一把抱住我妈,抚着她红肿的脸,放声哭出来。

“孩子,真是造孽啊!”她用力攥紧我的胳膊,枯瘦的手几乎颤抖。

我从来不知道她有这么大的力气,也从没见过她眼里是这样忧心。那一刻,只觉得心在滴血,一片鲜红。

静下来之后,我妈才告诉我:刚才她去跟护士打听,原来几个小时之前,肖家父母就带着新生的宝宝,悄悄离开了医院。

我咬紧干涸的嘴角,越来越觉得,这一切,俨然他们所有人早已策划好的,专门针对我,针对我的孩子的一场阴谋。

我拖着绵软无力的身躯,心如死灰地躺回病chuang上,我妈刚想给我搭上毯子,护士又来敲门,站在外面一脸冷漠地告诉我们:押金不够了,不续费现在就得办出院手续。

一听这话,我一阵心凉。阵痛匆忙入院,我手边哪有钱?

我妈也脸都灰了,在衣服里掏了半天,找出一个小布口袋,从里面拿出一千块钱颤颤巍巍说:“她刚刚才生完孩子,还得再住几天,我,我这有钱!”

我知道那是她好不容易才攒下的,忍着泪拦住她,黯然笑笑:“妈,我们还是回家吧。这里,不一定比家里更舒服……”

一个没有孩子、没有丈夫陪伴的产妇,终归像个异类。再在医院住下去,我怕别人的白眼和唾沫星子能把我们娘俩淹死。

“而且,我不想让肖扬轻易得逞,也不会放弃宝宝。没有我的签字,这婚他还真离不成。我宁愿一分钱不拿,也不会让他们那么轻松就逍遥自在!”

我妈一下明白了我的意思,拿着钱的手很快垂下去。

在南城,我本来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和肖扬脱离关系,这里也没有了我的立足之地。

出院后,我只能跟我妈回农村老家。

那夜,也不知是怎么到的车站,怎么上的长途客车,我只记得自己靠在她身上,一阵一阵的抖,冷汗,一阵接一阵的出。

回家那些天,肖扬每天都狂轰滥炸地往我手机上发消息,不是威逼就是利诱。我一次都没回,电话也从来不接,装死。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打过来时,我正拿着手机,手一滑,接通了。

“秦宛,你他妈还活着啊?”劈头一句咒骂传出来,声音含混不清,好像喝了酒。

我握紧手机,强压着声音里的颤抖:“托你洪福,活得好好的!”

“好,很好……”肖扬顿了顿,语气正常了点,“孩子在我这边,你没必要担心。家里多请了两个保姆,梅姨也在帮忙。他是你生的,也是我肖扬的种,我亏待不了他。”

听到这话,我瘪瘪嘴。这些天,我日日夜夜都牵挂着孩子,梦里都是他的模样和那双软软的,捏得紧紧的小手。

十月怀胎,期待了那么久,我才看过他一眼啊!

我忍着泪,听筒里又传来肖扬的声音:“秦宛,现在该考虑的,是我们俩的事。要多少钱你出个数,一百万,五百万?只要你说,我就拿得出来。”

“我不要钱。”我尽量冷静,“我不卖孩子。想离婚,先把孩子还给我。”

他一下怒了:“我他妈就不明白,你一个单身女人,非要拖个累赘干嘛?没孩子,你还可以再嫁,要不我给你介绍个——”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虐恋情深
  3. 言情
  4. 婚恋题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